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生一大苦——难以割舍的初恋

胡子哥 收藏 27 3317
导读:[原创]人生一大苦——难以割舍的初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想了很久,才写这篇文章,原因很简单,我本想将他永远埋在心里。太久太久了,但是却历历在目。还是拿出来,大家分享一下吧。

我的初恋很正常,他开始于我在十七八岁的时候,那时我刚刚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我学的是焊工,由于朝夕相处,也算日久生情吧。我们一起参加工作的,大概是三十个人,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先后有几个同志调离。我们都是子弟,有一些还是从小长大的发小,关系自然有远有近。开始的时候由于大家年纪小,在一起,有说有笑,并没有其他想法。但是,随着每日的来往,就难免相互间产生矛盾,于是问题就来了。随着或近或远的关系,基本上形成了大概三派:第一派,自然是主导,不管大家干什么,基本上属于出主意的,而且言出必行,也是师傅们和领导最头疼的,我属于这一派。第二派:是胆小派,你不管说什么,他始终有着莫名其妙的担心,即使和你一起活动,也是小心翼翼,唯恐事情搞大。第三派:是最让人讨厌的一派,至少那时候这样认为。不管你做什么,他从不说不,也不赞同,一旦出事,推得一干二净,甚至打小报告。

由于工作需要,我们被分成三队,一队去位于山西介休的电杆厂,进行支援,焊接大型煤斗,时间需要大概三个月。第二队,前往山西大同第二热电厂,进行低压管道焊接,时间也是三个月。第三队,留在本部,继续进行焊接培训,这一部全部是女性。我属于第一队,本来一切正常,可是一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次打饭,由于我的一个哥们,在打饭中和电杆厂的职工发生纠纷,挨了打。年轻气盛的我,带着十几个人讲人家打坏。我自己也因头部缝针,两下里各负其责,不了了之,但我被调回总部。

于是我就开始每天和十几个女同志,一起天天在一起。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女孩,她叫黄雅萍,祖籍南方,其父母与我父母都是公司干部。她喜欢下围棋、看古典书籍、欣赏中国画,而我正巧,在这方面是佼佼者,我的国画,在历届公司比赛中,总是前三名。但是我的文笔不好,而她又在这方面,是高手(不要笑,只是单位里的),于是,我们由于这些爱好,很快欲走愈近。在八十年代,社会很乱,年轻人最常说的话,就是“哎,后生,混那的了”(太原话),一次,单位组织看电影,就碰到几个小混混(其实我们年龄相仿),不让我其中一个女同事走,非要说和她搞对象,我一时义愤,有出头了,结果,我几乎被打成猪头。幸好,警察来得快。

就在我没法上班的这几天,黄雅萍几乎一下班,就来看我。因为她比我大三岁,我按照单位习惯称呼,叫她黄师傅。结果,你想吧,我开始爱上她了,每天形影不离。她开始把我当弟弟看,只是笑而不语,妈呀,迷死我了。说句不敬的话,我看见她,比自己的两个姐姐还亲。那时,正赶上公司举办《第二期书法绘画摄影大奖赛》,她鼓励我参加(由于我家姊妹多,有两套房子,而我哥姐又在外地上班,基本上就我一人住)。于是,每天下班,吃过饭,她就来了,帮我研墨,看我画画,给我提意见。我们住在一个院里,白天一起骑车子上班,有时遇着下雨,我用自行车带她,她在后面给我打着雨伞。那种温情恐怕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后来,比赛结果出来,我的作品获得了二等奖,要不是我的字写的不好,一等奖也是可能的。父母特别高兴,父亲对我说:“你个臭小子,我当你就会惹事,没想到,你也有给老子长脸的时候”。我不在乎父亲的褒奖,我把奖品(已占净值的台灯)送给她,从那时起,我们的恋爱关系公开了,尽管我只有十九岁。

我么开始出双入对,父母由于年龄的关系,起初不同意。但是,在我两个姐姐的努力下,父母不再说什么,两家大人又认识,他父亲还属于我父亲的下属。倒是她父母一直持反对意见,可是,看着女儿愿意,很不情愿的接受了我(我名声因为爱打架,不是太好)。我迎来了最美好的时刻,接下来的半年,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刻,或者在她家吃饭,或者在我家看电视,或者我们单独在一起,家常里短的说笑,或者我画一幅画,由她来题字。她一再要求我,一定要把字练好,我准逗她道:“有你题字就够了,我不需要练字”,她会红着脸对我说:“就没有个正经”

之后,我们二十九个焊工一起去了大同,培训三个月。我们住在公司招待所,每天下班我就会和她一起散步,好动的我,在这个时候,就像一个文静的女孩一样。一次,我们第一次牵手,彼此羞得不敢互视,但是,手却紧紧握着。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月是那样的明,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我们两个。就在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我的一个哥们,不知因为什么,和一个老混混打架,被打的鼻青脸肿,同事跑来告我,我尽然不顾她的苦苦哀求,再次抡起愤怒的拳头,将对方打得住进了医院。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四个人被关进派出所,足有七天。当我再见到她,心里说不出的心痛,她双眼红肿,面目憔悴。同事告诉我,她几乎每夜悄悄哭泣。我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心里发誓,再也不会去打架了。

好景不长,当我们再次回到太原。一个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她的父母由于工作调动,要举家南迁,回到她的家乡苏州工作。那个年代,一份固定的工作,就是一个人的全部,大家还靠着口粮生活,也没有能力随便调动工作。看着她再次哭红的眼睛,以及那让我终身难忘的表情,我知道,我们已经走到了爱的尽头。那晚,我们相依在一起,说了许多现在看起来可笑的话语。之后,紧紧相依,那是第一次我们靠的那么近。但是心里清楚,从此,天各一方。

爱绵绵海枯石烂、情依依海誓山盟。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着她,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至今,让我回味。每当我给我现在的爱人讲起,任然会引发我妻子的醋意,我只能在脸上闪过一丝坏笑。不知是喜或者是难过!但是,我现在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初恋是美好的,但是永恒爱才是最为重要的。

愿她在属于她的世界里,同样拥有属于她的那份幸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文字很朴实,感情真挚。看着文字也想起了曾经的第一次牵手,呵呵。那是一个月夜,我们一行几个人看电影后回驻地。他突然悄悄地拉住了我的手,我浑身一震,顿时一种电击一般的感觉从手传到了全身。同行的别人没注意,我们就那样悄悄地拉着手,一任“电流”在我们的体内穿行,呵呵。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