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四卷 轮回 第二十七章 两败俱伤(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一直隐藏在房梁上的四名日本武士忽地纵身跃下,四把枪口直直瞄准了宗泽。

宗泽面不改色,傲然冷笑道:“我早知你不会有胆只身见我。四把枪是吧?你信不信就算他们开枪我一样可以先杀了你?!”

他手上略一用力,郁婉秀竟被他压得跌坐在地。四名武士见状,不约而同迈近一步,屋内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胜男看在眼中,早已心急如焚,她大声劝宗泽放弃,无奈她的话宗泽半句都听不到,只能干着急。

郁婉秀痴痴望着他,眼中竟闪出泪来。只听到她喃喃道:“胜男拿枪抵过我的头,郁镇南也拿枪抵过我的头,如今又轮到你……胜男是我唯一的朋友,郁镇南是我的亲生父亲,你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我究竟做错了什么,竟让你们一个二个对我如此无情!”

宗泽毫不怜惜,声色俱厉地喝道:“把胜男还给我!”

“好!”郁婉秀咬牙做了个手势,那四名武士只好退下。“既然你无情,休怪我无义!”她强忍住泪水,昂然起身,向着玻璃墙走去,在墙边触动了一处机关,玻璃墙缓缓升起。宗泽急忙收了枪,向胜男奔去,就势将她抱了出来。

郁婉秀眼中泪水已干。她用日语对那四名武士说了句什么,他们立即退出,想是冲着郁镇南的坟墓而去。

宗泽顾不上许多,将胜男紧紧抱在怀中,搭了搭她的脉相,颤声道:“胜男,他们对你做过什么?”

胜男撩起衣袖,有气无力地道:“他们方才,给我打了一针。”

宗泽心中一紧,对着郁婉秀厉声喝道:“你们给她打什么针了?!”

郁婉秀竟纵声大笑起来。那笑声尖锐高亢,听来凄厉无比,叫人心寒。笑了一阵,她面露得色地道:“日本人最近刚刚提炼出了鼠疫杆菌,还没试过活体效果。你的女人命不好,正好赶上了这次实验。她现在还潜伏期内,尚且不具备传染性;你若执意要将她带走,别怪我没提醒你,她的病情一旦发作,那可是一传十,十传百,要不了多久,整个广州城乃至整个岭南,就会爆发一场大规模的鼠疫。到时候,成千上万的人将会因她而死。洪宗泽,试问到时候你如何向天下人交待?哦,也许不用你交待了,说不定你就是第一个被她传染上的人。哈哈!”

胜男惊呆了。她望着这个昔日的闺蜜,脸上一片愕然。

“卑鄙……卑鄙!”宗泽怒目切齿,恨不能将这个恶毒的女人生吞活剥了去。

郁婉秀带着嘲弄的微笑瞥了二人一眼,道:“洪宗泽,你不是一向自诩医术高明吗?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救这个贱人!”

宗泽提枪再度对准了她的脑袋。他心中悲愤难平,恨不能即刻打爆这张丑恶的嘴脸。然而,要他就这样枪杀一个女人,他始终难以下手。

他的犹豫,令郁婉秀更加放肆,不由变本加厉,恣意嘲笑:“洪宗泽,你不会开枪杀我的,不是吗?我知道你一向都有妇人之仁,我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你若就这样杀了我,这件事传扬出去,你洪军长颜面何存?”见宗泽不作声,她得意地笑道,“你说,我算不算是你的红颜知己呢。哈哈!别忘了,我是郁镇南的女儿!想跟我斗?你们是斗不过我的!哈哈!”

“砰”一声枪响,打断了她的狂笑。郁婉秀惊愕地低下头,赫然看到自己的胸前鲜血汩汩,剧痛随即袭来,她身子一晃,直挺挺倒了下去。在倒下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胜男那张苍白的脸,还有她手中的枪。

只听到胜男幽幽地道:“哥哥不会开枪,但我会。不过有一点你弄错了,哥哥不开枪,不是因为他有妇人之仁,而是他心中尚存一丝希望,希望你会有办法救回我。但我知道,就算你有办法,你也不会救我的了。很遗憾,你不是他的红颜知己,你根本不配做谁的红颜知己。”她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已虚弱得上气不接下气。

郁婉秀瞪大了眼,口中喃喃道:“没……没想到,是你……”

胜男凛然道:“对,是我。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我爹,是顾云飞。”说着,她对着郁婉秀又是一枪,她当即毙命。

望着那张扭曲的脸,胜男平静地道:“阿秀,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这样一种人,凡事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你爹就是这种人。不过真不巧,我爹他,也是这种人。和我斗,下辈子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