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市长说真我羡慕中国解放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福岛县南相马市长樱井胜延


日本媒体4月1日披露,福岛县南相马市长樱井胜延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向全世界发出求助信息。因为南相马市位于距离第一核电站30公里以内的位置,使得许多运送救援物资的车辆不敢进入。这导致仍在该市生活的15000市民已处于弹尽粮绝的地步。


而就在两天前,中新社记者曾在南相马市专访这位市长。樱井胜延自地震以后一直没回过家,他说只要我人在市政府,政府职员和灾民的心就是稳的。


记者在南相马市采访时听得最多的就是“愤怒”这个词,南相马市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24公里,正是这个尴尬的距离让南相马市如今身陷囹圄。它不像位于20公里半径之内的双叶和浪江两个乡镇。因为与核电比邻,加之多年来的抗议,这两个镇子始终可以从东电获得补偿,用以市政建设和居民福利。而南相马市距离稍远,自始至终没得到过任何补偿。但如今,南相马市却作为最接近核电站的危险城市而遭受外界的歧视。


每个南相马市的市政人员身上都挂着一个核辐射测试仪器,他们每天都要对本市进行核辐射数值的测量。因此他们比一般市民更加明白南相马市的窘境,“面对不明朗的未来,我们也害怕啊。” 南相马市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对本社记者说,“但我们无处可逃。”


樱井胜延当选南相马市市长仅1年零2个月便发生了此次东北大地震。此前,他做过26年的农民。他说,他可以算上南相马市史上最“幸运”的市长了,遭遇如此罕见的地震和海啸侵袭,又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核危机。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太具有挑战了。


对东京电力处理核电站的做法,樱井胜延表示,确实有愤怒情绪,但是愤怒解决不了问题,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核电站的危险控制住,然后相关责任方和灾区一起把这场灾难渡过去。


灾后重建如何展开?樱井胜延说,这首先要看东京电力公司和政府如何对这场灾难做出赔偿评估,还要倾听灾民和受灾地区对于损失的报告。总之这将是个漫长地过程,可能三五年都结束不了。


他说,海域污染确实对于动植物和从事渔业的百姓影响很大,但这还不能说是到了无法生活的境地。海域污染不仅是南相马市一个地方的问题,对整个日本东北太平洋海域以及世界海域都有影响。


樱井胜延说,相比核泄露,不如说我更加担忧此次核事件的进一步升级,如果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那将是我最忧虑的。他认为东京电力应为此负责,政府也脱不开干系。


在震后援助方面,樱井胜延说,政府是给了我们很多物资援助,可是大部分运送物资的车辆行驶到距离核电站50公里的郡山镇就不敢开进来了,还得我们的市政员工自己去把物资车开回来。自卫队的人倒是敢开车进来,不过这属于极少数,需要我们反复要求才行。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这让我真得很羡慕中国解放军,可以冲进灾区最危险的地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首相菅直人4月2日首次落地步行视察灾区


日本福岛县南相马市长通过视频发求助信息

http://news.sina.com.cn/w/2011-04-03/013422230862.s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4/3 8:30:38 被新新哥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