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记忆之三十三——军犬黑鹰(四)阿正

lzldx 收藏 0 355
导读:军旅记忆之三十三——军犬黑鹰(四) 阿正 军号声响过三遍之后,王主任刚起身,张参谋的电话玲就响起来了。 张参谋焦急地说:“王主任,连队的黑鹰一连十天不吃不喝,怎么办?” 勤务员李继光已打好了洗漱水,王主任接过毛巾,简单擦了几下,就叫小庄去提车,李继光把帽子递给王主任,又急忙帮他披上军大衣。王主任和政委来到连队,指导员急忙跑过来,焦急地说:“自从阿正退役后,黑鹰就不出犬舍,打不起精神,谁叫也不理采。”政委说:“是不是病了

军旅记忆之三十三——军犬黑鹰(四)

阿正



军号声响过三遍之后,王主任刚起身,张参谋的电话玲就响起来了。


张参谋焦急地说:“王主任,连队的黑鹰一连十天不吃不喝,怎么办?”


勤务员李继光已打好了洗漱水,王主任接过毛巾,简单擦了几下,就叫小庄去提车,李继光把帽子递给王主任,又急忙帮他披上军大衣。王主任和政委来到连队,指导员急忙跑过来,焦急地说:“自从阿正退役后,黑鹰就不出犬舍,打不起精神,谁叫也不理采。”政委说:“是不是病了找个兽医给它看看。”张参谋说已经看过了,没有病,它就是思念训导员阿正。王主任看着犬舍里的黑鹰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精神头,没有一点威武勇猛的风采,一动不动,浑身的鬃毛没有一点光泽,闭着眼睛蜷着身子,身子骨已经明显地消瘦,让人看着特别心疼。王主任问张参谋,能不能联系上阿正。张参谋说已经给他们家的地方武装部打过电话了,他们说阿正已经外出打工去了,可能去大连了,具体地方不详细。


王主任说:“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不能让犬王就这样忧郁地活下去!”


紧急会议的最终结果是,立即想办法联系阿正,让阿正立即赶回部队救犬王。




军旅生涯,对每个当过兵的人来说是一生的财富。军旅生活,教会了我们坚强,教会我们什么是责任,教会我们什么是担当!让我们有了言出必行的雷厉作风!有了脚踏实地的开拓进取!从离开部队的那一天就意味着我们比别人的人生字典里永远多了一个词,那就是“军旅生涯”。每当看到这个词的时候,总是让我想起部队的那些战友;曾经在一起训练的生活;还有班长那严厉的模样;还有政委的教导常常在耳边回响;还有我和黑鹰在一起的生活战斗的经历……这些生活意味着什么?我感觉这些生活意味着我们曾经经历过的是一场特殊的生活,是任何地方所给予不了的。社会的残酷性,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我只是想说:经历过挫折会锻炼我们的意志,丰富我们的理解力和承受力。因为只有内心强大的人,才能坚守在世界一巅,无怨无悔,才能在浮躁喧嚣的现实世界,坚守心灵的纯净和坚实。可是,在迈向世界一巅的艰难旅途中,人们难免会迷茫,难免会迷失方向,难免会动摇,难免会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这是谁都不会例外的,尤其是经历过部队那样的特殊生活经历的人,落差可能会更大一些。


脱下戎装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像被人缴了枪械的俘虏一样,不愿意见盗任何人,总想去远方避开亲人,整天像偷了东西一样狼狈。白天不愿出门,只有晚上出来才能透透气。每逢黄昏的时候,看到有人牵着小狗走在大街上走着的时候便想起了我的黑鹰,一幕幕黑鹰的身影常常在我的眼前复制粘贴。


安置办的人曾经夸奖过我,说我是这一批退伍军人里唯一得过三等功的战士,而且嘉奖最多。我在和战友小聚了几次时,我曾经说了许多肝胆相照的话,说了许多豪情人生的话,我不想在家等待,我想出去看看,想走到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来净化自己的灵魂,让这种困乏心灵寂寞的时光早日消失。面对着精神压力与生存困难的时侯,我曾愤愤不平地责问自己:难道自己选择从军之路错了么?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从军之路,我发现部队这个大熔炉改变了我,我没有后悔,我没有丢失。单薄的身体变粗壮了。脆弱的意志变坚强了。散漫的自己变的有纪律性了。性格里也多了一份执着,也曾加了一份韧性。在我的意识里也多了一份责任感。我不得不承认部队改变了我,锻造了我!我知道自己该怎么活。


不久,我背起行囊坐上火车去大连打工,下了火车,一股海风和冷气像刺刀扎进我的心肌,打工的活也不是很如意,找了很多地方都是现在不招工等开春才能用人,每天都在大连的商业街上寻找招工广告,最后在一家餐具厂干起了零活。有一天我正在用叉车装货,车间会计吴春红喊话说有长途电话找我,是地方武装部打来的,说有急事让我给原部队打电话。下午我请了假就去邮局打长途,打长途的人还真不少,排起了长队好不容易到我了。


邮员命令我去六号电话拨打。


“喂,你好!请问是八一九五零部队吗?”


“对,请问你要那个部门,里面传来了总机房白姐那熟悉的声音。”


“是白姐吗?我是阿正。”


“阿正!是你吗?部队找你都快找疯了,黑鹰病了,我马上给你接过去。


听说黑鹰病重,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咽喉,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最放不下的就是黑鹰,还是部队。


“喂,你好,我是连长张凯!”


“连长,我是阿正,我是阿正啊!”我急不可耐地喊着。


“你小子跑到哪去了,害得我们好找,黑鹰十几天不吃不喝怎么办,快说!”


我急切地喊着:“连长你听我说,你把黑鹰抱到电话前我和它说话!”


连长喊:“小秦去把黑鹰抱过来,要小心点,别碰它的头!”


不一会儿,连长说:“黑鹰抱过来了,你说吧!”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止住了眼泪:“黑鹰、黑鹰……是我……”


“汪,汪……”电话里传来两声那个清脆的叫声。


我听到了电话里黑鹰的叫声,连长说它挣开了眼睛,在汪汪叫呢。


我在电话里轻轻地说:“黑鹰听我的口令:黑鹰,坐起来,黑鹰坐起来听我讲话,别再淘气了,好样的黑鹰,好样的黑鹰,你是最棒的你是犬王啊。”


“连长!抱一下它的头,摸一下它的脊梁,再拍拍它的屁股。”


连长说:“黑鹰很听话,在执行你的命令。”


我说:“好,我来了,训练开始了,黑鹰咱们先吃饭,一会去老地方训练。”


我跟连长说:“连长,快叫炊事班去为黑鹰做饭去,它最爱吃的是西红柿,香菇炒饭加几片火腿。”


我听到电话里“嘟,铃,还有拨号的声音。


连长说是黑鹰在用舌头舔电话,黑鹰对着电话嗅着,叫着,它不明白我怎么在电话里面。


……


连长说黑鹰正在吃饭,吃得很多……


“等它吃完了,要喝四磅的凉开水,给它洗个澡,傍晚一定带它到山上最粗的老榆树下,转几圈,它每天必练习的是叼接橡胶球或飞盘,它喜欢在我的右侧走路,不喜欢红颜色,别用红色刺激它,它会好的,你先按我说的做吧,黑鹰会找到感觉的,等黑鹰找到感觉一切都会好的。”


……


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一年一度的新兵又来到了八一九五零部队,连长说有个叫崔成森的新战士列兵在家特别喜欢狗,对军犬有一些了解,让他和我沟通来负责照顾、训练黑鹰吧,小崔负责每周五的晚上我下班后给餐具厂打长途电话。


那天,打完了电话我搜遍了所有的口袋的里钱,都交了电话费用。


周五,小崔来电话了,小崔说:“班长又给你打电话,没有影响你工作吧!”


我说:“小崔不要客气,没什么,一个临时单位。”


“黑鹰怎么样了,有没有精神劲?”我焦急地问。


小崔惊喜地说:“这家伙太神了,除了不会说话,它什么都明白。”


在电话里,小崔跟我绘声绘色地说起黑鹰。他说,有一天午间,我刚要睡觉,黑鹰就叼来军大衣给我盖好,它还自己会打开水龙头给我放洗脸水,黑鹰太精了,班长你是怎么训练的,班长你平时怎么带它,班长黑鹰最喜欢什么时间起床?


我说我已经复原了,别老叫我班长啦,你就叫我阿正吧,大家都这样叫我的。


小崔接着说,黑鹰这几天好多了,就是不太听我的,喜欢独来独去,训练时也很散漫,一般的障碍还可以,难一点的它就想办法躲避开,它起得很早,五点左右就跑到山上,五点三十分跑回来,嘴里衔个橡胶球,晚上六点后又衔着球走了不知放到哪里,让它带路,它又不听话,它喜欢到你的床铺下找东西,它还时常到光荣榜上,前爪放到玻璃上,看你的大照片,它对我的口令总是不太听,还是不太懂,不明白。我家是吉林农安县的也是东北人,阿正你也是东北人它怎么不听我的口令呢?


我让小崔听我说,我说小崔,你把我的口音下次录下来,你要想让黑鹰听你的命令你必须按我的标准去做,你要让黑鹰知道你是我的身影在命令他做事,慢慢的它会接受你的,要先做朋友,付出你真实的情感,你要时刻记住它不是犬,它是你最亲密的战友,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它都能领悟到你对它的意思,千万不能和它开过激的的玩笑,不能在众人面前拿它取乐来欺骗它,如果它发现你有欺骗性的语言,它就会产生逆反心理来抵触你给它的命令,黑鹰得的两枚二等功,三枚三等功镀金的勋章在政治处的锦旗室里挂着。


嘱咐完这个还要嘱咐别的,我告诉他,黑鹰喜欢吃的你可能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我得提醒你,每条受训的军犬都不能吃得太饱,会影响它的视觉神经和听觉神经的,应该是七分饱的,我每天五点起床然后和黑鹰去跑步,你可以在它的后面跟着,它有自己的路线,我每次带它训练穿的都迷彩服装,黄胶鞋,做训帽。它不喜欢皮靴的味道,二十分钟就能跑到后山的山凹处有棵老榆树下,榆树中间的树洞内就有黑鹰最喜欢的橡胶球,它自己能叨出来,也能放回去。在榆树的旁边探出的树枝像单杠一样,是我每天要做的军科四练习,我一直坚持做三十个引体向上,黑鹰这时会从你的头上跳过去,你不要理它,让它跳过三次最好!然后你吹三次口哨,告诉黑鹰还有一个科目,它就会向前跑开一会,去山岗上搜索一圈,这是黑鹰的习惯,有助于它的嗅觉,有情况它会叫的。接着你叫黑鹰走着去第二个训练场地,它会顺着小道往山顶跑去。那里有两座日本坟,两座墓碑中间的距离正好是三米,黑鹰会从一座墓碑跳上另一座墓碑,这是训练它跳断桥的天然工具。然后回到训练场地先训练基本的科目。它可能身体很虚弱要恢复一段时间才能达到最佳的状态。另外,连长知道我的身高体重,和个人爱好,走路的方式,跑步的习惯,吃饭的动作你都要模仿……




我打工的那个餐具厂是海南的一位老板临时租的房子,员工有两百多人,各种条件还不够完善,从大兴安岭运来木材半成品由机器加工成方便筷,再由车间员工分出一二三等级,出口到日本。那时竞争的非常激烈,我在那里干了不到半年,老板的资金周转困难,开不出工资,工厂被迫停工放假。


我提着空空的行囊回到了家乡。


一天夜晚我在我家附近的垃圾箱旁边拾到一个冻得发抖的小狼狗,我知道它虽然不是纯种的德国黑背,可我还是高兴地把它抱回了家,我给它洗澡吹风,我喂它米饭火腿,为纪念我的那个黑鹰军犬,我给这个小狼狗起个只有自己明白的名字叫“小黑鹰”,小黑鹰在我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了,个头长高了,身子光滑了,目光灵敏了,身体灵活了。我开始按着我训练黑鹰的标准开始训练它。这家伙虽然没有大黑鹰那么高的灵性,但肯定比一般的板凳狗强许多倍,小黑鹰的嗅觉还可以,只是障碍训练还达不到普通军犬的标准。有了小黑鹰的陪伴,我突然感到我的生活和精神变得格外充实了。


傍晚,我牵着小黑鹰在步行街上休闲,走到红绿灯下我停了下来,得让小黑鹰尽快熟悉红绿灯的警示情况,我指着红灯给它说,红灯一亮,我们身前身后所有的车都得停下,绿灯一亮,左右两边的车辆就可以通过,黄色的灯光是警示我们加小心观察路面。经过我的几次训练,小黑鹰黑快就学会了观察红绿灯信号了。只要开间红灯一闪,它立即就将身子贴近我的脚脖,看着前面的红灯。绿灯一亮,它立刻就窜出去先越过马路。有一次,马路的对面有一位中年妇女拉着四五岁月的小女孩儿,女孩梳着齐耳的短发,大眼睛,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旅游鞋,怀里抱着一个花皮球,在斑马线上等着过马路,红灯一亮妇女拉着小女孩快步地走着。走到了对面小女孩一转身皮球从手中滑落正好滚到了马路中央,小女孩刚要去捡,绿灯一亮所有的车辆像脱缰的野兽齐头并进冲了出去,小女孩一下子哇、哇大哭起来,妇女拉着孩子看着行驶的车辆不敢上前,我解开牵引绳指着皮球说,“黑鹰,去,赶紧去把皮球叨来!”小黑鹰动作敏捷地躲避着过往车辆,跑到皮球跟前张嘴咬着,第一次没有叨起来,又试着叨了一次一下咬稳了,这才不慌不忙地跑了回来。我拍着小黑鹰的肚皮,发觉它的心脏还在砰砰地跳动着,感觉到它还是很害怕的。我摩着它的脑袋鼓励它是好样了,表扬他做了一件好事。我说:“你真勇敢,你真棒!”小女孩接过皮球高兴地说“叔叔,我能和它做朋友吗?它叫什么名字?”


我骄傲地说小女孩:“可以的,它叫小黑鹰。”


“哦,多好听的名字。”女孩说。


妇女说:“和叔叔再见,”


女孩大声地喊着:“谢谢叔叔,谢谢小黑鹰。”


中秋节的晚上,我和小黑鹰俩很晚才睡觉。大约在深夜里两点多钟,睡梦中我听见小黑鹰在拚命地叫喊:“汪汪汪……汪汪汪……”声音一声比一声急促。小黑鹰不停地叫着,突然疯狂地扒着我家的房门。我从梦中惊醒,一纵身跳下床,推门一看,外面火光一片,左右邻居还在酣睡,我刚一抬头,一串火苗从我家的房檐上掉了下来,火苗险些烧着我的鼻子。这时我才醒悟过来,原来是我家房檐的电线着火了。由于电路老化电线跑火,火星“辟辟啪啪”在房顶上撞击着,房檐上的苇箔已经点燃,火线已经烧到门口了。多年的军旅训练打磨,我已经变得遇事冷静了,不慌乱了。我沉着地拎了一桶水,拿起一只水瓢,对准火势蔓延的地方准确地浇了几瓢水,火势基本控制住了。等我舀了最后一桶水,水缸见底了火也灭掉了,此时我的小黑鹰也不叫了。趁着天光明月,为了防电,我穿上胶鞋,拿了两把老虎钳子把烧焦的残线掐断一节,重新找了根电线把两端对着弯成钩勾上,两根火线撞出了火花,再用胶布缠好。我在做着这一切的时候,我的那个小黑鹰就一直陪伴着看着我。我很感激我的小黑鹰,我试着叫它拿一卷胶布,它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用嘴巴叼着那卷胶布,跟我上房聚精会神地看着我,等待我的命令和眼神。那个不同寻常的深夜里,是小黑鹰为我报警,是小黑鹰为我叫门,是小黑鹰配合默契地陪伴着我,不慌不忙地扑灭了电火,无声无息地修好了电路,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自然,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我在心中,默默地感谢着我的小黑鹰,我心中的又一个小犬王开始成长。




这几天小崔打电话说他已经和黑鹰相处的非常和谐,黑鹰正在做高难的断桥、火圈训练,再过十几天,一年一度的沈阳总后军犬表演要在仓库举行,能不能让我抽空去指点一下,黑鹰现在还没有恢复犬王的最佳状态。


接电话的那几天,我心里老在想,我真是应该去给黑鹰鼓劲儿,并且我想,如何能给黑鹰一个惊喜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天黑夜我偷偷地回了一次部队。……营房的大门只有一位岗哨,我悄悄地穿过岗哨,一路小跑来到训练场,我看见小崔嘴里叨着香烟,正拿着皮带,对着黑鹰吼着,“快跳!”看着小崔叼烟的样子我很生气,我远远地喊着“黑鹰……”“黑鹰!”它看着我像不认识一样,对着小崔又“汪!汪!”地乱叫起来。我心想,这家伙,莫非它不认识了?我看见连长和指导员在一旁哈哈大笑,很多新兵也跟着哈哈大笑。我看见小崔叼着的香烟突然变成了一根三棱皮带,像一条蛇一样凌空腾起“啪啪啪”地抽在黑鹰的脊背上。那凌厉的皮带顿时就像抽在我身上一样,我冲上去夺下他手中的皮带,骂道:“混蛋!有你这样当训导员的吗?”我举起拳头猛地向小崔砸了过去!


小崔“啊……”地惨叫了一声。


我一翻身,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醒了,原来是一场梦。


第二天,我拿起听筒,连长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想去看看战友们,连长张凯哈哈大笑起来,是放心不下黑鹰吧,你能来我一定亲自架车去接你,不用我坐公汽就行了。


七月的营房简直就是花的世界,白菊花、粉梅花,还有一种叫金鱼草,这种植物在日本的神户时代因为花朵形状像金鱼,所以被人们取名为金鱼草。在欧洲则因为这种植物长得很像狮子或拳狮狗,而有不同的称呼。各种花朵竞相绽放蓬蓬勃勃的,把仓库变成了旅游景点,吸引了不少游客,下了车,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久别的营房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机盎然,那么亲切和谐。


岗哨并不认识我,让我去收发室登记,我推开收发室的门,桌子、椅子,床一切都没有变,高大爷见到是我,先是一愣:“是阿正,你可是库里的红人,那一段把你找得好苦,你的黑鹰还是很出色,这就要表演了,战士小崔正在加紧训练呢,你去哪,我给他们打电话吧。”不用,我自己去转转,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好好,有空再来。”高大爷说。


训练场上,有一名战士瘦高个穿着做训服,黄胶鞋,戴着做训帽子,正拿着橡胶球正在抛出去让黑鹰空中接住,连长,指导员还有其他的战士围做在草地上观看,这一次他抛得又高又远,我打了一声口哨,“嘘……”然后我轻轻叫了一声,黑鹰,黑鹰……黑鹰转回头看着我,前爪竖立起来,突然“汪、汪!”叫了两声,飞一样向我扑来,我展开双臂,转身做了一个“鹰”的动作,黑鹰领会我的意思,腾空跃起,在空中张着利齿,扫过尾巴,美极了,连续跳了三次,我抱着黑鹰在地上转了几圈,哈哈大笑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顺着黑鹰都吸引过来。连长一边跑一边说“臭小子阿正回来了!”战友们跟着围了过了,连长一拳打在我肩膀上说来了也不说一声,好派车去接你,你小子又搞突然袭击,把我们这伙人全部给包饺子了。指导员一把拉过一位战士说,这就是列兵崔成森,他现在负责训练黑鹰,小崔风趣说是:班长的命令,又改口说还是阿正的命令黑鹰第一个接受,黑鹰这时舔我的手,坐在了我的脚下。连长说阿正回来了,大家原地休息,现在就请阿正给大家讲讲军犬的有关常识,并带头鼓掌欢迎!


我很激动,刚见面连长就跟我搞突然袭击,叫我讲这个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信手拈来。我们坐在草坪上,我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我对军犬的研究:关于训导员与新犬之间的亲和训练要点;关于训导员与军犬之间的亲密性训练的体会;关于训导员如何给军犬喂食、洗澡、刷毛、玩耍的有关技巧;关于如何尽快掌握军犬性格习惯和心理;关于训导员对军犬的智商情商的开发潜能的训练等等。连长和战友们兴奋的直劲鼓掌。


犬王就是犬王,我的到来,使黑鹰的训练潜力很快爆发了出来,黑鹰在军犬基地会进行专业的环境锻炼、体能锻炼与胆量锻炼,很快又找到了过去的感觉,各项高难动作和项目它都得以顺利过关。连最难的实战中找子弹,找爆炸物都比过去有所突破。黑鹰目前最好的记录可以识别近10种爆炸物,如硝酸铵、黑火药、乳化胶、雷管、子弹、导火索……它不仅对常见的爆炸物品有着敏锐的发现力,最擅长的是搜爆,箱包搜爆、房间搜爆、汽车搜爆以及草地搜爆。黑鹰仅用16秒就能找到藏有爆炸物的箱包。小崔说:“有老班长的遥控指挥,有老班长的亲自调教和指导,我和黑鹰充满了信心,今年的沈阳总后军犬表演大赛保证能交上一份闪闪发光的满意答卷。”一年一度的“沈阳总后军犬表演大赛”在战友们热心筹备中终于拉开了帷幕,军部大门口拉起了红色条幅:“热烈欢迎各库首长、战友们莅临指导!”所有的训练器械都以物见本色,金属放光,炊事班,招待所都按部就班地接待各个分库参赛人员和参赛军犬,沈后四零分部的鲍部长和黄政委也亲自来观战……五九六的白政委在鲍部长耳边说,“今年我们的黑头是最有夺冠的希望巨头。”鲍部长听白政委说完,回头隔着墨镜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指,点着王主任说:“听说你的训导员退伍了,黑鹰趴窝了,这回我看你拿什么上光荣榜!”王主任举起两个手指跟鲍部长神秘地笑笑:“部长,骑驴看帐本走着瞧,犬王的牌子轻易是摘不掉的!”政委风趣地说:“部长放心,咱有王牌。”鲍部长哈哈大笑说:“我听说你们有个小子很能耐,今天我要亲自过目,看看你们的王牌到底是块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参加表演参赛的军犬们陆陆续续地报到了:八一五九六部队的,叫黑头,八一九四八部队的,叫黑神,八一三二一部队的,叫黑虎,八一五四八的,叫黑特,还有八一九八五的,叫黑盖儿、八一九五零的,叫黑鹰……四零分部的鲍部长看着参赛名单,憋不住地笑了,他说,这些军犬咋都跟我鲍黑子一个系列呢?全都跟黑字干上了。我建议,军犬大赛以后,把所有的训导员全部改名,都给我一黑到底!开幕式上,鲍部长声音响亮地宣布“沈阳总后军犬表演大赛”开幕!枪声过后,台下雷鸣班的掌声。参赛的军犬陆续入场,军犬大赛拉开帷幕!除了正常的赛事项目,今年的赛事多了三项新项目,没想到这些黑色系列的犬子们,最最经受不住的是最后最后的“热骨头诱惑”项目,很多军犬全都败在了“诱惑”脚下,面对香喷喷的肉骨头,唯独黑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气的白政委狠狠地看着鲍部长:“这时谁出的‘诱惑’馊项目,真是绝了顶了!”哈哈哈……”鲍部长说:“这就叫“兵不厌诈,攻其不备”吧!到了实战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去,把那个黑鹰原来的训导员给我叫来!”


这是我从军以来第一次零距离地站在鲍国臣部长面前。过去曾经在会场上多次见过的鲍部长,是我心中的一个威武骄傲的军官、城府成熟的政治领袖,他的霸气,他的官气,他的杀气,他的英气,他的才气,留给我们的印象太深了!军人的气质,领袖的风采,真让我们这些小兵渣子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的一个眼神,一声咳嗽,一个手势,一个动作,都显示着潇洒凌厉、显示着器宇轩昂,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能够零距离地站在这样的军人面前,我感到一种骄傲和震撼,心里默默地想:“我若是早结识了部长……或者是部长早结识了我……现在,我该是个什么样子呢?一切都晚了……”我静静地看着鲍部长,等着部长问话。想不到鲍部长只问了我一句话:“臭小子,你知道‘诱惑’项目是谁的主意吗?”我身子立正:“报告,一定是首长您的主意!”鲍部长骄傲地跟左右的军官们说:“记住,我们在场的军人们,一定要向我们的黑鹰精神学习,让我们的军队成为一支铁血黑鹰,成为一支能够经受住任何不良诱惑的铁血军魂!”一阵热烈的掌声把我和部长的距离拉开了。一个退伍的小士兵,有了这样一种荣誉我已经足够了。在这样的场面和这样的军人面前我能说什么呢?我暗暗地下定决心,有这样军旅生涯给我垫底,我相信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不会有什么困难能吓倒我的!啊,再见了我心中的神圣,再见了我心中的偶像!请相信我吧老兵,我会在未来的道路上成为一个出色的黑鹰犬王,一个成功的铁血士兵!


那天晚上,妈妈把电话打到军部来,妈妈在电话里叫我赶紧回去,妈妈说小黑鹰从打我走后就打不起精神了,喂它什么东西它都不吃。小黑鹰想你想的好像是哭了。妈妈还把小黑鹰抱在怀里,在电话里要跟我说点什么,我拿着电话听了半天,只听见小黑鹰在电话里“吔吔吔”地叫着,弄不清它在说什么。听着小黑鹰那悲悲切切的呼声,我的泪水潸然流下……我告诉小黑鹰别哭,你是好孩子,你是乖孩子,你在家等我,在家好好等我,明天我就回去!


第二天清晨,我悄悄地起床,我不想惊动王主任他们,默默地告别了军营,默默地告别了战友们,默默地告别了黑鹰,默默地走向车站……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