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副科”的背景能通天?


背景:陕西周至县审计局副科长姚周琪,被曝12岁时即进单位参加工作,后调入县审计局,长期担任会计并荣升为副科长。审计局、人社局的两份资料显示,姚周琪竟有两个出生年月,相差3年。审计局局长告诫记者“不能乱问,会惹麻烦的”。


湖南红网发表凌国卿的文章:12岁的乳臭未干的孩子能在单位贡献什么,能为百姓做点什么?即便他就是神童,可他还是一个孩童啊。故事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整个情节就像在侮辱群众的智商。如此混乱的单位,如此封闭的单位,如此猫腻事件,非一查到底不可。第一,记者从审计局和人社局调查出的资料竟然显示同一人不同年龄,一个显示姚周琪12岁就参加工作,一个则显示15岁参加工作。一个单位连一个职员的年龄都弄不清,这是无意弄错还是有意掩饰什么?得查!第二,记者在整个事件的调查当中似乎就没有一个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如果是一个走着程序、公平公正公开选拔的人才,你何须一心躲避、遮遮掩掩呢?其中蹊跷,得查!第三,最后局长的告诫是何用意?“不能乱问,会惹麻烦的”;记者代表人民群众了解调查事情真相,局长何出“乱问”此言?“会惹麻烦”是善意提醒还是嚣张警告?局长此话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还得查!


为了跨越提拔的年龄上限,为了符合升迁的学历硬杠杠,改档案里的年龄,搞文凭学历,并不新鲜。像这种自相矛盾的档案、离谱的疑点,在某些机关中绝非个案。从正常思维的角度,造假也该造得像一点。某些人甚至懒得将档案整的“真”一点,原因在于,自认为“圈内人”的事,根本不会有外人查。这种人不仅没有任何权力约束意识,而且对外部监管更是持爱谁谁的态度——但凡有一丝敬畏,也不会肆无忌惮。当然,能够实现“娃娃领薪”绝非是闲杂人等。根据“常识”,姚周琪很可能有个“好背景”。或者说,姚周琪可能只是条享受特权利益的小鱼,大鱼还在后面呢。“不能乱问,会惹麻烦的”,一个县里副科长,背后的路子真能“通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