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纪念我的公公(三)

贛軍坦克 收藏 1 307
导读: 纪念我的公公(三) 再过几天就是2011年的春节了,大伯老早就说要把公公送回老家过年,由于临时找不到接送的车子,这件事就推迟了几天。公公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差,根本不能走动,过完年以后,兄弟姐妹几个再商量一下,到底是继续让大伯照顾公公,还是另请一个保姆。对于“请保姆”这一提议最早是大姑提出来的,大姑其实年纪也很大了,现在是七十多岁的人,自己只能照顾好自己,作为公公的女儿能有一份孝心,把自己有限的退休收入拿出来一部分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相信这个提议,他们几个做子女的都没什么意见。由于他们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纪念我的公公(三)


再过几天就是2011年的春节了,大伯老早就说要把公公送回老家过年,由于临时找不到接送的车子,这件事就推迟了几天。公公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差,根本不能走动,过完年以后,兄弟姐妹几个再商量一下,到底是继续让大伯照顾公公,还是另请一个保姆。对于“请保姆”这一提议最早是大姑提出来的,大姑其实年纪也很大了,现在是七十多岁的人,自己只能照顾好自己,作为公公的女儿能有一份孝心,把自己有限的退休收入拿出来一部分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相信这个提议,他们几个做子女的都没什么意见。由于他们姐弟几个没有真正的碰个面,大家做下来好好聊一下这个话题,所以这个提议也只是一直停留在口头上。有赞成的人,就有反对的人,伯母是最早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其实平时伯母根本没有花什么时间去照顾一下公公,但却极力反对,他的理由很难让人理解:“请保姆,你以为你公公是什么好人啊!请了保姆他就是欺负人家保姆,他就认为人家保姆是做下人的,就会欺负人家,人家谁还会做这个保姆?”其实这话根本没有逻辑性,公公这个人是有千万个不好的地方,但是他现在已经到了自身难保的境地,还有能力欺负人吗?其实这也是一种托词,可能是请保姆就得花钱,就有一份支出,反正不是自己父母,别人的父母老了,自己认为自己没有义务了!


过年前两天也就是农历腊月二十八的一个早上,弟弟忽然跑到我房间里来,说公公快不行了,要赶紧去大伯那里看一下,以为出大事了,我连脸都没有洗就顶着寒风,和弟两个人骑着摩托车上大伯那去了,推开那扇门一看,公公那时候的情况还好,依然坐在那张椅子上面,大伯说他刚吃过饭,医院接送的车开过来了,开车的司机是我老同学的弟弟,两个人比较熟,相互打了一个招呼,寒暄了几句。弟弟和我,大伯,伯母都在场,看到大家都在身边,公公表现得似乎很平静,看上去还没有到快不行的地步,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许多,至于是谁说的公公快不行,也没有去追究话的源头,哎!“公公!”怕他听不见,我们大声的对公公说:“今天要回去过年了!”他听到了,但似乎没有支声,只是嗯了几声,我们先是整好要穿的衣服,还有其他可能随时要用的东西,伯母在一旁边说:“全部拿走,全部拿走!快点,快点,不要留在这里。”声音很大,一副极为不耐烦的样子。前些日子天气很冷,座位下面也没有厚实的棉被,晚上睡觉只能尽量多盖一点,但是盖多了,又担心压着老人透不过气来,大伯担心公公冻着了,就买了一个热水袋,烧好热水以后,就放在公公的腿上,不清楚是那个热水袋太热还是其他的缘故,放在腿上的热水袋居然烧伤了公公的大腿,也不清楚老人家是不是真的糊涂了,既然感觉烫就移开一点,热水袋也就不到一斤的重量,听伯母说:“那是老头自己烧的,肯定是故意的,没有人明知是烫的还不移开。”不清楚讲这句话是真实意思是什么。公公自己上不了车,是我跟弟两个人一前一后把他抱上了车,伯母在后面收拾东西,老人用的尿不湿“包大人”,还有衣服,日常用品,一个箱子,她要彻底的清空所有的东西,“快点拿走,快点拿走,脏的要死!”大伯可能实在忍不住他的所作所为,大声的吼了她一声,伯母在侄子辈面前他的表现似乎超出了常理,人都要走了,何必表现得如此的失态。听他们说其实公公最初很想回到老房子里去住,天天说要回去,不想住在医院里,但他可能想到自己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在家里又没有人照顾,后来又说就住在医院的后面,因为这里至少有大伯在旁边上班,可以照看他的生活起居。


大伯是一个医生,经历的生老病死可能比常人要多,从医院出发临走的时候大伯对我说:“看一下公公能不能活过农历年。”当时我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据我当时的判断,公公尽管生活不能自理,但头脑大体还是清晰的,一点也没有乱,根本没有随时离世的可能性,再说现在都农历二十八了。大伯上班的地方离老家很近,不到十分钟的车程,车子便在家门口停了下来,大家一阵忙碌之后,随车的物品及烟酒都放在公公以前住的房间里,接着我们几个人便把公公从车上抬下来,让他坐在家里的椅子上,下面垫着一层厚厚的棉被,脚下放了一个电热取暖器,离别了大半年以后,公公对自己曾经住过二十多年房间忽然感到佰生起来:“你们要把我抬到那里去?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要回去!”我们连忙告诉他,他回家了,现在就在家里,一连回答好几遍他才慢慢的稳定下来,他看了一下周边,似乎感觉到这里就是他熟悉的地方,他曾经居住了二十多年的房间,也是他曾经生活了九十年的村庄。


那天是腊月二十八的上午,送到家以后,伯母与大伯搭车回去了,刚回到家里公公的气色与心情还相当不错,侄子与侄女们听说老公公回来,都跑到房间里来看,公公看到曾孙辈们来房间里了,也很高兴,还招呼两个小家伙吃东西:“你把那个荔枝罐头打开,分给娃娃吃,让他们吃,还有那个牛奶。”小家伙们看到老公公回来了,也不出去玩了,围在老人旁边,似乎很久没有看到老公公了,刚三岁多的小侄女还知道叫老公公的姓名,我问他老公公叫什么?他便能马上回答上来,老公公叫XXX。


既然在医院里是坐着的,回来依然让他坐着,可能是坐在大伯医院里的时间太长了,公公说他不想坐在那里了,他想躺到床上去,那张床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上面有很多的灰,收拾打扫以后,我与弟弟两人把公公从那把大椅子上抱到床上去,但他又不愿意平躺在床上,于是就在他的床被热了一床厚厚的棉被,这样子半躺在床上应该舒服一点。晚上公公吃得东西不多,似乎是刚回来太累了,公公有抽烟的习惯,我帮他点上一根烟,他吸了几口,提了提精神。这几个月以来,江西的天气都特别冷,为了防止寒风灌入房里,我把房间里唯一有残缺的玻璃用塑料板挡住了,这样房间就没有冷风,自己感觉一下也不冷。晚上弟弟还拿了一个小尿瓶给让公公撒尿,公公说他不想撒尿,还说怕别人看到不好意思,弟弟在旁边安慰说,房间里就两个人,没有人会看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标准普通话与江西的赣方言有所不同,说明一下;

在江西的方言中其实没有爷爷的说法;



江西话-普通话

爷爷=公公

婆婆=奶奶

媳妇=儿媳

爹爹/崖=爸爸 现在很少人这么说了

姆妈=妈妈 现在叫妈妈的多了



女孩子=妹仔

男孩儿=崽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