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犯“变身”副科长奇不奇?

杀人犯“变身”副科长奇不奇?


背景:1988年,李坤平在乌鲁木齐伙同他人抢劫杀人,之后逃亡,由于李坤平的户口离奇“失踪”,案子一直没破。2003年,他返回乌鲁木齐,并通过熟人用李翔的假名字办理了假户口和假身份证。凭借一手卤肉技术,他应聘到自治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培训中心当厨师、司机,后又进了培训三科,还升任副科长。2010年,东窗事发……


新京报发表徐明轩的文章:相对于23年前“李副科长”与同伙犯下的抢劫、杀人的罪行,公众更想知道:他是怎么神奇地使自己的户口“失踪”,又怎么伪造出一套新身份,以及怎么通过严格的组织审查,摇身一变成为质监局官员的?这里头有没有权力的“勾兑”?如果没有户籍、组织、人事等职能部门的“配合”,这个华丽转身是无法实现的。那么这些公器私用的官员更该被追究责任。从十多年前的齐玉苓案,到近两年罗彩霞被官二代冒名顶替上学案,还有层出不穷的男版罗彩霞、山东罗彩霞案……学校、教育部门、派出所、大学,内鬼们沆瀣一气,出卖了政府的公信。再比如,去年曝光的石家庄团市委原副书记王亚丽,除了性别是真的,身份、年龄、履历、档案都是假的。她凭假身份平步青云,如果不是因冒充富豪女儿侵占遗产,事情败露,她还可能高升。建立严密的档案制度,管理、监督干部,是延续多年的制度。但从近几年曝光的新闻看,档案是死的,更关键是完善严密的制度监督,创造条件让民众参与。


虽然没有人能保证案件可以100%地破获,但是,由于户口失踪而破不了案,理由很牵强。换言之,只要疑犯逃亡,往往都会改名换姓,其原来的户口登记与身份证明即便不丢,也失去了顺藤摸瓜的作用。公安机关破案抓人,显然不是仅仅依靠档案记录。另一方面,李坤平10多年后返回乌鲁木齐,又通过“熟人”办了假户口与假身份证,“熟人”首先很可能属于包庇隐瞒;再者,与多年前的户口丢失有何关联值得探究。这件事再度证明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逃亡了20多年的嫌犯,终将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对于可以判处极刑的命案,从法律层面永远不会超过诉讼时效期。与此同时,整件事怎么看都是,李坤平“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对于协助李坤平潜逃与“重生”的帮凶,刑事追责不能放松。或者说,正是有了那些妨碍司法公正者,才使得法律的正义伸张被打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