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定辽东 55士卒苦

hxgazhy 收藏 2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在靠近宁远的时候张彪绑了几个大明的士卒来到朱由栩的面前:“王爷,属下抓了几个逃兵,请王爷把他们就地正法以振军心。” 朱由栩看着跪在地上面黄肌瘦的大明士卒不住地在磕头喊冤于心不忍:“你们先起来吧,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慢慢说。” 领头的士卒抬起头看着朱由栩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在靠近宁远的时候张彪绑了几个大明的士卒来到朱由栩的面前:“王爷,属下抓了几个逃兵,请王爷把他们就地正法以振军心。”

朱由栩看着跪在地上面黄肌瘦的大明士卒不住地在磕头喊冤于心不忍:“你们先起来吧,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慢慢说。”

领头的士卒抬起头看着朱由栩有些畏惧的回答:“俺叫李铁牛,俺们是山东卫所的军户,这次来辽东打仗来得太急了,带的干粮吃完了,俺们是客军,这里的人不肯给俺们足数干粮,只给了俺们要的半数,兄弟们实在是饿啊,这才商量着出来打些野味挖些野菜凑数,俺们真的不是逃兵。”

朱由栩第一次听说客军这个词,不明白的他转头看着张彪,张彪赶紧解释:“王爷,是这么回事,抽调到边关打仗的其他地方的兵被称为客军,按大明规定,地方只要供给一半的粮食剩下的由客军自己解决。”

朱由栩皱着眉头:“这是什么道理,都是大明的军队还分什么客军主军真是胡来,新军是不是也这样,他们怎么没人和我说?”

李铁牛大着胆子插了一下嘴:“那些新军倒是不这样,他们还经常偷偷的接济俺们粮食吃,俺们也为这事找过主管这事的官员,可是人家说新军是天子近卫,到那都不是客军,俺们看着堆在码头上的粮食也只能干着急,实在是没办法了俺们才出来找东西吃的,没想到给当了逃兵了。这位小少爷,你要是有办法能不能把俺们也调入新军那,俺们只要新军一半的军饷就行。”

朱由栩一愣:“为什么?你们的军饷不是和新军差不多嘛?”

李铁牛挺无奈的叹口气:“啥军饷啊,压根就没见过,不光俺们,俺们参将也两三个月没领到军饷了,看看人家新军,按月发还是足数,人比人气死人哪。”

朱由栩嗓子有些发干:“你们知道你们的军饷到哪去了吗?”

李铁牛摇摇头:“不知道,听上面的人说是朝廷没给拨款,也有人说是上头贪了。”

朱由栩长叹一声:“朝廷拨了你们的军饷了,看起来那些要钱不要命的人还真的不要命了。”

李铁牛等人看着朱由栩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他到底是什么人,有些纳闷,朱由栩看着他们:“接着说,把你们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李铁牛就开始滔滔不绝的抱怨起来:“我们家弟兄四个,我排行老三,上面俩大哥战死辽东,二哥也在辽东被后金的骑兵砍了一条胳膊去,幸好他命大活着回到了山东,现在只能在家里躺着,弟弟还没成年,我们家就指望他传宗接代了,我们的邻居家也为了凑齐我们兄弟三个的这身行头个个穷的叮当响,日子也快过不下去了。”

朱由栩很诧异:“你哥哥战死沙场就没有抚恤金之类的吗?你二哥受了这么重的伤为国卖命难道当地的衙门就没有补贴吗?”

李铁牛瞪大了眼睛:“啥是抚恤金?啥是补贴?”

朱由栩彻底无语了:“你回去吧,告诉你们的弟兄这两天就会补发你们的军饷,至于粮食也会足数给你们,不会再让你们饿肚子。我还可以保证如果你们再战死沙场或者终生残废那大明就会养你们的家人一辈子,绝不会让你们流血再流泪。”

李铁牛虽然不太相信这个小毛孩,但是听到自己的性命无碍时还是很高兴,送走了李铁牛他们朱由栩看着眼前的宁远城陷入了沉思。

张彪和谭浩此刻只能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朱由栩沉思良久抬起头:“谭浩,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谭浩赶紧答话:“王爷的教诲属下时刻谨记。”

张彪听了心里一阵鄙视:“马屁精,朱由栩说了啥他自己恐怕也记不清了你记得个屁。”

朱由栩现在有些失落:“你说我真的可以改变这个世道么?现在国难当头为什么还是有人要发国难财那?你看看路上那些人,还有这里的军官们只顾自己大发横财哪管他人死活。”

谭浩大笑:“王爷,这是人的天性,人都是自私的,锦衣卫就是因为有这些人才会成立的,朝廷里的那些伪君子整天只知道满口什么仁义道德,可是天底下就是他们最肮脏。王爷,这不是你的错,对这种人只能杀一儆百让他们知道国法无情才能震慑住他们。王爷如果对现在的世道看不过眼那就改变它,我们兄弟就是因为相信王爷和皇上所希翼的太平盛世才会跟随王爷,如果王爷在这里消沉了那我们这些兄弟就没有跟随你的意义了。”

朱由栩感激的看了一眼谭浩:“谢了,你说得对,如果我看不顺眼那我就来改变它,先皇和皇兄也是这样期盼的。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我现在先考虑眼前的事吧,等到了宁远我就给皇兄写封信要他下旨抚恤之前在辽东奋勇杀敌为国捐躯和伤残的忠勇之士。”

谭浩在马上对着朱由栩深深一躬:“谭浩代大明将士谢过王爷。”

朱由栩摇摇头:“不应该谢我,这是他们应得的。”

张彪在一旁小声的说:“王爷,朝里的那帮大臣未必同意这么大一笔开支,而且杨涟那个老抠未必肯给钱。”

朱由栩倒是很放心:“杨大人一心为国,这种钱他会一文不少的给的,但是底下的人能收到多少就不知道了,传令都察院锦衣卫严查此事,如果有胆敢中饱私囊者杀无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