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8年国庆节晚上看电视新闻,忽然听到为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恢复名誉的消息。我感到惊讶,为什么俄罗斯要为90年前被处决的沙皇恢复名誉呢?马上上网查找,但我的电脑水平太差,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给南京的朋友打电话,他次日即把10月2日刊登在《莫斯科共青团真理报》上的原文发给我,翻译如下:

……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主席团确认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庭成员是政治镇压的牺牲品,并为其恢复名誉……我们提醒大家,前沙皇尼古拉二世,他的妻子和五个孩子是在他们被囚禁的叶卡捷琳堡市商人伊格纳季耶夫住宅的地下室内被处决的。1918年7月17日凌晨与他们一起被处决的还有侍从他们的御医、女佣、厨师和仆人……沙皇一家的遗骸1991年发现,于1998年隆重安放在圣彼得堡彼得保罗要塞教堂停放历代沙皇棺椁的墓室中。2000年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庭成员被尊为圣徒。

“契卡”回忆枪杀沙皇一家的细节

处决末代沙皇一家的事,我知道得很晚。1950年代学习(《联共(布)党史》)时,只知道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十月革命推翻了临时政府。沙皇是如何被推翻的,推翻后的命运如何,从未想过。1991年我在苏联讲学时,苏联各报都刊登了末代沙皇一家遗骸被发现的消息,我这才知道沙皇一家是在地下室内被秘密枪杀的。我听说当年参加枪杀沙皇的人留下了回忆录,很想找来看看,但没有找到,俄国朋友告诉我这些文件尚未解密。直到2000年我最后一次到俄罗斯讲学,才在苏联著名历史学家沃尔科戈诺夫上将所写的《列宁》和苏共前政治局委员、《一杯苦酒》的作者雅科夫列夫的新著《记忆的漩涡》里看到这些回忆录的摘录。本文所引用的资料也出自这两本书。

二月革命后,沙皇尼古拉二世于1917年3月15日在列车上宣布逊位,把皇位传给弟弟米哈伊尔大公,但米哈伊尔大公拒绝继承皇位,自此俄国便没有了沙皇。尼古拉二世逊位后与家人仍住在皇村。临时政府与英国联系,想把尼古拉二世一家送往英国,英国答应派军舰来接,但消息传出后遭到彼得格勒苏维埃的坚决反对,英国报刊舆论也激烈反对,英国政府不得不改变主意。当时担任俄国临时政府司法部部长的克伦斯基为了应对国内的严峻形势和保障沙皇一家的生命安全,把他们送到了偏远的托博尔斯克市。十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各地的苏维埃逐渐转入布尔什维克手中。1918年1月,乌拉尔工农兵苏维埃通过了把沙皇一家从托博尔斯克迁往叶卡捷琳堡的决议。

担任这个特殊家庭的卫队长是尤罗夫斯基,副队长是尼库林。他们都是契卡成员,直接受乌拉尔州军事委员戈罗谢金的领导。1918年7月17日凌晨,沙皇和皇后、四位年轻的公主(奥莉加、塔季扬娜、阿纳塔西娅和玛丽娅)、患血友病的皇子阿列克谢、御医博特金、厨师和两个仆人,共11人,在伊格纳季耶夫住宅的地下室内被枪杀。1964年5月,参加枪杀沙皇一家的尼库林回忆道:

1918年7月17日凌晨,乌拉尔州苏维埃通过处决罗曼诺夫一家的决议,由特殊家庭的卫队长尤罗夫斯基负责执行。军事委员戈罗谢金下达处决命令……尤罗夫斯基把执行处决任务的十二名拉脱维亚士兵召集到一起,给每个士兵分配任务,谁向谁开枪。尤罗夫斯基发给每个士兵一只手枪。他分配任务的时候,拉脱维亚士兵请求取消他们向四位公主开枪的命令,他们对年轻的姑娘下不了手。尤罗夫斯基把这些在关键时刻不能履行革命义务的人换掉……房间里只有一盏灯,光线昏暗。囚禁的人到齐了,执行命令的人走了进来。尤罗夫斯基对尼古拉说:“你们在欧洲的亲戚准备进攻苏维埃俄罗斯,乌拉尔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决定枪决你们!”尼古拉回头看了看家人,惊恐地问道:“什么,什么?”房间里发生一阵骚乱,听见哭泣声,接着下达了开枪的命令。十几只枪一齐射击,射击了几分钟。房间太小,子弹从墙上弹回来。几个射击的人退到房间外面射击。尤罗夫斯基肯定说沙皇是他打死的。

下面是尤罗夫斯基本人1922年写的回忆录:

我第一枪就把尼古拉打死。士兵不停地射击,我费了很大劲才制止胡乱射击。枪声停止后,我发现很多人没打死。比如博特金医生,他支撑着右手躺在在地上,仿佛在休息。我用手枪把他打死。阿列克谢、塔季扬娜、阿纳斯塔西娅和奥莉加还活着。女佣杰米多娃也没死。叶尔马克同志想用刺刀结果他们,但未能成功。后来找到他们未被刺死的拉原因。这些公主的胸衣缀满钻石,仿佛盔甲一般。我不得不一个个把他们打死。让人遗憾的是红军战士看见她们身上的东西,想把它们据为己有。我要求一起执行任务的同志看住士兵,不准他们拿搜查出来的贵重首饰,拿走的立刻归还,否则将受到严惩。卡车把尸体运出城。在道旁找到一口废矿井。我下令把这一地区包围起来,燃起火堆,从尸体上扒衣服。我撕开一位公主的胸衣,里面装满钻石,很多人激动得喊起来。我对大家说:“这只是普通石头。”我命令士兵们停止扒衣服,马上走开。只留下几个可靠的人。我们继续搜查。在塔季扬娜、奥莉加和阿纳斯塔西娅身上找到很多宝石,但玛丽娅身上却没有。在皇后身上发现一条镶满珍珠的金腰带,还有很多金戒指和金耳环……然后把尸体扔进已经进水的废矿井里。我回到叶卡捷琳堡向苏维埃报告完成任务。但他们认为这个地方不安全,容易被发现。晚上又把尸体从废矿井里捞出来,装上卡车,寻找更深的矿井。但汽车陷入泥潭,只好在泥煤里挖了个大坑。在埋葬尸体前洒上硫酸,免得日后被辨认出来。这时捷克军团已迫近叶卡捷琳堡,只好草草用土把坑填平,便离开了。

皇室成员有威胁布尔什维克政权的力量吗

除上述两人的回忆外,书中还引用了其他几个人的回忆,细节虽有出入,但残忍屠杀尼古拉一家的情景是一样的。处决尼古拉二世一家后,乌拉尔苏维埃电告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鉴于敌人迫近叶卡捷琳堡,契卡截获白军妄图劫持前沙皇一家的情报,根据乌拉尔苏维埃主席团的决议,7月17日凌晨处决了尼古拉?罗曼诺夫,他的家人已转移到安全的地方。”20日乌拉尔苏维埃收到斯维尔德洛夫的回电: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确认处决罗曼诺夫的决议是正确的。19日《消息报》公布处决末代沙皇的消息:“近日红色乌拉尔首都叶卡捷琳堡受到日益逼近的捷克匪帮的危胁,同时截获反革命分子妄图从苏维埃政权手中劫持沙皇刽子手的机密情报,因而乌拉尔州苏维埃主席团决定处决尼古拉?罗曼诺夫……近日曾准备把前沙皇送交法院,公审他反人民的罪行,但意外的事件使公审无法实现。”

尼古拉二世是苏俄第一要犯,不经中央批准,一个小小的乌拉尔苏维埃竟敢处决沙皇,是不符合布尔什维克组织原则的。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尽管至今仍未找到中央下令处决沙皇的文件,但从已有的材料上看,处决沙皇一家的决定来自上面。老布尔什维克们长期从事地下工作,深知保密的重要,很多指示都是口头下达的。所以乌拉尔苏维埃只是执行者,莫斯科才是决策者。如果公审,只能审讯沙皇,最多加上皇后,无法审讯四位年轻的公主和一个患血友病的男孩,更不能把他们和父母一起公开处决,那样必然引起国内外哗然。苏维埃政权尚未巩固之前,布尔什维克不敢冒这个风险。沙皇虽已于一年前和平逊位,但布尔什维克认为人民对他仍抱有幻想,且任何一个宗室成员留下来都是皇权的象征,可能成为人民拥戴的对象,威胁布尔什维克的政权。

宗室成员果真有威胁布尔什维克政权的力量吗?这些人只是出身皇族,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没有政治活动能力,也没有罪行。例如拒绝继承王位的沙皇尼古拉的弟弟米哈伊尔大公,向人民委员会申请改姓妻子的姓氏,从此隐姓埋名,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未被理睬。1918年5月在彼尔姆市,米哈伊尔大公连同他的英国秘书约翰逊一起被处决,财产被洗劫一空。凡是留在布尔什维克占领区的宗室成员通通被消灭。

赫鲁晓夫为何下令调查枪杀皇室经过

托洛茨基在放逐期间,曾于1935年4月9日的日记中记录了他与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斯维尔德洛夫的一次谈话。托洛茨基提到沙皇现在何处。斯维尔德洛夫回答:“当然被处决了。”“那他的家人呢?”托洛茨基问道。“同他一起被处决了”。“所有人?”托洛茨基话里流露出一丝惊讶。“所有人!”斯维尔德洛夫回答,“那又怎么样?”他想看托洛茨基的反应。托洛茨基没有说什么,只问了一句:“谁决定的?”斯维尔德洛夫回答道:“我们在这里决定的。伊里奇认为不能给敌人留下活的旗帜,特别是在我们今天最困难的时候。”这是两位布尔什维克领袖之间的谈话,对外人,包括其他老布尔什维克,枪杀沙皇全家一事则被严格保密,连对苏俄驻柏林的全权代表越飞也保密。越飞后来写道:“处决沙皇及其一家时我在柏林。正式通知我处决了尼古拉二世一人。我对他的妻子和孩子一无所知,以为他们还活着。德国威廉二世和皇后兄弟的代表向我询问皇后及其子女时,我就我所知道的告诉他们。但传言不断传入我的耳朵里,我开始怀疑,多次向莫斯科询问,但毫无结果。直到捷尔任斯基路经柏林的时候,他才告诉我实情……”

不经审讯随意枪杀无辜的人,是极端残忍的行为,定会受到西方各国的谴责,所以不得不说谎。但谎言容易戳穿。捷克军团攻占叶卡捷琳堡后,高尔察克的白军也到了。高尔察克下令调查沙皇一家的去向,很快便找到沙皇一家被布尔什维克枪杀的证据,立即向世界公布,使布尔什维克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枪杀沙皇一家开始了不经审讯处决人的先例。到了斯大林时代,不经审讯的枪决成为家常便饭。

1964年初,苏共中央书记伊利乔夫交给时任苏共鼓动宣传部副部长雅科夫列夫一项任务:调查沙皇一家被枪杀的经过。雅科夫列夫困惑不解,为什么要调查几十年前的陈年旧事?伊利乔夫说这是赫鲁晓夫交下来的任务,必须完成。雅科夫列夫找到尚在人世的参加枪杀沙皇一家的尼库林和罗德津斯基,请他们讲述当时的情形并用录音机录下来。他自己又到克格勃总部查找档案。雅科夫列夫用了半年时间把材料整理好,6月6日交给了伊利乔夫。伊利乔夫看过后退还雅科夫列夫,要求补充。雅科夫列夫重听录音,再看其他材料。等他写好补充后的材料,已经到召开苏共中央十月全会的时候了。赫鲁晓夫在这次全会上被赶下台,枪杀沙皇一家的材料没人感兴趣了。雅科夫列夫对交给自己的这项任务百思不得其解。赫鲁晓夫在1956年苏共二十大上作过《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报告,揭发了斯大林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他是不是想追本溯源,探求早期的真实历史呢?雅科夫列夫琢磨不透赫鲁晓夫的心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