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日本:坐扶梯关东人靠左 关西人靠右

世界上为国内的分裂主义思潮而苦恼的国家不少,俄国人为车臣,西班牙人为巴斯克,加拿大人为魁北克,除了北爱尔兰之外,苏格兰的独立思潮也是时时牵动大英帝国神经的。本来日本人有个脾气就是“赶潮流”,世界上流行什么都落不下日本——日本也有“独立运动”,有人就在成天鼓吹冲绳应该独立。你看大山朝常和上野健一这两个作家还一人写一本《冲绳独立宣言》,放在书店里像打擂台似的堂而皇之地对着卖,2007年9月29日,为了抗议文部省的教科书检定同意了删去中学历史教材中有关“日本军强迫冲绳居民自杀”的字样,冲绳人召开了11万人的大会,会场上写着“琉球独立”大字的彩旗就到处迎风飘扬。

说那是“运动”未免有点夸大其词,谁都知道那只是冲绳人对历史和现实生气之极而在发牢骚,并没有谁认真地想过所谓“冲绳独立”的问题,起码在现在还威胁不到“领土完整”。而且日本是有“言论自由”的国家,还比任何其他的国家都彻底——连“国家叛逆罪”都没有,你可以随便胡说八道。前几年有一次抓到了防卫厅的一个官员向外国卖情报,却无法以间谍罪起诉:因为日本没有“间谍罪”这么一说。最后以“违反公务员守秘义务”罪起诉了事,违反了一项义务能有多大事呀?所以,“分裂日本”,不是一件什么能炒作的事情。

但是“分裂的日本”,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日本是个“已经分裂开来了”的国家,有两个日本:东日本和西日本,在更多场合分别被叫做关东和关西。日本有“三大城市圈”这种说法,就是首都圈、中京圈和近畿圈,首都圈指的是东京都23区和周围的神奈川、琦玉、千叶等好几个县的一部分,中京圈指的是名古屋及其周围,近畿圈则指京阪神(京都、大阪、神户)及周围地区,这三大城市圈包括了日本一亿几千万总人口的60%。“关东”主要指的就是首都圈,而关西其实就仅仅是指近畿的京阪神地区。

日本人口,三大城市圈就占了一半多,剩下的广岛一直接到福冈长崎还有一个人口稠密的圈,其他地方基本上就没有人了。小泉纯一郎当上内阁总理,说要改革。第一个改成了的就是把一个专修高速公路的特别行政法人“道路公团”给民营化了。那个道路公团没事到处修高速公路,一开始说全国所有地方都要做到十公里之内有高速道路的入口,后来又说要五公里之内。方便倒是方便,可是谁来买单呢?拉下了一大堆亏空的道路公团顿时就为千夫所指,接下来就是国会里为了谁来负责的问题吵架。听了半天也听不出要领来,就知道当时流行一句话叫做“北海道的高速公路上跑的尽是狗熊”。这意思就是说日本除了关东关西以外也就没什么了。

那么这个“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要说清楚还挺繁,得关东关西分开了说。原来的日本分成好些个小国,国境上有检查所,称为“关所”,最有名的一个在现在的箱根地方的足柄,出了那儿再往东就是蛮荒之地了,就得把中国唐诗改了唱:“东出阳关无故人”了。可是谁能想到500年以后东边如此成了气候呢?

那便是关东,是不是关东以西就是关西了?也不是。比如名古屋就在箱根以西,但名古屋可不是关西,关西原来是指京都和滋贺的交界线上的一个名叫“逢坂”的关所以西的地方。那么中间怎么办?算哪边的?哪边都不算。广岛还在关西的西面呢,也不算关西。所以说关东关西其实并不是个地理概念,而是个文化概念。

“文化概念”是不是有点夸大其词了?

真还没有夸大,有哪位听说过一个国家的电网分两个周波数的?日本就有两个周波数,关东是50赫兹,关西是60赫兹!怎么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邪门事?原因很简单,当年日本人刚开始向外国人学发电时,发电机得到外国去买。1894年关东的“东京电灯”公司(现在叫“东京电力”)跟欧洲人学,从德国的AEG公司买了50赫兹的发电机,而第二年关西的“大阪电灯”公司(现在叫“大阪电力”)则从美国的GE公司买了60赫兹的发电机。那为什么不买一样的?理由就更简单了,那边它买这种了,这边我就得买那种!

方便不方便,当时不知道不方便。那时也没有几个人在用电,就一个小发电机拖几盏电灯,多少赫兹也没关系。到了后来电力普及了,发电机要并成电网了,这事就出麻烦了。电厂和电厂无法并网不说,用户跟着一起倒霉:你把家从大阪给搬到东京去了,这家用电器可得全换新的了。

这件事就一直扯了一百多年皮也没解决,到现在形成了一个奇观:从新泻县的系鱼川到静冈县的富士川连一条直线,线的东边是50赫兹,线的西边是60赫兹。

那用电设备器具怎么办?日本人倒也能想出办法来,电网是没办法了,可电器有办法。现在买了日本电器,看到背面注明的性能参数可能会纳闷,110V和220V兼用的不多,但是50/60赫兹肯定兼用。这时可千万别为日本人照顾全球用户的热心而感动,那是他们那些莫名其妙的老祖宗折腾出来的副产品。

关东关西就是这么折腾。

到现在还是这样,比如索尼和松下就永远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索尼弄一个东西出来,松下就非得把它给灭了,索尼弄了β制式来录像,松下就得推VHS制式。索尼有了一个8mm,松下就有C-VHS,现在索尼是MEMERYSTICK,松下还是SDCARD,表面上的理由多的很,真的说穿了,就一个是关东的,而另一个是关西的。

还有什么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多了,说句怪话,一个人就站着不动你都知道他是关西人还是关东人。会不会有人认为这句话说得太夸张?不夸张。乘自动扶梯自动步道不走的话就得靠边站,给人家让道。就这“靠边站”,关东人靠左,关西人靠右!

这又是从哪儿来的怪毛病呢?按道理来说是关东人的做法对,因为日本是左道通行,行人应该靠左。可是关西人说:“左道通行才给你让出靠左边的通道啊”,谁有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现在的东京原来叫江户,武士多,成天挂着刀瞎晃悠,他得把左边让出空来好拔刀,而大阪是个商人的地盘,商人成天夹着个包袱跑来跑去,他得保护好了那个值钱的包袱,所以才有关西人靠右站这个习惯。所以谁要靠边站的时候先得想好了现在是在哪儿,要不然阻碍交通不说还被人笑话。

但是关西人有钱这句话也已经是过去时态了。

一直到大战结束,大阪虽然不是日本的政治中心,但在经济上始终压东京一头。战败了,大阪的“日本经济第一”的桂冠也就给B-29超级空中堡垒的凝固汽油弹给烧没了。战后物资紧缺,从生活物资到生产物资全部由政府统制,配给供应。这一来凡能搬家的大公司全把总部搬到东京去了:和政府衙门靠得近点,拉拉关系什么的走动起来方便。总部都搬过去了,经济重心也就变地方了,不说别的,就那些大公司每年向所在地上缴的地方税就是个天文数目了。到了20世纪70年代,东京不仅在政治上是日本的中心,经济上也成为了日本第一。到现在日本的所谓一流企业,也就是“一部上场企业”(不要看成是“一部分上了场的企业”,而是“在东京证券交易所第一部上场的企业”)不管是在哪里起的家,几乎总部都在东京。有人统计过,全日本资本金10亿日元以上的公司总部,60%在东京。不在东京的大公司扳着手指都数得过来,全是关西的老顽固,像松下电器,神户制钢所什么的。

船破还偏遇连天雨,本来处境艰难的关西经济,十来年前还遭遇了一次重大打击:8。5级的“阪神大地震”把神户最大的企业“神户制钢所”的几座高炉给震成了生铁疙瘩。吞吐量日本最大的神户港全毁,惨不忍睹。地震的物理灾害早就平复了,但是深层打击再也痊愈不了了。那次地震的震中在神户附近,几乎是日本的肚脐,把物流渠道给震断了,日本给震成了两截,各自谋生。西面到广岛为止自成了系统,东面到大阪为止又成了一段,中间的神户就荒掉了。现在物流渠道是早就通了,但那运行起来了的经济模式可不是那么简单地跟着变化,所以现在关西经济上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追根到十几年前的那场地震上去。现在关西人就只能看着关东地区的景气流口水。

就这样关西人还是很不服关东人,不就是个暴发户吗?首都有什么了不起的?奈良、大阪、京都、神户,哪儿没做过首都?俺们做首都那会儿,你那还是化外呢。东京作为所谓“首都”其实很可怜,是从明治元年(1868年)才刚刚开始。就一百多年。原来你是什么?不就是个“江户城”吗?什么都没有,就一个幕府。幕府是什么?“征夷大将军府”,怎么说你也就是个军队的前方指挥部的设营地罢了,不就一顶帐篷吗?没什么牛的。

关西人一直很顽固地认为当年天皇去江户城是被骗过去的。确实当年明治天皇从京都出发去江户时政府还专门发了文告说东边是几千年“王化不到”的地方,天皇只是去“巡幸”,京都是“千年帝城”,天皇陛下看的最重了,怎么会扔下你们不管呢?可是话音未落,天皇到江户的当天就把江户的名称给改成了“东京”,结结实实地把关西的土老冒们给涮了一次。

你说关西人看到关东人岂能顺吗?

每个国家都有程度不同的方言,为了互相交流就得有标准语,一般也就是那个国家首都的语言。一般日本人出了本地,就得规规矩矩说标准话。政治家有意说谁也听不懂的方言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说给他那选区的选民听的:你看我多么热爱家乡,在国会干架都用家乡话,下次选举再来一票,拜托了。但是关西人就敢到处大声说方言,在东京也一样。就是,当年俺们这土话就是国语!就现在咱们这儿也还有“京都”呢,京城加首都,城里照样还有归“皇宫警察”守备的“御所”。除了天皇不来,照样是首都。

关东人呢?看关西人整个一土老冒,一天到晚抱着“咱们先前阔”的老黄历不放,也不看看现在自己成了什么模样。有能耐先把经济搞搞好。

关西人的解释就不是这样了:关东人傻,一条粗腿抱到底,只投自民党的票,关西人不同,反对一党执政,投反对党的票。当然自民党要打击报复了。这种说法其实挺有意思,也不能说没有道理。自民党在东日本狠是事实,在野党在西日本狠也是事实,京都市,东大阪市都曾经出过共产党市长。这次刚刚结束的大阪市长选举又是在野党民主党的候选人弄走了市长的宝座。但自民党打击报复关西应该不是事实。起码没有证据。

没证据的话不能说,说话就得有证据。营业地盘主要是关西的樱花银行(さくら银行,原三井银行)摇摇欲坠,最后给住友银行合并了去,成了三井住友银行,而关东的三菱银行却长势喜人;国会在吵架,要不要救关西的大荣超市,结果还没出来呢,大荣卖掉的产业全被关东的JUSCO收购去了。

最有意思的是,不但关西的经济在恶化,连关西的人都好像在变傻。

再好的朋友,一听这句话也要跳了:“岂有此理,你也太看不起关西人了,拿关西人这么开涮?”

连忙解释吧,说不是胡说,这句话还是有根据的。关西的名牌中学在全国排行榜上全面下降,取而代之的全是关东的。这不就说明关西人开始比关东人傻了吗?

朋友一听,更是气的浑身发抖,大喝一声:“你是关东人啊?怎么也那样傻。关西受自民党迫害,弄得经济不行,关西人穷了,读不起东京大学了,就在家门口读京都大学,读大阪大学。那些排行榜全是关东人搞得,他们只计算东大的升学率,当然关西得掉下来了”。

原来如此,也有道理,但好像没自民党什么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