招行被索天价加班费内幕:悲惨的银行派遣工

门里虫 收藏 0 53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没有加班费,没有足额社保,没有福利——招商银行被索天价加班费的背后,隐藏的是一群派遣工牛马般劳作的生存状态和扭曲的劳务派遣制度。而这,仅仅是大量银行派遣工悲剧的冰山一角


无锡爱出“锦旗哥”,继向无锡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赠送“不为人民服务”锦旗的周力之后,又一位“锦旗哥”横空出世,锦旗内容是“不支付加班费,不足额缴纳社保”,受赠对象是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和招商银行无锡分行信用卡部。


新任“锦旗哥”叫凡奎,今年34岁,原招商银行无锡分行信用卡部业务主任。2010年11月被迫离职后,向招商银行开出了1,533,032元的天价加班费账单,招商银行并不认可凡奎的加班费请求。仲裁不果之后,凡奎于今年2月18日,将招商银行无锡分行诉至无锡市崇安区法院,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之中。


从派遣工转正成为行员的凡奎向《法人》记者反映,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利用大批派遣工常态性加班,每天工作时间平均不低于十个小时,经常性周末加班、节假日无休,却没有一分钱加班费,没有任何福利,还没有足额社保。总而言之,招行信用卡曾经多辉煌,他们的加班就有多疯狂。


而招商银行给《法人》记者发来的回复称,招商银行一直倡导“尊重、关爱、分享”的人本理念,在管理过程中以保障员工的知情权和应得利益为前提和基础。同时,我行更视员工为企业发展之本,着力培养,用心关爱。


是凡奎在撒谎,还是招商银行对员工的“尊重、关爱、分享”之光一直没有辐射招行中那些廉价的派遣工群体?


150万元背后的疯狂加班


2010年上半年因业绩考核不达标,招商银行无锡分行信用卡部(下称“无锡卡部”)业务主任凡奎被劝退。曾经他的业绩多次进入招商银行全国前十名,还曾经拿过全国第一名,2008年他的小组被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评为“优秀推广小组”,2009年被评为“最佳营销团队”。


凡奎认为是单位招聘不到位和业务人员配备不足,才导致他的业绩不理想。被劝退心有不甘,但是他也因此获得了维权的勇气。“四年多的时间,我在招商银行没日没夜的加班,却没有拿过一分钱加班费,以前担心被炒鱿鱼,不敢主张,现在没有后顾之忧了。”


凡奎向《法人》记者回忆了他在招商银行的工作情况。


2006年7月1日,凡奎进入无锡卡部作销售代表,也就是推销招商银行信用卡。招聘、培训都由招商银行负责,只是劳动合同与一个叫“无锡伙伴人力资源”的公司签订。他就是所谓的派遣工,无锡卡部除了管理层是招商银行正式行员外,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像凡奎这样的派遣工。


入职以后,凡奎曾多次问及加班费的问题,但都被无锡卡部领导告知没有。“虽然根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都应该享有加班费,但作为单位一名普通员工,也是弱势群体,为了能在单位好好继续工作只能忍气吞声。”凡奎说。


凡奎用疯狂来形容无锡卡部的加班。“为了达成团队(小组和卡部)的业绩,在即使有卡中心的明确且规范的业绩考核制度的情况下,还是给每个人下达不合理的业绩任务,在‘执行力’和‘使命必达’的要求下,我们不得不超负荷的工作,而且要求没达成每天任务的话就得继续工作,直到完成当天任务为止,不然就以辞退和工作不积极相威胁。”


根据凡奎的说法,当天的任务没有完成,当天加班;一周的任务没有完成,周末加班,经常性的是全体加班。此外无锡卡部经常利用周末或节假日在银行网点、大卖场等安排驻点营销,时常还会搞大型路演活动,要是遇到特殊时期的“任务冲刺”,则会更加疯狂。凡奎记得2007年为了提前完成全年指标,整个10月份都在加班,包括周末和国庆,经常回到家里已是凌晨两三点。


在高负荷的工作下,加上当时形势好,凡奎业绩突出。2008年7月份终于从销售代表熬成业务主任,并转成正式行员,但是加班依然如故,不同的是原来是他跟着业务主任做,现在变成他带着销售代表做。


2006年至2008年,凡奎拼力搏杀的两年是招行信用卡的辉煌时代。2009年,招行信用卡业务被拥有网点优势的其他四大行超越,再加上其他股份制银行的竞争,凡奎感到市场越来越难做。2009年刚刚被评为“最佳营销团队”的凡奎,在2010年业绩却不达标,被公司劝退。


离职之前,凡奎要求招商银行支付其自入职以来的加班费,无锡卡部的答复是“因为加班费要申请,凡奎缺少每个月的加班费申请,所以无法支付。”凡奎随后提起劳动仲裁,仲裁无果后又于2011年2月18日,向无锡市崇安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招商银行支付加班费人民币1533032元。


凡奎表示,他的情况不是个例,无锡卡部除了几个文员之外都像他一样加班没有加班费,而无锡卡部在招商银行的卡部里也不是个例,据他所知招商银行的卡部还没有哪个业务员拿过加班费。


对于凡奎的说法,《法人》记者向招商银行求证,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回函表示:此次投诉事件主要为员工个人主张表达……目前庭审已经结束,待法院最终判决。在整体司法审理过程中,我行无锡信用卡部均本着合理、合法的态度积极配合相关工作。对于此次个体行为事件及相关事实认定,我行希望能通过正常法律途径予以解决,不妄加推测,不无端扩大影响,同时我行将坚决执行法院审理决定。


银行派遣工的悲剧


凡奎的问题反映的不只是加班费那么简单,其背后更深的问题是银行在利润最大化的目标下,大量使用派遣工压缩成本的现实。


招商银行在给《法人》的答复中表示,“我行更视员工为企业发展之本,着力培养,用心关爱。在管理过程中以保障员工的知情权和应得利益为前提和基础。”这应该是实情,即使是凡奎也认为招商银行有规范的用人制度,只是没有适用到银行的派遣工身上。


凡奎告诉《法人》记者,无锡卡部现有员工五十多人,其中行员只有十名左右,还包括像他这样由派遣工转正而来的。转正前后一样是加班没有加班费,但是在福利待遇上有较大区别,行员有过节费、月度补贴以及年终奖,派遣工什么都没有,最多是年底的时候不超过200元的补贴。


还有一个最大的差别是缴纳社保。凡奎表示,在无锡卡部所有的派遣员工都是以无锡市最低工资标准为基数缴纳社保。他在做销售代表的两年里,业绩好的时候月收入有一万多,少了也有几千元,但是社保一直是按无锡市最低工资1048元缴纳。而且不是招商银行缴纳,而是由派遣公司无锡伙伴人力资源公司缴纳。


广东金卓越律师事务所甘永辉律师告诉《法人》记者,派遣工社保的缴纳由派遣公司缴纳没有问题,但是根据现行的相关法律法规,“五险一金”必须以员工的月工资总额为基数缴交,不得以最低工资标准作为缴交基数,否则用人单位应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离职后凡奎前往无锡伙伴人力资源公司索取其转正前的退工单。凡奎质问该公司为何一直按照最低工资标准缴纳社保,公司一位管理者答复:“是招商银行要求的,招行银行每个月只给几十元的管理费,我们总不至于贴钱给你缴纳社保吧?”


“招聘、培训、工资发放都由招商银行负责,只是找个派遣公司签下劳动合同,以派遣工的名义就可以从每位员工身上节省一大笔开支。”凡奎想,招商银行的这个买卖也太划算了。


凡奎向无锡市劳动监察支队举报无锡卡部少缴社保的情况。2011年3月8日市劳动监察支队下发了处罚决定书,责令无锡卡部为十多名的正式行员补缴两年内少缴的社保费394146元,但是对于更加严重的派遣工少缴社保问题却没有处理。


凡奎向《法人》记者解释,无锡卡部的十多名行员大部分是像他这样由派遣工转正的,还有少数几个招商银行“正规军”,对于他们这些行员无锡卡部也不是按照全额工资缴纳社保,而是按照较低工资缴社保,虽然被克扣,但是比按无锡市最低工资标准缴纳社保的派遣工要好点。


与无锡卡部沟通破裂的凡奎经常举着“不支付加班费,不足额缴纳社保”锦旗要送给无锡卡部。无锡市劳动监察支队处罚下来后,他在锦旗旁边贴上了手写的祝贺信:“热烈祝贺无锡卡部被劳动监察开出第一张处罚单,涉及社保未缴金额394146元。”无锡卡部老总崔俊芳冷冷的表示:“爱送哪就送哪,最好送到天安[4.98 0.40%]门”。


扭曲的劳务派遣制度


在利用派遣工压缩成本上,凡奎不是无锡卡部的特例,无锡卡部不是招商银行的特例,招商银行又不是中国境内银行的特例。


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使用派遣工在银行业内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在信用卡部派遣工的比例一般在30%到40%之间,使用派遣工的原因是编制有限,编制有限的原因就是总行利润最大化的要求。


将劳动者从派遣公司过一遍,出来就缩水了,加班费不用支付,社保不用足额缴纳,福利待遇一点没有。劳务派遣制度设立的初衷难道就是被企业用来规避正常的劳动成本吗?


广东金卓越律师事务所甘永辉律师指出,就设立“劳务派遣”制度的初衷来看,一是“用工单位用人,派遣机构管人”这种用人模式对用工单位来说省却了很多事,减少了大批因管理工作带来的工作量和相关的麻烦。可以使用工单位的经营管理者能够更专心于事业的发展和企业的生产经营,符合社会化专业分工发展的需求。二是劳务派遣机构“一手托两家”,更有利于劳务供需双方的双向选择和有关各方责权利的保障,这应该是劳务派遣制度的一个带有根本性的好处,也是这种用人模式独特的机制。


但从目前实施情况来看,劳务派遣用工很不规范。很多企业为了降低用工成本,转嫁应对劳动者承担的法律责任,纷纷采取扩大劳务派遣用工方式来规避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劳务派遣的使用范围进一步扩大,在一些地区甚至出现快速无序蔓延状态,严重背离了劳动合同法对劳务派遣的限定。


甘永辉表示,“滥用劳务派遣的直接后果是造成劳务派遣工与岗位合同制职工同工不同酬。无序扩大的劳务派遣还造成用工单位、派遣单位和劳动者三方权责不清,导致劳动纠纷频发,影响职工队伍和社会的稳定。”本案中,招商银行派遣工与行员的不同工同酬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凡奎在质问派遣公司为何不足额缴纳社保的时候,派遣公司竟然振振有词:“是招商银行要求的,我不可能贴钱”,用工单位、派遣单位和劳动者三方权责不清可见一斑。


“劳务派遣用工之所以无序扩大甚至被滥用,一是用工单位为了降低成本、规避用工风险、维护体制内人员的既得利益;另一原因是相应法规制度不健全,使一些企业和单位有机可乘。”甘永辉建议有关职能部门应尽快制订与《劳动合同法》相配套的劳务派遣用工的相关规定,明确解决劳务派遣用工在岗位、时限、招聘方式、同工同酬具体应达到何种程度等方面的问题。


甘永辉特别建议,“在招聘方式上应立法禁止用工单位先自行招聘员工后再与派遣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形。”本案中招行信用卡中心走走过场的劳务派遣完全扭曲了劳务派遣制度的本意。



本文内容于 2011/5/4 10:06:12 被门里虫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