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八路军特工是如何搞定敌伪保安司令的?

“全国革命遗址普查工作刚结束,我们这里经过中央认可的有122处,其中八路军豫北办事处旧址‘名列前茅’。”3月8日,记者见到中共林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魏俊彦时,他刚刚接到河南省相关部门发来的公函,要求“做好当地重要历史事件和重要机构旧址的保护和利用”。

1941 年年底,八路军前方总部成立情报处,分前总情报处、129师情报处、军区情报处、军分区情报处、县情报站5个级别。抗战期间,八路军情报机构高手云集,业绩斐然。其中,得益于一大批红色特工的杰出表现,潜伏林县任村(今林州市任村镇)5年之久的第五军分区情报处,在宣传抗日政策,开展统一战线,开辟秘密交通线,收集传递情报以及筹措中转物资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个情报机构,就是八路军豫北办事处。近日,记者踏访林州,感受先烈亮剑太行……

太行山下偏僻四合院藏着红色秘密

3月8日上午,太行山下,任村古镇,春阳暖暖。

穿过几条狭窄曲折的老街,记者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来到隐于村中的一户人家门前。高高门楣上,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八路军豫北办事处旧址”。推开大门,迎面又是一扇小门,嵌在墙壁上的门牌显示,这里是“任村二街197-1号”。再往前,越过石拱门,眼前是一座青石铺地四合院落,显得安静而整洁。

“八路军有眼光,这院子既方便办公又适合居住,还不惹眼。”陪同记者的林州市委宣传部新闻干事小梁感叹,这个看似寻常的农家院落,是林州的骄傲。

占地约350平方米的小院,东南西北各有一排跨院房屋,室内天花顶全由粗木条搭成。其中,北屋为当年办事处的办公场所。除东屋是一座二层建筑,其余皆为普通瓦房。“这是俺家老宅,现在弟弟一家住东屋,别的屋都空了。”任村小学六年级数学老师李彩萍说,因家里经济困难,老屋年久失修,有的都快垮塌了。

偌大东屋内,摆在最醒目位置的,是一张斑驳破旧的笨重老式木桌。“前几年,我去拜访赵勇田老人,他确认这是当年八路军使用的办公桌。”随行的任村镇西坡村村支书秦国庆透露,现离休居住北京的赵勇田,曾任八路军豫北办事处主任王百评的警卫员,所言自是权威。

沿东屋木质楼梯上到二楼,空阔木地板上堆满了家用杂物。靠北墙处,有两张黑红颜色的木头柜子。“八路军的重要文件就存放在这俩保险柜里。”秦国庆叮嘱李彩萍,现存这些“红色遗物”,一定要保护好。

197-1号四合院何以受八路军青睐?即便在今天,这个看来依然有些偏僻封闭的小村镇,靠什么让红色特工们驻足迷恋?

当地是情报员眼中的“小上海”

地处晋、冀、豫三省交界处的任村镇,现辖33个行政村,镇区常居6000多人。

“上世纪40年代初,这个地方很特殊,南边是国民党统治区,东边安阳被日寇占领,八路军的生存空间很小,极不利于抗日。”魏俊彦说,为打破日军的军事和经济封锁,保障太行、冀南、冀鲁豫等根据地间的人员和物资来往,1941年4月,八路军总部高级参议王百评受彭德怀委派,前往林县和安阳一带考察。同年6月,王提议在地理位置特殊的任村设八路军办事处,获准。

“1940年10月20日,中共中央社会部选派刘岱、陆展、林放、孟寒月等一批特工,分赴冀鲁豫边区,他们对外均称秘书。”秦国庆告诉记者,据他对赵勇田的访谈,八路军豫北办事处业务上直属前总情报处,由八路军副参谋长、前总参谋长兼情报处长左权直接领导。1942年5月,左权在山西反“扫荡”作战中牺牲,该处即由八路军前总参谋长滕代远负责。

这些特工中,生于濮阳的刘岱以教师身份做掩护,曾在豫北办事处任职5年。“反‘扫荡’时期,我跟随左权副参谋长、彭德怀副司令员绕着山沟行程数百里没出一点问题。1941年春,左权调我到任村,准备到办事处工作。”对当年的任村面貌,刘岱在回忆录里描述:第一次看到它,就觉着可爱,这里非常热闹,山货集散,菜蔬多样,鸡鸭肉蛋都能买到;军民工商及政府干部亲热、平等,“我心里信服人们称它是‘小上海’”。

史料记载,1940年前后,由八路军前方总部情报处直接派往日军占领区的干部和在敌占区发展的共产党员、进步人士,有170人之多,基本上形成了以华北为中心的中共地下情报工作网络。

这些散布敌占区的红色特工,究竟施展怎样的“过人法术”,使得身处夹缝和困境的八路军总是占尽先机,化险为夷?

敌伪区保安司令被成功统战

“八路军豫北办事处的一项主要工作,是在敌伪占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魏俊彦说,当时,豫北一带有几十支地方武装,名称繁多,各霸一方。安阳沦陷后,为了自保,他们与国民党军和八路军等都有联系。

据《中共林县党史稿》载,“1941年农历正月,王百评派人争取安阳城西青道会会首、柏莲坡煤矿矿警队队长吴守正……”王百评派出的人,名叫苏鸿伯。苏是任村镇人,时年30岁。苏曾在柏莲坡煤矿当过矿工,吴守正是他的“东家”。

在任村镇采访时,记者未能见到苏鸿伯,但看到了他对这段经历的回忆文章——

“吴守正40来岁,腰圆体胖,个头不高,浓眉大眼,操一口安阳西乡方言。他部下有50多支枪,30多名矿警”。1941年正月初六,苏鸿伯借拜年之机,找到 “老领导”。“吴守正当官愿望强烈,我对他说‘你既能当官,又不被消灭,前提是给八路军办点事’。他同意了。我领他到办事处会见了王百评,不久由王百评引见给叶剑英、左权、滕代远,给了吴守正做地下交通员的任务,后又给他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部高参室咨议职务,下了委任状……”

所谓咨议,只是一种名誉职务。但吴守正接过委任状,心花怒放,因为这意味着他已经正式与八路军有了组织联系。当着苏鸿伯的面,他说:“我吴某以全家性命为抵押,保证给八路军行方便。”

通过吴守正,苏鸿伯又打通了与安阳、内黄等县伪军保安司令王自全和安阳观台镇日本警备队队长袁作凯的关系。相关档案记载:“1942年3月6日,苏鸿伯与八路军代表张彬同王自全谈判,双方达成君子协定:各自保持现有防区,互不侵犯;豫北办事处在王部辖区建立交通联络站;王部为八路军提供情报……随之,办事处在王自全辖区崔家桥、洪河屯、李家山、北务等处设立了4个交通站。”

敌伪区一批“地头蛇”被中共特工成功统战,他们能否真心实意替八路军做事?

“铁杆盟友”对八路军以礼相待

尽管敌伪部队与八路军达成了君子协定,但这些地方实力派“盟友”如何表现,就要看苏鸿伯他们的“运作”了。

据苏鸿伯回忆,双方合作的实施细则包括,“八路军要借路过人,他们负责保护,我们有困难,他们要帮忙;给八路军提供日伪军情报,必须准确;双方可以互相做生意,他们供应八路军食盐、医药、军品等;遇到日军扫荡,负责掩护八路军干部、家属以及文件安全转移;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一致对外……”

事实上,这些“地头蛇”做到了。如当时驻扎在安阳的日军翻译官杨树勋,每天按时给八路军提供日军活动情况,情报放在安阳九仙姑庙后面佛爷座身后的小窟窿内,我特工去取时,双方互不见面;1942年夏,冀中分区司令员吕正操率军进驻王自全防地,王即派副官王金玉“戒严”,对日军名曰“搜查八路军”,实际却是保护500名军人安全。“八路军战士住在一个大院里,白天休息,吃着卷饼大葱,夜晚出发,由王自全全副武装护送,途经日军占领区,最后抵达豫北办事处。”苏鸿伯写道,八路军还与吴守正、王自全合资,在安阳开设庆祥茶庄,实际是中共地下联络站,收集敌伪军情报,采购军用物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