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审核]李庄案,开始“有违程序正义”,结尾“法治中国的胜利”?

中午不睡下午崩溃 收藏 1 140
导读:李庄案,开始“有违程序正义”,结尾“法治中国的胜利”? 2011年4月22日,上午10点半,重庆江北法院宣布接受江北检察院公诉人撤回李庄漏罪案的起诉,江北区检察院负责人在回答撤回理由时表示,公诉方在对本案提起公诉时,有充分证据指控李庄犯有辩护人妨害作证罪,应依法提起公诉,追究其刑事责任。但该案在庭审过程中,辩护方向法庭提交了新证据,与公诉方指控李庄犯辩护人妨害作证罪的有罪证据矛盾。4月20日休庭后,检察院对该新证据进行了认真核实,并经院检察委员会研究,认为现有证据发生变化导致指控事实和证据产生疑问。

李庄案,开始“有违程序正义”,结尾“法治中国的胜利”?

2011年4月22日,上午10点半,重庆江北法院宣布接受江北检察院公诉人撤回李庄漏罪案的起诉,江北区检察院负责人在回答撤回理由时表示,公诉方在对本案提起公诉时,有充分证据指控李庄犯有辩护人妨害作证罪,应依法提起公诉,追究其刑事责任。但该案在庭审过程中,辩护方向法庭提交了新证据,与公诉方指控李庄犯辩护人妨害作证罪的有罪证据矛盾。4月20日休庭后,检察院对该新证据进行了认真核实,并经院检察委员会研究,认为现有证据发生变化导致指控事实和证据产生疑问。依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既重视认定被告人有罪的证据,也重视有利于被告人的无罪证据,本着对事实负责、对法律负责的态度,坚持依法办案、客观公正、不枉不纵的原则,决定将本案依法撤回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七十七条的规定,在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理由,并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合议庭经过认真评议后认为,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在判决宣告前要求撤回起诉的理由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七十七条的规定,依法裁定准许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

他们似乎忘了,这宗李庄案再审从一开始其实已经被他们庄重地定义为有违“程序正义”,而现在一旦公诉方撤诉就一下子又变成法制中国的胜利,难道是那个有违程序正义的法制中国的胜利不成?

我倒觉得,江北检察院因诉辩双方的证据矛盾而撤诉,倒可以证明所谓的李庄案再审从一开始就始终走在一条符合中国宪法和法律的法制轨道上,现有证据能认定李庄有罪,就起诉,当证据出现模糊和矛盾,就否定自己,这之间是什么一个东西得到最大尊重?

不是法律吗?

以阴谋论者的手段,检方一样可以玩弄讼棍技巧,但我相信讼棍毕竟是论棍,谁是讼棍谁尊重的法律,旁观者自在人心。

李庄案再审中检方的主动撤诉,我倒觉得恰恰证明了当前的重庆司法界是讲法制的,更没有如某些人度测的那样,司法权受到行政权力的干涉,亦即拥有所谓的司法独立,但往往,真正的司法独立就是这样,这次他不依你的意志为转移,下次也不会依我的意志为转移。

我看过几乎所有“程序正义派”都以美国的辛普森案的裁判结果为范例,至少到4月22日止,李庄案再审过程却是流露出辛案的某种征兆,当然,我们更不希望本案却因所谓程序上的正义,而完全废掉实体上的正义。

不过,我还是建议,那些一直在李庄案的辩护过程中怀抱某些企图的人们,可以继续追究江北法院和江北检察院对于本次开庭的所谓程序不正义性,包括声明坚决不接受包含检方撤诉在内的所有本案衍生的程序不正义。

国法在前,越卑微者越崇高,希望李庄案的诉方、辩方、当事人,以及无数各怀心事的旁观者都能葡伏于这种卑微,体验于这种崇高,一个真正的你我理想中的法制中国,其实就是要靠这样的葡伏和体验得来。当然,你若还仍一味以再一种阴谋论度测重庆司法界2011年4月22日的令人吃惊之举,谁也没有办法。

当我今天在一些律师的文字中居然见到一些几乎把李庄描述为天使或圣婴的段落还是恶心得直想吐。


本文内容于 2011/5/3 18:28:02 被三区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