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案件 正文 第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6.html


第 十四 章




刘宏超是在春节前五天接到登巴打来的电话得知多吉的一审判决结果的。

登巴在电话上只是简单地说多吉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是刚刚才宣判的。多吉不服,已当庭提起了上诉。登巴还说多吉和他们都仍然希望委托刘宏超律师担任多吉的二审辩护律师,并问刘宏超同不同意,如果同意,他明天就到省城来。

刘宏超对这一判决结果既感到意外又并不感到十分意外。感到意外的是判得这样重,已经是刘宏超先前估计的判决结果的上限,也就是说法院根本没有采纳自己的任何辩护意见,并且显然那枚弹头也没有找到。刘宏超知道,如果那枚弹头找到了,依法是应该开庭对弹头进行质证的。没有再次开庭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弹头没有找到,当然就用不着质证了。二是弹头找到了,但正如刘宏超主张的那样,弹头没有破裂,是完好的,控方在这种情况下故意不出示弹头,如果是这样,性质就太恶劣了。究竟是何原因,看了判决书就知道了。刘宏超不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他知道多吉一案给政府,给当地社会秩序、治安状况都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不一定能顶住各方面的压力,严格依法公正裁判的。多吉是很有可能成为牺牲品的。好在还有一个二审的机会,二审法院就在省城,那些人总不至于跑到省城来闹事吧?省高院的法官总不至于也象州中院的法官那样受当地政府的影响把?水平可能也要高一点吧?司法理念可能也不至于那么陈旧吧?想到了这儿,刘宏超在电话里爽快地答应了登巴的请求,并告诉登巴第二天他在办公室等。


第二天中午刚过登巴就急匆匆地来到了刘宏超的办公室。

登巴还来不及坐下就忙从提包里拿出了一份《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双手递给刘宏超说:“我是今天一早出发的,下大雪了,路有点不好走。刘老师你等急了吧?”

“不急,你别着急。你吃饭了吗?要不你先去吃饭?”刘宏超关切地问。

“吃过了,是在路上吃的。刘老师你先看吧。他们简直是太污了,判决书上对你提的那个问题根本不回答,他们自己在庭上都曾宣布了的嘛,咋个现在又不提了呢?”登巴急得脸都有些红了。

刘宏超仔细地看了一遍判决书,并在一些他认为重要的地方作上了记号:“你看,判决书对我们提出的关于多吉多次口供中对开枪这一情节的供述的两种说法,即走火说和开枪说,而我们认为走火是符合实际的意见和关于疑问弹头并要求交出弹头进行质证是这样表述的‘……我就随手往楼下打了一枪……现场勘验笔录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公主桥镇监狱招待所内,进入现场在招待所大门口的卷帘门下方的平台上俯卧着一男性伤者,俯卧处有80乘90厘米的血迹,距伤者头部60厘米处有一军用五四式手枪子弹头。上例证据,经当庭质证,被告人多吉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两份证据缺少必要的连接点,不能得出故意杀人的结论……本庭认为,控方提供的上述两份证据取证合法,证据本身客观真实,……被告人用五四式手枪击中被害人头部致伤的事实,本庭予以采信,而辩护人的意见缺少证据支持,不予采纳。’判决书所说的控方的‘两份证据’中有一份就是多吉的一次口供,并且是多吉的第一次口供。但你再看判决书的后面,‘……合议庭评议认为,被告人多吉的两次供述前后矛盾,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故不予采纳。’你看,第一,判决书隐去了我要求控方出示弹头和多吉不是击中被害人的要求和观点,称有现场勘验笔录记录提取了弹头,就以此来证明这枚弹头就是击中被害人的弹头,并且不敢明确说明我认为这枚弹头未击中被害人的依据,即《尸检报告》和弹头本身的矛盾。第二,既然合议庭认为多吉的前后两次关于怎么开枪的说法有矛盾,不予采纳,那为什么判决书前面对这个证据又要采纳其中一个呢?这样做岂不是自相矛盾吗?典型的唯我所用嘛!“刘宏超愤怒地把判决书递给文小华。

文小华接过判决书看后说:“这份判决书明显是在回避我们提出的问题,完全不回答。刘老师的估计是正确的,在折西县时,刘老师就估计最坏的判决结果就是这样,也估计到判决书会对刘老师提出的问题完全置之不理。”

“看看吧,这就是我们一些法院的水平!这就是我们一些法官的素质!如果你对这个案子不了解,光从判决书上你是看不出什么问题来的,可能还会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判得有理有据,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所以,有些案子如果要复查的话,你就必须下很大的力气从全案所有的材料看起,你才有可能查清问题所在。这些法律文书的制作者,他们成天与法律文书打交道,所谓笔下生花,所谓刀笔吏,大概就是指这些人吧!”刘宏超感慨地说。

“刘老师,我们相信你,多吉也要求你继续给他当辩护人。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登巴带点哭腔的无助的声音与他那魁梧的身形相比显得那么不协调,使人看了不免感到有些辛酸。

“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为多吉辩护。现在你去办理有关手续,然后我们就只有等。多吉提起上诉后,一审判决就没有生效。现在快要过春节了,法院要放假。这个案子的卷宗起码也要到春节放假完以后一段时间才会送到省高院。这段时间你们回家好好过个年,我在这段时间准备辩护意见,过完年后就去与省高院的法官联系。有什么消息我们都互相通报吧。不过,我们都要做好最坏结果的心理准备。”

“最坏结果是什么呢?”登巴有点害怕地小声问。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因为法律规定只有被告人上诉的刑事案件是不加刑的,所以最坏的结果就是维持原判,不会再加重了。我之所以把这种可能性告诉你,是要你们知道维持原判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但是,我认为只要有一点希望都应该努力去争取,何况多吉本来就是冤枉的,这个案子应该是个错案!”刘宏超耐心地给登巴作了解释。


在春节前得到这么一个坏消息,使刘宏超心里很不高兴,但又无可奈何。他望着楼下熙来攘往的人们,他们有的三五成群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什么,有的携家带口提着大包小包从超市满载而归,也有俊男靓女们打打闹闹全然不知什么是痛苦,全然不知什么是苦恼。他们是幸福的,无忧无虑的,最重要的,他们是自由的,只要条件许可,他们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想到哪儿就可以到哪儿,没有人会干涉你。他们当然不知道有一个与他们一样年轻,一样健康的小伙子现在却在看守所里苦熬,焦急而又无望地盼望着最后的审判。他本不应该在那个地方,他本应该是楼下这些俊男靓女中的一员,和他们一样无忧无虑,对未来,对爱情充满期望,但他现在却在那冰冷的监牢里望眼欲穿地等着那很可能等不来的好消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不公平?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想到这儿,刘宏超转过身来问文小华:“你对这个案子怎么看?”

“刘老师,您是说在这个案子上我们的观点是正确的吗?是这个意思吗?”文小华有些不确定地问。

“我坚信我们对这个案子的观点、论据都是正确的。至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可以推翻我们观点的证据!我坚信多吉是冤枉的。我是说法庭明明宣布了控方的证据存在重大问题,为什么在判决书上却又只字不提呢?他们这样做是为什么呢?是受到了什么压力呢?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不仅会使一个无辜的人受到冤枉,也会放走真正的坏人,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吗?”刘宏超义愤填膺地说。

文小华也有些激动:“我也是这样看的。我们没有错,错的是他们!就那枚弹头和《尸检报告》来说,弹头如果是完好的,那个被害人颅内的弹片就只能是来自另一发子弹,这是毫无疑问的。刘老师,您的辩护是抓住了关键,抓住了要害,抓住了重点,把控方逼到角落上去了。我想,如果不是其他外来因素,我们肯定是必胜无疑的。”

“关于那枚弹头,我敢肯定是完好的,没有破裂。问题是控方不拿出那枚弹头,而我们只有根据照片来说明,你知道照片只反映一个平面,不能全面反映弹头的真实情况,控方就是钻这个空子。但是,他们忘了,新《刑事诉讼法》实际采用了‘疑罪从无’的观点,他们不拿出那枚弹头的话,就存在这么一个疑问,这么一个可能性。而刑事审判的所有证据都应该指向同一,应该都没有任何疑问。因此,即使控方不出示那枚弹头,法庭也完全应该依法以证据不足为由判多吉无罪呀!况且弹头是本案的一个主要证据,主要证据都不当庭质证显然也是违法的。”刘宏超用无庸置疑的口吻说。

“我完全同意您的观点。那您说,法院那样判,又是为什么呢?”文小华仍然有些不解。

“我看最主要的原因是受到了有些机关甚至个人的干涉。你没听登巴刚才说,在我们离开折西县城没几天,黄原省的人又组织了一次规模更大的游行吗?这一次游行比我们看到的规模、影响要大得多。不是说州政法委书记扎西都亲自去做工作了吗?你想想,在这种情况下,上面对法院会不施加压力吗?我看问题应该是出在这里。有人要牺牲多吉啊!多吉算什么呢?一个什么后台、什么背景都没有的牧民的后代,既无钱又无势,像他这样的人成千上万,多得很,牺牲掉一个两个不算什么,但他们忘了,就是这样的成千上万的不起眼的人背负起了整个共和国,共和国的基础就是像多吉这样的普通人构成的。而如果多吉真的是一个什么有背景的人,或者一个有钱有势的人,他们还会就这样轻易地去牺牲他吗?我相信,决不会!法律体现在他们身上就会是‘公正’的。但他们想过没有,如果法律在实施时因人而异,那么这个法律就会在人们的眼里失去了权威,失去了本应有的至高无尚的地位,这个法律谁还愿意来遵守呢?出了事,人们就去找关系,托人情,走后门,看谁的后台硬,谁的关系广,谁的金钱多,要不然就聚众闹事,显示力量,制造事端,比谁的拳头硬,胳臂粗,逼迫你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判决。更可恶的是,有些人还会利用自己的地位、权力来影响公正审判,他们提出的理由很可能从表面看并不是为一己私利,提出的理由很可能都是冠冕堂皇的,什么为了人民的利益呀,为了经济发展呀,为了民族团结呀等等等等。但实际上你只要仔细想一想,他们实际上还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官位,为了自己能当更大的官!究其根本,他们并没真正有过‘以法治国’的意识、思想,在他们看来,法律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件工具,是他们用来治人的工具,而他们自己则是超越法律之上的,他们是使用‘法律’这个工具的人!法律不是人人都应该遵守的,人人都应该受其约束的至高无尚的规范。我看问题就出在这里。”刘宏超斩钉截铁地挥了一下手。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文小华问。

“我们在上诉中当然还是坚持我们在一审时的理由。我相信我们一定还会找到一些对多吉有利的证据。”刘宏超充满了信心。

“证据,什么证据?上那儿去找呢?”文小华又问。

“你忘了,在一审时,那些案卷材料并没有完全给我们看,庭审时也没有出示。这些案卷材料应该都会随卷移交给高院的。我相信在高院阅卷时一定会找到支持多吉无罪的证据材料!一定会的!”刘宏超很有信心地说。

“哦,是这样。刘老师,您为什么这么有信心相信能找到对多吉有利的证据呢?”文小华还是有些不解。

刘宏超笑着看看文小华:“信心来源于你对事物的认识,来源于你对事物合乎逻辑的判断。你想想,我们都坚信多吉发射的那发子弹实际上没有击中被害人,在一审时我们发现的问题和证据都支持这个基本判断。实际情况应该是另一发子弹在另一地击中了被害人。那么,从现场看就一定还会有许多证据支持我们的这个观点。因为在招待所击中被害人和在另一地击中被害人在现场上看是肯定有所不同的!遗憾的是,许多证据我们在一审时并没有看到。还有,我们在一审时最初的辩护观点是意外事件,即多吉的那发子弹击中了被害人,而持这种观点,那些证据对我们的辩护就显得无足轻重,再加上后来在法庭上也不给我们看那些证据,也没有时间看那些证据。不过,二审是个机会。这个问题也反映了在刑事审判中控辩双方是多么地不平等!”

“那您估计是那些证据呢?”

“我想应该是现场照片。警方不是拍了些现场照片吗?我们至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一张现场照片。”

“哦。”文小华若有所思。

“小华啊,马上就要过春节了,你打算在哪儿过呢?”刘宏超关心地问。

“学校已经放假了,我打算回家好好陪陪父母,差不多有半年没有见到他们了,怪想他们的。车票我都已经买好了,准备今天晚上就走。春节过后就要直接回校了,因为要忙着写毕业论文,可能就没有时间再到您这儿来了。不过,我还真是挺舍不得的,我还真想知道多吉一案的最终结果。祝愿他逢凶化吉吧。”文小华答道。

“替我问候你父母好,也祝你过个好春节,全家团圆,新年有新进步!”

“谢谢,这段时间跟着您实习真是长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多吉这个案子,让我认识到了社会的复杂性,我们法治建设的艰巨性。不过,我也相信,只要有一大批像刘老师这样的敢于仗义执言,不畏权势,忠于法律的——”文小华说到这里,停了停,想了想又说:“‘斗士’,请允许我用这个词,因为我认识到要达到法治社会这个崇高目标,不斗争,不争取,没有人为之做出牺牲是不可能达到的。我认为,刘老师您就是这样一位斗士!”

“谢谢你的夸奖,让我们都争取做这个斗士吧!”刘宏超握着文小华的手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