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 生死攸关 作品相关 信息时代,国家安全面临的挑战

钴光 收藏 0 1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9.html[/size][/URL] 王保存 陈效卫 在信息时代,国家安全环境发生了质的变化,无论是战时还是平时一国的各种信息设施和重要机构都可能成为打击目标,而且,保护它们免受攻击已经超出了军事职权和能力范围。此外,决策的不可靠性、信息自身的不安全性、网络的脆弱性,攻击者数量的激增,军事战略作用的下降和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9.html



王保存 陈效卫

在信息时代,国家安全环境发生了质的变化,无论是战时还是平时一国的各种信息设施和重要机构都可能成为打击目标,而且,保护它们免受攻击已经超出了军事职权和能力范围。此外,决策的不可靠性、信息自身的不安全性、网络的脆弱性,攻击者数量的激增,军事战略作用的下降和地理作用的消失都使国家安全受到严峻的挑战。

一、 信息时代决策容易失误

信息时代要求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向敌方有意提供错误的信息,并限制敌人的可选择方案。但信息量过大又带来了诸多不便,不易把握其重点。如在42天的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的信息量即相当于冷战40年信息量的总和,其中仅卫星的通信量在高峰期就达到每秒68兆比特——相当于1100条话报线路(包括连接展区内外的通话、数据传真和电报干线,以及敌我内部的战术通信网)。1997年初,西太平洋的一艘美国航母在一个月内发送的电子邮件多达5.7万份。这些信息需要进行收集、储存、分类、处理、传送和显示,但其中只有一部分即精确、近实时的与合理分类的信息才最有价值。而且分析这些信息、决策甚至行动都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从而给决策层增加了压力和难度。美国前副总统丹 奎尔曾深有感触地说:确实没有时间去消化信息,以至于所做出的反应都是处于本能。海湾战争期间,很多信息处理不当,造成多国部队的数起误伤事件。

在信息被污染时,决策更容易失误,如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美国和北约都因此而上当。伊拉克和南联盟的许多假目标不仅尺寸、颜色逼真,而且内部装有能模拟真实目标的热辐射效应的小型无线电发射器,发射出与真目标相同的电子信号。这样,在多国部队根据西方国家的卫星侦查提供的情报和电磁信号在远距离上对目标进行轰炸时,因信息有误而轰炸了许多假目标。因此,在多国部队高强度轰炸了15天以后,伊军仍保持了90% 的实力。而作为蕞尔小国的南联盟在第一阶段空袭中也保存了80% 的武装力量,远远超过了北约的预测。

二、 非国家行为者实施的信息战防不胜防

托夫勒夫妇在其所著的《战争与反战争》中指出:“若战争的工具已不是坦克和火炮,而是计算机病毒和超微机器人,那就不能说武装力量只系国家和军人所专有。”日本也有专家认为,21世纪战争的重要特征之一是战争的平民化。

传统的战争都是针对国家或社会发起的有组织的攻击,实施者一般为国家或跨国实体等等。但在信息时代,非国家行为者针对个人、公司和国家发起攻击的数量激增。实施者有罪犯、蓄意破坏者以及在网络青纱帐里隐藏的不同身世背景、不同价值观念的各种黑客、网上淘金者、雇佣军、非法入侵者、好奇的中学生、心怀怨愤的公司雇员等,由于信息攻击无影无声,既不会丢下“仍在冒烟的火炮”,也不会留下多少可查的痕迹,因而很难对进攻者进行报复或威慑。更可怕的是,这种信息战不费一枪一炮,极易实施。有的专家认为,只要有一套程序,基本的训练和少量的设备,任何个人或小团体都能发动信息攻击。这样,小莫里斯之辈在互联网上实施“游击战”的机会将大大增加,“电子珍珠港”事件也很有可能发生,被攻击者一方将疲于奔命。

三、 网络化的国家更容易受到信息攻击

网络化的国家在石油和天然气管道、水、电力、交通、银行、金融、商业和军事等等方面都很依赖信息网络控制系统,因而容易受到信息武器的攻击。如美国在1991年因计算机犯罪,各种公司损失50亿美元,到1995年每年被盗的数据价值上升到100亿美元。美国国防部信息安全局对军队和政府的计算机系统弱点进行调研,得出的数字更令人惊诧不已:88%的计算机系统极易被侵入、96%的入侵行动没有探测出来,更糟的是95%的探测到的入侵行为没有报告上级,因此也就无法做出反应。即使探测出来的入侵行为,通常也无法确定是何人所为。军事部门更是成为攻击者的靶子。如印度在1998年核试验之后,一群自称MILWORM的黑客对印度国防部的网址进行了警告性的入侵,他们穿过印度原子能研究中心的网络防火墙,改变了它的主页,并下载了许多核研究数据。而美军计算机系统在1990年4月到1991年5月,仅被荷兰黑客入侵就达30余次,这些黑客企图扰乱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部署,并以此向萨达姆索取100万美元酬劳。有鉴于此,美国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如1996年成立了国防部信息系统局和关键基础设施保护总统委员会,以加强对军事信息系统和基础设施的防护和保护;美国国防部还对互联网军方网站加强了控制,以防止敌对力量利用军人家庭住址、福利号码和信用卡对军人进行攻击,1998年10月,美国参联会颁发《联合信息战条令》,也重点强调了防御性信息作战。五角大楼每年拨款300亿美元用于信息技术开支,等等。但这些措施无法发现和对付所有的威胁,尤其是在天才的黑客面前更是一筹莫展。对此前景,美国联邦调查局负责计算机犯罪稽查的J 赛特尔曾半是自信半是忧虑地说:“给我10个精选出来的黑客,90天内我就能让这个国家缴械投降。”

四、 军事上的胜利并不一定意味着战略上的成功

衡量传统战争中战略的成功标准是击败敌人的军队,从而摧毁敌对国家的意志。但在信息时代,不解除敌人的武器也能达到战略目的。措施是:利用信息技术增加与敌对国家及其盟国的民众的直接接触和影响,瓦解民众对政府控制危机的能力和信心。使其内部产生政治压力,进而影响到该国的政策制定与实施。

1995年美国兰德公司组织的由许多政府和国防高级官员参加的作战模拟证明了这一点,实战中的例子也有很多。如1995年美军在实力上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从索马里撤退,原因就是CNN对几具美军士兵暴尸摩加迪沙街头的报道动摇了美军的决心的作用。因此,对信息战争攻击效果不能从机械化军事思维的定势出发而只看到其导致的直接损失,而要看到其对国家整体意志的影响。

换言之,军事上的胜利不一定意味着战略成功。

五、 地理的天然作用基本消失,国家的所有重心都容易受到直接攻击

地理在一国的安全环境中一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按照国际政治周期性规律的创立者、美国著名学者莫德尔斯基的观点:一个国家要成为国际体系中的强国,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就是享有“安全保障剩余”,即据有岛国或半岛国的地缘位置,使自身享有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自主性。历史上奉行“光辉孤立”政策时的英国和近代以前的日本都曾占尽这种优势,从而使国家首先获得了基本的安全保障。而美国自建国以来依靠优越的地理位置、对技术和政策的高度重视,其国家安全即使在冷战时期也未受到严峻的挑战。但在信息时代,信息攻击可以从任何地方发起,可在瞬间穿越任何自然障碍,从而使地理作用降低到有史以来的最低点,也使任何国家无法再享有天然的“安全保障剩余”。

在地理屏障消失的同时,国家的各个重心都成了攻击的对象。美国现代战略家约翰 沃登认为,今天的工业化国家作为一个系统,包括五个重心:

1、 领导层。包括政府、国家领导权威、国会和内阁等;

2、 基本成分。如通信、电力、石油、财政和贸易等,舍此国家无法生存;

3、 基础设施。包括交通、研究和发展设施,主要产品、传媒、零售、健康、教育和娱乐等;

4、 人口。包括在国内和国外的本国公民;

5、 防御力量。包括武装力量、法律实施部门和情报活动等。

国家的这五个重心可以描绘成五个同心圆或战略环,在最内部的也是最重要的一环是国家的领导层,它因为自身就可以决定国家的战与和,因而占据最受保护的位置,最外环是防御环,其作用是保护其它战略环免受外来攻击,并通过威胁敌对国家的战略环来推进自己的国家政策。在传统的战争中,最外环最容易受到攻击,这一环一旦打破,国家内部核心就暴露无遗,国家领导层将面临要么屈服要么被歼的两难境地。因此,按照克劳塞维茨的观点,暴力的目的就是消灭这一环,即解除敌人的武装力量。

最外层之所以容易受到攻击是因为传统的战争使用技术渐进的武器,加之被攻击的国家利用地理的优势建立各种防护层,所以攻击一方很难越过敌人外层的防护环而直接攻击对方的更重要的重心,同时攻击五个环更是不太可能。这样,最外的一环——作战机构就一直是首要攻击的对象。但,在信息时代,武器(即信息)和投送手段(即互联网的计算机)不仅价格低廉,而且数量充足。这样,利用计算机空间直接进攻敌人的各个重心就有了可能。从必要性上讲,如果只对其特定的一环实施攻击,有可能是其他的环免遭破坏或很快恢复其机能,或得以采用对应措施,因而对攻击方不利。

因此,在信息时代,信息攻击使敌人的多个重心同时暴露在外,攻击者也很容易在短期内不经摧毁敌人的军队即可直接达到战争的目的。

原载《科技与国力》2000年4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