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拗救”8

中午正开午饭,炊事班长徐丕成身系一条白色的长围裙,站在了厨房门口,他长长的脸被蒸气熏得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兴奋,他用那双油腻的手扯了扯军装上衣,用尖声尖气的浙江普通话大声说道:“亲爱的战友们,现在我来广播好人好事……”

没等他讲下去,连长就接过话题说,“饭堂广播,是我军的一个传统,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好人好事在饭堂广播中出现,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在饭堂广播好人好事。我们就是要多做好人好事,来增强集体主义的观念,增强荣誉观念,让新兵尽快丢掉地方上自然散漫的坏习气,早日融入到严格的军队生活中来。我还要提醒大家注意,炊事班长徐丕成同志,是我们连队连续多年的五好战士,他要为我们广播,大家欢迎。”连长带头鼓起掌来,饭厅内立即响起了一片掌声。

徐丕成说:“近一段时间以来,新兵仁兆福,刘匀田,常儒焕,武中华,张水生等同志,常利用训练休息的空隙时间,到厨房帮厨,帮着炊事班择菜洗菜,擦桌子,扫地,洗碗,这种为连队做好事的精神,值得表扬,也值得大家向他们学习,我的广播完了。”

许登丰听了连长讲话和炊事班长的广播之后,脸红一阵白一阵。如果说适应训练主要是针对韩曙光展开的,那这次为连队做好事的活动,像是针对他来展开的。枪走火之后,陈指导员和李副连长狠狠批评了他,岳班长也在疏远他,已使他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踏实了,现在又用开展做好事来纠正地方习气,这不等于是在批评自己吗!他要尽早做些弥补性的工作,来补救自己的过失。他来部队,可是要好好干出一番人样的,他的女朋友春花,还在等他的立功喜报呢!只是他感到前头要走的路变得艰难了,比预想的还要艰难,这让他的心里多少有些懊丧。他问自己,怎么在做好事的活动中去补救呢?像那么多的战士一样去围着炊事班洗碗吗?他有些不情愿,这样的芝麻小事,体现不出他的特点来,也显示不出羊群跑马高出一头的效果。他又向韩曙光投去不屑一顾的目光,这可都是你给我找的麻烦,你就看我怎么跨越这道坎吧!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很多新兵受了广播的感染,也来帮厨。这么多新兵要做好事,很多人连机会都找不到,于是更多的新兵把精力投向了种菜,喂猪和站岗中去。一时间,连队做好事的气氛十分活跃。

邱利群也在为做好事皱眉头,他心里七上八下地想开了,他要另劈蹊径,选择一条别人无法效妨的做好事的途径,可是干什么呢?他犯愁啊!许登丰随买菜的车下了一趟山,他从县城新华书店买回一批宣传画,在饭堂窗户以上的墙壁上,贴满了宣传画,让饭堂像一个学习室一样。是啊,饭堂可是连队最大的活动场所,还兼做乒乓球室,教室和课堂,怎么人们事先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呢?这个许登丰,居然把这么好的事抓到了手里?邱利群受到了启发,他还真有了他的绝活,他找来锯条磨成一把锋利的雕刀,又用刨子刨好木板,把报纸上的宣传画放大,刻成木刻画,再买来纸张,把木刻画印在纸上。一时间,他那些不同题材的版画,成了活跃军营文化的好形式。大家认可了他的这个形式后,他就将连队的好人好事,变成了一幅一幅的版画组画,这让大家对他的议论更加热烈了。

张为民拿出他唱歌的特长来活跃连队的文娱生活,他把红色经典歌曲一首首地教给大家唱,顿时,整个军营响起了嘹亮的歌声。

韩曙光感到坐不住了,他谁都不比,就要跟许登丰分个高下。他也没有去和大家争着洗碗,可是做什么呢?一连几天他吃不好睡不香。有天中午午睡前,韩曙光从饭堂打开水回班,在下石头台阶进宿舍的转角处,见老兵汤怀戎正在卫生室后面跟一个同志剃头。这个个头不高的成都老兵,此时正猫着腰,斜着脸看着对方,他用探究的目光把对方一阵好瞧,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剪几剪,又使劲地看上一阵子。这剃头的方式吸引了韩曙光,他走近看了一会儿,头剃得还不错,还真有两下子,韩曙光说:“老兵,给我剃个头好吗?”

老兵回过头来,那国字脸上有高高的额头,眉毛猛地向上一挑,如柱的目光朝他脸上射来,但很快脸上现出了笑,“好啊。”老兵说完,又专注到剪头上去了。他剪完头,让韩曙光坐在位子上,他给韩曙光围上长大的白色剃头长布,又用双手把韩曙光的头前后左右地摸了几下,从前面横竖地看上几眼,问道,“怎么剃?”

“就按原来的发型剃。”

“部队戴帽子,留长发干什么?”

“那就随你剪吧。”

老兵听了,就开始剪起头来。

韩曙光问老兵:“你跟谁学的剃头?”

“连队剃头,从来都是战友之间自己跟自己剃,渐渐地,剃得好的就留了下来,剃得不好的就自动出局了,剃头完全是无师自通,全凭悟性。”

“你的头剃得不错嘛。”

“我剃头完全是为了好玩,要剃好头还真的不容易。我是第一次跟你剃头,我不知道你的头型,我用手把你的头皮摸了一遍,这是在做调查研究。有些同志的头不平,一剪刀下去,有的地方会剪得太深,剪缺了,会剪得露出头皮来,那就不好看。做其它的事,和剃头的道理是一样的,先要了解那个事,至于解决问题,那是要有基本功的,比如,剪刀一定要推平,推不平,你的发型设计得再好也不能实现,剪刀要推平就是基本功。毛主席说:‘要把精力集中在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你看我剃头是不是在演习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呢?各个人的头型是不同的,每次调查的结果都不一样。”他边说边笑地讲出了一番道理。

“老兵由剃头讲出了大道理来了,这道理还讲得这样形象,我真得好好拜你为师了。”

“剃头真正比我强的是张延土。”他有意改变了话题。

“那我就拜你们两人为师。”

“我们正在发愁这剪刀没有人接班呢!这是要尽义务的,又要牺牲休息时间,随叫随到,而且是长年累月,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可是个自找苦吃的活儿啊,你得先想好了。”

“我接班就是了,权且像你说的一样,当成是学一门研究问题的学问。”韩曙光剃了头,又长了知识,还拜了师傅,他心里美滋滋的。他更加高兴的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为大伙做好事的途径,他庆幸,幸亏没有人跟他来争着做这件事。他洗完头,把头发弄干,正准备回到班里午睡,一个高个子干部迎面朝他走来,那干部看了他一眼,想不想,又直勾勾地看着韩曙光,那人专注的看着他,连脚步都放慢了。韩曙光见对方停下来看他,也放慢了脚步盯着那干部,倒是对方笑了,“我是看你的头发剃得不错,发型很好,没别的意思。”

韩曙光听了这话,心里更是美滋滋的,他笑了,那个干部也笑了。

这干部叫季成香,他高高的个头,颧骨有点突起,眼睛很亮,说话时夹杂着浓重的广东口音,他是连队里的雷达技师。他对韩曙光说,“来我这里坐一会怎么样?反正还没有午睡。”他向韩曙光自我介绍说,“我也是从你们湖北省刚刚来这里的,不过是比你们早来连队半年。”

“你在我们省当过兵?”韩曙光跟着他进了大宿舍。

“我在武汉雷达学院读书,是毕业分配来这里的,我和你也算是半个老乡哟。连队生活适应了吗?你想解决的问题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吗?”

韩曙光心里一惊,听他这话,像是他知道我很多事情似的,我来部队想解开一些困惑自己的事,包括我要找“真理”的事,他都知道了?可他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是跟武中华一个人讲过这些事呀,难道是武中华跟他讲了吗?他又想起了武中华要广交朋友的话,一定是他。韩曙光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但他认为,面前的这个干部是可以信赖的,因为武中华也信赖他。

季技师换了一个话题,“我在武汉雷达学院读了四年的书,也遇到过和你一样的问题,你那是一个‘向后看’的问题,是一种忧患意识的体现,把过去的问题搞清楚了,是为了更好地前进,我的办法就是发愤读书。‘要把精力集中在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这句话非常好懂,要真正做到,怕要你奋斗一辈子,我看你先要多读些书,先学习别人是怎么分析问题的,至于解决问题,暂时不必过急,你还年轻……”

季技师还在讲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感到心灵被强烈地震撼了!他和那个跟他剃头的老兵汤怀戎,两个人都从各自不同的角度,不约而同地讲出了一个几乎完全相同的话题,这不能不让他震撼!他是怎么离开季技师那里的,他已经不知道了。今后的人生道路该怎么去走?这已经成为了紧迫的问题提到了他的面前,他可是在一路不停地跌跤啊!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未来要走的路,一定是很漫长很艰难的,要做的事情很多,他要以崭新的姿态,昂扬地投入到军营生活中去!

黑板报上,登出了常儒焕写的第一首新兵的诗。常儒焕仪表堂堂,个头高大,一副农村干部的像,人很稳重,偶尔,眼里也有几分顽皮,他在新兵中的名气最大最牛,他是以共产党员的身份走进连队的唯一新兵。在来部队之前,他曾在家乡县委当过政治学徒两三年,论能力,论经验,都是新兵中的佼佼者,这让连长和我对他真是另眼相看。我们时时都在给他安排些事做,他很受我们的器重。常儒焕写的是一首题为《军人之歌》的小诗,算是他对适应训练的一种艺术性小结吧!作者在小序中说:“这些天来的新兵训练生活,让我们由最初当兵的单纯喜悦,渐渐升华为一种责任,这种责任的榜样就是邬了凡,他用英雄的举止,激励我们不断地去磨练自己的意志,磨练自己的胆量,我用小诗记载我的感受,愿和新战友们一起共勉!”诗由他自己用楷书抄在了黑板报上:


离弦箭,

力正猛;

强敌在,

怒气冲;

战士浑身都是胆,

人民永在我心中。


兵形水,

腾蛟龙;

虎咆哮,

步生风;

祖国安宁有我在,

我们是军中新英雄!


连长看了这首诗之后,嘴角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在笑什么呢?至少,围绕着枪走火展开的补救教育,深入到了每个新兵中,新兵的第一轮竞赛,就这样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

连长从新兵的努力中,看到了好多个不同样式的人和不同版本的追求模式,看到了新兵独特个性的流露和真情实感的一面,这是纯洁的一面,这些新兵的热情是难能可贵的。他感到,还有一些新兵的特点特长,有待他去激发出来。这些被激发出特长来的新兵,也要我们去深入地考察他们,并在他们中间选择出几个最优秀的接班人来,但眼下最紧迫要做的事是拉开架式,创造条件,推出一个又一个的平台,让新兵在更大的范围去展示他们的才干。他告诫自己,不要被眼前激发出来的新兵表现冲昏了头脑,丢掉地方习气,养成集体主义观念,也不是只靠做一两件好事就能办到的,对此他要清醒些再清醒些。要让战士们成长得更健康,并用实际成果帮助连队走出的困境,也要让指导员在我面前输得心服口服些,他得引导新兵去实干。他欣慰呀,他为自己能从“胆大”和眼下的动脑筋“做好事”两个角度,发现了一些有特点的新兵感到满意。更让他奇怪的是,许登丰这小子居然在这两个方面都显得有些出色,不过连长在想,还是要为许登丰设点门槛让他去跳,看看他能以什么姿态跳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