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为何会对复辟清朝情有独钟?

中国人中华魂 收藏 5 19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张勋这个前清旧军阀由于对恢复大清王朝旧制情有独钟,屡次拥兵自重搞复辟,因而被人们称之为“复辟狂”。然而,在张勋的另一面,却为人忠诚慷慨,坦率直白,敢作敢当,颇能知恩图报,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从不出尔反尔,从不卖友求荣,也没有当时旧军阀们那样的阴险狡诈心机和种种恶习,等等。尽管如此,张勋的“复辟狂”帽子恐怕也是难以摘除掉的了,这跟张勋那独特的个人经历、性格以及他所处在的那个时代潮流有关。


张勋(1854~1923年)字少轩,号松寿, 谥号忠武, 忠臣,江西省奉新县赤田村人。张勋出生贫苦农家,而且从小就有过非同寻常的人生经历。他8岁丧母,12岁丧父,从15岁开始靠进入富家放牛放马养活自己,后因机灵乖巧和聪明好学才转为富家子弟的书僮。


1879年(清光绪五年),张勋离开家乡江西省奉新县,只身一人投亲来到湖南长沙谋生,在苦苦挣扎中,等待出人头地的时机。四年以后,中法战争爆发,时年26岁的张勋即刻在湖南长沙报名从军后,随清军进入广西参加中法战争。


1885年(光绪11年),在中法镇南关大战中,张勋表现出色,屡立战功,在清军中得到了越级提拔。由于张勋在担任清军下级军官时,为人忠诚慷慨,坦率直白,作战勇猛,得到了上级赏识,很快官升至参将、管带等职,统领广武右军各营,驻扎广西中越边防一带。


1894年(光绪20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时,张勋已经成为在清军颇有一定声望的得力干将,因而深得清军各方要人的器重和赏识。此时的张勋已经随四川提督宋庆调驻东北奉天。几年后,又随袁世凯进驻山东境内镇压义和团运动,不久他官升至总兵。


1901年初,战功显著的张勋被大清朝廷调进北京,负责领兵日夜守卫紫禁城端门,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清朝廷皇家卫兵统领之一。他先后多次担任慈禧太后、光绪等人出巡的扈从。直至1911年(宣统三年)被朝廷擢升为江南提督。


武昌起义后,张勋奉朝廷令镇守南京。不久,江浙联军重兵围攻南京,张勋兵败退到徐州,但仍被清政府任命为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南洋大臣。


袁世凯担任民国大总统后,张勋所部被改称为武卫前军,驻在山东兖州一带。然而,张勋却依然表示要继续效忠大清皇室,于是他不顾民国政府所公布的新政,下令禁止他下属的所有官兵剪去发辫,并公开声称对剪去发辫者格杀勿论。张勋曾在公众场合公开说:“我将完发见先人,如果谁敢毁我头发,我与他一道去死。”所以,张勋被人戏称为“辫帅”。


1913年9月1日,在袁世凯的强力悬赏下,张勋起用了在南京光复之役中与联军作战比较有经验的徐宝山部为敢死队,不等友军动作,就率先打响了攻城之战。张勋如法炮制了当年曾国藩攻破太平天国天京城的战法,在城下挖了地道,又塞满了炸药。只听“轰轰”几声巨响,城墙炸塌了一大段。张勋一声狂呼,辫军蜂涌入城,直向都督府杀去,南京城即被张勋所率袁军攻占。

张勋攻破南京城后,接着就当仁不让地做起了江苏都督,继而打出了“两江总督”和“江淮宣抚使”的旗号,就连印信关防均盖以“两江总督”字样,他甚至还弃用“民国”年号,恢复用上了“宣统”的年号。


在南京都督府内,张勋下令,一切均照清朝旧制恢复原样。张勋派人找回了当年的吹鼓手、炮手,并待若上宾。每天按照清朝旧制,开吹三次,开炮三次。在都督府的大堂中,有几十根高大粗壮的圆柱。张勋下令全部漆成朱红色。一时间,都督府和南京城又笼罩着清朝旧制的气氛,俨然一副清朝两江总督署的气派。

坐镇南京的张勋还特别下令,官场一律禁止使用“前清”二字,违者一律处罚。张勋认为现在就是清朝,更谈何“前清”。清朝的官制也一一恢复。于是,民国时期的机构也迅速换成了清朝的名称,如厘捐总办、粮台总办、督销总办、道台、知府、知县等等。清朝衙门里的捕快、差快、老夫子也都被请了回来。据记载,县太爷审案时,又把孙中山废除了的各种刑具摆了出来。南京的百姓见又变了天,个个噤若寒蝉,敢怒而不敢言。

在南京,地方官和都督府的各级官员,都乘起了八抬大轿。地方官到都督府时,先要下轿跪拜,然后递上手本,口必称“张大帅”,然后再跪拜。张勋不说话不准起身。遵照张勋的命令,南京的官兵一律扒下了民国军服,换上了清朝的兵丁制服。向各军下达命令的方式,也改用了清朝的龙头令箭。军中一律禁挂青天白日旗和十八星旗,甚至连民国国旗五色旗也不准挂。张勋特为派人制了一面红底白边、中有一蜈蚣图案的旗子,悬挂在都督府大门前的旗杆上。

张勋在南京都督府的所作所为,自然也传到了袁世凯的耳中。起初袁还装聋作哑,后来,“民国为何不挂民国旗”的呼声越来越强烈。江苏地方名流纷纷致电袁世凯,要求罢免张勋。张謇在电报中说:“张勋不独祸我江苏,必致祸我民国。非乘此时去之,后必追悔莫及。”外国使领人员也纷纷要求约见袁世凯,对张勋在南京的举动表示“不胜惊讶”。


在社会舆论的呼声下,袁世凯本人不得不发了电报给张勋,询问为何不挂民国国旗之事。这才使得张勋下令将五色旗挂在了南京都督府门前。除此之外,一切均没作任何变动。


后来,在日美英等国的压力下,袁世凯才不得不罢免了张勋江苏都督一职,改任长江巡阅使。至此,南京城里的复辟闹剧才告终结。


1917年5月,民国大总统黎元洪和国务总理段祺瑞因是否解散国会问题争持不下。黎下令解除段祺瑞的职务。段祺瑞到天津即策动北洋各省督军在徐州集会示威。会后,一些省宣布独立,不承认北京政府。黎元洪被迫召张勋入京调解。张勋便以调解黎、段冲突为名,带领3000名士兵于6月14日入京。经过一番秘密策划,张勋于6月30日晚入清宫,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发动复辟,恢复清帝国。深夜,张勋派兵占据火车站、邮电局等要地。同时派人劝黎元洪“奉还大政”。


1917年7月1日凌晨,张勋穿上大清朝服朝冠,率领康有为等保皇群党,拥着12岁的溥仪登极。随后,张勋于当天发布八道上谕,把民国六年改为宣统九年,易五色旗为龙旗,恢复清末官制,封官受爵。张勋自为议政大臣、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掌握军政大权,史称张勋复辟。


复辟消息传出后,全国舆论一致声讨。孙中山在上海发表讨逆宣言,并命令各省革命党人出师讨逆。备大城市群众团体、社会名流,纷纷集会,发表通电,坚决反对复辟,要求讨伐张勋。黎元洪拒绝与复辟分子合作,逃入日本使馆避难。握有军事实力的段祺瑞借助全国反对复辟的声势和日本政府的财政支援,于7月3日在天津附近的马厂组成“讨逆军”,誓师讨伐张勋。“讨过军”很快攻入北京,张的军队一触即溃。7月12日,张勋仓皇逃入荷兰使馆,溥仪再次宣布退位。段祺瑞于7月14日到北京,重掌政府大权。 张勋逃入荷兰使馆。


1918年10月23日,经曹锟、张作霖等呈请,新任大总统徐世昌发布命令,对张勋“免于追究”。1919年5月,北京爆发五四爱国运动,张勋在五四运动中收容爱国学生,积极支持学生运动。


1920年5月,张作霖向徐世昌提出恢复张勋长江巡阅使兼安徽督军之职,被张勋拒绝。7月14日,直皖大战爆发,段祺瑞曾指曹锟,张作霖勾结张勋出京重谋复辟,20日张勋通电做出声明未谋复辟,转天津居住。随后,张勋转而开始投资工商、金融各业,成为北洋军阀集团第一个投资经营近代工商金融业的将领。


1923年9月12日,张勋在天津病故,终年七十岁。溥仪发布“谕旨”,“着加恩予谥忠武”,“赏给陀罗经被”,“赏伊子张梦潮乾清门头等侍卫”,并赏银三千元治丧,并亲往天津致祭注,张勋遗体暂时停放在装有冷气的密室。1924年8月,张勋棺材启运回乡。


“复辟狂”张勋之所以不识时务,在初建民国之后依然对恢复大清王朝旧制情有独钟,总是抱着前清旧制遗风死不放手,大概是与张勋的个人性格和个人经历等因素密切相关的。由于张勋在早年丧父丧母、孤独无依的悲惨童年,使他养成了独立行事、坦率直白、敢作敢当的自强性格;从军入伍后因忠诚慷慨、作战英勇,连连受到清朝各级官员的赏识与重用,直至后来成为大清王朝军队的一名重臣,这些都促使他对清室产生了强烈的感恩戴德、知恩图报和忠义孝君的意识。因而,当他所效忠的大清王朝倾覆之时,他便在较长时期内思想转不过弯来,甚至无法相信摆在眼前的社会变革现实,于是他便一意孤行地利用自己手中拥有的兵权,开始进行近乎疯狂的复辟举动。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张勋的复辟并不是为了自己当皇帝,而是拥着已被废黜的12岁的溥仪复位登极,以此企图延续大清王朝的皇室基业。至于张勋本人也只是想当个掌握军政大权的议政大臣、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而已,而不是象袁世凯那样另起国号自己当洪宪皇帝。看来张勋的复辟也还是有他自己的一套政治理想的。


其实,象张勋这样的“复辟狂”,在中国的封建社会历史上也许是并不鲜见的。只不过那些“复辟狂”大都是出现在中国历史上封建王朝的兴替过程之中,偶尔出现也很容易地就被历史大潮所淹没掉了,个别的甚至还有可能会被某些人冠以“精忠报国”之类美誉来赞颂。而不像张勋却出现在清末民初这样的史无前列的历史大交割时期,而且一经面市便立即遭遇到了几乎万众一心地强烈反对与抵制。也许正因为如此,张勋的复辟显而易见就是不得民心的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叛逆行为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