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之死与中国

5月2日11时(北京时间),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基地组织头目、“9•11事件”策划者本•拉登已经被美军击毙。这绝对是2011年最重磅的新闻之一。有的中国学者对事情的真实性提出疑惑,有的中国学者认为拉登之死对反恐形势没多大影响,有的甚至认为一个拉登倒下去了,千百个拉登将站起来,总之是态度谨慎,莫衷一是。中国政府至今未见有官方表态,虽然可以有“五一”假期作为搪塞的理由。但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对拉登之死抱着复杂、矛盾的心态。或者说,中国与俄罗斯需要时间协调立场,统一外交口径,而俄罗斯总统与总理对此事的立场并不完全一致。其实我认为,中俄两国可迅速并大方地对此事表示出欢迎态度,认为这是世界反恐事业的一个成就,并着重请美国尽快撤兵中亚。

拉登之死有两个重要受益人。一个是美国,这对维护美国的威信与盟友对美国的信心都是一个强心剂。另一个是奥巴马,他据此可以赚到一定的连任支持率。尽管拉登只是基地组织的精神领袖,我认为拉登之死将会给基地组织,甚至是***原教旨运动带来沉重的打击。拉登之死将是一个标志性的分水岭,标志着基地组织走向瓦解与***原教旨运动走向式微。

***原教旨运动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中国大地发生的共产主义运动有着共同之处,比如都带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严重依赖精神领袖的领导以及试图在精神上统治人们等。有学者认为拉登之死对铲除恐怖主义无足轻重,因为“拉登只是个精神领袖,产生恐怖主义的温床还在”。我认为,这个表面看起来逻辑严谨的观点其实带有一定的片面性,因为它忽略了这种运动的一个特性,就是信众们在精神上严重依赖领袖。这种带有理想主义与完美主义色彩的运动,最大的敌人不是美国,而是现实。这种现实怀疑,不但存在于组织之外的民众之中,也经常存在于组织之内。这使得这种组织一方面容不得异见,采取残忍的极端措施对待不同意见,因为他们的教旨是完美的、不容怀疑与不可讨论的;另一方面,他们需要神化自己的领袖,使自己的领袖成为理想的活标本,支持信众们的信心。比如说,希特勒自杀,德国的纳粹主义就开始崩溃;毛泽东逝世,中国的共产主义实践跟着也就结束了。因此,拉登之死,不能缩小来看,而应该放大来看。它将在精神、组织与及财力方面给予基地组织沉重一击。

我认为,人类社会应该是多元与包容的。纵观世界现实,民主、自由已经成为普世价值观,越来越多国家的专制者被自己的人民抛弃。原因很简单,因为专制、独*裁体制是封建社会、农业文明的产物,这与现代工业社会、市场经济是不相适应的、矛盾的。这对中国很有启示作用,因为中国正在进行现代化、工业化,正在进行市场经济建设。我们不能一方面想富国强兵,另一方面又压抑民众的创造性与主观能动性。无论是“国”还是“兵”,都离不开一个“民”作为基础。因为“国”是“民”的集合,而“兵”则来自于民。民富则国富,民强则国强。你很难相信,一群只懂愚忠、平时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民众,在国难当头时,他们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的国家。比如基地组织的自杀式炸弹袭击,无法改变自己走向失败的命运;日本神风特攻队的自杀行为,除了再添多几个冤魂外,亦无法改变战争进程。

国与国之间的博弈,表面看来是外交与军事的博弈,其实是软实力与硬实力间的博弈。而民主政治制度,是一种让国内各利益阶层都能够最大限度参与国家事务决策的制度。这种制度让各参与方自由博弈,最终得到一个博弈均衡点。这个均衡点对于参与的各方而言,不是最理想的,但都是可以接受的。这个均衡点对于国家整体而言,是最理想的,是效率最高的。我们一直强调“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之一,就是决策的高效率。”但我认为,决策过程的高效率不等于决策结果的高效率。决策过程的高效率很有可能导致决策结果的低效率,也就是社会资源配置的低效率。这是题外话,希望有时间另文表述自己的这一观点。我在这一段想表述自己的一个观点是,拉登及其领导的基地组织,是信奉***原教旨的一个极端组织。这个组织带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并采用极端行为进行革命实践。***原教旨在***世界相当于中国国内的极左势力。这种两种思潮的存在有着极其复杂的国际政治与社会原因。我认为,采取极端的、革命的行为去实现什么理想是不现实的,也不是条好的途径。中国在这方面的教训还少么?辛亥革命至今100年了,当初革命者的理想实现了吗?没有!革命的果实,不是被军阀就是被党阀变相夺取。如果当初的革命者听从梁启超先生的观点,施行改良主义,说不定中国早就实现民主了。理想主义者是不善于妥协的,或者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妥协。而解决社会不同利益分歧的关键,恰恰在于“妥协”。专制体制是采取强制手段,将彼方利益置于己方利益之下;而民主体制则是为各方展现与解决分歧提供一个平台。从这一点来看,理想主义者带有天然的专制倾向。因此我认为,解决中国社会目前深层次的矛盾,应该采取改良措施,而非革命手段。而带有左倾思想的人,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但要注意不要被政治冒险家所利用。事实将证明,你除了被利用之外,将一无所获。中国普通民众目前要警惕某些塑造领袖的动向,而应该建立起这样的观点:我们不需要领袖,需要制度;我们不相信主义,相信机制;我们不期待道德,期待民主与法治。

最后回应本文开头部分,就是拉登的生与死,本身就是大国博弈中的一着棋。美国趁反恐战争打入中亚,令中俄两国都很难受。唯一不同的是,美国驻兵阿富汗,对中国是眼前的现实威胁,如芒刺在背。而对俄罗斯的威胁不是非常迫切,顶多是侵犯了它的传统势力范围而已,俄罗斯反对美国驻兵阿富汗含有一定的醋意成份。事实上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被老美侵犯得还少吗?还有大把更迫切的地方哩。也就是说,中国反对美国驻兵阿富汗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不可交换的;而俄罗斯反对美国驻兵阿富汗则不同,只要价码适合,俄罗斯完全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出卖中国。因此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对老毛子抱太大太高的期待,富国强兵才是根本。包围与压缩中俄的战略生存空间是美国的长期国策,这是由全球化趋势下大国间的兼并与反兼并矛盾决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政治制度的改变不会改变这一矛盾,更不会改变这一决策。因此,中国实行民主制度,既是顺应全球主流价值观的需要,也是出于抵抗美国的需要。因为民主制度是现行的在整个国家中资源配置效率最高的制度,它将最大限度地激发出一个国家的潜能,从而富国强兵,增强国力,增加一个国家在国际博弈中的资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