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式的“文明或科学”与“野蛮或不科学”,是西方人在征服世界时经常用的一个概念。也是西方社会区分敌我的一个基本模式。当碰到肯媾和西方利益的人时,就冠以“文明或科学”以利诱屈从。否则,就扣上“野蛮或不科学”的帽子。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本质的矛盾是资源占有的矛盾,资源的总量是“刚性”的,你多占一块,我就要少吃一块,这和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扯不上任何关系,西方发达国家以25%的人口消耗着75%的世界资源,所以他是不可能让大多数人加入进来的。


比如印度在西方式的标准里它就是“文明或科学”的,因为印度的制度和发展模式符合西方式的利益。印度的制度可以弱化了政府政策的执行力和延续性,让政府陷入与地方势力和垄断财团永无休止的利益争斗中,难以在重大问题上做出理智的决策,加之这种模式可以把大多数人排出在外,仅让少数“精蝇”加入到资源的分享中来,所以这种模式就是西方式的“文明或科学”


在西方人眼中,中国政府和制度是“野蛮或不科学”的。归咎起来最大的原罪在于领导6亿人口摆脱了贫困,更在于领导13亿人走向富裕,这意味将有一个超级大块头插进来分享这块不可能变大的“资源蛋糕”,与金融、贸易等流于表面的问题不同。这个矛盾是难以调和的,13亿人庞大的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被归纳的西方式的自己人体系中。因为掠夺式发展的模式,让他们容不下那么多利益分享者。所以中国政府和制度是“野蛮或不科学”。


今天西方式的“文明或科学”与“野蛮或不科学”区分依然存在,不过是被包装在各种规则和共识之下,用更隐晦的方式行使掠夺的本质。


90年代西方乘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未完善的漏洞,和国内的“买办集团”勾结,冠以美其言的:“以先进的医疗设备来提高我们的医疗水平”,大量的购入了医疗设备来谋取高昂的回扣。也不论各级医院的资源及其财力是否许可,皆统一贷款配置上,(先说个题外话,其实这个西医也是提倡动手检查,也不依赖仪器的。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一般诊断书“检验报告”上都是注明是“辅助检查”) 这些医疗设备成为了医院的经济负担,医疗设备的保养、维修、零配件更换等费用成为负担,医院经济拮据就要增加医疗设备使用率,让患者用昂贵具有高利润的“进口西药“增加收入,来解决医院拮据的经济状况。如此恶性循环,最终导致我们的医院变成滥开检查项目和偏爱用昂贵进口西药来谋求暴利的盈利机构。西方这种包装在规则和共识之下隐晦的掠夺方式,可以说是“变相的鸦片输入”。我们国家有多少钱外流,人民的血汗有多少给西方压榨去?是难以估量的!


医疗卫生体系中,中国以不足GDP的 5%的投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人均寿命值,而美国的医疗卫生投入则是GDP的20%(人均的话差距更加大)。假如中国的投入和西方发达国家一样的话,那我们将永远是“穷国”。 为什么我们投入对医疗那么少呢?就是有我们自己专利技术中医中药的支持,我们才可以对医疗投入那么少。才可以把钱用到其他方面加快我们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而中国国力的飞速发展是西方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这就是中医中药“野蛮或不科学”的原罪!


当碰到肯媾和西方利益的时,就冠以“文明或科学”以利诱屈从。否则,就扣上“野蛮或不科学”的帽子。只要你是“野蛮或不科学”那么它就可以任意的屠杀、掠夺、诋毁,可以犯下任何反人类的恶行,只要用一句他们是“野蛮或不科学”就有充足的理由了。


党和国家看出主要矛盾所在,才有“医改”和“大力发展中医药”的政策,而这些政策恰恰使西方包装在规则和共识之下隐晦的掠夺方式不能行使,故才有“方博士”及其追随者歇力给中医药冠以“野蛮或不科学”帽子,歇斯底里的企图做最后垂死挣扎。“方博士”的所作所为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