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却的记忆 第三章上海展风华 第九节 外滩

萧青衫 收藏 1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size][/URL] 与周余愚、盛毓度、张造九等人重新打了招呼,孙莉奉上茶,萧诚开始先介绍了中国体育代表团田径队教练组的组成情况,又向周余愚了解上海竞走运动员的情况。 周余愚介绍说除自己和张造九外,竞走运动员还有蔡正义和郑成仙的成绩都很好。萧诚很高兴的把这二个人的名字记了下来,但听到周余愚谈自己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


与周余愚、盛毓度、张造九等人重新打了招呼,孙莉奉上茶,萧诚开始先介绍了中国体育代表团田径队教练组的组成情况,又向周余愚了解上海竞走运动员的情况。

周余愚介绍说除自己和张造九外,竞走运动员还有蔡正义和郑成仙的成绩都很好。萧诚很高兴的把这二个人的名字记了下来,但听到周余愚谈自己有关训练的情况时,萧诚明显的感觉到中国竞走运动员的训练水平很低,训练的方法全是来自外国运动员的传授和平日自己训练的经验体会,根本就谈不上科学性、系统性。

萧诚听了沉默了许久才说道:“训练要有计划,训练的强度要有科学依据,每次训练中,应该有医生对其进行监测,根据运动员的心肺功能来决定训练量和强度,不然,运动员很容易受到伤害,看来筹备委员会应该抓紧在这方面工作。年后开始训练时,各运动队都要配置随队医生,还有按摩师,营养师都要到位,教练员制定训练计划时,一定要遵循医生的意见。”

周余愚、张造九高兴的说道:“这真是太好了。”

一旁的盛毓度听了萧诚的话,也觉得这个年轻的筹备委员会主任对运动员的关怀是出于真心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好朋友能有这样的训练条件感到高兴,他看看手表快到午饭时间了,就说道:“萧先生,午饭时间快到了,我请萧先生到礼查饭店吃饭,到那里你们再聊。”

“对,对,看我们,一谈就忘了时间,萧先生,我们去吃饭吧。”周余愚说。

萧诚有些歉意道:“让你们请客,真是不好意思了。”

盛毓度笑了:“那儿的话,谁还不晓得你们这个委员会是个清水衙门啊。”

屋里人都笑了,穿好衣服走了出去,萧诚没忘向孙俪交待了一声自己的去向。


到楼下,萧诚看到盛毓度的车就叫了起来:“哇,凯迪拉克,好车啊。”

盛毓度见萧诚赞美自己的爱车,也很高兴:“看样子萧诚很喜欢车啊,会开吗。”

“去年在桐梓缴到到过一辆雪佛兰,那车确实是好,要是中国自己能造这样的车就好了。”

“那就萧先生来开吧。”

“别,我可不想明天报纸看这样的新闻,筹备委员会主任把盛公子的凯迪拉克开进了黄埔江。”

“哈,哈,哈。”大家听了都觉有趣,禁不住大笑起来。


礼查饭店座落在苏州河北,外白渡桥东侧(今浦江饭店),于一九一零年在原址上重新翻造的六层楼高的新楼,饭店除了常规的客房、餐厅外,还有舞厅、弹子房、酒吧,饭店经营贵在求新求变,根据中国客人的口味,也提供中餐。

盛毓度、周余愚也常来,餐厅的经理和他们很熟悉。众人坐定后,菜很快就上来了。

萧诚看了一眼说道:“这松鼠桂鱼、白灼虾太贵了,没有几两银子上不了这个菜。”

盛毓度有些郁闷,自己精心点的几个菜这个萧诚居然全叫得上名字来,吃得时候也只是尝一二口就住了手,看样子是经常吃的,可这些菜是上海最时新的菜肴啊,这个共产党人难道在穷山沟里吃过了。

席间,萧诚与他们谈文学、谈经济、谈时尚、谈轿车、谈天说地,还时不时的说个让人喷饭的笑话来。

萧诚说:“一天,一个上海的摩登女郎要上公交车,觉得穿的长裙下摆太小了,上车抬不起脚,于是就去解后面的钮扣,解了一个发觉不行,就又去解了一个,当解到第四个时,后面的男人一用力,把她推上了车,小姐很生气,就骂那男人流氓,男人觉得冤枉,说你再不上车,我的裤子要被你脱下来了。”

盛毓度、周余愚和张造九想了一会儿,领悟过来后,就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盛毓度更是笑倒在桌子底下。

天啊,盛毓度、周余愚和张造九觉得和他们坐在一起的人简直就是上海的一个小开,正宗的一个白相人。

这顿饭吃了有二个小时多,四个人谈得相当的投机,大有相见欲晚的感觉。坐上凯迪拉克,盛毓度开车回圆明园路上海***女青年会大楼。

凯迪拉克从外白渡桥下来,正要拐进博物院路时,萧诚看见路边有个红头阿三正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在殴打一个报童,眼看报童被打的头破血流倒在地上,二只小脚在颤抖着。边上还有一个报童吓得直哭,求饶道:“勿要打了,勿要打了。”

周余愚和张造九也看到了,大骂道:“死不忒格印度赤佬。”

萧诚看到外国人欺负中国小孩,就觉得心里的血在沸腾着,他大叫道:“停车。”车没停稳,萧诚就跳了出去,几步就跨到那个印度阿三面前,一把抓住那人的领子,一个背摔,印度阿三就飞了出去。

印度阿三被率得晕头转向,见是中国人,嗨!想变天啊,气急败坏的就拿起口哨吹了起来。

周余愚和张造九见这个印度阿三在求救,气得上前就是拳脚相加,周余愚和张造九是竞走运动员,腿上的劲那个大呀,印度阿三被踢得连连惨叫,路边许多中国人大声叫好。

萧诚来到孩子身边,见那个孩子约有八九来岁的模样,小孩已经是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双手紧紧抱着头痛苦万分,一堆报纸散落早四周,报纸上正好有萧诚昨天开会时的照片。

这时,跑来了四个印度巡警,见同伴躺在地上,不分青红皂白的举起警棍朝周余愚和张造九就打。周余愚和张造九二人架不住四个印度阿三的进攻,盛毓度上前帮忙,身上也挨了好几下,周余愚的额头也被打出了血。

萧诚把盛毓度、周余愚拉下来:“你们退下,让我来。”

盛毓度、周余愚还没看清萧诚是怎么动手的,就有一个印度阿三飞了出去,撞在水泥灯柱上再也起不来了。

张造九正架住一个,周余愚见有一个印度阿三在背后要偷袭萧诚大叫道:“身后,危险。”

话音没落,就见萧诚摆腿后踢,狠狠的踢在那个阿三的胸口,就见那个印度阿三倒飞出去足足有三米远,身子就象破麻袋似得直挺挺的砸在地上。

张造九也奋起神勇,一拳把面前的印度阿三打倒在地。

最后的那个印度阿三手里挥舞警棍,却再也不敢往下打,萧诚来到他跟前,毫不犹豫举起右手掌砍在他的脖子上,那个印度阿三顿时瘫软了下去。

萧诚同大个一起训练,现在的掌劲已经可以击碎六块叠在一起的砖头,那个印度阿三的脖子那有六块砖头硬啊。

盛毓度见躺在地上的五个印度巡警,被萧诚打倒的那三个更是没有了生息,不觉有些紧张的问:“会不会死人啊。”

萧诚道:“不会死的,断几根骨头是免不了的,你去开车,那孩子不行了,要送医院。”

旁观的很多行人都说:“你们快点跑路,等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盛毓度此时腿挪不开步子了,萧诚道:“我来开。”

周余愚道:“我去抱孩子,就去四明医院(今曙光医院),那里是法租界。”

周余愚对那个报童说:“你去通知大人到四明医院(今曙光医院)来找我们,不要和其他人吓讲。”抱起孩子就上了车,凯迪拉克轿车飞快的向四明医院开去。

萧诚一边把车开得飞快,一边对周余愚等人说:“等会儿你们就别进去了,直接回家。”

周余愚有点生气:“萧先生太看不起我们了。”

“不要误会,我想的是我才来上海,认识我的人不多。”

盛毓度恢复了过来,说:“我和萧先生进医院,这医院有我认识的人,好办事,还有就是如果这孩子没什么大事,这事能小就小吧,毕竟那几个阿三也被打得不轻,再说周哥你们的样子也忑吓人了。”转头对萧诚说:“真是佩服萧先生,说笑话行,打架也行。”

车里人都笑了,周余愚说:“有盛老弟跟着,我放心,我回去换辆车来接你们。”

来到四明医院(今曙光医院),盛毓度上下一走动,很快就把孩子送进急救室,萧诚和盛毓度被医院里的人请进了会客室等待。

萧诚看了眼盛毓度:“我看见盛先生也挨了打,给医生看一下吧。”

盛毓度摆了摆手臂:“勿用了,现在不怎么疼了,在上海和人打架还是头回,和萧先生在一起就是长见识。”

萧诚看了眼和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盛毓度笑道:“我看盛先生身子骨还行,有抗击打的潜力,跟我去部队找日本人干上几仗,混个上将回来,为祖上再添荣耀。”

盛毓度一屁股没坐稳,差点摔倒地上,萧诚急忙拉住他,二人相互看看大笑起来。

这时医生进来了,对盛毓度说道:“盛先生,孩子做了检查,有脑震荡症,要输液观察一下,到明天没有异样就可以回去了。”

萧诚松了口气,盛毓度说:“萧先生忙,就回去吧,孩子的事就交给医院,我们明天再来看看。”

萧诚心想到底不是自己的孩子,若在后世遇上这样的情况,一家老小都会围着孩子,赶也赶不走,转念一想,盛毓度这个公子哥能做到这一步就算不错的了,于是道:“好,明天我再来看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