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事弯腰找东西 露出胸部勾引我 zt

传说中的存在 收藏 14 181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个不忠的事件,发生在我去黄山参加培训的时候。人很奇怪,平时工作的时候是一个状态,出来了又是另一个状态,男男女女之间会生出一些新的配置。平时很木讷的程序员,居然变得很活泼,跟大家一致公认的美女打得一团火热。看他们一起打高尔夫球时,手把手教和练的样子,好像一对热恋的男女,实际上他们一个使君有妇,一个罗敷有夫。



我不喜欢这种短暂的风流,我一直自认是一个正派的人,可是这个叫芽的女人不知怎么,却一直缠着我不放。



芽是行政部门的,负责安排我们此行很多事宜。我跟她接触不多,而且说实话,在人群中,她也不过是个中等姿色的女人,平时在办公室总是穿着没啥个性的深色衣服,但一出来接触了春天山里的新鲜空气,她好像换了一个人。



真丝的花衬衣,白色的修身长裤,从背影看十分优雅干练,不过一张脸长得太扁,五官也乏善可陈,偏偏她这花蝴蝶的蜕变却总喜欢找我来肯定:“戚老师,你看我今天这件衬衫的图案怎么样?会不会显得我的脸比较黄? ”



我能怎么说?自然要赞美几句:“哪里,你气色好得很。 ”



你以为这一句就能结束谈话,她那边又说了:“这倒是,我是汗皮肤,越出汗越白,夏天我都不怎么要涂防晒霜的,从来晒不黑。我身上的皮肤还要白,跟外国人一式一样。 ”



说实话,平时我跟我老婆都很少讨论这些女性的话题,但在别人看来,像我跟她特别体己的样子,连这么私房的话题都可以聊。



大家一起逛街的时候,她又来撒娇:“戚老师,帮我拎拎这只袋袋好伐?”偏偏我两手都空着,人家开口了,怎么拒绝?



回到宾馆,两只手拎满她的东西,只好送她回房间,她又很热情,说:“我帮你们家也买了点木耳、菊花什么的,我拿出来给你。 ”



见她在一大堆东西里翻找,前胸很突兀地坦了出来,隐私的部分遮遮掩掩地暴露着,在宾馆不怎么强烈的灯光下,果然是触目的白。这一次出来,是一个人住一间的,我觉得不妥,连忙走出来,她却很热情地追出来,硬要把东西塞给我,就这样变成了两个人在宾馆的过道里拉扯起来,我只好拿着她给我的东西走了回来。



我有点尴尬地回了房间,洗澡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居然想起她领口的春光,自己弄得面红耳赤。大概两三个小时以后,夜深了,我看着电视几乎已经睡着了,她却发来短信:“戚老师,我的钱包大概落在你那边了,方不方便找一下。 ”



黑木耳的袋子里是有她的钱包,我回了短信给她,她说:“我来拿。 ”我有点窘,拿了钱包到门口打算在过道里给她,门开处,她已经一闪身进来了。



她喷了香水,一件针织外套随便地披着,进来以后就随手脱下来扔在了床上,里面只穿了一件睡袍。临到关键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不是柳下惠,后来,就出了事故。



东窗事发



那一夜之后,她跟我一下子就淡了,也不来找我讨论气色的问题,出去买东西也跟一帮女同事凑在一起,可是隔着人群,她会偶尔地打量我,我一看她,她就避开了。她也没有再来找我,而我胆战心惊,根本连和她说话的勇气都没了。



更多的时候,我想着还没有还完贷款的新居,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孩子,还有情深意重的老婆。原来我一直拥有的生活是这么幸福,一旦失去这些,我的生活就完全失去了意义,我很后悔那晚发生的一切,我真的希望那是一场梦。



我变得很怕看到她,又很怕她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回到上海以后,当她发短信来说有事要跟我商量的时候,我出了一身冷汗,不怕你笑话,我第一反应是她怀孕了。可她却把我带到一家宾馆的房间里面,说她想念我了。



压抑了多日的恐惧,让我觉得她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就好像一件罪案里两个同谋犯。我跟她说,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不能这样来往下去。她笑起来,说她本来也没打算要我离婚,她也不会离婚,还说我们都是成年人,自然可以把握这种事情的尺度。



这个女人的大胆让我吃惊,看她平时在单位是个很正常的女人,没想到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我被她的言论吓得不行,逃了出来。



也许她真的看透了我,我虽然回了家,但看着老婆穿着旧汗衫、花睡裤邋里邋遢的样子,我竟又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她。当她再约我的时候,我竟去了。



每一次见她,我都很后悔,但隔一段时间,又忍不住去见她。次数多了,老婆开始怀疑,并且发现了。



天堂地狱



我的老婆是一个高挑漂亮的女人,她也一直对自己很有自信,所以当发现我的不忠之后,她很受打击,尤其是见到芽之后,她更加愤怒。这是一个在社会标准看来,长相、气质都不如她的女人,她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跟这样的一个平庸的女人发生那样的事情。



我并不怪我的妻子,可是有了孩子之后,我们就成了没有什么性别差异的两个合住者了,她的个头高,经常穿我的旧汗衫当睡衣,内衣内裤都是超市里随便买的。偶尔,我给她买过一两件蕾丝内衣,她从来不穿,她说那些是化纤的,不透气,没有全棉的健康。



忙起来,她好几天不洗头,上班的时候就把头发盘起来,回到家就用大夹子把头发随随便便地拢着。从怀孕时她就不化妆,更不涂指甲油,开始是因为对胎儿不利,再后来就成了习惯。



我没办法说她是黄脸婆,工作上她很能干,收入也不低,这几年虽然有点发胖,但还是看得出当年的标致的。只能说她身上的女人味,已经不断退化了。



芽跟她相反,每一次见面都精心地修饰自己,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有时指甲上还描绘着秀美的花朵。跟我在一起的芽,身上有一种生活之外的不真实。所以,我想我只是被外表的东西诱惑了而已。



我甚至没有把芽当成我的情人,我对她的性格爱好完全不了解,我们之间起码对于我来说,不能算是有感情,但我们做了那样的事情,我跟我的妻子没有办法解释清楚这种关系。



知道了我的不忠之后,老婆就直接把家里换了锁,叫我去准备离婚的文件。她做事情向来就是这样硬邦邦的,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连换洗衣服都没有,只能到商场去买,然后住在单位附近的快捷酒店里。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兴趣再去分析旧汗衫和真丝睡衣的区别了,芽再约我,我已经没有了兴趣。我希望回自己的家,过回以前的生活,如果当初没有贪慕那不道德的欢愉,现在的我也就不用陷入深深的悔恨之中。



我知道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不堪的人,我也的确犯了错,我不知道老婆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现在的我,体会到了什么叫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如果当初抵挡住诱惑,如果没有后来的第二次第三次,也许我现在还过着幸福生活,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辛辛苦苦建立的家庭就这样散了,我真不甘心,我希望借此一角跟我的老婆说,我错了,我不对,但是我不想离婚,我爱的还是你,我已经把我全部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祈求你的原谅。起码,让孩子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可以吗?



本文内容于 2011/5/12 15:40:31 被耕菊舍人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