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却的记忆 第三章上海展风华 第十节 四明医院

萧青衫 收藏 1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size][/URL] 正说着,周余愚和张造九回来了,听说孩子没危险也放了心,见萧诚要回去就提出开车送,萧诚谢了他的好意,在路上叫了辆黄包车回办公室。 周余愚看着萧诚离去的背影感叹道:“这个萧先生真不简单,我好不容易才挡了一个,还狼狈了不得了,他一人打伊拉四个,一点阿勿啥啥(没什么)的样子。” 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


正说着,周余愚和张造九回来了,听说孩子没危险也放了心,见萧诚要回去就提出开车送,萧诚谢了他的好意,在路上叫了辆黄包车回办公室。

周余愚看着萧诚离去的背影感叹道:“这个萧先生真不简单,我好不容易才挡了一个,还狼狈了不得了,他一人打伊拉四个,一点阿勿啥啥(没什么)的样子。”

张造九说:“伊刚刚把车子开得快来,这格车技比侬好多了。”

盛毓度道:“还是听伊的闲话,回去太平一点,过好年再出来白相。”

于是,三人跳上车回家了。


萧诚坐上黄包车路经马霍路(今黄陂路)到静安寺路,向东过西藏路走宁波路,继续向东,来到河南路,就发现街上有许多警察和印度阿三(巡警)在检查路上行人,弄得行人怨声载道,见黄包车过来,二个印度阿三上来拦车,倒是几个上海的警察认识萧诚,连忙上前行礼:“这位是代表团的萧主任,放行,放行。”

萧诚面露笑容说:“你们辛苦了。”

几个上海的警察很是高兴:“不辛苦,不辛苦,萧主任慢走。”

看着黄包车远去,几个人还在说:“看人家,年纪这么轻做了大官,还一点架子都没有。”


萧诚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见孙莉、姜黎黎、赵静、李媛媛四个挤在窗口向下张望。

萧诚笑道:“是不是看见超人了。”

孙莉她们回过头来,见是萧诚回来了,就道:“萧主任回来了,听说有人把五个印度巡警给打了,警察正在满上海找凶手呢。”

姜黎黎抢着说:“一个打五个,那个人好厉害哟,主任刚才说什么超人,我看这个人就是超人。”

李媛媛咂着嘴道:“晓春下去看了,回来说那五个印度人的模样,咂咂,一塌里糊涂。”

赵静不屑说:“印度阿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对穷人老凶格。”

郝更生走了进来:“各位小姐,这都忙得焦头烂额了,你们还有闲情看风景,快去请王主任、沈主任过来。”

孙莉、姜黎黎、赵静、李媛媛嬉笑着跑了出去。

郝更生叹了口气道:“萧主任回来了,你刚走不久,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上海妇女救国会明天上午在四川路的青年会召开支持中国体育代表团大会,来邀请你和王主任参加,当时没有答应,要等你回来决定,这不现在他们又来人了。”

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上海妇女救国会在前段时间里一直在上海举行抗日示威游行,声援北京“一二。九”学生运动,而且这些人里面有好多像马相伯、沈钧儒、邹韬奋、章乃器、陶行知、李公朴、王时造、郑振泽、薛暮桥、史良、陈波儿、邓裕芝、胡子婴等社会名流,南京政府对这些人是恨之入骨,又奈何不得。

萧诚一皱眉:“麻烦来了。”

王正廷、沈嗣良走了进来,王正廷道:“萧主任,郝主任已经和你说了这事吧,怎么回应他们呢。”

萧诚苦笑道:“真是怕什么,它就来什么。”

看到萧诚也是一脸的苦相,王正廷他们也苦笑了起来。

萧诚道:“这个吗,既不能驳了他们的爱国热情,又不能让你们的委员长生气,代表团是挤在中间难做人啊。好拉,我这就去答应他们,明天就我一人去。”

见萧诚这样表态,沈嗣良脸有些红,道:“萧主任敢作敢当,沈某佩服,明天我跟你去。”

萧诚拦住:“不好,我的身份与你们不同,有些话我说了不会有事,如果你们在场就会被人误认为是代表团的意见了,你们都不要去,说错的就由我来兜着,就这么说定了。”

王正廷、沈嗣良、郝更生和萧诚紧紧握了握手,萧成感觉到此时他们的心和自己在一起跳动。


杜月笙坐在椅子上,正在认真看着刚送来的宣传片剧本,不时被里面的情节逗得哈哈大笑,剧本不长,很快就看完了。杜月笙放下剧本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本子一传开,不光是上海的生意人削尖脑袋要上镜头,怕是要抢着要向筹备委员会送钞票,这是上海滩少有的事啊,写这个本子的人真是个天才。”

万墨林走了进来轻声对杜月笙说:“刚才,阿根来讲,伊看到萧先生和盛老四、周余愚在外滩打了印度阿三。”

“怎么回事啊。”

“二个外国赤佬用假钞卖报纸,卖报格小赤佬勿肯,外国赤佬叫来印度阿三打了卖报格小赤佬,正好被伊拉(他们)看到,上去帮忙,把五个印度阿三打得送进了医院,现在警察局在全上海寻人。”

“伊拉(他们)现在到啥地方去了。”

“抱了卖报格小人上了车,估计送了医院,啥格(那个)医院还勿清楚。”

“伊拉(他们)认得这个小人。”

“阿根讲不会认得格,车子已经开过头,再倒回来格,大概看到小赤佬被印度阿三打得直吐白沫,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来帮忙格,这个印度阿三也不是个东西。”万墨林也有些气愤。

“印度阿三会不会认得出伊拉(他们)。”

“阿根讲不会,实在是太快了,尤其是那个萧先生,没看到他怎么动的手,四个印度人就飞出去了,一个打四个,吓结棍(很厉害)。”

“你去告诉阿根,这个事体叫伊(他)闷特(不吱声),啥人都不许讲,还有再让《申报》的记者找几个目击人,把印度阿三打人的事去喧一喧,让他们印度人知道理亏,追究下去伊拉(他们)也捞不到什么好事。”

“好,我就去办。”

“等等,你去账房开张五万元的支票送到筹备委员会去,就讲是我赞助他们拍宣传片用的。”

万墨林点点头就出去了。

没想到上午刚开完新闻发布会,下午就受到了五万的赞助款,而且这第一个赞助的人竟是杜月笙,这让筹备委员会里的人欣喜若狂。

南京路上的几个大商家也闻到风声,纷纷赶到筹备委员会表示要进行捐助,并希望自己的公司形象能出现在宣传片上面。王正廷、沈嗣良是乐不可支,忙不迭的招待这些财神们。

萧诚和郝更生、孙俪、姜黎黎到上海北站为回南京过年的工作人员进行送行。

回南京的约有三十来人,每人都有好几包东西,大包小包的全是过才春节的年货。孙俪、姜黎黎不回南京,但她们的那份年货就托人带了回去。

和众人告别后,火车徐徐开出站台,消失在暮色之中。萧诚在心里总是放不下还躺在医院的那个孩子,于是出了火车站,便和郝更生、孙俪、姜黎黎等人分了手,叫了一辆黄包车向四明医院而去。

来到医院的急救病房,萧诚看见孩子的床边坐着一个年龄约三十多岁的瘦弱妇女,边上还站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边正在忙碌的护士见萧诚来了,就说:“先生来了,我去叫黄医生。”

萧诚道:“谢谢。”

那妇女明白过来了,忙站起来对萧诚说:“是先生救了这孩子,我不知道该如何谢谢你。”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那少年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见着那妇女就急切的问:“兰芳,二毛怎么样了。”

那妇女看了那男子一眼,摇着头低声抽泣,那少年说:“大伯,二毛被印度阿三打了。”

“他卖报好好的,印度阿三为什么要打他呀。”

“阿昆说,有二个外国人卖报给了假钞,二毛想要回来,那外国人叫来印度阿三,印度阿三不问原由就打二毛。”

萧诚总觉得这事好象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尤其是那少年说的带有湖南口音的话语,是这么的熟悉。

这时,给二毛治病的黄医生走进来,见到萧诚就上前握手说:“萧先生来了。”

萧诚问:“你好黄医生,孩子情况怎么样。”

“一小时前发现有点发烧,加了点消炎药,现在退了,今晚再观察一夜,到明天没事的话,就可以回去了。”

“真是得谢谢黄医生了。”

“不用客气,刚才盛公子又打电话来关照,萧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会用心的。”

“那就麻烦黄医生了。”

“不用,不用,今天我值班,有什么事就来招呼好了。”说完,黄医生走了。

一直在旁倾听的那男子走过来,向萧诚自我介绍说:“我叫董健吾,是孩子的叔叔。”

萧诚听到这个名字恍然大悟,看看那少年,又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孩子,他们就是毛岸英、毛岸青兄弟俩,毛泽东流落在上海的孩子,这个妇女就是董健吾的前妻郑兰芳,萧诚不禁伸手对董健吾说:“我叫萧诚,在中国体育代表团筹备委员会工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