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98年中国空军大漠追杀UFO详情

aihaoli 收藏 0 719
导读:1998年9月底,巴丹吉林沙漠中中国空军某试验基地上空忽然出现了好几个UFO。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型飞机立刻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两位飞行员的战机突然加力,以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同时请示是否将其击落…… 不明飞行物骤降沙漠机场 1998年9月底,我陪同几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来巴丹吉林沙漠考察的这几位院士都风度翩翩,王大珩院士头脑清晰、思路纵横,行动和

1998年9月底,巴丹吉林沙漠中中国空军某试验基地上空忽然出现了好几个UFO。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型飞机立刻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两位飞行员的战机突然加力,以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同时请示是否将其击落……

不明飞行物骤降沙漠机场

1998年9月底,我陪同几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来巴丹吉林沙漠考察的这几位院士都风度翩翩,王大珩院士头脑清晰、思路纵横,行动和言谈都保持着固有的节奏;罗沛霖院士虽已85岁高龄,仍思接千载、谈吐雅儒,不时开上几句玩笑;崔俊芝院士才思敏捷、为人谦和,他已是60多岁的人,在王老、罗老面前始终以学生自居,搀扶、开车门这样的小事,他都十分在意,给人良多感触;杨士中院士身高一米八几,简直虎背熊腰,是巴蜀的饱学之士。他思维慎密、推敲周详,善于从微观到宏观把握技术领域和关键,他总是想周全了才发言。

10月5日是中秋节,某试验基地晚上为杨士中院士过了生日,院士们都十分感动。席间,赵煦告诉我,当晚要在机场做试验。这是个很难遇到的良机,我提出晚上去机场采访。

晚8点多钟,我赶到跑道上时,科研试验已经开始,一架战斗机正在跑道上滑跑。一轮皓月、望不到边的藕荷色着陆灯、灯光闪烁处活跃的人影……勾画出一幅动人的画面。

在人影幢幢的跑道上,赵煦给我讲了他和许多基地科研人员在跑道上共同目击的一次遭遇UFO(不明飞行物)事件。赵煦本人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是我国著名无人驾驶飞机专家、空军专业技术少将,其他目击者也有类似的学历和技术专长,他们这次亲眼目击应当是确凿、可信的。

两个月前的8月6日晚,像中秋节晚上一样,赵煦正领导科研试验。当时飞机准备从跑道南向北起飞,就在这时,突然从跑道北头一上一下两个巨大火团从天而降。“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到这两团火就要烧过来了,纷纷下意识地躲避。”赵煦头脑冷静,马上招呼塔台上的人赶快下来拍摄。当摄像的人跌跌撞撞下来后,这两团火球又腾空而起。这两个大火球有几道从里面向外的辐射光束,没有任何声息,来无影去无踪。

1999年春节刚过,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向几家媒体介绍关于硬骨鱼起源的一项新发现,会后恐龙专家赵喜进向我提起,几年前在新疆戈壁滩上进行恐龙化石考察时,他和恐龙专家董枝明等,曾亲眼目击了一起UFO事件。当时他正从帐篷中走出来,一抬头望见远处一断崖上方一个耀眼的巨大物体正在移动,光焰照亮了半边天空。他楞住了,好一会儿头脑里才反映出“不明飞行物”这个概念。他回身从帐篷里提起枪,又大声呼喊其他人出来观看。这时董枝明撩开帐篷目睹了这一罕见场面。我问赵喜进,你射击了吗?他回答,没有。他排除了任何已知飞行物的可能,因为它们“都没这么大的能量。”

许多目击报告都支持这种看法,戈壁沙漠是UFO事件的多发区,一是由于地旷人稀,二是因为能见度好。那么,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

空中捉迷藏

从巴丹吉林沙漠返回北京后,我注意搜集了一下世界各地关于发现UFO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1998年8月前后的。

10月19日11点左右,河北沧州空军某机场上空发现不明飞行物。当时雷达报告:空中有一个实体在移动,就在机场上空,正迅速向东北方向飞去。与此同时,机场上的地勤人员发现了头顶上空有一个亮点,开始像星星,一红一白,两颗星在不停地旋转。可能由于飞行物降低了高度,轮廓变大了看上去像一只短柄的蘑菇,下部似乎有很多灯,其中一盏较大,一直向地面照射。

航管部门迅速证实,没有民航飞机通过这个机场上空,另一支空军部队的夜航训练也已于半小时前结束。“很可能是外来飞行器”,部队立即进入一等战备。

晚上11点30分,雷达报告飞行物已到河北青县上空并悬停在那里,高度1500米。

随着一发绿色信号弹升空,一架歼教6型飞机打开加力拖着锥形的火舌轰鸣着飞入夜空,飞行员是飞行副团长刘明和飞行大队长胡绍恒。他们驾驶飞机到达目标所在位置,根据地面指挥的方位、高度,很快发现了一个飞行物:圆形轮廓,顶部呈弧形,底部平,下部有一排排的灯,光柱向下,边缘有一盏红灯,整个形状像个巨大的草帽!

夜航指挥李副司令员命令飞行员靠近那个飞行物。在距离飞行物大约4000米时,它突然上升。飞行员立即驾机爬高,当飞机升至3000米时,这个飞行物却来到飞机的正上方。这说明飞机头顶上的飞行物比飞机上升得更快。飞行员决定麻痹一下这个飞行物,改变飞行方向下降高度,与飞行物拉开了距离。有趣的是,那个飞行物仿佛很有灵性竟尾随而来。两位飞行员抓住战机突然加力,以占据高度优势,飞机跃升倒飞,当飞机改为平飞时他们发现,飞行物已经比他们高出2000米。飞行员驾驶飞机继续追击飞行物,副团长刘明把飞行物套进瞄准具光环,打开了扳机保险,同时请示是否将其击落。李副司令员要求他们不要着急,先看清楚是什么。

尽管飞机已经加大了油门,还是无法靠近飞行物,飞机上升到1.2万米时,飞行物已在2万米的高空。这时飞机油量发出告警信号,再追下去燃料将告罄。地面指挥审时度势命令飞机返航,地面雷达继续跟踪监视。当两架新型战斗机准备升空捕捉这个飞行物时,它已经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

扑朔迷离的目击

这是1998年多次遭遇不明飞行物事件中比较典型和可信的一次。据当地有关部门统计,那天晚上目击这个不明飞行物的群众约有160人之多。

在此之前一个多月,澳大利亚内陆一个小村庄的居民不容置疑地向媒体报告,他们目击一个不明飞行物。法新社报道了这则消息。这个小村庄叫奎林代村,位于悉尼以北,距离悉尼大约4小时车程。现年六十一二岁的尤尼斯·斯坦菲尔德是这个村庄目击不明飞行物的村民之一。她说,她最先注意到蛛网状物质落在她女婿的身上,“后来我们看到天空大约有20个银白色的物体”。她说,当人们移动位置和加快脚步的时候,这种蛛网状物质就从身上落到地面。还有一些蛛网状物质挂在了电话线上。澳大利亚UFO协会发言人罗斯·杜威说,奎林代村大约有20名村民通过热线电话向协会报告了他们看到的情况。

罗斯·杜威解释“那些银白色物体可能是优质鱼线”,这实在令人大感意外,因为作为一个岛国的澳大利亚,人们最熟悉的东西恐怕就包括鱼线,不管多么优质。

1997年10月4日,美国工业巨头、88岁的劳伦斯·洛克菲勒在他纽约附近的豪华住所,举办了一次关于不明飞行物的研讨会。他得到了斯坦福大学天体物理学家彼得·斯特罗克的帮助,有10位科学界的权威人士听取了来自世界各地的8位不明飞行物学者的发言。在这次研讨会后,与会者草拟了一份报告,题为《不明飞行物观察物证》。这份报告在媒体上公之于众后成为赞成不明飞行物确实存在的第一份科学文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