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兰,把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反恐特警 收藏 42 301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桑兰,把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最近有新闻报道说,原中国国家女子体操队队员桑兰为当年美国友好运动会上意外受伤一事,由其在美国的代理律师海明向纽约曼哈顿区的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提交了诉状,起诉五个机构和三名个人,索赔金额共计十八亿美元。其中,对桑兰受伤后在美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索赔一亿美元。目前,法院已经立案,并发出相关的传票。


桑兰起诉友好运动会组织者的主要理由是,当时她准备完成动作时,罗马尼亚队教练在搬动垫子,对她形成了干扰,所以动作没能正常完成而受伤。这理由听着不靠谱呀,运动场上干扰因素多了,比如观众的叫喊,干扰不小吧。从观众的角度我们常看到,体操运动员在助跑期间,因为种种原因,中途放弃,而不起跳,从旁边跑过。这是不是对付干扰的一种办法?咱们外行不知道,但可以推测,专业训练中肯定有相关的办法。桑兰把受伤的责任推到罗马尼亚队教练身上,那是她的看法,作为观众或普通人是否接受她的看法,因人而异,不能强迫别人也这样认为。从十三年前的报道来看,普遍认为那是一场不幸的意外,就象很多体育运动出的意外一样。


意外发生,桑兰得到及时的急护,保险公司也根据条款负责医疗费用。一对美籍华人夫妇刘国生、谢晓虹在桑兰受伤的第二天,1998年7月22日,受中国体操协会的委托,担当了桑兰的监护人,象父母对女儿一样,对桑兰进行照护。


刘谢夫妇有自己的公司,曾赞助过中国体操队、中国游泳队。成为桑兰的监护人后,他们放下公司及厂里的事务,全身心投入到桑兰的救治中。


刘谢夫妇共有六个孩子,都象普通美国孩子一样,在十六岁开始独立,现在都各有自己的事业。接受桑兰后,谢晓虹说:“现在,刘先生和我又多了一个孩子,就是桑兰,我俩最疼的就是这孩子了。我16岁随母亲到香港,而她17岁摔成高瘫,75%的身体没有知觉,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能不时刻呵护着吗?”


刘谢夫妇经济条件不错,在纽约的房子带游泳池、娱乐室。为了桑兰,对房子进行改造,方便轮椅活动。他们不仅在生活护理医疗上帮助桑兰,还为桑兰将来在美国生活考虑,帮她学习英语,补习文化,教她使用电脑。


保险公司只负责桑兰在美国的医疗费用,生活费用不管。刘谢夫妇在桑兰身上花了多少钱,没人知道,问他们,刘谢夫妇也避而不谈。桑兰不仅得到刘谢夫妇的细心照料,还得到很多人的关心。桑兰当时对谢晓虹说:“阿姨,我知足了。”


刘谢夫妇对桑兰照料了十个月,因为北约轰炸了中国驻南联盟使馆,桑兰提前回国。在照料桑兰的三百多个日夜里,问刘谢夫妇最大的损失是什么?谢晓虹想了想说:“十个月没过夫妻生活了。”


桑兰的教练陆善真说:“谢晓虹夫妇挺了不起,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能给予这么多的关爱,让我们从心底里感动。没有她和刘先生,桑兰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好,这么快。作为教练,我非常感谢他们。”


据中新网2008年报道:


“前中国体操委员会副主席谢晓虹及其夫君、桑兰基金会的管理人刘国生,在桑兰返京之前专为其安排了一场告别派对,地点在谢晓虹伉俪位于纽约上州的住宅,桑兰对这里非常熟悉。10年前的7月,年仅17岁的桑兰前来纽约参加友好运动会意外受伤致残,由谢晓虹担任她的监护人,曾在这里治疗休养了10个月。曾为设立桑兰基金奔走并慷慨捐款的华裔邮工协会代表许慧仁、中领馆官员王敏、高振杰领事以当年关爱桑兰的侨界人士、民众代表等,当晚均长途驱车赶抵上州看望桑兰。


“漂亮大方的桑兰当天身着一件银灰色软缎衬衫,虽然身禁轮椅,但依然掩不住她青春的活力。桑兰以熟悉的甜美笑容欢迎大家,她表示受伤10年再来纽约,就是想对谢(晓虹)阿姨全家和所有为她付出爱心的人们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


刘国生、谢晓虹夫妇说过照料桑兰不求任何回报。十多年过去,“回报”现在来了,桑兰起诉他们当初没有尽到责任,索赔一亿美元。我的理解是,当时桑兰只有十七岁,还不懂事,而作为临护人的刘谢夫妇应该“尽到责任”,帮桑兰起诉友好运动会组织者,理由是当时罗马尼亚队教练干扰了桑兰,所以导致受伤。这理由前面说过,作为普通人只会象当时媒体普遍认为的那样,这是一场不幸的意外,不可能去无理取闹。桑兰此时把自己的无理强加到别人头上,只要别人不象她那样无理,就是“不负责任”。


刘谢夫妇最后在博客中无奈写下:


“今天我们收到很多朋友的电话和邮件,转告我们桑兰已经正式起诉我们夫妇两人。


“13年前,我们接受《中国体操协会》的委托,在纽约照顾桑兰一家三口,前后约10个月,如今桑兰起诉我们,当然令我们十分失望。


“既然已经进入诉讼程序,一切按程序办。我们已经正式委托莫虎大律师代表我们,我们对于莫虎律师的能力是信心十足的,深信他能够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如果媒体需要采访,请联系纽约莫虎律师。


“十多年来,我们对桑兰除了付出就是付出,如今她的律师倒过来控告我们,已经严重损害我们的名誉,对此我们保留在中、美两地的反控索赔权。


“有关我们对于桑兰索赔案的态度和看法,已经在我们的《美国中文网》博客中有所表达,当然还有很多材料将在诉讼过程中陆续公布,这些博客帖子我们暂时关闭。


“我们在此感谢许多热心网友的关心和支持。有些网友认为,这是“管闲事”管出来的结果,我同意我们“好心不得好报”了,但是我们对于今天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该管还是要管,总不能够变成一个漠不关心、冷血冷酷的人吧,只是需要多加小心,因为我们周围太多“白眼狼”和“蛇”之类的人物,希望大家从我们的遭遇中学到一些经验教训。”


虽然桑兰对刘谢夫妇的起诉胜算极低,就算失败了,一分钱都骗不到,也可以让刘谢夫妇身心疲惫,花费大量的钱财请律师,让刘谢夫妇从精神上,时间上,经济上都遭受巨大的损失,并在恶心中度过一辈子:谁让你帮中国人的?活该!


伊索寓言中有一个《农夫和蛇》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农夫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可怜一条冻僵的蛇,于是把蛇放入怀中让其取暖,蛇醒来后,咬了农夫一大口,令他中毒身亡。这么多年过去,毒蛇已经进化,变成中国人了。从外表上,让人无法分清谁是真正的中国人,谁是毒蛇变的。如果中国人遇到困难,帮不帮?帮的话,遇到毒蛇变的怎么办?不帮,大多数真正的中国人就受到冤枉

6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cfmsg

真的吗?桑兰能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要是真的,桑兰可以去死了!

 以下是引用金正日_ 在第15楼的发言:
实际上是桑兰在国家队人走茶凉,当年出去受了伤国家体育总局使劲捧了一阵,力图把不好的事变成好事,然后把桑兰退役后就不再管了,把人家彻底忘了,以后桑兰去找运动队要求补助时都是推诿谁也不管,咱国家那点烂事谁不知道啊,因为谁都不想背上桑兰这个包袱,所以把人家逼急了,所以就使劲告状。

说白了,你为祖国牺牲,可是离开了体制谁都不认你,呵呵。

所以大家看问题不要太表面,认为人家告状就说是什么农夫与蛇,因为这个农夫似乎很不咋地啊,今天54青年节,温总理教导我们青年人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大家以后遇事要多动......

大家相信这位朋友说的,他的表述是正确的,我是体操的业内人。不仅是桑兰,任何一个因伤退役运动员的结局是一样的。目前整个国家的体育,都在实行着50年代60年代的管理方法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从事体操是在我6岁的时候,家里实在没饭了,才练的体操,我大姐的学校正好有体操班。当时的家庭,孩子多,运动队的人员来源不是问题,运动队采用那个年代特有的粗放式的训练方法、管理方法,大投入小产出,队员的伤病情况触目惊心。当时行,孩子多,来源多,下放一个会有5个顶上来。

90年代起,明显感觉队员的来源少了。自2000年后,又是10年过去了,出现招生没人来的情况。家里就一个宝贝,损失不起。而运动队呢,没能及时调整训练方法和管理方法,有的地方队业训出现教练员比运动员多的情况。原先是下放一个补5个,现在……走一个还会带走一个,不敢再练了。

至于桑兰的问题,有以往的管理方法痕迹,他自己觉得冤,断个胳膊少个腿还可以生活,她一个小姑娘胸部以下失去知觉自理都成问题,完完全全成了废人,不冤才怪了,她恨的人比他爱的可能还多。我个人非常理解他,也在执教中多次劝告家长,不要太过分督促孩子,运动成绩没有没关系,不要出伤。没有成绩至少没太多损伤自己,将来还有好的身体干别的。有些孩子努力了、拼命了,运动成绩一般,带着一身伤病潸然下放,很让人心痛,带着一身伤病还要重新开始生活。不仅仅是体操,几乎所有运动项目全是这样的,触目惊心。有谁为他们想想,有谁问问他们过的好不好,没有!当升起国旗,奏响国歌的时候有谁能想到他们,没有!体育是养小不养老的地方,永争第一。没有人去在意没争到第一的人,没有人去在意在争战的途中倒下的人!我们的教练员——至今还没弄明白,从他手中留失的队员,是别人家的宝贝心肝,随随便便这么就失去了,放在40年前说是自然淘汰我同意,可是今天,我不信了!粗放式的方法什么时候彻底改变——


在没了解此之前还是对她一个女人家很同情的,但看了她的很多表现后,大跌眼镜了!觉得象个疯狗一样,逮谁就咬谁!!好可怕的人!连请的保姆也被咬上法庭!!看来是心理出了问题了!

实际上是桑兰在国家队人走茶凉,当年出去受了伤国家体育总局使劲捧了一阵,力图把不好的事变成好事,然后把桑兰退役后就不再管了,把人家彻底忘了,以后桑兰去找运动队要求补助时都是推诿谁也不管,咱国家那点烂事谁不知道啊,因为谁都不想背上桑兰这个包袱,所以把人家逼急了,所以就使劲告状。

说白了,你为祖国牺牲,可是离开了体制谁都不认你,呵呵。

所以大家看问题不要太表面,认为人家告状就说是什么农夫与蛇,因为这个农夫似乎很不咋地啊,今天54青年节,温总理教导我们青年人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大家以后遇事要多动脑啊。

 以下是引用文若荒野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金正日_ 在第15楼的发言:
实际上是桑兰在国家队人走茶凉,当年出去受了伤国家体育总局使劲捧了一阵,力图把不好的事变成好事,然后把桑兰退役后就不再管了,把人家彻底忘了,以后桑兰去找运动队要求补助时都是推诿谁也不管,咱国家那点烂事谁不知道啊,因为谁都不想背上桑兰这个包袱,所以把人家逼急了,所以就使劲告状。

说白了,你为祖国牺牲,可是离开了体制谁都不认你,呵呵。

所以大家看问题不要太表面,认为人家告状就说是什么农夫与蛇,因为这个农夫似乎很不咋地啊,今天54青年节,温总理教导我们青年人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大家以后遇事要多动......

不知道你说的真假,但空口白话的话很难让人相信,独立思考并不是yy

的确如此,别把运动员看的多风光,一旦脱离了这个队伍,无论是层德国什么冠军,多少金牌,都会被遗忘,而身体的上海,是终身的,谁能想想搓澡的女举重冠军呢?桑兰,更可怜,他的行为,就是给国家体育总局的一记耳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