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四十章鸿门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还没有到晚上的六点钟,这时国民党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和蒋介石办公室的待卫长林尉就打电话到战区的招待所,亲切友好的对我说道:“李聚,我们在餐厅里准备了几桌酒菜,等一下我们一起聚餐。”

“顾长官,现在军情危及,李聚想早一点回到大别山战区。”由于我想早一点脱离顾祝同等人对我的控制,我是假装说到军情危及,就想趁早离开上饶司令部。

“李聚你是来者是客,我们还没有尽到地主之谊,怎么舍得你离开。你不要慌着要走,等我们一起吃了饭后,我们还有事情与你商议。”

我还没有来不及开口拒绝顾祝同的好意,就从招待所的大门口传来顾祝同呵呵的笑声。只见顾祝同和林尉的身影就马上走到了我的面前。并拉着我的手,诚挚歉意的对我说道:“李聚,由于我们在军事上的错误信息,得知日军想围剿皖南地区的中国军队的情报后,我们才移师到皖南地区,今天听到周强参谋长的解释后,我们才方知上了日本人的大当……。但希望能解除我们之间的误会,团结抗日。”

“顾司令官,希望你说的事情是真的,你们国军是移师抗日,不是为了消灭皖南的新四军。”英国鲁尼上校说道。

“这一个当然,我们已经电令皖南地区的中国军队移师到大别山地区,联同新八军和各战区的兄弟部队,一同粉碎日军占领大别山地区的阴谋。”顾祝同马上握着三国军事代表的手,诚挚的说道。

看到顾祝同和林尉用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跟我们新八军的将领和英、俄、美三军的军事代表解释,虽然我觉得恶心,但是为了中国的团结抗日,我没有进一步反驳他们。

顾祝同和林尉马上拉着我们大家走进餐厅,一起吃晚饭,在吃完了饭后,时间是已经到了晚上的九点四十五分,这时顾祝同还皱着眉头,苦着一个脸,他把拉在一旁说道:“李聚,三战区在皖南地区的兵力部置,都是奉蒋委员长和最高军事委员会命令的,我们身为党国的一名军人,也是常常身不由已,希望你这一次不要见怀,我们这一次要抛弃前嫌,共同抗日,为了中华民族的明天贡献出我们的力量”。顾祝同的意思是,这一次出兵皖南地区,无非是奉了蒋委员长的命令,我是没有办法,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当长官的难处。

顾祝同越是这样对我说,越说明他们已经铁了心的与人民为敌。

我刚刚要想反驳顾祝同的话,“我们就用事实说话吧”。这时候,餐厅的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后,突然一名满身是血的卫兵,从餐厅的大门,是磕磕碰碰的跑到顾祝同面前,报告说道,“顾长官不好了,独立旅旅长翁达企图阴谋叛乱,他也率领他的卫兵已经冲杀进来了。”

顾祝同抓着卫兵的衣领吼道:“这怎么回事,快说……!”

“顾长官,翁达是新四军的奸细,他以为我们出兵皖南地区是为了消灭新四军,所以他就怀恨在心,今天晚上企图袭击上饶司令部,挽回皖南新四军被围攻的命运。”我和周强听到卫兵的解释后,是大吃一惊,想不到独立旅旅长翁达是新四军的人,但此时我们对他的鲁莽行动产生到不懑,为什么此时他在火上加油,扩大矛盾和内乱。

但顾祝同听到卫兵的解释后,他的眼睛一悚,然后大声骂道:“我们党国对翁达一向不薄,为什么这一个卑鄙无耻的延安小人竟敢犯上作乱,马上给我打电话,传出我的命令,命令战区警备司令部的部队对翁达他们进行镇压,消灭这一群中共武装份子。”

“顾长官,我们的电话线也被翁达他们切断了,您快想办法啊!”

“笨蛋,一群笨蛋,那你们还不赶快掩护国际朋友和我们一起离开餐厅。”顾祝同不仅破口大骂道,还用他脚上的亮堂堂的皮鞋,去踢这一名受了伤的卫兵。

“顾祝同,我早就忍您多时了,出了什么事情,您只会把责任推到我们士兵的身上,拿我们下属出气,今天老子给你拼了,要你的狗命。”这一名满身是血的卫士在怒不可遏的大骂声中,身体在顾祝同的脚下一滚,躲过顾祝同的一踢,也把他身下的冲锋枪是抬手一挥,对准了顾祝同和林尉……。我看到卫兵举枪,要打顾祝同等人,我是正要暗自高兴,幸灾乐祸庆祝这一个伟大的时刻,因为我想到顾祝同这一个反共头子在皖南事变前夕,如果被他的手下枪杀了,此乃天助我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之大幸。

谁知道这一名受了伤的卫士的身体又在地上是连滚了多转,突然他手上的冲锋枪是对准了我们身体。就在他要开枪的一刹那间,只见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白光从我身旁射出,我定眼一看,才发现一把匕首也插进了这一名卫士的胸口。原来匕首是周强出的手,周强听到枪声后和看到这一名受伤卫士的仓惶出现,就没有卫兵放松过一点警戒。还有周强虽然看到顾祝同是怒发冲冠的神色,但他的眼角处却带有一丝奸诈的微笑,周强就也知道这一名卫士不是举枪打顾祝同和林尉,而是要对我们动手,事情果然不出周强的所料,卫兵是想持枪射杀我们,敌人快,但周强比他出手更快。周强是一击必中。

我们正要则问顾祝同是怎么回事。这时又从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只见七、八名手持冲锋枪的卫士,冲进了餐厅,他们马上就挥动着手上的冲锋枪,就向我们一阵乱射。在枪战中,一梭子弹向我们的身边射来,我一看危险,我赶紧把身边的英国鲁尼上校和美国的卡尔逊中校往地上一按,只见一梭子弹贴着我们的头上飞过,子弹头射击在我们身后的墙壁上,是火星四射,青烟腾起。敌人的火力也把我们压得抬不起头来

两个叛乱武装份子见我们趴在地上,他们端着冲锋枪,就向我们冲杀而来,抬起冲锋枪就向我们射击,我赶紧掀起一张饭桌,把它挡在我们身前,几十颗弹头击在了饭桌的木板子上,好险,如果不是我反应的快,敌人早也把我们打成了蜂窝眼。

“谢谢李将军,你救了我们。”鲁尼上校他们向我致谢道。

“我们大家是朋友吗!不用谢。”我对他们说道。

我还把自己身上的佩枪交给他们说道:“你们要好好保护好自己”。

两名叛乱武装份子乘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冲到了我们的面前,他们正要挥起大腿,踢开我们身前的桌子,又想持冲锋枪射击我们。只见我的身体在地上是快速的一滚,然后是马上腾空点起。飞冲到一名歹徒的面前,我手中的匕首一挥,对准敌人的脖子就插,敌人来不及反应,我就象插粽子的直插,手中的匕首在敌人的脖子上一进一出,只见敌人的脖子上是鲜血狂射,也射得我满身都是鲜血。这一名叛乱武装份子是来不及呼声,就见他的尸体是直挺挺的倒在血泊中。

另外一名的叛乱武装份子见我出现在他们的身侧,就知道事情不妙:“李聚你现在还帮助顾祝同这一个老匹夫,残杀我们中共勇士,竟然今天晚上你敢为虎作伥,那就休怪我们杀了你。”

敌人想转身挥枪向我射击。但我的反应速度比他更快,就在他开枪的一刹那间,我快速挥动着左手,就抓着他手上的冲锋枪,然后赶紧向天空中一抬,只见他的一梭子弹是脱膛而出,马上射击在我们头顶上的天花板上。打得天花板上的灰尘直朝我们的头上掉,我乘他闭眼遮尘的一刹那间,我运功于左手心,把冲锋枪是奋力的一阵抖动。敌人是来不及丢弃手中的冲锋枪,就见他的手掌马上变得是一团血肉模糊。

虽然敌人的手受到重创,但他咬紧牙关,强忍着巨痛,是赶紧甩开自己手上的冲锋枪,然后他是飞起一脚,就向我的身前踢来。我也赶紧挥起一脚,向前封去,就听到刹的一声响,我的脚是后发先至,踢在他的脚肚子上,此人的身体在我的面前是“蹬、蹬、蹬”的连退多步。我正要上前结果他的性命,骤觉身后有一颗子弹的劲风,向我快速袭来,我手上的匕首是脱手而出,匕首是快如流星之势,就插进了我身前这一名叛乱的武装份子的胸口上。我这时已经来不及转身,身体只有直挺挺的向地上倒去。“好险”子弹是贴着我的背心和头皮飞过,但是我头上的军帽还是没有躲开敌人对我的偷袭,不仅把我的军长长官帽子打了一个洞,军帽还在冒着一丝青烟,并散发出一股强烈刺鼻的火药味。

但我在倒地的一刹那间,马上把从敌人手中缴获的冲锋枪在地上一触,把它当成磨心,身体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随手抬起手中的冲锋枪,对准身后的偷袭者就是一阵猛烈的扫射,在一片血幕中,敌人倒地身亡。这就是一个民族败类偷袭者的下场。

我们好不容易消灭了这一股冲进饭厅的叛乱武装份子后,这时我们又看见餐厅的外面是人影晃动,是黑压压的一大片,我们看了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外面还传来“杀死顾祝同……杀死林尉……杀死李聚”的一片片叫嚣喊杀声。

“顾长官,林待卫长您们马上和鲁尼上校、崔可夫上校、卡尔逊中校先走,我们来掩护您们。”因为现在情况末明,情况又是非常的危及,我只好让外国朋友和顾祝同他们先行离开。但不知道顾祝同他们是否参与了这一次行动没有,我和周强是已经来不及细察了,只有决定先让他们离开再说。

顾祝同在我和新八军将领的掩护下,他们马上从后门离开,他们刚一离开。外面的武装叛乱份子就已经出现在饭厅的大门口了,他们是一边持枪向我们射击,一边向我们甩来两个手榴弹。看到冒着青烟,即将爆炸的手榴弹向我们飞来,我是来不及细想,赶紧使出中华武林绝学的“隔空取物大挪移”,把敌人飞来的手榴弹悬浮在空中,然后马上又反手一抛,手榴弹反而从原路回去。敌人在惊恐万状中喊叫道:“危险,闪开。”由于敌人是打堆堆的在一起,他们怎么能躲开爆炸的手榴弹呢!

只听到两声巨烈的爆炸声在敌群中响起来,炸得敌人是鸡飞狗跳,血肉横飞。想不到这一回敌人是作茧自缚。

在敌人的一片惨叫声中,我和周强马上率领新八军的将领也赶紧从饭厅的后门撤离。在我们撤离的后门中,我们的身体还没有来的及冲出后门,只见敌人的三挺机关枪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是交错射击,封锁了我们撤退的去路,敌人也把我们迫回了餐厅。敌人的火力不仅把我们的冲锋火力压制,还把我们一个个压得是抬不起头来。看到我们的身边是一片弹雨横飞,我们都不知道顾祝同、林尉他们五个人刚才是怎么冲出了敌人这样强烈的火力包围圈的,但令我们欣慰的是,只要西方国家的朋友能够安全突围,他们为了他们在亚太地区的利益,就能遏制顾祝同等人的反共野心。

“军座,今天晚上分明是顾祝同和林尉给我们摆下的是鸿门宴,他们是想消灭我们新八军的将领。”熊远忠一面持枪还击,一面对我们说道。

“我早就知道顾祝同等人是不会怀有什么好意,何况他又知道我们破解了三战区围攻皖南新四军的战略阴谋,所以顾祝同他们更要把我们杀人灭口。”陈东破口大骂道。

“现在你们下这样的结论是为时过早,我们先冲出去再说。” 我是实在不敢往这一方向去想,因为有西方国家的人在上饶司令部,顾祝同和林尉再怎么疯狂,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杀我们呀……!但是我又回过头来一想,竟然顾祝同和上官云相连皖南的新四军也敢消灭,他们早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啦!不会对我们手下留情,铲除我们!

现在是前有敌人的强大火力封锁,后面有敌人的疯狂追击,如果说再加上顾祝同等人参与了这一次的“猎杀灭口行动”。那我们今天晚上不仅要面对独立旅翁达率领的叛乱武装份子的围追堵杀,而且我们还面临整个三战区司令部兵力的重重围攻,要想突围,恐怕是难于登天。

幸好我们今天来的时候,周强就作了第二套的应急准备方案,我们在进入三战区司令部的时候,同时利用空中运送了几十名特种兵,潜进了上饶司令部……。周强马上向黑暗的天空发出了一颗救援信号弹。虽然有了这一支奇兵,但我们现在也不可能坐以待毙,等待援兵,“景宏伟、邱震海你们掩我们。”我向他们大声喊道。

“加强火力,掩护军座和周强。”景宏伟他们马上集中火力对敌人的火力进行压制。在景宏伟他们的火力掩护下,我和周强的身体是紧贴着墙根,匍匐前进。敌人的机关枪火力在我们的身边是不停地“哒、哒、哒”的响起。

在敌我双方的射击中,我们离敌人的机关枪火力点是越来越近了,离敌人的沙包阻击阵地只有二十米远时,这时敌人的子弹是越来越密集,子弹不时划破了我们身上的衣服和擦伤了我们的皮肤,皮肤在流血,加上汗水的淫浸,伤口是痛楚万分,我们只有咬紧牙关,忍着痛楚。一双怒目注视着敌人的火力点。因为现在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冲出上饶司令部……!

我和周强互相点头示意,一起挥动手上的手枪,借着微弱的弹光,对准敌人的机枪手就是一阵点杀。敌人的机枪火力哑了,我们在开枪的同时,又向敌人甩出一颗手榴弹,趁敌人一片慌乱,乘硝烟弥漫之时,我和周强是快速向敌人冲去。

我们迎着敌人的步枪和冲锋枪射击,也挥动我们手上的枪向他们对射。突然我的身体一晃,我的左手臂中了敌人一枪,顿时血流如柱。我咬紧着牙关,忍着巨痛,还是向敌人冲去。因为只有在逆境中前进,才能突出敌人的重围。这时敌人的机关枪手从慌乱中,回过神来,看到我和周强向他们进攻,架起机关枪又要向我们射击。但这时我和周强已经冲到敌人的沙包障碍物旁。我们赶紧就地一滚,俯身在敌人的沙包下,才躲开了敌人猛烈的机枪射击。

敌人的两个机关枪手看到我们躲在沙包的安全死角上,就企图翻过沙包向我们继续射击,他们抱起一挺机关枪,刚要迈过沙包,我就快如闪电般的站起身来,右手抓着他的机关枪管。用力向我的身前一拖。敌人是连人带枪跌倒在我们的面前。我是想把敌人的机关枪抢到手上,谁知狗日的民族败类给我还死死的抓着机枪抱住不放。我本来想饶他一命,但看到他这副德性,现在是已经不可能啦!周强对准敌人的脑袋瓜子就是一枪,顿时这一个敌人在我们的面前是脑袋开花,血浆横飞。

周强抢先一步把机关枪抱在怀里。我们两个人又互相点头示意,我和周强的身体马上耸立在敌人的面前,周强手上的机关枪响了,我手上的手枪也响了,我们的子弹发出了愤怒的火舌,我们消灭了沙包前的这一股一心跟民族为敌的中华之败类。

这时新八军的将领也冲了上来,和我们一起象钢钎一样扎在敌人的沙包工事前,敌我双方的战斗,进行到白热化的程度。敌人为了不让我们站稳脚,为了把我们彻底的消灭,只见敌人的火力是越来越猛,兵力是越来越多。

我们是英勇的奋战,顽强的抵抗,并且连续击退敌人的三次疯狂进攻。我们现在是人人身上都带着伤。敌人的子弹穿透了我们的衣服,也烧焦了我们的衣服,枪管打红了,子弹将要用尽了。敌人狞狰的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奸笑:“谁要杀死李聚,奖励五个大洋和一双鞋子。”听他们的口气,又有一点象共产党的语气,但我是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他们。

就在敌人向我们发起了第四次的进攻时,在千钧一发之际,我新八军的民解特工和特种部队的战士赶来了,虽然他们只有四十名的队员,人数在敌人的面前是敌众我寡,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是千锤百炼的钢铁战士,经过我们的一阵激烈的搏杀,当面的敌人被我们击溃了。我们现在是来不及包扎身上的伤口,马上又进行转移突围……。

顾祝同和林尉带着英、俄、美三国的军事代表突围到达一条小巷时,他们突然被冲出来的十多名手持冲锋枪的叛乱武装份子包围。

“顾祝同,你这一个老匹夫,你想借司令部召开军事会议的借口,是不是要给岳星明和孙城辉等人报仇雪恨,引诱我们新八军的将领到你们上饶司令部进行捕杀,但你的阴谋诡计被我们的李长官侦知,我们的李聚军长比你棋高一筹,早也洞察了你们这一次的阴谋诡计,令你们难以置信的是,我们新八军不但买通了独立旅的旅长翁达,军座还安排了我们这一支伏兵潜进三战区的司令部。顾祝同你今天想杀我们新八军的将领,那我们今天先杀了你这一个老匹夫。”一名武装小头目愤怒的说完,说着就给顾祝同一枪托,顿时顾祝同的身体轰的一声,他被击倒在地,顿时顾祝同的头上,一股鲜血顺着他的脸膛直往下流。

“李聚,我们国民政府这一回是看错了你,想不到你是不思图报,不思国家民族对你的恩情,国民政府给你的知遇之情,让你直掌天下的第一军新八军,想不到今天你却恩将仇报,妄乱淫为,犯上作乱,你小子不得好死。”顾祝同在地上痛苦把我咒骂道。

“顾祝同,你这一个老匹夫,你死到临头,还敢出口辱骂我们的李聚李长官,你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赖烦了。”一名武装份子举枪就要打顾祝同。

“你们这些暴徒,没有人性,你们千万不能杀顾总司令啊,这对我们中国的抗日不利啊。”林尉是一奋力,甩脱身前的叛乱武装份子,冲上前去,就用他的身体把顾祝同护在身下。

“新八军的朋友们,这可能是误会,你们千万不能枪杀顾总司令,那你们将在错误的道路上是越走越远。李将军也不准许你们这样做的。”英国鲁尼上校在叛乱武装份子面前说道。

“你们英、美、俄三国的人不思李长官给反法西斯联盟带来的好处。你们不以反法西斯阵营利益为重,还不明事理的和顾祝同等人勾结,不断向我们新八军施加强大的压力,顾祝同这一个老匹夫想枪杀我们的新八军将领,也有你们的一份,所以我们李长官早就对你们是怀恨在心,对你们也下达了格杀令。今天晚上你们三个人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们还敢给顾祝同他们求情,那我们现在就先杀了你们这些洋狗子,再杀顾祝同和林尉这两个老匹夫。”叛乱武装份子的话还没有落下,他们手上的枪就对准了鲁尼上校、崔可夫上校和卡尔逊中校的脑袋。

“你们这一些犯上作乱,没有人性的暴徒,我求……求你们不要杀害三位外国朋友,你们要杀,就杀了我们吧!”顾祝同和林尉在地上,双手拉着暴徒的脚,大声喊道。

“老匹夫,你们要想死,现在还没有轮到你们,让我们先解决了这三个洋鬼子,再来解决你们两个。”叛乱武装份子是一阵狞狰的奸笑,枪声一响,叛乱武装份子的冲锋枪是冒出了一股青烟火药味,只见英国鲁尼上校的后脑心出现一个血窟窿。鲁尼上校顿时倒在了血泊中,倒在了叛乱武装份子的枪口下,不幸牺牲了。

“鲁尼上校,你千万不能丢弃我们不管啊!你们这一群畜生,一群毫不人性的畜生。”崔可夫上校和卡尔逊中校抱着鲁尼上校的尸体悲痛欲绝骂道。

“李聚,你枉为中华的抗日英雄,我们西方国家看错你,原来你是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我们三国绝对不会放过你这一个杀人魔王的。”崔可夫上校和卡尔逊中校的脑袋瓜子现在被一股血腥仇恨笼罩,完全失去了理智和一个正常人的分辨能力。

“我们跟你们这些暴徒拼了。”这时顾祝同和林尉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他们是奋不顾身,扑向了这一群叛乱的武装份子。一阵枪响后,只看到顾祝同他们站在一旁怎么好好的,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在叛乱的武装份子持枪对准顾祝同他们的一刹那间,三战区警备司令部的部队赶来了,他们抢在叛乱武装份子的开枪之前,击毙了这一股凶残的叛乱武装份子。

国民党三战区司令部的作战室里:顾祝同和林尉听到警备司令孟建雄的汇报后,他们苍白的脸上才有一点的血色。原来三战区警备司令部的部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平乱,终于消灭了以独立旅旅长翁达为首的叛乱武装份子。但让顾祝同和林尉不满意的是,罪魁祸首李聚还在潜跑,还没有捉到和消灭。

“孟司令,你们可千万不要冤枉我们的中华抗日英雄李聚啊!你们可有事实根据证明李聚和新八军的将领参与了这一次的阴谋叛乱。我们千万不能辜负了中国亿万民众和西方国家对李聚的支持和厚爱,如果我们误判、冤枉李聚,那我们将会是一失足,造成千古恨啊。”顾祝同是语气凝重的向孟建雄厉声说道。顾祝同后面的这两句话是说得特别大声,好象是专门说给苏联的崔可夫上校和美国卡尔逊中校听似的。

“顾总司令,只要有证据证明李聚参与今天晚上的阴谋暴动,我们三国绝对不会对他姑息养奸,我们三国政府一定配合你们国民政府把李聚绳之以法,为英国的鲁尼上校报仇雪恨。”

“朋友们,你们请放心,我们国民政府一定会捉拿李聚,为你们三国讨回一个公道。”林尉义愤的对崔可夫上校他们安慰说道。

三战区警备司令孟建雄把身上的一个公事包放在桌子上说道:“顾长官,这是我们从独立旅旅长翁达的住处搜出的信件和巨额支票的大洋,经过我们证实,中共赤匪翁达和李聚早也有勾结,他们企图阴谋叛乱占领三战区的上饶司令部,消灭顾长官和其他的军事将领……!企图配合皖南的新四军北渡长江。”

“在国家民族的危难之际,李聚竟然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件,看来李聚和皖南的新四军都是隐藏在我们中华民族里的一群败类和渣滓。”顾祝同是热泪盈眶,蹬足捶胸,痛心惋惜道。

“顾长官,竟然李聚和新四军做的初一,那就休怪我们做初二,顾长官,您就马虎下命令吧!我愿赴汤蹈火,铲除李聚这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第二游击区副总指挥官冷欣站起身来,向顾祝同请缨道。

顾祝同把手放在桌子上,头放在手掌上,痛苦的说道:“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中国这样一个最优秀的抗日将领毁在我的手上,今天晚上的事情,可能是李聚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种令人痛心的事件,我们要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啊!。”

“我们中国要做到有法必究,有功必赏才能战胜小日本侵略者。”以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兼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为首的将领带头叫道。

“顾总司令,虽然我们也不愿意失去李聚这样一个优秀的反法西斯盟友,但我们也绝不能让他为所欲为,让他逍遥法外啊!你就下命令吧。”崔可夫上校愤怒的说道。

“今天晚上竟然大家都想把李聚捉拿归案,那林其就只有顺从大家的意思,各位将军听候命令。”林尉迎合大家的意思说道。

三战区司令部作战会议室的墙头上,挂在一副宽大的上饶战区兵力分布图。两只鲜红的箭头拖着直线的尾巴指向上饶司令部和上饶军事机场。上饶军事机场离战区司令部约十公里,是上饶地区最重要的出入航空港。也是李聚逃离上饶地区,唯一的最佳捷径。为了确保上饶军事飞机场的安全,防止李聚和新八军的将领从飞机场逃跑,顾祝同命令冷欣亲自率领一个师的兵力重点防守上饶军事飞机场。

按照顾祝同的兵力布置,他首先要切断司令部到上饶军事飞机场的对外一切通道,切断司令部与飞机场之间的联系,形成道道封锁线,道道关卡,才能把李聚消灭于上饶地区,顾祝同命令孟建雄率领警备司令部的部队,加强对战区司令部的防务。顾祝同又根据上饶地区地形狭窄的特点,把国民党正规部队八十九军李守维的部队放在司令部和飞机场之间,也令保安旅何克谦、张少华之部配合八十九军围剿李聚。

顾祝同还向各部队下达了军事格杀令,对李聚等顽固份子是一律格杀勿论,活捉李聚者官升一级,奖十万大洋,击毙李聚者是官升三级,奖大洋一百万。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顾祝同等人毁我之心的强烈程度,是无比用语言来比试的。前面的惺惺惜惺惺的假意,完全是做给别人而看的。

顾祝同和林尉下达命令的同时,他们还向全国通报了李聚参加了上饶司令部的阴谋暴动事件,顾祝同显然针对李聚和新八军,给予坚决的打击。他的企图就是在全国,全世界掀起对李聚的封杀,不给李聚一点生存的空间,直到消灭李聚为止。

中国各战区、各党派和社会各界接到消息后,也在严重关注李聚的袭击事件,知道李聚企图占领三战区的司令部,企图消灭顾祝同等人的巨大阴谋,他们也纷纷转向支持国民政府对李聚的抓捕归案的条令。这一次的格杀令,就连西方国家的中国问题专家也没有看清顾祝同等人的反共、反民族的阴谋行动,也支持蒋介石政府对李聚的通缉格杀令……!清除中国的抗日环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