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药家鑫的案件网上沸沸扬扬,公安大学的李枚谨教授处在在风口浪尖,算起来,我的档案写的最高学历的毕业学校就是公安大学,李教授也算我的老师,但是我还是要大声疾呼,李老师,我不同意您的看法。

公安大学最有名的教授不是李枚谨,而是王大伟,他在专业上主攻的是涉外警务这块,估计知道的人很少,但是他很有名,中央台,北京台经常看到他的身影,他的学生都经常上《今日说法》,我一个同学的朋友是王大伟的学生,那次吃饭时候说,你们要是想请王大伟讲课,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不贵的,报销路费一次两千元就行。

首先,我想对污蔑李老师人格的人最严厉的抨击,哲人说,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作为大学教授,进行科研,必定要研究出一些新的东西。不管它多么惊世骇俗,都是一种有益的尝试,学术争鸣很正常,人身攻击那是小人行为。我们基层民警有时谈到这些教授,也会加上“书呆子”等等不客气的称号,讽刺他们学术脱离实际,纸上谈兵,但是公安不能没有这些教授,因为中国的公安只有经验,理论总结还很少。至少在我眼里,没有出过世界闻名的大师级犯罪学专家。

李老师是人性化的,她称“药家鑫”我的孩子,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刻意打扮成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其实她当年是以公大“最美的女教授”闻名的,我们对待犯罪嫌疑人也应该有着宽容。他们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害者。人有社会属性,受环境影响的。

李老师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宣称“药家鑫捅了八刀是由于弹钢琴的的惯性行为造成的”。其实如果换种说法,李老师的压力要小的多“连续捅刀和弹钢琴得惯性有一定关系”,但是这样说,无疑就“泯然众人了”显示不出水平。李老师是教心理学的,知道人的日常行为对犯罪行为有惯性影响。这是确定无疑的,但是究竟有多大影响,起不起主导作用,那是要具体分析得,在这个案子中,我觉得不明显,药家鑫撞了人,害怕了,主动拿出了刀去杀人,这是非常恶劣的,法律上肇事了,丢下伤者逃逸造成死亡都要转化为故意杀人,更不要说直接拿刀去捅还捅了很多刀,其实就性质而言,捅一刀已经算是罪大恶极了,即使是因为弹钢琴的惯性造成捅了什么多刀,一点减轻不了这个罪恶龌龊的灵魂的本质。何况以我的经验,即使是战士处决罪大恶极的歹徒,都会觉得不舒服,第一次下来要心里上缓解很久才能释怀,看着一个活人在自己面前逐渐重伤死去,那种哀嚎,和弹钢琴获得的美感千差万别,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共通之处,李老师,恕学生才疏学浅,实在理解不了。

还看了孔庆东老师点评药家鑫的视频,很有意思,推荐大家看下,女主持人很可爱,伪装成什么都不懂,求教的女大学生,配合引出孔庆东的点评,效果很好,至于他的观点,大家见仁见智,孔老师认为药家鑫一看就不是好学生,犯罪学上有个老派观点,认为有些人是“天生杀人狂”。但是这种学说早已衰微。但是孔老师看出了很多人是外表老实,实际上不是老实而是内心沉闷,不简单,我佩服他,这种人用心观察是可以看出来的。是很容易突然犯罪的,这种人,当兵政审的时候,我们都是不建议去的。药家鑫绝不是好人。如果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经常一个人走路,带个刀防身,警察叔叔我要夸她有防范意识,你一个男人,准备那么长的刀在车里?你想干什么。这个都懂的,无需分析。

“激情型犯罪”被屡屡提到,其实法律上并没有这个概念,自然也不能因此减刑,但真正的的激情型犯罪我建议它列入刑法可以减刑的条目里。我认为"激情型犯罪"就是犯罪嫌疑人从来没有动机去实施犯罪而是由于客观刺激造成的。一个判断标准是“在犯罪行为发生瞬间的之前和之后,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典型的就是《那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中的男主角。

药家鑫的师妹李颖被批评的很厉害。这里我想说一下,世俗的人占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何必苛求。我没有干警察之前。就听爸爸说过“现在的驾驶员太坏了。宁可给你一下子撞死一次赔多点,不情愿撞个植物人长期折磨。”我们别光指责这个小姑娘,社会大环境呢?

相信法律会做出公正的判决,这是人民的愿望。

我的新浪微博 名字 警察叔叔亨特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