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二十七章 湿婆之舞(6)

赤色风铃 收藏 2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在一片黑暗的燠热中,黑石义秀觉得地面似乎正在不断地颤动着。与日本列岛上常见的小型地震不同,这种颤动显得相当有规律,令他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了钟表上的秒针。他很想睁开眼睛,也很想坐起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充斥着意识的却只有带着钝感的疼痛,而耳朵里嗡嗡的低鸣声也让他没法听清身边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在一片黑暗的燠热中,黑石义秀觉得地面似乎正在不断地颤动着。与日本列岛上常见的小型地震不同,这种颤动显得相当有规律,令他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了钟表上的秒针。他很想睁开眼睛,也很想坐起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充斥着意识的却只有带着钝感的疼痛,而耳朵里嗡嗡的低鸣声也让他没法听清身边的任何声音。


接着,他被人拽住脚腕,像拖动一袋大豆般粗暴地从装甲车的底盘下拖了出去。尽管仍然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能感觉到明暗的变化——至少现在还是白天,而且应该还是10月10日的白天,否则他应该会感到饥饿感才对。


“他还活着,”一个人说道,语气中听不出多少感情色彩来,“伤得不算重——如果脑门被撞了一下也算受伤的话。”


“我还好。”听到其他人的说话声让黑石义秀清醒了不少,他用力摇了摇头,努力睁开了眼睛,“水。”他哑着嗓子说道,现在他喉咙里干得就像是被塞进了一加仑的炽热沙粒,哪怕说一个音节都疼得厉害。


有人递给了他一个军用水壶,是瓦尔琳少校,他很高兴她没有在刚才的那阵炮击中丧命。不过,炮击似乎仍未结束,不断有沉闷的爆炸声从东边传来,高射机枪、小口径机关炮和步枪射击的声音也依旧此起彼伏地环绕在四周。“你还能自己走路吗?我说的是自己走路。”瓦尔琳问道,“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条街。”


黑石义秀点了点头:“该死的,刚才那是怎么回事?那些——”


“共和国卫队‘长安’师的师属自行榴弹炮营,我想这应该是他们干的好事,因为炮击似乎是来自西南方,那是贾拉巴德兵营的方向,也是‘长安’师的SF-89‘悲鸣者’自行榴弹炮部队的基地,”瓦尔琳面无表情地说道——当然,更大的可能则是她脸上沾着的一层灰黑色尘土很好地遮掩了她的愠怒,“我想,他们的目标大概是阅兵广场。”


“但他们的准头实在让人不敢恭维。”黑石义秀看着那辆被150毫米榴弹炮直接命中的“昆吾”B主战坦克,不由得暗自庆幸里面没有乘员——实际上,现在与其管那堆正在冒烟的黑黢黢的玩意叫“坦克”,倒不如将它称为一堆勉强达到回炉资格的废金属更加恰当:这辆早先被打瘫的倒霉坦克炮塔顶部直接挨了一炮,整个铸钢炮塔像一只被剥开的橘子般裂成了几瓣。变速箱、弹药架、炮闩、主动红外探照灯和其它各种各样的零碎呈同心圆散落了一地,几个大号电瓶在地面上摔得粉碎,黏稠的硫酸像伸出爪子的章鱼般到处蔓延,幸亏没有泼溅到人身上。被冲击波挤压变形的变速箱直接砸进了一面水泥墙壁里,行星齿轮和轴承如同天女散花般四散飞溅,“见鬼,难道这些混蛋没有预先测定过射击诸元吗?”


“预先测定阅兵广场的射击诸元?将军在上,如果那么做,还不如直接在脑门上贴张‘我要搞政变’的告示算了,”一名断了一条腿的上士车长有气无力地说道,从他的语气就知道,他对黑石义秀问的这个愚蠢问题相当不满,“至少我们目前的运气还算不错,那些‘长安’师的混蛋在照着地图盲射时的准头可一贯不怎么好。”


“难道这些蠢货就没有一个观察员吗?”又一发150毫米榴弹直接砸在了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座居民楼上,生生将这座三层的水泥建筑在一秒钟内变成了一堆面目难辨的灰色瓦砾,一大片灰色的烟雾像一个水泡般缓缓从地面上腾起,最后被北方吹来的寒风刮散了,“这简直是疯狂!”


瓦尔琳耸了耸肩:“当然没有,我猜他们现在还以为那些战斗机器人正在阅兵广场上集结,但那里只有我们的人。看看这炮击有多猛,”她伸手指向了爆炸声不断传来的东方,在那里,越来越多黑色的烟柱正从地面上缓缓腾起,看上去活像是一片怪异的树林,“而且就算他们派了观察员也没用,现在别说无线电通讯,就连有线电话都全瘫痪了,完全做不到及时有效地校正炮弹落点。现在想通过阅兵广场根本不可能。”


黑石义秀拍了拍身上的灰土,花了几秒钟时间来思考瓦尔琳的这句话。“这就是说,你现在愿意重新考虑你们之前做出的决定了?”


“我们没有选择。”瓦尔琳无奈地摊开了双手。见此情形,黑石义秀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些许喜色,看来,他有机会安全离开这里了,“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前往未央宫保卫最高统帅和革命指挥委员会。所以我希望您能作为信使,去贾拉巴德兵营通知‘长安’师的自行榴弹炮营停火。我想您的身份大概足够让他们相信您说的是真话。喏,我可以派一个班的人来护送你并为你带路,但您最好在十五分钟内……”


黑石义秀脸上的喜色顿时变成了如堕冰窟般的惊愕。



“已经结束了。”


在“万物裁判者”号指挥舰的中央指挥室里,杜恩.安德杜如释重负般地伸展开了他昆虫般的节肢,同时谨慎地避免碰到身边的其他人。几名“新曙光”的高级成员、远征军首席神使忒西乌斯和前传道团先遣队指挥官艾耶格都挤在这间不算大的舱室中,用或是狂喜或是疑虑的目光注视着指挥室中央的长安基地立体地图——代表进行空降作战的行星表面军的亮蓝色小点已经聚集在了事先计划攻占的重要战略目标附近,包括未央宫、复兴社会党党部大楼、革命军事委员会指挥部、长安基地卫戍司令部、特别共和国卫队司令部在内的大多数目标已经被成功占领,长安基地的主要雷达站、防空阵地、发电厂也都在“信使”多功能强击机的突袭下基本瘫痪,只有中央通讯社大楼和“长安”师师部附近还有零星战斗。


长安基地上空那些暗红色的光电已经基本消失了——它们代表的是社会革命军的各种飞行器,其中大多是F-60B“杜宇”战机。这些实际上并不适合进行空战的飞机根本没能对登陆行动造成多大影响。当然,假如它们携带的是航空火箭和航空炸弹,而不是空空导弹的话,或许倒会造成不少的麻烦,可惜联盟空军完全不了解他们这次的对手,这注定了他们必然失败的命运。


“登陆部队传回的报告称,从空降作战开始到目前为止,总共导致了750-1000名左右的地球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战斗人员。在交战中直接死于我方火力的有219人,包括191名可以确认的战斗人员、18名疑似战斗人员和10名非战斗人员,”智能电脑平板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当然,是用他们的母语。事实上,这间舱室内此时寂静无声,这些声音是直接传输进他们的听觉神经的,“行星表面军登陆部队可确认的损失为:两台多功能战斗机器人在空降过程中由于气囊被防空火力击破而坠毁,五台在地面作战中损毁,另有一架‘信使’被防空火力摧毁,无法直接修复。市区内千分之二十九的建筑物和千分之一百一十的街道在交火中被破坏,其中大多数被守军火力摧毁。”


“这比原先预料中的要容易多了。”艾耶格率先打破了指挥舱内的沉寂,“行动造成的人员伤亡甚至不到推演的一半,行星表面军登陆部队的损失也微乎其微。”


“我们不必在意行星表面军的损失,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如何尽量减少地球人的伤亡。”杜恩.安德杜说道。确实,直到目前为止,远征军甚至没有一名士兵真正踏上地球表面,参与登陆行动的全都是由被称为“殉道者”的特殊意识副本控制的各种无人作战平台。这些“殉道者”们是天国宗教体系内最特殊的一群——尽管意识副本技术和克隆技术结合在理论上可以让每个人都无限接近于长生不死,但绝大多数善神的信徒都会选择坦然接受自然死亡,以求自己的灵魂能够在自己死亡后进入“融合”——他们信仰中的绝对完美状态——当中,对他们而言,这远胜过千秋万载的漫长生命。但是,极少数绝对虔诚者则会选择永久保留自己的意识副本,并将其存储在位于安贞琳那行星的中央电脑内。在必要的情况下,这些意识副本会被重新启用,并被下载到各种平台中执行一些必要的任务——往往是那些普通人员或是纯粹的智能机器人都做不了的事。


——比如说这次的事。


“阿布.安德烈.雅鲁泽尔斯基呢?”坐在几名“新曙光”成员当中的那名白袍女子突然问道,“你们的人逮住他了吗?”


“恐怕我们永远也不可能逮住他了,”杜恩.安德杜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点哀伤或是惋惜的意味,“他死了。登陆部队的报告中称,他在二十分钟或是更早之前已经死在了未央宫下的地堡里。”


“自杀?”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他的头部被一发12号霰弹彻底打烂了,这一点已经从颅骨的破碎状况和颅骨内找出的铅弹得到了证实。武器检验结果证明,那是一支老式雷明顿710型霰弹枪——那是一种已经有一百多个地球年没有生产过的古董轻武器,”智能电脑回答了她的问题,“战斗结束后,我们会进行详细研究,以确认他是否是自杀身亡。”


白袍女子的脸上突然掠过了一丝黯然的神色:“那……还有哪些神圣联盟共和国的高层人物可以被确认死亡?”


“不多。空军大将赫尔曼.迈尔已经死亡,死因是被一发7.75毫米口径的流弹击中胸部。特别共和国卫队司令盖温中将在赫法德兵营的战斗中被打死,副司令谢赫少将向我们投降。除此之外,目前我们无法确认其他联盟党政军高层人员的动向。”


“赞美吾神的荣光,我们很快就会迎来一个充满荣耀的结局,”忒西乌斯露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满意的表情,“接下来,我们要开始对次要目标区域进行空降作战——通过大气层内飞行器运输的机降作战,彻底结束……”


“一切才刚刚开始,”白袍女子插话道,“甚至还没有真正开始——你们现在只不过把手伸进了蝎子坑,并且碰到了最大的那只蝎子的甲壳,但这不代表你们能制服每一只蝎子。”


“以吾神的荣光之名,我们会的。这只是时间问题,”忒西乌斯的回答显得心不在焉,“是的,毋庸置疑。”



长安基地秩序警察部队指挥官姬无望躲在一辆烧焦的车辆残骸后面,冷静地注视着不远处街道上的战斗。这辆被他当做掩体的卡车已经完全毁了,只剩下了一些扭曲焦黑的金属架构,看上去就像是某种时代久远的动物骨骼。


战斗还在继续,但结果已经相当明了。姬无望无奈地看着那些浑身上下布满机械臂的战斗机器人在街道两侧的居民楼间来回跳跃,同时轻而易举地朝猬集在街道上的共和国卫队开火,将他们残余的武器装备摧毁殆尽——他们仓促间堆砌起来的临时工事在这时完全起不到作用。尽管这些战斗机器人发射的刺钉弹并不是朝着那些士兵们去的,但仍有不少倒霉的人被击中倒下——多半是被打断了手腕或是手肘,但也有一些更倒霉的人当场丧命。在日后,这些多臂的战斗机器人因为它们的外观而得到了“湿婆神”的绰号,而它们这种巷战战术则被那些从战斗中逃生的人称为“湿婆之舞”——这的确是个恰当的形容。


姬无望像一头躲在草丛中的狍鹿般小心翼翼地朝着附近的楼顶张望了片刻,确认上面没有——至少他视野里没有——那些可怕的多足身影。接着,他迅速站起身来,沿着朱雀大道旁一连串倒塌的建筑物和车辆残骸朝北跑动,来到了一处车库的后门外,以最快的速度闪身钻了进去——当然,这一切都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他的任务并不困难,但对他而言却非常重要。几分钟后,在一辆还能行驶的小型卡车的驾驶室内,姬无望一边试图发动引擎,一边下意识地用左手抓紧了他的公文包——他相信自己能够把这里面的东西带给应该拿到它的人,他知道自己能够做到。


——他唯一不清楚的是,这样做到底还有没有意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