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道不同不相为志谋,戏美人屈原贬黔中

罗烈烈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URL] 话说郑袖与楚怀王新婚燕尔,三个多月后,楚怀王便以霸王和盟主的身份率着六国大军到函谷关讨伐秦国。楚怀王走后,屈原就常常借故到“怀袖宫”找郑贵妃(郑袖)聊天。在郑贵妃来到“怀袖宫”之前,每当楚怀王外出征战,屈原便乘机溜到后宫里找楚怀王前面的三个娘娘及其宫女聊天嘻耍。北宫娘娘屈容是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话说郑袖与楚怀王新婚燕尔,三个多月后,楚怀王便以霸王和盟主的身份率着六国大军到函谷关讨伐秦国。楚怀王走后,屈原就常常借故到“怀袖宫”找郑贵妃(郑袖)聊天。在郑贵妃来到“怀袖宫”之前,每当楚怀王外出征战,屈原便乘机溜到后宫里找楚怀王前面的三个娘娘及其宫女聊天嘻耍。北宫娘娘屈容是屈原很亲的姐姐,嘻嘻哈哈的谈天说地也是姐弟常情。这楚怀王的北宫屈容和东宫田蕙常常串通一气,形同姐妹;而西宫赢盈进入楚王宫没有多久便与北宫屈容不睦。

于是,在楚王宫里,便形成了北、东二宫联合攻击西宫的赢盈,而楚怀王的宗妹芈秀是秦惠文王的最得宠的宣妃,却与西宫赢盈情同姐妹,与北宫屈容和东宫田蕙又是话不投机。楚怀王在刚刚继位的时候,本来是想要立北宫屈容为王后的,但是齐湣王、秦惠文王都是天下的风云人物,自然一个要为他的女儿、一个要为他的妹妹讨个说法,正因为这个缘故,楚怀王在继位不久,才立三宫并尊,同为王后。

这屈原为什么能够自由的进出楚王宫呢?因为这屈原既是楚怀王的近侍大夫(实际上就是后代的太监总管,可在那时不叫太监,也没有剦割),又是楚怀王北宫娘娘屈容的宗氏弟弟,经常陪着楚怀王出入后宫,嘻耍游乐。这屈原天生的能说会道,和苏秦一样嘴尖舌利,少时又进了几年楚国的王家学校,自然比一般人多认识些字,平时说话常带着娘娘腔,说起话来又手比兰花指,天生就是当太监的料子,很讨楚怀王前面的老婆东宫田蕙及其宫女的欢心。这楚怀王因为屈原是他的亲戚,开始也就不存有任何戒心,何况国王的后宫生活也总得有人打理。至于楚怀王自继位到现在的十一年来,常年在外东征西战,这屈原也就常日泡在楚王后宫的美人堆里,与楚怀王前面的老婆东宫田蕙和宫女混在一起嘻嘻哈哈。

由于北宫屈容和东宫田蕙常常在楚怀王面前说屈原的好话,而朝中文武官又有几个敢得罪北宫和东宫两位娘娘,自然也就跟着捧扬屈原的才华,楚怀王继位没几年,屈原便被升迁为楚国大夫。明眼的人都知道,屈原若不是楚怀王北宫屈容的近亲弟弟,是不可能在年仅十六岁便被楚威王召进宫里当太子熊槐的陪读,更不可能年纪轻轻便被楚怀王(熊槐)提升为近侍大夫。要知道,在当时的楚国,依然还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的社会。这个状况,一直到了郑袖被立为南宫王后以后,也就是在楚怀王后期才有所改变。试想,一个普通百姓白首皓怀,都得不到“礼”的待遇,还有可能到楚王宫里任职做大官吗?

这屈原自从第一次见到了郑袖,整个人就象丢了魂似的,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惊艳八方的女子。说真的,这郑袖不仅为人冰雪聪明,文武全才,而且不仅是在楚国,就是在当时的各个诸侯国中,郑袖是最美的王后。自此以后,屈原每当陪伴楚怀王到后宫,服侍楚怀王起居生活时,总是油头粉脸,趁着楚怀王不注意时,就用眼神偷偷去瞟郑袖。这郑袖是何等冰雪聪慧和心细如针的女子,屈原的一举一动她岂会不知。

看着屈原这一身“人妖”打扮,油头粉脸,说话带些娘娘腔、手势又是兰花指,郑袖不禁嘿笑了一声。郑袖这一笑,屈原还以为郑贵妃对他有意呢!公元前318年(楚怀王十一年),这一年,屈原是31岁,郑袖是16岁,自从郑贵妃给了屈原这一笑,这屈原便天天对着个铜镜左顾右盼,还以为自己“三十男子一枝花”,打动了郑贵妃少女的芳心。可惜的是,屈原到现在仍然不知道郑袖不仅是绝色美人,而且剑术高超,深得祖传“郑庄剑法”的精髓。也许,屈原真的不知道公元前743年—前701年的春秋霸主郑庄公威震天下,在位四十三年,凭着一对龙凤双剑,打遍天下无敌手。

趁着楚怀王率军到北方(函谷关)打仗,屈原便借故溜到“怀袖宫”去找郑袖聊天。有一日,屈原又到“怀袖宫”来,见郑袖和她的贴身丫环郑兰、郑菊在凉亭里看画聊天,屈原便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张楚国的地图,随说:“贵妃也喜欢历史和国家大事吗”?郑袖说:“是楚国的臣民百姓就应该关心楚国大事”。 郑袖接着说:“屈大夫!我听说你博闻强记,明于事理,你是否能把各国的地理画出来并标注地名吗”?屈原说:“可以!但不知用什么来画”。 郑袖说:“屈大夫!那就有劳你用三尺绵帛画好送来我这里”。 屈原说:“好”! 郑袖说:“常听人说,屈大夫常常和怀王谈论国事,应对诸侯,未知屈大夫对方今天下有什么看法”。屈原万万也没有想到,年仅十六岁的郑袖会骤然问起他这政治和外交的大事,屈原哪里知道,郑袖这是话里有因,意在套出他的底细。

其实,郑袖入宫不到三个月,早就已经知道北宫屈容和东宫田蕙联合打击西宫赢盈的事,西宫赢盈是秦惠文王的亲妹子,而楚怀王的宗氏妹子芈秀不仅是秦惠文王的宣妃、昭襄王子(以后的秦昭襄王)的生母,而且与北宫屈容以及屈原又生不和,常有磨擦。而屈氏三大夫(屈匄、屈庄、屈原)和几十万屈氏宗亲在楚国的势力也当真是非同小可。同时,郑袖也早已知道屈原和苏秦同是齐湣王的坐上客。

这屈原不明是理,随脱口而说:“当今天下,齐、楚、秦三国鼎立,秦乃虎狼之国,有并吞天下之心,楚国要与齐国结成联盟,合六国之兵以拒秦”。郑袖说:“楚、齐结盟,那依你之见,是楚王大还是齐王大”?屈原说:“是齐王大,不!不!是咱家的大王大”。郑袖说:“既是怀王大,那你认为齐王肯俯首称臣吗”?屈原说:“那不肯”。郑袖说:“既然不肯,又怎么联盟呀?俗话说:一山藏不了二虎,一潭容不了二龙”。屈原说:“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楚、齐两国可以共同发展嘛”!郑袖说:“齐国要发展,往西是取魏、赵,往北是取赵、燕,往南则取宋、鲁,是在打击秦国,还是打击魏、赵、燕、宋、鲁等国。除非齐国不发展,除非齐国甘愿俯首称臣,否则,楚、齐二国哪来联合抗秦的基础呀”?屈原无话可说。

郑袖接着说:“屈大夫!你为什么要说楚、齐联盟,共同发展,而不说楚、秦联盟,共同发展呢”?屈原说:“贵妃!秦乃虎狼之国,有并吞八方之心”。 郑袖说:“哦!秦乃虎狼之国,有并吞八方之心。难道齐就是羔羊之国?据我所知,齐王三番五次挥军南下,不就是为了并吞楚国的泗上、淮北之地吗?只不过是争不过咱家大王而已。再说,你说秦乃虎狼之国,合六国之兵以拒秦。可据我所知,现在的秦国,只不过拥有雍州、咸阳之地,全国的总兵力最多也不过六十万军,而所能对外征战的也只不过四十万兵而已,若是仅仅为了抗拒秦国,我大楚的军队,有百万以上,而齐国的军队,也有七十万之多,莫非都是泥巴捏成的。区区四十万秦军,又何须合六国之兵呢”?

屈原说:“所以咱们应趁秦国现在还未壮大,对它全力打击,把它消灭,等它壮大,那就难了,这叫养虎为祸”。只听郑袖嫣然一笑说:“区区六十万秦军,就把你和齐王、苏秦吓成这个样子,要抵抗秦国,现在齐国不是有大军七十万,赵国有五十万,魏国有五十几万,而韩国也有四十几万,只要魏、韩二国真心联手,就可以打败秦国,三晋若是联手,便可打得秦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他们为什么不去联盟攻打秦国呀!这对他们来说,可是生死悠关的大事哦”!屈原说:“这不就是各怀异图,不团结嘛”!郑袖说:“那你就让齐王率五十万大军去攻打秦国呀”! 屈原说:“咱家大王不是霸王和盟主嘛”!郑袖说:“那我问你,盟主的话,盟国听不听”?屈原认真地说:“有关对秦军作战的部署和军事行动当然要听了”。

郑袖呵呵一笑说:“那你就去传,盟主有令:命齐王率二十万齐军攻打函谷关,魏王率二十万魏军西渡黄河,攻占潼关、华阴,韩王率二十万韩军攻打武关,赵、燕二王各率十万大军出吕梁、下韩城,四路大军三个月后于长安会合,直捣咸阳,不得有误!这些行动都应该是有关对秦军作战的部署和军事行动的事情吧”。屈原说:“他们都出兵,那咱们呢”?

郑袖一本正经地说:“咱们呀!二十万楚军西出汉中,战天水、定宝鸡、切断秦军退路,武关一线,因为韩军兵孤,十万楚军援后”。屈原说:“就怕他们不肯出兵”。 郑袖说:“盟主的话都不听,那就把他们都斩了”。 屈原说:“咱们不是没有这个权力嘛”!郑袖说:“没有权力还叫霸王,没有权力还叫盟主?本宫就给你个屈大王的帽子戴,你就是大王吗?呵呵”! 屈原听了大惊地说:“贵妃千万别开玩笑!这可是死罪,屈原我肝脑涂地,都是一心为了大王的千秋霸业”。郑袖说:“既然如此,你就应该一心辅助大王,怎么在楚国搞起一个什么‘亲齐帮’来”?

屈原说:“没有!没有”! 郑袖说:“还说没有!以屈原、屈庄为中坚的‘亲齐帮’早就已经是举国皆知了,在楚国,内有屈原,外有苏秦,后面还有一个齐国大王,可说是如雷贯耳,好厉害哦”!屈原说:“咱这不都是为了大王和楚国才这样做嘛”!郑袖说:“为了大王和楚国,等到大王率领楚国大军与秦军斗个两败俱伤的时候,齐王就率着军队南下和西进了。好一个苏秦,只可惜咱家大王是不会陷进去的。苏秦和公孙衍的所谓合纵,实际上遏制楚军北上和秦军东出,引发楚、秦两国相拼,他们好渔人得利和曲线自护罢了,难道屈大夫连这点都看不明白吗”?

屈原说:“那依贵妃的意思,咱们应该怎样做才好呢”?郑袖说:“西结秦,北制东打。这才是楚国在目前时局所应该走的第一步”。 屈原不解地问:“什么叫西结秦、北制东打”?郑袖说:“西面与秦国交好,互不侵犯,北面遏制齐、韩、魏南下犯楚”。屈原说:“那东打呢”?郑袖说:“打掉越国,实现长江大统一”。 屈原说:“那以后的第二步呢”?郑袖说:“只有实现了第一步,才能会有第二步”。屈原哑了。

自此以后,屈原天天到“怀袖宫”来,什么云呀!月呀!花呀!鸟呀!哼个不停。郑袖开始还并不怎么在意,一连几日都是这样就感到有些讨厌了,就连其身边的丫环郑兰、郑菊也都感到恶心。没当屈原一走,丫环郑菊就说:“公主!这屈原不男不女的,象个人妖,一个大男人,终日油头粉脸,说话又带娘娘腔,手比兰花指,一看就讨厌,哪有一点飒爽英姿。我看他准是不怀好意,赶他走,叫他以后不要上‘怀袖宫’来”。 郑袖说:“傻丫头!这屈原可是大王的宗亲,北宫娘娘的近亲弟弟,又是大王的近侍大夫,他来后宫走走也算是名正言顺。他现在很得大王宠,怎么赶呀!以后咱们不要理或者少理他就是了”。

可这屈原就是那么自作多情,以为自己风度翩翩,青年才俊,而楚怀王已经是四十有三,郑贵妃二八佳人,正值芳华年少。于是,依然天天到“怀袖宫”来,时而说云月,时而聊巫山,什么“春风动春心,流目兮美林”。总之是情话绵绵,终是纠缠不放。一天,郑袖和她的贴身丫环郑兰、郑菊在宫内游园戏扑蝴蝶,这屈原不声不响的溜过去,对着郑袖手比兰花指,嘻嘻地说:“目眇眇兮愁予,摇袅袅兮春风”。

郑袖不予理睬。这时,一只燕子飞来,这屈原又嘻嘻的对郑袖说:“燕斜飞兮寻双,目眇眇兮求凰”。只见郑袖脸如冷艳芙蓉,右手一扬,但听唏的一声!那只燕子便掉在地上不会动弹了。原来是郑袖手袖里的银针,刚才唏的一声,正是一根小小的银针发出,正中这只燕子的头部。屈原见了奇怪,随伸手过去抓摸郑袖的右手说:“哎哟!贵妃的手袖好奇妙哦,我看看”! 只见郑袖凤眼含怒,右手手指一弹,正打在屈原的右手掌背上,痛得屈原杀猴似的嗥叫。郑袖怒说:“大胆屈原!还不退下”。这丫环郑菊捡起地上的燕子往屈原手上一丢说:“回去好好看,让你知道我家公主的厉害”!这屈原左手捂着右手腕赶快溜出“怀袖宫”,后来才得知,郑庄比武,郑袖剑舞三招,便击败当时楚国的第一名将昭睢的事。

楚怀王从函谷关班师回到荆州,一下马,即到“怀袖宫”见郑袖,丫环郑菊对楚怀王说:“大王你可回来了,你一走就那么久,你是一国之主,打仗也要你亲自去吗”?楚怀王说:“有些事情实在没有办法,非要自己亲自去处理才行,怎么?有人对‘怀袖宫’不敬吗”? 丫环郑菊说:“那你以后出去,不要让那个屈原进来‘怀袖宫’,我家公主被烦死了”! 楚怀王听了急急地说:“我走了以后,屈原是不是经常进来”。 丫环郑菊流泪的说:“他天天来!大王!你怎么可以让一个大男人在你不在的时候随便进入‘怀袖宫’呢?你把我家公主当成什么了”。

楚怀王听了大怒地说:“传屈原!宗人堂上等我”。 屈原战戚戚地走到楚王宫的宗人堂,楚怀王问:“我走后,你天天到‘怀袖宫’干什么”? 屈原颤抖地说:“我只是去给郑贵妃说话解闷嘛”! 楚怀王刚听完就给屈原一巴掌,大声吼说:“你这混蛋!你要不是我宗亲,我立刻就处死你。滚!明天就滚到黔中去料理事务,没有我的令传,不许再回京都”。

楚怀王回到了‘怀袖宫’,看见郑袖一人静静的在看一张三尺长宽的地图出神,随走过去从后面搂抱着郑袖说:“爱妃!看什么那么出神”。 郑袖头也不回地说:“怀王!我知道是你进来。在看屈大夫画的地图,你来看看,这些方位地名有没有搞错”。 楚怀王说:“那小子,我已经把他大夫的一职免了,让他滚到黔中去料理地方事务,不许他再回都城”。

郑袖说:“那又何必呢!不要让他自由进入后宫不就得了”。 楚怀王说:“犯过就要惩罚,换成别人就不是这样了”。 郑袖说:“换成别人谁敢没得通传,便擅自出入‘怀袖宫’,不怕砍头呀!屈原之所以敢这样,不就是他是你的王亲嘛!既是王亲,把他流放黔中,老百姓会说闲话”。 楚怀王说:“那依爱妃的意思是把他召回来”?郑袖说:“那又不妥了。大王令出,重若泰山,岂可朝令夕改。让他当黔中伊,管理一郡军政,富郡强兵,为国家效命”。

接着,郑袖便把自己让屈原画地图和一切的经过都给楚怀王说了。郑袖惋惜地说:“可惜屈原满脑子都是在为齐王说话”。 楚怀王说:“对呀!这小子第一次出使齐国就成了齐湣王的坐上客,和苏秦齐名,搞得天下还以为本王不珍惜人才”。郑袖说:“然后齐王就推你当盟主,向你推荐屈原当楚国的上大夫”。 楚怀王说:“呀!以前的事你是怎么都知道”?

郑袖呵呵笑说:“怀王!许多事情是可以靠观察、推断出来的。其实,这一开始就是苏秦设的局,屈原是这盘棋局里的一个重要棋子。如果这次六国叩关,秦国以重兵重创楚军的话,你会怎样呢?是大败而逃,还是重振旗鼓”?楚怀王说:“当然是重振旗鼓了”。郑袖说:“以你的霸气,一定会就近调动伊川、许昌、襄陵的楚军与秦军决战。这样一来,齐、韩、魏的军队就会乘虚而入。秦、楚一战,双方都会元气大伤,齐国也就上来了,这就是我在你临行前,再三叮嘱你要瞻前顾后的缘故”。

楚怀王说:“这么说来,你一切都早已明白了”。 郑袖说:“其实,张仪早就已经识破了苏秦的计策,故此,秦惠文王没有派大军去援守函谷关,为的就是避免与楚军正面决战。六国之兵,虚名了,打的就是楚军主力,他们在旁看形势”。 楚怀王说:“那秦军为何甘愿赔款求和呢”?郑袖说:“赔你一个函谷关,换来韩城、河津等几个县城,多好的买卖。六国军队一散伙,退回国内,秦国的军队就会去攻打魏、韩二国了。魏、韩还能不割出几个县向秦国求和吗”?楚怀王说:“爱妃的智慧,真的是无人能及”。 郑袖说:“少吹捧!嘿嘿!”楚怀王说:“以后再和你磋商军事,说说,我走后你想不想我”?郑袖笑着说:“想呀!每天都在想着你”。楚怀王说:“那我进来你怎么不出声呀”?郑袖说:“站着等你拥抱呀,呵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