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老鸟枪 收藏 31 266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刺刀是勇武精神的體現和象征,因此在勳章、獎章、紀念碑等軍人榮譽的載體上,經常有刺刀的形象出現。


刺刀是一類特殊的武器,它雖然是不折不扣的冷兵器,但卻是在步槍這一典型的熱兵器誕生以後出現的,而且通常都是與槍配合使用。從出現至今的400餘年中,刺刀一直都是軍用步槍上不可缺少的一個部分。雖然白刃戰的情況在現代戰爭中已很少出現,刺刀作為格鬥武器的位置明顯下降,但它作為一種最後的戰鬥手段和隨身工具,仍然是戰士不可或缺的一種重要裝備。同時,它也是軍人勇敢精神的集中體現。這些都使得刺刀不可避免地成為軍事愛好者們關注的對象。


刺刀的發展軌跡:矛·劍·刀


公認的最早的刺刀於1647年出現在法國西南部的小城巴榮涅(Bayonne),英語中的刺刀一詞(Bayonet)便是來自這個城市的名字。這種原始刺刀脫胎於冷兵器時代步兵使用的短矛,實際上它本身就是一支帶短柄的矛頭,把短柄塞進槍口並插緊,前裝槍就搖身變為一支短矛。這也是與當時的步兵戰術相適應的,因為前裝槍只能單發射擊,必須依靠齊射才能發揮威力,而齊射過後,敵人會乘已方重新裝填彈藥的空隙蜂擁而上,此時迅速插上這種刺刀,排成多層人牆,就足以抵擋敵軍的沖鋒。不過這種原始的插入式刺刀和矛一樣,是一種單純的防禦性武器,和步槍並不兼容,一旦裝到槍上後者就不能重新裝填和發射。因此不久後的1688年,法國人又研制出了套筒型刺刀,其刺刀末端一側帶有空心握把,使用時握把套在槍口上,並旋轉一定角度,讓槍管外的卡筍卡入握把上的凹槽內,將兩者固定在一起。這種結構中,刺刀刀身偏於槍管軸線的一側,兩者間隔一定距離,使射擊與刺殺互不幹涉。自此刺刀作為輔助作戰工具的地位已經基本確定。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在套筒式刺刀出現後,矛頭式刺刀並未完全消失。圖為美軍早期使用過的M1873矛頭式刺刀。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19世紀前期擊發式前裝槍上配用的各種刺刀。中間的刺刀刀身特長,並且帶有大型護手,取下後可單獨當作長劍使用。


起初的套筒式刺刀外形一般比較簡單,有的只是一條帶尖的金屬棍,基本上還是矛的變形。由於當時的前膛槍一般很長,所以早期刺刀普遍身形較短,刀身一般不超過45公分。19世紀之後,槍械制造技術有了長足進步,刺刀也得到迅速發展。其中最重要的變化是考慮到了刺刀的多功能性,裝到步槍上即是白刃格鬥用的刺刀,取下後還能當做短劍、匕首或馬刀使用。這一時期的刺刀外形多半更趨近於劍形,刀形相對較少,而且普遍較長,刀身一般在50公分以上,甚至有長至1米的可兼作佩劍的型號。19世紀後期,帶卡筍的刺刀座和槍口環相配合的固定方式已被普遍采用,並成為刺刀的主流,刀形刺刀開始大量出現,同時刺刀長度大為縮減,刃長普遍在50公分以下,並出現了全長40公分以下的刺刀。不過套筒式刺刀和外形近似矛尖的各種錐形刺刀仍在某些槍械上繼續使用。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19世紀末期出現的采用定裝槍彈的後膛單發槍——亨利·馬蒂尼步槍。圖為該槍配用的劍形刺刀,刀身、固定裝置和刀鞘的設計均與現代軍用刺刀相差無已。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現代多功能軍用刺刀的典型代表——前蘇聯設計的AKM/AK74刺刀。其刀身采用了短小精幹的獵刀外形,無血槽,刀背有鋸齒。其刀身前部有孔,可與刀鞘頭部的駐鋤結合,當做鋼絲剪使用。


隨著機槍等自動武器和迫擊炮的出現,白刃沖鋒和人海戰術的作用日漸勢微,刺刀的地位隨之逐步下降。細節設計上也是如此,如一戰以後新設計的刺刀,多半不再有護手鉤這一部分,因為這個部件除了在手持使用時防止自傷外,主要是在格鬥時用來別、卡對方的刺刀,而近身肉搏的減少使得這一部件不再象以前那樣重要了。特別是到二戰世界大戰期間,沖鋒槍和突擊步槍的出現,使得刺刀不再是步兵必備的武器。雖然參戰各國仍然制造了數量龐大的刺刀,但戰鬥以刺刀決出勝負的例子卻愈來愈少。二戰期間研制的部分槍械采用了折疊刺刀,其原型早在1830年就已經在荷蘭制造的前膛槍上出現,但直到20世紀以後才重新引起重視。折疊式刺刀不使用時折回,固定在槍管下方或一側,使用時向前展開並固定,如前蘇聯生產的莫辛·納甘M1944式騎槍和CKC半自動步槍,這種方式避免了刺刀意外丟失的問題,不過卻有用途單一的弊端,因此最終並未成為軍用刺刀的主流。戰後設計的現代軍用刺刀仍是人手一把,但多作為工具使用,對刺殺性能要求不高,因此其長度逐漸縮短,刀身多選用強度高,而且適用於切削、劈砍等多種用途的單刃獵刀的形狀,錐形刺刀已基本不再使用。


變化多端的刀身截面形狀


各種軍用刺刀長短不一,外形各異,但根據其刀身及截面的形狀,可以把它們大致分為錐形刺刀以及刀/劍形刺刀兩大類。但不管哪一類,其形狀都是由這種刺刀的用途、殺傷性能和強度等要求,以及傳統習慣等綜合決定的。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各種不同截面形狀的刺刀。從上至下分別為:十字形(烏拉圭M1900)、三角形(比利時為中國生產的C1920)、寬刃十字形(匈牙利M1895)和T字形(法國M1874)。


錐形刺刀的截面多數設計成三角形、十字形,一般帶有明顯的棱角突起,因此稱為“棱刺”,通常三角形截面的稱為“三棱刺刀”,十字形的稱為“四棱刺刀”。這些刺刀相鄰的兩個棱角之間有的是凹面,如俄國莫辛·納甘1891式步槍的套筒式四棱刺刀,有的則是平面,如比利時在上世紀20年代為中國制造的一批C1920式棱刺。棱刺的突出特點是結實耐用、殺傷力強。為避免誤傷使用者自身,棱刺的邊角一般都是鈍的,頭部也不是非常尖銳,通常會做成扁口螺絲刀的形狀或者幹脆將尖部磨圓。因此棱刺刺入人體之後形成的傷口並不象普通刀劍那樣是“切”開的,而是硬“撕”開的,加上通常傷口都很深,難以縫合。該型刺刀的缺點是功能比較單一,與步槍分離後基本沒有獨立使用價值。不過,棱刺也有加工方便、成本低的優點,所以在戰時條件下比較受歡迎。現代槍械已經很少使用這種形式的刺刀。


從棱刺向刀/劍形刺刀過渡的一個變種是所謂的“T”形刺刀,以法國的M1874刺刀為代表,其刀背後端很寬,兩側形成很深的血槽,刀背和刀身向前逐漸收窄,刀尖處類似棱刺,截面恰似英文字母“T”的形狀。另一種19世紀中晚期流行的設計也是兩者的結合體,其後半部接近常見的刀形刺刀,但刀背一直向前延伸並逐漸凸起形成刀脊,血槽逐漸變溨敝料В都馍喜繀s出現一個較短的刀刃,整體看來刀身向上傾斜,刀背/刀脊橫貫其中,與刀身形成一個很小的夾角。因為其刀身前部上下均有鋒刃、中間有一條脊骨,與羽毛的結構比較相似,因此西方人將這種刺刀形式稱之為“羽脊”。這種設計最早出現在英國M1855蘭開斯特刺刀上,但應用最多的卻是德國,如M1860、M1898等型刺刀。該設計兼顧強度和殺傷性,只是加工比較複雜,故而應用不廣。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德國的兩種“羽脊”式刺刀:M1898(上)和M1860(下)


刀/劍形刺刀是近現代軍用刺刀的主流設計,種類最多。其中刀形刺刀絕大多數是單刃的,刀刃一般開在下方,上方是寬厚的刀背,截面類似銳角三角形,典型設計有日本的30年式、英國的P1907等。刀形刺刀中比較特殊的一類是所謂“亞特坎”型刺刀,它起源於同名的土耳其刀,特點是刀身側面近似蛇形,刀身中前部呈明顯向下的弧形,重心接近刀前部,有利於手持時劈砍,其外形比較適用於老式前裝槍,因為刀身向外伸展,方便從槍口裝填彈藥。劍形(或稱匕首形)刺刀的截面近似菱形,西方稱其為“鑽石”形,上下兩側較薄的地方即為鋒刃。劍形短刺刀在兩次大戰前後比較常見,也普遍受到士兵的歡迎,因為它可以單獨作為匕首使用,而且樣式比較美觀,在某些國家軍隊中還作為禮儀武器而隨身佩戴。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日本生產的明治30年式刺刀是典型的刀形刺刀之一,該刀依靠槍口環和T形座與槍管相結合,優點是比較牢固。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德國98K步槍配用的短刺刀是典型的劍形刺刀,該刀沒有槍口環,只靠刺刀座與槍管聯接。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美國南北戰爭期間使用的“亞特坎”型刺刀。注意這把大型刺刀是安裝在槍口右側的,早期的刺刀很多采用側裝方式,而後期和現代的絕大多數安裝在槍口正下方。


“刃”与“槽”


与棱形刺刀不同,刀/剑形刺刀一般都有“刃”。其中有些上下两侧都有刃,如德国M1888刺刀,有些只在一侧开有刀刃,如捷克VZ24刺刀,后者的刀刃位于刀身上方,称为“上挑刃”。大多数刺刀刀身全长都开刃,但日本晚期的30年式刺刀只有刀身前半部开刃,称为“半刃”,而美国的刺刀则多为一侧全长开刃,另一侧开半刃,据说这种设计有利于提高穿刺能力,而不开刃的后半部分刀身能给敌人造成更严重的伤害。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上述的“刃”是指“假刃”,并非是真正锋利的刃口,实际上绝大部分军用刺刀的刀刃都是钝的,而且通常会禁止士兵将刺刀开锋。这是因为开锋后尽管刺刀会变得锋利,但一旦受力刀锋边缘就会“崩口”,给刺刀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坏,而且在冲锋和攀越障碍时,开锋的刺刀容易伤到自身及战友。同时,未开锋的刺刀会给敌人造成更大的创伤,伤口虽然不如开锋的深但却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复原,这和棱刺的杀伤机理非常类似。不过实际中许多军用刺刀都开有锋刃,这多半是下发后士兵自行所为,因为士兵们通常希望他们的刺刀在日常生活中能发挥其它的作用,比如切割食物等等。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国产81式自动步枪配用的可卸式刺刀刀形与古代的高脊双血槽矛相仿,双刃带尖,并有明显的四条深血槽。该刀虽然外形美观,但厚度较大,而且功能单一。


大多数刺刀都在刀体上开设有两条或更多的纵向槽,这就是通常所称的“血槽”。为什么刺刀上要开设血槽?这是因为刺刀刺入人体后,由于疼痛和异物感,人体肌肉会本能地进行收缩,紧紧包裹住刀体,加上充满血液的伤口对刺刀的吸附效应,会使得刺刀不易拔出。而有了血槽之后,血液就可以顺着刀身流出,而空气则沿着血槽进入,减少了伤口组织对刺刀的粘附作用,从而使得拔刀更加顺畅。可别小看了拔刀的瞬间,在激烈残酷的白刃格斗中,这也许只有半秒钟的时间就可以从容回身,应对身后扑来的另一个敌人。同样,有经验的老兵在刺杀时,会尽量避免以敌方的前胸为目标,因为这样刺刀很容易卡在肋骨中间,正确的做法是瞄准敌人的腹部。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美国菲罗比斯公司研制的M9刺刀,后来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军用刺刀之一。


其实使拔刀更加容易只是血槽的“副业”,它的主要功能是加强刀身刚性和减轻刀体重量。容易弯曲或折断的刺刀,对于使用者来说是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的。所以自从刺刀诞生以来,设计师们就在为如何在保持刀重不增加的前提下,尽可能加大刀身强度,以使其不易弯曲或折断这样一个问题而绞尽脑汁。在截面形状一定的情况下如何加强刀身的刚度?将刀身加厚或采用高性能材料也许是解决问题的一种途径,但这会增加重量及成本,这对军用刺刀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而在刀体上开设血槽,不仅减少了刀身自重,而且血槽起到了“加强筋”的作用,大幅度地提高了刀体侧向受力能力,从而轻易地解决了重量和强度这样一个看起来似乎很矛盾的难题。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美国一战至二战期间使用的两种主力刺刀M1905(上)和M1942(下)。两刀均采用剑形刀身,刀身中脊处带宽血槽,刀身前端上方开有假刃,刀身表面经过发蓝处理。


对于刀/剑形刺刀,血槽一般是由专用机械在半成品刀体上铣制出来的。至于锥形刺刀,血槽就更加简单,加工出“棱”的过程同时就形成了血槽。血槽本身的形状都大体相同,两端可以呈方形,也可以是圆形,或者介于两者之间。但在某些刺刀上这也是一种分辨的标志,如日本30年式刺刀,方头血槽的一般是作战用刺刀,刀身一般较厚,材料较好,圆头血槽的则多数是训练用,刀身比较薄,材质也较差。对于刀/剑形刺刀来说,血槽大多为两条,刀身两侧每边一条,少数刺刀如M9只在右侧有一条较宽的血槽。一般刀形刺刀血槽靠近刀背,剑形则靠近中脊线,不过也有例外,如我国的81式刺刀,刀身每侧沿中脊线对称分布2条血槽,两面一共4条,加上刀身较厚、横截面呈菱形,外形非常接近古代冷兵器中高脊双血槽矛的形制。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参加1986年美国军用刺刀选型的德国艾克霍恩·索林根KCB77刺刀。该枪采用开锋的无血槽猎刀型刀身,刀身与刀鞘配合可以作剪线钳使用。


军用刺刀中也有一些未设计血槽,如德国M1888刺刀等。其中有些是属于战时条件下工艺的简化,如二战末期生产的日本30年式刺刀,为降低工时和成本而取消了血槽;有些则是设计上的限制,如比利时FN自动步枪的管状刺刀。随着现代刺刀刺杀功能的逐渐弱化和工具色彩的渐厚,取消血槽的观点曾一度占据上风,前苏联的AKM/AK74多功能刺刀就没有血槽。不过,以美国M9为代表的新一代军用刺刀还是大多保留了这一设计,不过其功能又有进一步拓展:这些刺刀上的血槽一般较宽,以方便使用者在切削物品时用拇指夹持刀身。


锯齿的消失和重现


提高刺刀的杀伤力还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在刀身上设置锯齿或倒刺。当刀身拔出或转动时,尖齿就可以进一步扩大伤口并破坏沿途碰到的一切组织,即使治愈后也会影响肌体功能。虽然这种形式的刺刀在人道问题上一直有所争议,但在实际中确有应用。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一战期间德军所用的“屠夫”刺刀。雷马克所著的从德国视角反映一战的著名小说《西线无战事》中,就曾多处提到这种刺刀。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磨掉锯齿的德国“屠夫”刺刀(上)及原型(下)。从图中可以看出其锯齿方向是向前的。


“屠夫”刺刀的正式名称是M98/05,它于1905年正式被德国军队采用,是德国在一战中使用量最大的刺刀之一。“屠夫”是参加一战的美军给它所起的外号,因为其外形类似一种当时屠夫使用的切肉刀。德军本身将其称为“柴刀”(Faschinenmesser),其中“Faschine”在德文中表示一束捆绑在一起的木头或树枝,而“Messer”则是刀的意思。“屠夫”的设计目的是用来代替体型庞大笨重的M98/02式刺刀,后者则是用来取代因刀身太长而不适合出入战壕的M1898。M98/02和M98/05两者的设计都是基于一战时堑壕战修筑工事的需要,作为士兵砍伐、挖掘的工具。当然“屠夫”的本质还是刺刀,有多种改型,适用于M1898和98K等型号的步枪。并不是所有“屠夫”都带有锯齿,其刀身有普通型和锯齿型两种设计,只有后者才在刀背上开设锯齿,但它并非是用来杀伤敌人,而给军官佩戴使用(锯齿刀在德国习惯上作为一种权力的象征),其性质更多地属于一种“仪仗”武器而非实用兵器。而且这种锯齿齿尖向前,加上为了适于劈砍,刀前部较大,并不适用于刺杀,多数情况下这些刺刀都是作为手持工具使用(“屠夫”的锯齿在对付木质电线杆方面确实效果明显)。锯齿版的“屠夫”早期是供应给工兵部队使用,在专业性更强的锹、斧头和锯广泛装备后,这些锯齿刀仍然保留供军官佩戴。另一个能证明锯齿刺刀真实用途的有力证据是,其生产数量大约只有标准型的百分之五,如果单纯为提高杀伤力而设计,这个比例会更大一些。


不过,“屠夫”的锯齿还是使它成为了“宣传战”的牺牲品。英、法的宣传机构不断地刻意渲染德国锯齿刺刀的威力及它所造成的可怕伤口,以这种武器的“非人道性”来印证其使用者的残暴。在这种宣传下,即使是德军士兵,也开始对这种说法信以为真了。但既便这是真实的,盟国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因为一战期间英军和比利时军队也装备有锯齿刺刀(甚至“永久中立”的瑞士也有),只是宣传得最卖力的法国没有。所以法军士兵们扬言,他们将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杀掉所有被发现使用这种刺刀的德国俘虏。为稳定军心起见,前线的德军官兵们开始换用普通刺刀,或者自行将刀背上的锯齿磨平。不过,大多数锯齿版的“屠夫”刺刀仍得以保留,其中很大一部分逃过了凡尔赛和约的管制,在1930年代德国重整军备后,还曾用来装备后勤部队。据说国内军阀张作霖的军队也使用过进口的这种刺刀。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刀身表面镀铬的国产87式自动步枪刺刀。血槽、锯齿等元素一应俱全,但全非当初的作用。


直到AKM多功能刺刀出现以前,设计者似乎都尽量避免再在军用刺刀上增设锯齿。而此后新设计的产品上,锯齿却似乎成了标准设计之一。而且这些锯齿所履行的功能,还是和当年的“屠夫”一样,都是当作工具使用。尽管锯齿长度受到刀长限制而普遍较短,但仍可以用来快速地锯断树枝甚至是铁条。在美国M9和我国的95式等刺刀上,锯齿的一侧往往经过加宽并加工有细齿,以便当作锉刀使用。


流言与现实


关于刺刀的某些“传说”在一定程度上流传甚广,而且听起来言之确确,但事实却往往与其相反。


说法之一:刺刀“有毒”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常见的国产56式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都采用了折叠式锥形刺刀。这种刺刀只有刀身后部截面才是三棱形,而且功能比较单一,只能用于刺杀目标。

国产56式半自动步枪也有采用表面镀硬铬的剑形折叠枪刺型号,因其外形美观,多半用于仪仗场合(三军仪仗队所用的56半刺刀是特地经过加长的,看起来更加协调)。


这种说法具体有两种,一说刺刀上“镀有水银”,另一说是刺刀在制造时“涂有毒药”,其理由是刺刀伤较其它战伤相比,更容易溃烂而且很难愈合。虽然乍听之下有点道理,但上述说法只是以讹传讹。水银是汞的俗称,虽然汞蒸气和某些汞化物有剧毒,但它在常温下是液态,根本“镀”不上刺刀,只是早期制镜业有在镜上涂覆汞以形成金属汞齐的工艺,“镀”水银之说正是从此附会而来。那些银光闪闪的刺刀表面上是另一种金属——铬,它是不锈钢的主要成份,镀铬是为了增加刺刀表面的硬度和耐蚀性。虽然有些铬盐有毒,但它们多数不溶于水,而且铬本身在常温下极为稳定,很难生成化合物。至于“涂毒”之说更是无稽之谈。即使是剧毒的氰化物,致死成人也需要20毫克的剂量,同时也没有能够在刺刀表面长期有效保持这些毒剂的手段,无论从成本、有效性还是从道义上考虑,都根本没有这样做的必要。至于为什么有些刺刀的表面呈蓝黑色,有些呈淡灰色,那只是为防止锈蚀而采取的表面处理工艺不同,蓝黑色是“发蓝”工艺的结果,而淡灰色的那种处理则称之为“磷化”,这些处理工艺在日常生活中多有应用,也都是无毒无害的。现实中刺刀伤难愈合的现象的确存在,但罪魁祸首不是所谓的“毒”,而是刺刀上的油脂。为防止生锈,通常情况下保养枪械时都会在刺刀等金属部分表面涂抹一层矿物油,在刺入人体后,刀上的油就会残留在创口上,阻碍组织的再生,使得伤口经久不愈。而且在野战环境下,刺刀上还往往带有泥土、砂粒及火药残渣等异物,或者带有破伤风杆菌等微生物,进一步增加了伤口感染的可能性。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刺刀比其它刀具更加厚实,刀/剑形刺刀刀背处的厚度一般都在5毫米以上,而棱刺的径向尺寸更大,加上拼刺时全身劲头都集中在刺刀尖上,穿刺的力量非常大,造成的伤口不仅大而且深,往往带有大范围的组织撕裂,对人体的伤害有时比枪弹还要严重,这也是受了刺刀伤后不易复原的一个重要原因。


说法之二:“三棱刺刀”杀伤力巨大


这种说法往往是以我国仿制的前苏联CKC半自动步枪,即大家所熟知的“56半”为基础的,说该枪所配的“三棱刺刀”不仅“锋利无比”,而且“杀伤力巨大”,甚至有人说这种“三棱刺刀”是我国首创的。但如果仔细观察实物的话,就会发现56式半自动步枪所用的折叠式棱刺严格来说是一种“变截面”刺刀,后半截才是三棱形,末端是圆柱形,而前端则是扁平的鸭嘴状,既没有“尖”也没有“刃”,根本谈不上“锋利”。当然,这种“钝”刺刀容易造成撕裂伤,杀伤力的确是相当可观的,不过刺杀时要比其它刺刀更加费力。而56半自动配用的刺刀实际上有两种,一种是与常见的CKC相同的剑形刺刀,另一种是前述的棱刺,其实俄国/前苏联有很长时间的采用棱刺的历史,CKC也有采用棱刺的型号,56半的棱刺实际是根据后者仿制的,而所谓的“首创”只是将这种棱刺的缩短型号用在了56式冲锋枪上。真正算得上“三棱刺刀”的,是国产63式自动步枪采用的折叠式棱刺,其截面与以前机械加工时常用的一种叫做“三角刮刀”的工具形状类似,前端也较尖,不过该枪装备的时间不长,影响力也不大。而在我国大量生产和装备使用棱刺的56式、63式步枪时,前苏联已经研制了后来成为世界军用刺刀样版的AKM/AK74多功能可卸式刺刀,虽然棱刺有成本低廉、工艺简单的优点,但功能单一、外形不够美观的弊病始终未能克服,因此后来国产的81、87、95等型步枪,都抛弃了落后的折叠式棱刺,而配备了更先进的可卸式刀/剑形刺刀。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国产63式半自动步枪所用的折叠枪刺才算得上是比较正宗的“三棱刺刀”。


说法之三:刺刀有助于提高步枪射击精度


对于射击精度来说,除了正确的瞄准之外,关键在于保持击发瞬间枪身的稳定,而刺刀恰恰容易破坏这种稳定。因为使用者是靠两手握持枪托以保持枪支的平衡,加装刺刀相当于增加了枪口部分的重量,根据杠杆原理,这就放大了枪口部分的晃动,使得射手更难保持枪身的稳定,同时也增加了瞄准的误差。这也是狙击步枪一般不配刺刀的原因。而现实中的确存在安装好刺刀后再向敌人射击的情况,特别是在一些历史影像资料中,那是因为老式步枪的发射速度较慢,为避免敌人乘已方装填子弹的机会进行突破,所以先将刺刀装好,以随时准备与冲到面前的敌人进行白刃格斗。现代战争中也有这种情况,不过这时上有刺刀的步枪主要是起到看守战俘、弹压暴动等作用,还可以在打扫战场时检查可疑目标,并不是仅仅为了射击。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无论是装备水平多高的军队,也会将拼刺训练作为单兵基础训练的重要内容之一。图为二战期间进行刺刀冲锋训练的美军。


说法之四:日军拼刺前会先退掉枪内的子弹


除了中国军队外,日军是二战期间为数不多的仍特别重视与大量应用白刃战的军队,这种重视不仅是战术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因此日军单兵的拼刺技术相对较高。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说法,认为日军在进行白刃格斗前,会先将枪内的子弹全部退出,以防止在格斗中走火误伤,同时彰显武士道精神和拼死一搏的决心,甚至把退子弹的要求写进了《步兵操典》。很多影视及文学作品中都沿用了这一说法,如国内早期拍摄的《血战台儿庄》、近期的《太行山上》,都有日军在拼刺前退子弹的镜头。实际上,这完全是误传。首先,日军的主要步兵武器——30式、38式以及后期的99式步枪,都有完善的保险机构,通常的磕击不至于造成走火,而且格斗时右手握持的部位是枪托颈部,一般不会碰触扳机。其次,日制各式步枪都是采用旋转后拉枪机的手动步枪,如果要将弹仓内5发子弹全部退出,就要重复5次推拉枪栓的过程,这一时间足够对方冲到自己面前,而且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各种战斗状态的转换非常迅速和突然,如果退光了子弹却又不需再进行白刃战,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捡起子弹并重新装填,这明显是不合理的。第三,各种版本的《步兵操典》中都见不到相关的规定,而如果这一做法真实存在的话,以日本人的严谨和对拼刺的重视程度,是不会不写入操典中的。实际上,在明治版本的《操典》上,反而明文规定在发起“白兵突击”之前要先进行一轮齐射,也就是要尽量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至少也要打乱敌人队形,以便在肉搏中占据先机,这时枪膛中留有空弹壳,更是避免了任何走火的可能性。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传说,是因为手动步枪的保险一般都在枪机上,站在一定距离外对手的角度上看,各种对枪机的操作的确是很容易混淆的,很有可能把关闭保险的动作当成了退子弹,



陪伴步兵400年的忠实战友——漫话刺刀



日军使用的三八式步枪枪身较长,加装30年式刺刀后总长可达168公分,加上日军重视单兵刺杀技术的训练,因此日军在侵华战争前期的白刃战中占有一定优势。这种情况到后期中国军队装备和训练改善后才有所改观。


说法之五:现代战争条件下刺刀已无用武之地


在信息化时代进行的现代战争中,刺刀的地位和作用已经大大下降,但并不是一无用处。在某些条件下,刺刀也有可能成为战斗的主角,并决定胜负的天平向哪一方倾斜。1982年的马岛战争留给世人最深印象的莫过于阿根廷空军以“飞鱼”导弹对英国“谢菲尔德”号驱逐舰的致命一击,但同样是在这场战争期间的一场战斗却鲜为人知,英军为夺取阿军在朗顿山上的据点,突然发起刺刀冲锋,以29人阵亡的代价,消灭对方50人,成功夺下阿军阵地。22年后的2004年5月14日,来自萨瑟兰高地部队的20名英军士兵乘坐“陆虎”在阿马拉城附近的一条高速公路上,遭到100余名伊拉克武装分子的伏击,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英军再次进行集体刺刀冲锋,结果一共消灭了35名武装分子,自己仅3人受轻伤。这里要说明的是,现代英文中所说的刺刀冲锋(bayonet charge),是指直接突入敌军阵地以包括白刃战在内的一切手段与敌人作战,包括近距离射击与投弹,但在冲锋前必须安装刺刀,尽管冲锋中可能一个敌人也捅不到。虽然上述两个战例中包含有火器的战果,但仍能证明即使在现代化条件下,保持一定强度的刺刀训练是十分必要的,特别是在敌我相互混杂如夜袭等情况下,白刃格斗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因此,伊拉克战争之前,美军扬言将以大规模空袭为主要打击手段,但新闻中却播出了部署在沙伊边境的美军部队增加拼刺训练的镜头,因此有人断定,美军将发动地面行动以配合空中打击,后来证明战争进程果然如此。


结语


经过400余年的时间,现代军用刺刀的发展殊途同归,趋向于短小轻便、易于携行,同时兼具多种功能的方向。虽然刺刀在实战中的作用在不断缩小,但新型刺刀的研究和发展却始终没有停止,而且随着技术水平的发展,新产品在防锈蚀性能、人机工程等方面上有了进一步提高。同时刺杀训练仍是几乎所有军队都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课目,虽然不一定是出于实战目的,但这种训练对培养军人的勇敢精神,以及增强体能都有很大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有人类社会仍然存在着战争,刺刀与白刃战就永远不会成为历史名词。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