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5.html



第三节 良心与责任


话说在上节里,沈卫国发现了在前面的小路上有一团黑影!

他赶紧踩下了刹车!

不过车还是在草地上往前滑了过去,没有按他希望的那样给停住!是人!随着距离的缩短,他那明锐的眼睛还是告诉他,倒在地上的黑影里有个人,而且那人也明显是被吓到了,一边挥动着一只手,一边是恐惧地往路边滚动!

一边是山坡,一边是山沟,无路可让…

还没等沈卫国想出什么招数来,那车随着惯性沿着道路“勇往直前”,然后…

只听一阵戚里卡嚓声响!

车也停了下来!

完了!

麻烦了!

杯具了!

撞到人了!

这就是沈卫国现在的想法!

其它的是想不起来了,差不多有一分钟的时间!沈卫国才定了定神,恢复了点思维,赶紧从车里跳了出来,想解救车下的人,可?人呢?车下被压的黑黑的一团,根本一点生气都没有?!

完了!出人命了!

沈卫国顿时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人也软软地瘫坐在地上,一边喃喃地说着:“坏了!坏了!这下真的压死人了!你怎么不躲呢!我都已经按了喇叭了!”

“我就是听了声音才被吓的跌下来的!还躲?!我都掉山沟里了!”

“不吓不吓!都是我不好啊!啥要开这样快呢!不过我会好好照顾你家里的!”

“我有手有脚的!谁要你来照顾了?!”

那沈卫国现在还惶惶不安,根本没有意识到谁在和他说话,他是在机械地有问必答中,在潜意识里,这声音应该是个老者,所以他本能地在说着:

“老伯!你现在也不用冤我!我是会说到做到的!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了的,我力所能及地去帮你完成!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是在县城工作的,叫沈卫国!我是县里打猎队的!”

“年轻人!什么打猎队不打猎队的?!这我不管,心愿?老汉的心愿多了!让我的儿子们都回家来!你办得到吗?我小儿子还没成家,你给找老婆啊!别那么多废话!快过来拉我起来,我都要拉不住啦!”

“哦!我真的不骗人….”

沈卫国还顺嘴说着话,突然一下子意识到不对!和自己说话的人根本不是死人啊!他一下子激动地跳了起来:

“啊!什么?!你没死啊!”

“你这人有病啊!我没死你诅咒我什么!”

沈卫国听到老人果然好好地活着,可是比什么都高兴,也不关人家是不是在骂他,嘴里一边兴奋地应着,一边飞快地跑到声音发出来的地方:

“啊啊啊!好好好!我就来拉你上来…恩!你在哪里啊?”

原来这就是灯下黑,在汽车大灯的暗影里,根本看不到什么!而且人家还是挂在沟壁处,底下一片黑漆,自然更是不好发现了。

沈卫国一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因为太慌张了,连这点常识都给忘记了!一边暗骂自己太笨蛋,一边手脚飞快地取来手电,找到老汉后,老汉已经累地说不出话来了…

刚刚把老汉拉离沟壁,拖上小路,从小村那边乱哄哄地冲过来一群手拿菜刀和木棍、扁担等家伙的乡下农民来,不过被这汽车大灯给照的吓的不敢过来,有几个手拿火把灯笼的,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手里的照明工具,但是大家还是嘴里不停地发出呼喊声,更有人敲起了脸盆什么的东西来,发出好大的声响。

沈卫国现在是混身都没得劲了,从县城出来到现在,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什么东西都没吃过,又发疯似地跑进山去找人,现在还哪有劲在?把老汉拖上来,已经把他身上最后点力气都给耗尽了;而且很明显,这老汉不知伤在哪,自己根本站不起来,现在见到一群老乡也不过来帮忙,心里顿时有点气来:

“喂!你们在那里搞什么?!还不过来帮忙!老伯受伤了自己站不起来了!真是的,搞什么搞!”

那边一听这沈卫国的喊话声,顿时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然后从那里有个人也喊了起来:

“那里的是老张吗?”

那半躺在地上的老汉这时回答道:

“是我!我的腿出问题了,站不起来了,是阿林你吗?过来帮下老伯我的!”

没等那叫阿林的村民回话,那边到是跑过来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一边跑还一边叫:

“爹!爹!是你吗?!你怎么啦?伤哪了!”

“爷爷!爷爷!你是不是被这妖精给伤了?!”

那沈卫国见对过有人过来搀扶起老人来,自己趁机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一下,现在突然听到这有人说什么妖精的,不由地有点乐了:

“我说小屁孩,你见到哪有妖精了啊!哈哈哈”

“你你…”

那孩子可能看到这沈卫国怎么看都不象妖怪一类的,在你了两声后就转移了方向,用手指着那车子叫了起来:

“…那不是妖精吗?!”

沈卫国好象是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把车子称做妖精?!太好笑了,你长这样大就没见过这车子?哈哈….”

可没笑几声,他的嘴巴张着可笑不出来了,眼睛看着前面一大帮子的村民,怎么个个都模样怪怪的,虽然说不是长的什么奇怪,而是穿着打扮,在灯下一照,活脱脱的是一群古装戏里跑出来的群众演员!

要不是他们都是说的本地话,他还听的明白,不然他肯定是要学这小女孩子的话了:妖精啊!

那群村民们也不顾这边上坐着的沈卫国,都围着那老汉,在一阵乱七八糟的问候后,就要把老汉扶起来,这时那老汉叫了起来:

“啊呀!轻点轻点!我腿…我腿站不动!酸…酸的厉害!”

沈卫国听到这老汉腿酸,立即感到坏事了!这老汉的腿断了!要知道,如果一般只是疼痛的话,就说明仅仅是伤筋伤皮的,但酸就表示这骨头有问题了,十有八九是断了骨头!

他立即爬了起来,喊停了几位想拉这老汉起来的村民,一边拢开围着的人:

“老乡们,大家都让让,老张的骨头可能有问题,让我看看!”

大家本来一听老汉叫出来,一时都感到无从下手的,现在有人过来看,也都自动地让开了道,沈卫国进去让老汉继续躺在草地上,然后检查起老汉的腿来,果然!老汉的右腿软软地吊在那里,麻烦的!腿真断了!

“大家快不要都围着,来几个人帮下手,把老张给抬到车灯下,我给仔细检查一下,再回去几个人,把门板给我抬过来,等下抬老张有用!”

这些村民到是很听话,也不问什么,就有几个上来按沈卫国的要求,把老张给抬到了亮光里,而另外几个村民是跑回村庄去了,不用说,肯定是抬门板去了!

现在可以看清楚了,这老张穿的裤子布料,原来是麻布的!和边上村民穿的是一样的料,怪不得刚才看那些村民有点奇怪的狠,原来如此的!不过现在这时代谁还穿这料啊?

带着疑问,沈卫国一边往上把宽大的裤管给往上撩起,一边仔细地检查腿的外表,还好,骨头的断头没有刺出皮肤,那两个孩子现在也安静地守在一边,那个大点的有十多岁的样子,懂事地把老汉给半抱着身上,而那小女孩则是围着沈卫国,好奇地看着他检查…

看到皮肤上有几处擦伤,那小孩子忍不住想用手去擦,沈卫国赶紧阻止了她:

“别动,你的手脏,不能擦,等叔叔去拿药来!”

上车拿来急救包,又随手拿了两把手电,交给了两个孩子,教会他们怎么开后,让他们给自己照着,然后把外伤的部位都给消毒清楚,这时,那回去抬门板的也赶到了:

“先把他抬回去吧!等下再去请医生,在现场肯定是没办法接骨了!”

沈卫国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办法,检查下来,这老张也就断了腿,其它的都没伤着,还算庆幸的!这断骨仅仅是硬伤,只要不再继续颠沛,就不会影响到生命的,再说这晚上要送医院去,也要安排一下,因此就给村民们下达了任务.。

看着一群村民们围着门板,把老张前呼后拥地抬着往前走,沈卫国现在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但目前是救人要紧,其它的等安顿好了再说吧!

上了车,点着了火,尾随着村民一路慢慢地往村里的方向开去,然后不忘记继续拿出手机和对讲机进行联系,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邪了门了!

暗暗地骂了几句粗口的时间,这村就到了!在车灯的照耀下,沈卫国现在再不承认,也知道自己跑到了自己不认识的地方来了!不是地方,是时代!这地方自己太熟悉了!闭着眼睛都不会跑错,但是熟悉的村庄、熟悉的村民都换了!

换成了草窝棚、换成了穿着麻布制成的村民!是到了一个穷时代来了!还算好的是,确定这是在自己的家乡,地形什么的都没变化太大!

算了,现在这些都不用去想了,还是先想想接下来这撞人的事吧!撞了人一跑了之可不是沈卫国的行为准则,首先在良心上就过不去,该是自己的责任,就要勇敢地去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