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于中东、北非部分国家局势持续剧烈动荡的背景、原因有了更清醒的认识。不可否认,这些国家局势动荡的出现,与本国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不足有直接影响,但我们也应当看到,美国的“大中东计划”,十多年来美国在该地区竭力推行的“民主改造***世界”的措施与行动,是导致部分国家局势剧变的诱因与关键。

美国的大中东计划是在2001年,由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任期内提出的。由于中东极为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和丰富的石油资源,美国一直将中东战略与其全球战略密切相关。“9?11”事件后,美国将反恐视为第一要务,为了有效地根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小布什政府极为重视旨在对***世界进行民主改造,使其接受西方价值观的“大中东计划”。所谓“大中东”,意指自中东延伸包括北非、中亚等地在内的整个***世界。在这一战略中,充分借助于美国针对东欧各国政权更迭所采取的手法,除军事手段与武力打压之外,更多地关注于非暴力的“软战争”,即所谓的“街头革命”。为此“大中东计划”明确提出,“变化不应也不能从外部施加”,应当将***国家的政治变革系于其内部需求与动力。诸如巴以问题、和平演变伊朗之类“技术问题”已不再是关键,目标是最终建立起与美国同质的自由民主政体,从而摧毁***激进势力赖于滋长的基础。

为完成这一设想,考虑到美国在中东地区的负面形象,华盛顿方面借助于美国国内的一些非政府组织,精心策划对中东、北非当地一些所谓“人权”、“民主”和“非暴力”的人士与组织进行培养,通过举办各种研讨与文化活动,对他们进行较为系统的培训,加上资金与技术等各种手段的支持,引导他们如何“创造性地”运用新兴媒体和数字科技工具作为动员民众的主要方式,煽动和激发当地青年与部分对社会不满人员的极端情绪,进而促成社会的动荡,国家政权的更迭,以实现美国改造并全面控制***世界的全球性主导战略。

为此,2008年美军方智库兰德公司在向美国防部递交的报告中特别指出:“美国应该帮助变革者获取和使用信息技术,即提供一些措施鼓励美国公司投资这一地区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技术领域。”并表示,“应在匿名等技术领域投资,帮助某些人免予受到政府的审查。” 2009年美国务卿希拉里在其演讲中也明确表示,要“利用这些(互联网)技术推进我们的外交目标”。正因如此,在此次中东、北非事件中,“脸谱”、“推特”等新兴媒体网站扮演了极为关键的重要角色。这些美国商业公司与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已经成为美国政府推行霸权外交的工具。美正借助于自身在技术方面的优势与领先地位,传输美国政府的意识形态,煽动多国暴发动乱,甚至带来大规模杀戮。就在民众遭受混乱甚至死亡的同时,美国获得的却是亲美政权的建立,以及更多的石油和战略利益。

还需指出,在“大中东计划”实施过程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始终作用突出。该基金会名义上为一私人、非政府和非盈利的机构,但其资金均由美国国会拨款。在苏联解体、东欧各国“颜色革命”过程中,包括在我西藏、新疆等问题上该基金会均十分活跃。对于基金会的任务与职责,1991年基金会发起人和首任会长阿伦?威因斯坦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明确表示,“今天我们干的很多事情是25年前中央情报局悄悄做的。”自2001—2003年美国军事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以来,该基金会即一直策划在北非和中东掀起一系列的政治动乱。从其网站上可以看出,该基金会在突尼斯、埃及、约旦、科威特、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等国均立有各种项目,十分活跃。该组织实际上承担着蛊惑穆斯林教派内斗,培植新的替代力量,完成美民主改造***世界核心任务主要实施者的角色。

中东、北非局势动荡所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否仍将持续,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是否将成为美国考虑的下一目标,还有待密切关注。但不久前我国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通过互联网煽动国内居民非法聚集,妄图引发“街头政治”,不能不说是个别人企图把乱局引向中国的一种尝试,对此我们应十分清醒、高度警惕。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证明,西方列强总想把地大物博的中国置于他们的掌控之中,一个自主、强大的中国永远是历朝历代各族人民的企盼。经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正取得前所未有的成绩与发展,正朝着伟大复兴的美好前景奋进,对此我们应十分珍惜,自觉维护来之不易的和谐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