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玲珑是玉碎的声音

文/太行静儿


几株向日葵,大而深绿的叶子,粗壮的茎杆托起硕大的花盘,那细小的花蕊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碎光,它们快乐的迎着太阳,散发出单纯、热烈、美好的气息。

“派出所的旁边,宏达律师所。”玲珑默念着地址。

……

“你好,我叫玲珑”。

“有话直说吧,我很忙”

“是劳动局的岳科长,介绍我来的,为了我父亲的……”

丁延合上桌子上的文件,心虽有不悦,却必定是有恩于岳科长“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大姨夫”玲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压抑,让她有点窒息。“亲姨夫”她不大自在的肯定着关系。

“这样吧,你先回去,我们再联系。我现在手头有几个案子,这几天必竟忙。再说这种民事纠纷一般法院要拖上几个月才会处理。”

玲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心里虽急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交换了联系方式,走出了律师楼。

有了上次经历,玲珑不喜欢律师楼压抑的气氛。“我们出去谈吧,我在你对面的红茶沫沫等你”。

红茶沫沫咖啡厅,玲珑选了靠后窗的位置。窗外一片是密密麻麻的潇湘竹,微风吹来,还真有《红楼梦》中描写潇湘馆中“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味道,玲珑的思绪从娥皇女英洒溟竹上到多愁善感的黛玉……。几只不知名雀儿在竹间跳跃着,发出几声婉转的鸣叫 ,叫声打断了玲珑的思绪。

“不好意思,走神了,你来了。”对这个冷漠甚至有点狂妄的男人玲珑不自在的端起杯子品了一下。

丁延伸出手,很自然的笑,那是带有孩子气的微笑,在玲珑心底升起一丝温柔,拥有这样笑的男人必定内心细腻,坦荡。

“你也喜欢喝普洱。”

“你喜欢,我喜欢喝碧螺春。”

“好啊,味道独特,汤色晶莹,舒展优美。入山无处不飞翠,碧螺春香百里醉。”

“我只是喜欢它的甜味。”

“应该是回甘。” 又一个孩子般的笑,阳光般明媚。丁延双手捧杯做了个敬茶动作,然后放在鼻下嗅赏了一下,才细品起来。

“你对茶挺有研究。这个我不懂。”

“说说你父亲的情况吧。”

玲珑从包里拿出事先备好的案稿,丁延接过随意翻看了一下说“你放心吧。”

正如他说的案子拖了几个月,劳神伤财的玲珑不过落了一个胜诉而已。

庆功宴上玲珑忙着答谢着法院的人还有丁延。玲珑的心早已被丁延的直率,博学吸引。官司完了,也注定和丁延该说再见了,必定她们不是一类人。想到这玲珑的一阵酸楚,几杯下肚伤感一片……

让人想起张抗抗在《作女》中那段描写女人喝酒的句子来:白色泡沫溢出来,是女人心里的烦恼;沉淀下来那半杯黄色,是女人的胆汁;红酒是女人的血,由于被生活太多抽取而日渐稀薄;白酒浓烈,看上去都是透明得什么都没有,像女人未来的日子;酒杯碰撞,破裂的清脆而温婉。一条细细的小溪,带着朝露晚霞与落叶的颜色,从女人身体中出来又流回身体里去,渐渐地热烈起来,开始湍急地奔流。辛辣酸涩搅扰着刺激着女人的身体,腮边挂上了干红的颜色、头脑里泛滥着米黄的泡沫,就连手指举止也带有白酒的夸张力度。酒精混合着五色的菜肴,女人的话语变得缤纷而眩目……

丁延扶着似乎要一醉方休的玲珑出来,一阵风拂过玲珑打了个冷战,酒也醒了三分。“女孩子家干吗喝那么多酒”丁延脱下自己的外罩披在玲珑身上。“夜凉,穿这么单薄,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丁延将玲珑塞进副驾驶,“我送你回家。”

“不,我不想回家,陪我说会话吧。”

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绚丽的霓虹灯在速度中倾倒。

一条小溪潺潺的流淌着,泥土夹杂着青草的气息,风轻轻舞动着小树新绿,发出沙沙的声音。丁延走下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玲珑也开门下车从背后一把将丁延抱住,将脸贴在他宽广的背上。不知是因为天凉还是激动,玲珑的身子在风中颤抖。

“回车上吧,天凉。”丁延想要掰开玲珑的手,他触摸到的是一双如同冰封了似得的手,似乎稍一用力手指就会断落下来。这个表面阳光手指冰凉的女孩让他怜惜。

“不。”那双温暖而且柔软的手让玲珑痴迷,母亲曾说过拥有柔软的手的男人是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心也是柔软的。

“我有点冷,我们一起回去好吗。”玲珑松开了双臂,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玲珑将那颗混沌而沉重的头倚在丁延的肩上。

“醉了真好,人们永远会对醉酒的人宽容。”

“干嘛要乞讨别人的宽容,而不去宽容别人。”

“不是乞讨,只是感觉而已,宽容、我觉的自己够大度了。”

“且,一听就他妈的,没有长**的话。”

“你歧视妇女。”

“我几时歧视了,你吧,我**给咬了啊。嘿嘿”丁延发出极不自然的笑“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问你为什么要生我,你怎么回答?”

“因为妈妈寂寞,爸爸不在家的时候需要人陪,因为你是爱的结晶,就像秋后的果实。”

“我有个同学的儿子指着父母的鼻子说,我不过是你们欢愉后的产物,是你们避孕失败的附属品。”

“怎么会这样说,哪个孩子不是父母计划了再计划,做足了思想准备才要的。”

“你当然这样说,可他们不会这样想。让人担心的九零后,他们如何能担起前辈辛辛苦苦攒下的江山……。”

“你的心累吗?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相信他们会在磨难中长大。”

“你喜欢花吗?为什么喜欢? 花儿为什么漂亮?因为她要吸引昆虫采花粉!这又是为什么?为了下一代!花儿把最美丽的生殖器官展现在别人面前,就是为了将来。”

“天啊 这是谁的分析 侧面的解剖,另类的思维。”

“我听了后同感,谁也离不开性这个字眼,只要你是生物,当一个人遇到性冲动时,她最先想到的是她最想得到的那个人,无人例外 ……。”

玲珑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个激愤的男人让她感到陌生,遥不可触。


丁延的办公桌上放着一盒精装的普洱。“是我父亲让我送你的,他让我替他谢谢你。”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干嘛这么客气。”

“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不好意思,这两天肠胃不大舒服。”

“圆月楼的粥煮的挺好,我们去那好吗?”

窗外,晚霞映红了天空,原本雪白的云棉被映照的多彩艳丽,慢慢的当最后一抹红退去天空呈现一片肃穆的神色,最早出现的那颗星在墨蓝的天空闪烁着,那么亮。广漠的天幕上放射着令人注目的光辉.就像一盏悬挂在高空的明灯。

“我除了给你带来烦恼之外,好像不会有其他的益处,你说呢?”

“有些东西付出是一种快乐,而个不是为了收获,你觉的我另有所图吗?”

“说下去。”

“看到你 听到你 就是我的快乐,你就像阳光、雨露。”

“你在美化我。”

“我崇拜你。”

“你干脆把我挂墙上供起来算了。”

“你以为你是神仙吗。”

“何必呢,这样还好吗?好了,臭丫头,我们找机会ML吧 。”丁延一脸坏笑的说。

“不,你不是这样的,你的玩世不恭是装出来的。”

“我就是这样俗气的,也是这样坏的啊!我的内心比我的外表更肮脏,更龌龊。”

“我认识的丁延不是这样的。”

“那是你看错了。”

“我知道,你是怕,怕你爱上我。”

“哈哈哈……你说的很对。”

“我知道你会想我,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你怕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我很自私。”

“ 真想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我是很了解自己的,我没有能力使你满足,更不能使你愉悦。”

“如果你不爱我、给我当哥哥吧。”

“我不喜欢,干嘛当哥哥啊,我愿意你是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女人,如果我们在一起我愿意好好的爱你,真的,我知道你已让我有感觉,让我能够为你勃起!”丁延从公文包里取出纸巾递给玲珑接着说“我想你是快快乐乐的,如果这个快乐是我给你的我将很荣幸,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是个睿智的女孩,你应该明白我说的。”

玲珑接过纸巾擦干了眼泪,深吸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我失态了。”转身消失在夜雾中。

看着离去的玲珑丁延在电脑上打出这样一行字‘相拥不如相惜,梦毕竟梦,现实必定是现实……。’

本文内容于 2011/4/3 21:01:52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