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解析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非政治化”

“军队非政治化”的核心,就是主张军队必须始终同政治分开,不介入政治,不代表或支持任何一种政治观点或任何一个政治党派。由于披着“自由、民主”的华丽外衣,这个论调具有相当的迷惑性。坚决抵制这种错误思潮影响,必须从理论上对其进行彻底的批驳。

“军队非政治化”割裂军队与政治的关系,掩盖了军队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政治工具属性

“军队非政治化”的致命软肋在于完全割裂了军队与政治的关系。从中国传统哲学的角度看,政治和军队就相当于“道”和“器”。器者,道之工具;道者,器之附领,须臾不可离也。军队因政治而产生,因政治而存在,这是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一条基本规律。

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必然产物,是人类社会的生存手段和特有的现象,社会发展需要也离不开政治活动。军队本质上是政治的产物。在原始社会时期,人们共同劳动,平等分配,社会秩序靠公共道德习惯和首领的愿望来维持和调整,这时,没有阶级,没有国家,没有政治,没有军队。到了原始社会后期,随着生产的发展和社会分工的出现,以及剩余产品的产生、贫富的分化,产生了最初的阶级。阶级产生以后,调解阶级关系的国家也就应运而生,国家一产生,各个阶级围绕着国家政权问题展开了形形色色的政治斗争,于是政治这一特殊现象就登上了历史舞台,在全部政治活动中,国家政权始终占据核心地位。国家政权为了维持自己的政治权威和强制力量,就需要有强大的军队、警察、监狱等国家机器,军队由此得以产生。可见,军队起源于私有制、阶级和国家,是适应政治和政治斗争的需要而产生的,是实现统治阶级政治意志的工具,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

政治作为军队的天然属性,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能够真正做到“非政治化”。世界上的任何军队都从属于一定的政治集团,具有鲜明的阶级属性,而阶级属性本质上就是政治属性。而且任何阶级和国家建立军队,进行军事活动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本阶级的利益,军事只是实现一定政治利益的手段。用恩格斯的话说,国家就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军队就是统治阶级实行阶级统治的政治工具。早在苏联红军创建时,列宁就曾针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思潮深刻地指出,“专职制度的奴仆们的所谓军队中立,所谓必须使军队不问政治等论调都是虚伪的”,“军队不可能也不应当保持中立”。在近代政党政治中,国家是由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政党来执政的,所以,军队最终体现为执政党的政治工具,通过执行执政党赋予的政治任务而为统治阶级的政治主张服务。从这一点来说,在政党政治的框架中,世界上没有超越阶级、超越政治、超越政党的军队,所有的军事活动无一例外都是政治活动。“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古今中外,没有一支完全“中立”的军队,也没有一次非政治性的战争。现代社会,不管是战争行动还是非战争军事行动,仍然都具有政治性。西方国家一再宣称的军队“不参与政治”,仅仅是指军队不介入资产阶级各政党之间的政治斗争,这种“不介入”、“中立”恰恰表明西方军队是整个资产阶级政治利益的忠实捍卫者。“军队非政治化”论者无视军队源于政治和政治斗争的历史事实,剥离军队的政治属性,歪曲军队与政治的关系,在理论逻辑上是荒谬的,在军事实践中是行不通的。

西方“军队非政治化”运作模式具有很强迷惑性,但在本质上仍是服从于政党政治意志和服务于资产阶级国家的整体利益

当今世界,不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实行的是政党政治,不管是一党制还是多党制国家,军队都必须执行和完成执政党提出的各种政治任务,各国军队都被“熔化”在执政党的政治运作之中,根本不存在什么“非政治化”的问题。

在“军队非政治化”论调肇始的西方国家,由于实行两党或多党轮流执政的政治体制,不管哪一派政党上台,军队都要对执政党表现出绝对的忠诚,这就给人造成了这些国家的军队似乎不关心政治、不隶属于哪一个政治集团的假象。但是作为执政党服务对象的资本家集团掌控着国家的经济命脉,操控着国家政治的游戏规则,因此无论哪个政党上台执政,都代表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没有也不可能改变资产阶级专政的本质,它只是用了轮流执政的形式,来掩饰资产阶级政党实施阶级统治的本质。所以,不论是资产阶级政治派别内部如何争吵,不管是哪一派政党上台,军队对执政党所表现出的绝对忠诚,实际上就是对资产阶级政党、资产阶级统治、资产阶级政权的忠诚,军队始终都是资产阶级实现其政治意志的重要工具。军队所谓的“不介入”、“中立”,实质上是不参与资产阶级各派政治力量的内部争吵,其本质恰恰是忠于资产阶级政治统治,服从和服务于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这种表面上的“中立”和“不介入”本身不也就是一种政治态度吗?

绝对地接受和效忠执政党的领导和指挥就是军队最大的政治,在这一点上,各国军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作为执行资产阶级执政党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从来不敢公开宣称自己的政治属性,而是采取十分隐蔽的手段和方式对军队进行效忠于政治的教育。为了保证军队忠实献身于资产阶级民主政治,西方国家通过采取文官治军、牧师随军、寓“政治训练”于“公民教育”、以“法制化”促进“政治化”等方法和手段,加强对军队的政治控制。“忠诚”、“责任”、“使命”、“国家”、“献身”等价值观念通过法律、宗教等途径被潜移默化地灌注到官兵的头脑之中,为军队有效地实现执政党的政治意志打下了不可动摇的思想根基。更有甚者,越战期间美国为了压制士兵的不满和反抗,把大批反对侵略战争和反迫害、反对种族歧视的士兵编入“特别训练队”。事实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早就被驯服成了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治工具,它们对内镇压人民群众的反抗斗争——如果发生危及资产阶级统治的政治斗争,这些标榜“非政治化”的军队立刻就会露出资产阶级政党政治工具的本来面目,不但积极介入,甚至血腥镇压。例如,美军第101空降师于1957年9月在美国阿肯色州小石城镇压当地黑人的反歧视斗争,1962年9月又开赴密西西比州牛津市镇压为争取进入大学权利而斗争的黑人,当时被美国民众视为美国的“哥萨克”;对外充当侵略扩张的得力工具——执行资产阶级政党推行海外战略的政治任务,为垄断资产阶级对外扩张攫取利益而效命,比如,美国自二战以来,多次发动对外侵略战争,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在这些战争中,美国军队无不是在执行执政党推行全球战略的政治任务,为垄断资产阶级对外扩张而效命;甚至在发起的军事行动代号上都被打上深厚的政治烙印,如“无限正义”、“持久自由”等等。这些何来“军队非政治化”呢?

敌对势力鼓吹“军队非政治化”,旨在削弱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制度,妄图改变人民军队的政治本色

我军从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自诞生之日起,就旗帜鲜明地宣称,我们这支军队是中国共产党缔造的革命队伍,是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一部人民军队的发展历史,就是一部用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武装官兵头脑、执行党赋予的革命的政治任务的辉煌历史。政治优势始终是我党我军特有的传统和优势。中国共产党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强领导核心;作为执行中国共产党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我军是贯彻党的执政方略、维护和实现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重要战略力量。在这个并不太平的世界,在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坚强柱石,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战略支撑。西方敌对势力之所以不遗余力地鼓吹中国“军队非政治化”,正是因为我军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是体现党和国家政治优势的重要力量。为了遏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制下日益崛起的中国,国内外敌对势力沆瀣一气,在政治上用虚伪的“军队非政治化”话语体系来评判和攻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制下军队与政治关系,攻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政治制度;在理论上积极鼓吹“军队非政治化”谬论,伺机进行多维思想政治渗透和破坏,妄图使我军摆脱党的绝对领导,改变我军革命化建设的方向,进而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他们的阴谋一旦得逞,这将意味着从根本上遏止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而这正是敌对势力西化、分化中国战略图谋所期待的结果。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深刻教训来看,放弃共产党对国家军队的绝对领导,搞什么所谓的“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则必然给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和广大人民群众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上个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在“军队非政治化”的幌子下,苏军教育取消了马列主义基本理论的内容,一切政治组织都毫无例外地有权在苏军存在,结果苏共丧失了对苏军的领导权,苏军的政治性质发生改变。当反对派对苏共发起总攻时,苏军选择了支持反对派。就这样,一个具有70多年历史的社会主义大国,顷刻之间轰然倒塌。历史的教训十分深刻,历史的悲剧绝不能在社会主义中国重演。

同资产阶级国家军队相比,我军具有阶级属性的先进性和政治任务的崇高性。永远保持人民军队的政治本色,是新形势下建军治军的时代课题。我们必须充分认清“军队非政治化”在理论上的荒谬性和虚伪性,认清其反动本质和现实危害,不为任何干扰所惑,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保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不断提高政治鉴别力,积极开展同各种错误观点、思潮和行为的斗争,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大力培育“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永葆人民军队的政治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