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以自己为标杆,鼓吹什么军队同政治分开,不代表或支持任何一种政治观点或任何一个政治党派。这就是所谓的“军队非政治化”观点。国内一些“异见分子”鹦鹉学舌,摇唇鼓舌这一观点,胡说什么“军队应当保持中立”,其实质都不过是为了改变我军的性质宗旨,不是什么好货色。

众所周知,军队因政治而产生,因政治而存在。世界上的任何军队都从属于一定的政治集团,具有鲜明的阶级属性,而阶级属性本质上就是政治属性。而且任何阶级和国家建立军队,进行军事活动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本阶级的利益,军事只是实现一定政治利益的手段。用恩格斯的话说,国家就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军队就是统治阶级实行阶级统治的政治工具。早在苏联红军创建时,列宁就曾指出,“专制制度的奴仆们的所谓军队中立,所谓必须使军队不问政治等论调都是虚伪的”,“军队不可能也不应当保持中立”。古今中外,没有一支完全“中立”的军队,也没有一次非政治性的战争。现代社会,不管是战争行动还是非战争军事行动,仍然都具有政治性。

一些人宣称的“军队非政治化”,仅仅是指军队不介入资产阶级各政党之间的政治斗争,这种“不介入”恰恰表明西方军队是整个资产阶级政治利益的忠实捍卫者。“军队非政治化”论者无视军队源于政治和政治斗争的历史事实,剥离军队的政治属性,歪曲军队与政治的关系,在政治逻辑上是荒谬的,在军事实践中也是行不通的。当今世界,不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政党政治,不管是一党制还是多党制国家,军队都必须执行和完成执政党提出的各种政治任务,各国军队都被“熔化”在执政党的政治运作之中,根本不存在什么“军队非政治化”的问题。一些人鼓吹“军队非政治化”,其目的在于,让我军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脱钩,把我军“化”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政治之中。“军队非政治化”的实质也就是让我军“非无产阶级政治化”。

坚决抵制这种错误思潮影响和敌对势力意识形态领域的不断渗透,我们要不断强化军魂意识,深扎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思想根子,从建军原则和国家制度的结合上,充分认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历史必然性,自觉划清我国基本军事制度和西方军事制度的界限,坚持用党的创新理论建连育人,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贯彻到部队发展各领域,贯彻到部队完成任务全过程,确保党指挥枪的原则落到实处,始终高举旗帜、听党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