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警察故事

暂态分析 收藏 0 513
导读:《枪声》   ——阿富汗警察故事   2010年   12月15日   喀布尔长途汽车站   采访警察   “啪!”一声清脆仿佛爆竹般的声音打破了山谷的寂静,一枚弹壳跳起,掉落在不远处的地上--马苏德武装战士加木哈·汗交给晨报记者一把AK47冲锋枪,发射开关放在了单发的位置,记者随即打了这辈子第一枪———从来没想过,这第一枪会是在阿富汗。   然而,在这个国家,开枪并不像在中国这样的和平国家一样不同寻常,而是几乎每个男人都会的“手艺活”。对于阿富汗人来说,开枪的技术

《枪声》


——阿富汗警察故事


2010年


12月15日


喀布尔长途汽车站


采访警察


“啪!”一声清脆仿佛爆竹般的声音打破了山谷的寂静,一枚弹壳跳起,掉落在不远处的地上--马苏德武装战士加木哈·汗交给晨报记者一把AK47冲锋枪,发射开关放在了单发的位置,记者随即打了这辈子第一枪———从来没想过,这第一枪会是在阿富汗。


然而,在这个国家,开枪并不像在中国这样的和平国家一样不同寻常,而是几乎每个男人都会的“手艺活”。对于阿富汗人来说,开枪的技术和手里的农活一样重要,且一样熟练。


记者见到喀布尔警察阿明的时候,他正在处理一起枪击案。大约5分钟前,一辆出租车里有人向集市的人群开了一枪。阿明的生活,整天与枪声和被枪击的阴影为伍,他和这个城市里的大多数人一样,工作只是为了生活而已。


在枪击和爆炸声里“梦想和平”


文/晨报记者 郭翔鹤 图/晨报记者 陈征


阿富汗警察故事

阿富汗的枪比女人更常见,跟自行车一样多。很多人靠它吃饭或保卫生活。警察和保安是这个***教国家惟一全年全天在岗的工种,他们太累也最没有安全感,街头值勤的这位“美髯公”正在偷空用自己随身带的小镜子自赏,英俊的民族任何时候都爱美。晨报记者 陈征 摄影

阿富汗警察故事

跑南部长途的大巴挡风玻璃上,疑似的弹孔尚在。晨报记者 陈征 摄影

阿富汗警察故事

终于看到阿富汗人自己的军队在大街上通过。晨报记者 陈征 摄影

集贸市场的一声枪响


按照阿富汗军警的相关规定,警察不能随便接受媒体采访。由于阿明是我们的翻译纳西姆的初中同学,两人从小就认识,因此阿明才同意讲讲自己的故事,前提是,拍照不要拍到脸,不要提真名。


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记者和翻译就朝市郊的大转盘赶,那个地方是进出喀布尔的交通要道,旁边是大型集贸市场和居民区,也是阿明巡逻的地盘。


到了转盘附近,却打不通阿明的电话,过了几分钟,他来电说:“这边有点事,等一下见你们。”


这时翻译纳西姆却一眼从人群中看到了阿明,他正拿着本子站在一个小摊贩跟前问话,摊贩神色紧张,指手划脚,阿明的一个同事持枪在一旁警戒。


这时的阿明穿着阿富汗警察的蓝制服,身材瘦削的他留着小胡子,扎着武装带的样子酷酷的。他们的部队的标志是铁戒指(RING OF IRON),从前这种戒指是弓箭手的附件。


等和阿明说上了话,才知道如果早到几分钟,就会经历一次枪击事件———有人从驶过的出租车里朝集市方向开了一枪,久经战阵的喀布尔市民没有慌乱,只是报了警。阿明说,这样的枪击不像恐怖袭击,“有人可能就是想吓唬一下他们,找点乐子。”


这样的枪击事件,最近已经少了许多,现在一个月发生一两次,有时发生三四次。


幸亏阿明面对的普通喀布尔市民不难缠。阿富汗人并非外界想象的那么野蛮,严厉的宗教熏陶,让他们礼貌、安静。阿富汗华商联合会秘书长余明辉在阿富汗生活了八年多,在他印象中,喀布尔街头打架的很少,吵架的也不多,即使有了纠纷也是在那里安静地对话、解释,有的路人就马上来劝说,一会儿就有一群人围着他们,像探讨一个和他们都有关的话题一样,让路过的人们分不清谁是当事人。谈清楚就后就没事了,双方客气地像好朋友一样。


阿明说,一般街头发生两车相撞的情况,车主一般会不慌不忙地从车内走出来,看过车上的伤痕后,斯文地,有条理地给交警打电话说明情况,然后事故双方就客气地交谈起来,一边等着交警来处理问题。


“我们处境最危险”


说话的时候,一队沙漠黄的美军车队驶过,阿明忙着疏散群众。忙了一会儿,等车队走了,他又踱到记者身边:“他们(指美军)把自己保护得可好了,其实最危险的人就是我们。”


卡尔扎伊政府的军警,是极端分子的重点袭击目标。而从防护级别而言,以联军为最高,除了日常巡逻,他们一般都呆在军营里,外出也是重重装甲,沿着固定的交通线前进,出事几率很低。阿富汗正规军有美军配发的系列武器,平时也有防卫森严的营地。“而我们警察部队比较惨,很多人都没有防弹衣,就穿着制服,遇到突发的事情必须马上处理,要真刀真枪和恐怖分子干,我们的处境是最危险的。”


当喀布尔警察成为袭击目标时,他们很难自卫。武装分子用迫击炮、火箭弹发动袭击,而警察用的却是AK-47冲锋枪和其它过时的武器,子弹也只有几颗。


这时,记者摸出兜里的清凉油送给他和他的同事,并且递上两支中华烟。阿富汗的香烟口味很重,阿明大概是第一次抽低焦油的外烟,显得很开心,开始把话题转向中国:“最近中国人来得很多。听说你们中国人只能娶一个老婆?我们这边要娶多少就娶多少。”


可是,阿富汗人如果娶多个妻子,是要有财力支持的,说到这里,阿明收起了笑容:“警察这行薪水很低,可不是每一个阿富汗人都有很多老婆,我就只有一个。”


阿明每月的薪水约合人民币400元,很多喀布尔警察就靠这点微薄的收入养活一家老小。


这时阿明的同事拦下了一辆吉普车,车上是两个日本人,语言不通,阿明的同事问他们要证件,日本人没带全,只好拿出两张美元塞到警察手里,终于得以放行。阿富汗警察们也会利用这样的机会赚一些外快。一些小贩为了寻求保护,偶尔也会送他们些礼物。


“经常有生死考验”


如果确定有恐怖分子,一般是由特种部队或阿富汗正规军出面处置,但在情况错综复杂的喀布尔市区,这种确认工作通常要先由警察来完成,“经常有生死考验”。在一次行动中,阿明的一位同事殉职了。


“那是个老好人,北方人,参加过对塔利班的战争,40岁才结的婚,刚生了一个孩子。那次是有信息说一个带枪的南方人住进了一处民房,于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盘查。门刚敲开,我那个同事走在前面,里面一枪打在他胸口,我们鸣枪还击,后来巡逻的部队也赶来,活捉了枪手,但我同事的血把地下的沙子都染红了一大片,当时就不行了。现在也不知道他的老婆孩子怎么样了,在阿富汗,结过婚的女人是很难再嫁出去的。”


在阿富汗,有许多这样因丈夫在战争或突发事件中去世而产生的寡妇。阿明说:“没有人想让自己的家人成为寡妇,老实说,现在结婚了不像从前年轻的时候,如果有大事发生,我不敢说我会冲在前面。如果能够等到有防弹衣的部队过来,那我们就得救了。”


在喀布尔,不仅是普通警察面临危险,恐怖分子还把袭击目标对准了警界的高层人士。在2005年的一次清真寺爆炸中,阿富汗警察最高领导在袭击中身亡。


除了经常面对的生死考验,喀布尔街头日益严重的汽车尾气污染,也是阿富汗警察日常要面对的职业危险。在喀布尔街头行驶的汽车,大多是来自巴基斯坦、伊朗和阿联酋的二手车,其中多数烧的是柴油,一些汽车在马路上行驶的时候排放出来的乌黑浓烟简直就像拖着一根根粗黑的辫子。加之长期战乱,喀布尔的道路坑坑洼洼,汽车一过就尘土纷扬,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时间长了,阿明经常感到呼吸不畅,胸口发闷。


警察的梦想是不再做警察


记者和阿明一边说话一边走,前面出现了一家饭店,记者决定请他和同事一起喝杯茶,吃点馕和肉串。阿明推辞了一会儿,还是跟着进了。


茶端上来,口干舌燥的阿明大口地喝着,这时电视里放着波斯语配音的西方电影,正好放的是伦敦的骑警。阿明看了半天,迸出一句话:“要是当这种警察,谁都愿意,在喀布尔,警察最大的梦想就是不再做警察。都是最没有办法的人,才来当警察。”


阿明说,目前自己正在存钱,准备存够了就去买辆二手出租车,当司机去。“可是就这点收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实现。”在喀布尔,一辆二手出租车价格约合2万元人民币,相当于阿明3年的总收入。而阿明的实际状况是,每个月一家人生活费用下来,往往没有任何结余。


这样的生活状况,阿明为什么还要留在喀布尔?翻译纳西姆说,在他和阿明共同的家乡,北方贫困的省份,通常一家人生十几个孩子,而孩子长大了,又没有足够的房子,自然会托各种关系送他们到喀布尔,因为这边机会更多。像纳西姆这样受过一些教育的,或是有点本钱的,很容易找工作或做生意,但对阿明这样的七尺男儿,只身来到喀布尔,往往最佳选择就是当兵或做警察。这种工作仅够糊口,也很难看到未来。他们娶老婆也基本只能去乡下,因为在喀布尔娶一个老婆,通常需要数千美元的礼金,这对他们来说是很难做到的。


阿明目前最大的期盼,就是警察涨工资。可是阿富汗国内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安全局势,军队和警察队伍不断扩张,期盼渐成梦想。临别时,阿明对记者说:“明天就实现和平,那该有多好。那样,我们就不用再提心吊胆,就都能过上好日子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