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六章 抉择(2)

赤色风铃 收藏 3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你?接管指挥权?”罗翔的面容被怒火扭曲得像是傩戏上的面具般夸张,“温暖少校,你现在的行为是战场叛变!懂吗?叛变!” 温暖耸了耸肩膀,似乎对罗翔的愤怒不以为意:“哦,叛变?很抱歉,我可不这么认为——在离开长安基地前,最高统帅阿布.安德烈.雅鲁泽尔斯基大将曾经代表革命军事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你?接管指挥权?”罗翔的面容被怒火扭曲得像是傩戏上的面具般夸张,“温暖少校,你现在的行为是战场叛变!懂吗?叛变!”

温暖耸了耸肩膀,似乎对罗翔的愤怒不以为意:“哦,叛变?很抱歉,我可不这么认为——在离开长安基地前,最高统帅阿布.安德烈.雅鲁泽尔斯基大将曾经代表革命军事委员会和陆军总参谋部给予我一项特别授权。根据这项授权,我有权在必要的状况下立即接管特遣队指挥权。”

“该死的,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档子事?”罗翔现在有种想要拔枪乱射的冲动——当然,他毫不怀疑温暖会在他来得及将手枪上膛之前立即朝他开枪,这个女人只做她认定为正确的事,根本不考虑情面或是别的什么,而且做事也从来不会认真考虑后果,“参谋同志,你知道这项授权吗?”他转而向站在身边的“豺狼”问道。

“呃……这是真的,”光头参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大将亲自签署了一份书面授权文件,原件就在我手里。不过这项授权有个附加条件,那就是事前必须对部队主官绝对保密,所以请原谅我没有告诉您这件事。但不管怎么说,温少校确实有权在现在接管指挥权。”

这下好极了,真他妈的好极了!罗翔猛地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像发怒的公牛一样将这口气从鼻孔里重重地喷了出去。他用力伸直了十指,以免自己情不自禁地给这个蠢女人一拳。有权接管指挥权?事前对主官绝对保密?该死的,我早该料到这一点。雅鲁泽尔斯基大将不会对共和国卫队,不,应该是整个军队中任何将领真正放心,我早该想到他肯定会准备这一手来控制我的!这个天杀的老蠢蛋、被弹片打坏了脑子的傻瓜!在之后的几秒钟内,罗翔在心里已经用最尖刻的言辞将最高统帅偏执而病态的猜忌心咒骂了不下几百次,去他妈的什么特别授权!早知道这样……

“温少校,尽管我并不清楚你们共和国卫队内部的指挥权限问题,但我想知道一件事:您采取这种极端手段是为了什么呢?”这次说话的是苏离忧,“您应该已经看到了,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正式与地外文明进行交流,而且我认为他们是完全善意的、和平的,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次重要机会,也是伟大的人类文明复兴大业的一次成功契机,”罗翔有些惊讶地发现,她的语气居然一反常态地温和,就像是循循善诱的幼儿园老师一样,“您现在的行为很有可能破坏掉这次重要契机,这似乎与您的理想相违背吧?“

“契机?什么契机?走向彻底毁灭的契机吗?”温暖给了她一个显得有些狰狞的笑容,“文明进步的重要机会?当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在美洲海岸上插下第一个十字架时,当地人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只过了三十年,科尔特斯就在墨西哥登陆了。对于这些该死的怪胎,我们完全不能抱有任何幻想,否则就只有成为下一个阿兹特克!”

苏离忧摇了摇头,仍然没有放弃说服温暖的努力:“这些人没有恶意,你也亲眼看到了,他们并没有……”

“就像科尔特斯的远征队一样没有恶意?”温暖反问道

“但你也你无法证明他们是对我们怀有恶意的,假如他们确实是友好的,那你的行为就会让人类文明错失良机。想想看,与一个更高级的文明接触,这是何其难得的机会?”

“是啊,但前提是他们是友好的,假如他们不是呢?”温暖的语气和表情逐渐变得越来越激动,活像是一个服用了过量麦角粉末的中世纪女巫,“见鬼,你听说过帕斯卡尔的赌注理论吗?算了,我猜你也不知道,那是有B2级阅读权限才能在联盟资料库里查到的玩意。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抉择,而这个抉择与帕斯卡尔面临的那个是否相信神灵存在的抉择非常相似:我们可以决定相信这些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们是友好的、是善意的,也可以决定不相信这一点。如果选择相信他们是友好的,但他们却不怀好意,那我们就彻底完了。但如果我们选择不相信,选择干掉这些家伙,即使他们是友好的,我们也不会失去什么,而如果他们不是友好的,我们就让人类文明免去了一次大灾难,懂吗?”温暖最后这句话似乎是对罗翔问的,不过后者只是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回答。

“干掉他们?别开玩笑了,少校,”李南柯轻蔑地大声说道,“你这就像是从没见过海的人宣称要独自游泳横渡大西洋一样。你知道他们的技术水平吗?我敢打赌,他们的大多数技术对你而言就是完全不可思议的神话。而且这支先遣队可远不止你现在劫持的这几个人,你打算拿什么干掉他们?突击步枪还是手雷?”

温暖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冷峻而狰狞了,仿佛已经带上了一副充满恶意的面具:“也许光凭突击步枪对付不了这些怪胎的地下基地,不过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至少,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无知。看着吧,当我解决掉这群灾祸的源头时,全世界都会为这次伟大的胜利而欢呼,无论是雅鲁泽尔斯基大将还是斯洛博丹.文迪因施泰格,到时候你们就会意识到,你们盲目相信的所谓‘善意’曾经让人类文明多么接近阿兹特克人和印加人的……”

“恐怕我有不同的看法,少校同志。”一个冰冷的男子声音突然从温暖身后传来,打断了她的慷慨陈词——凯恩.沃尔什中尉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从人群中绕到了温暖的身后,用GE-34手枪顶住了她的颈椎,“我希望您能重新考虑您的行为。”

“尽管开枪好了,中尉同志。”温暖毫无惧色地说道,声音中没有半点紧张和恐惧,“我一点也不认为我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之处。”

沃尔什中尉没有答话,他只是下意识地用右手拇指摩挲着手枪的击铁,似乎正在斟酌着接下来到底该不该朝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扣动扳机。不过,温暖的人并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作出决定,就在温暖说话的同时,一名身材魁梧的山地突击营士兵绕到了沃尔什的背后,突然朝着他举起了突击步枪的硬木枪托。

正当那人准备把枪托朝着沃尔什的后脑勺使劲抡过去时,沃尔什察觉到了背后的危险。他迅速转过身去,抢在那人动手前朝着他扣下了扳机。两发11毫米大口径手枪弹射进了这个袭击者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在转瞬间将他的左侧肺叶和心脏完全击碎了,鲜血与肋骨和皮肤的碎片一同喷了出来,就像是节日中喷出的焰火。

沃尔什中尉的反应速度暂时救了他的命,不过这也仅仅是“暂时”的——两秒钟后,整整半个弹鼓的步枪弹在一阵如同进军鼓点般的连发射击声中命中了他的胸口,尽管沃尔什穿着全套FAD-56防护服,但那层镀铬钢质防弹插板仍然不能在这咫尺之间挡住出膛速度极快的7.75毫米被钢步枪弹头,防弹插板碎裂的刺耳嘶鸣声与弹头击中人体的钝响几乎同时传来,沃尔什朝后退了两步,重重地仰面摔倒在了早春时节湿润的泥地上。他的鲜血与那个袭击者的鲜血在地面上喷出了两个相互重叠的、触目惊心的扇形。

凯恩.沃尔什中尉被自己一小时前的战友杀死了。

片刻之后,密集的枪声像新年子夜时分的爆竹一样在林间空地的四面八方炸响。

噢,不!尽管眼前的这一幕总共只经历了不到五秒钟,但罗翔还是将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看得一清二楚。一发11毫米大口径手枪弹在穿透那名士兵的身体后径直打在了他的脚边,扬起了一小股尘土,但罗翔却对此视而不见,只是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该死的,怎么会弄成这样?他像一个快要窒息的人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年多以前“安法勒”行动中的一幕幕又回到了他的眼前,他还清楚地记得在那一天,自己带着倒戈的共和国卫队“长安”师士兵冲进未央宫、与特别共和国卫队展开血腥战斗的每一个瞬间。在那一天之后,他一直希望自己不再遇到这样的场景,但现在……这个该死的蠢女人!这本来应该是一次历史性的会面、一次属于他的伟大历史性时刻——至少一部分应该属于他,现在却变成了一次愚蠢的火并和绑架!真他妈的见鬼!

“将军在上!罗翔,你还站在这里发什么呆?等着吃子弹吗?”有人用力拽住了他的一只手,将罗翔从一片茫然中拖回了现实。直到这时,他有些惊愕地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没有几个还站着的人了——其中一些人已经在混乱的枪击中倒下了,更多的人则就地卧倒以躲避横飞的子弹。与此同时,他还感到了左臂上传来的一阵肌肉组织被撕裂时特有的剧痛,这让他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不过幸运的是,他也只是在左臂上挨了一枪,就四周空中子弹的密集程度而言,这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

罗翔尽量压低了腰,与拉扯着他的那人一道跳过了倒在地面上的死伤者,迅速奔跑着钻进了正在朝空地南端退去的人群中——在这次突如其来的混战中,伤亡的大多数是共和国卫队士兵,还有一些“田横”营的人,由于温暖和她的支持者们挟持了所有外星人地下基地派来的代表,士兵们在朝他们开火时大多投鼠忌器,而更多的人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相反,而他们的对手却可以肆无忌惮地朝着四周的人群肆意扫射,迅速从包围中开出了一条血路,向北方——也就是罗翔先前派山地突击营布设阻击阵地的方向撤去。

“该死的,你的那位少校到底打算干什么?”当四周的枪声暂时稀疏下来之后,一直扯着罗翔的那人突然问道。罗翔这才发现,是苏离忧亲自将他从那些疯狂的山地突击步兵营士兵们的枪口下拖了开来,“这是雅鲁泽尔斯基的授意吗?”

“我想应该不是,以我对最高统帅的了解,他不大可能会做出如此疯狂而又愚蠢的举动,”罗翔摇了摇头。其实他自己对这话也不大肯定——毕竟他对雅鲁泽尔斯基大将的了解大多来自于尤苏拉教授的转述,但他现在只能希望大将与目前这事没有直接联系了,“这多半是温暖自己的主意,我想……”

“轰——”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从不远处传来,一大团夹带着大量泥土的浑浊烟尘随之从地面上升起。“无后座力炮!那些混蛋居然用这个对付他们的指挥官!”罗翔愤愤地说道,“苏上校,我们现在必须撤到南边的森林里去重新整队,继续呆在这里只能成为阻击阵地上重武器的靶子!”

“我想也是。”苏离忧点了点头。事实证明,想要让在突发变故前不知所措、乱作一团的士兵们在短时间内重新集结整队并不容易,但让他们立即向南撤进森林却并不困难——毕竟,没有谁会蠢到愿意呆在一个随时可能被重机枪和迫击炮火力覆盖的鬼地方。不过,为了让他们相信进入森林后就已经基本安全、用不着继续往南前进,苏离忧和罗翔倒是花了不少功夫,这才让部队暂时恢复了起码的秩序。

值得庆幸的是,温暖的那些山地突击步兵们并没有趁胜追击、一举将这两支混乱不堪的队伍击溃。相反,就在幸存者们从林间空地南端进入森林的同时,他们的无后座力炮与迫击炮的炮击立即中止了,接下来,枪声也迅速稀落了下去——尽管有些不可思议,但苏离忧仍然看到了令她意想不到的一幕:在温暖等人离开这片林间空地后,原先部署在林间空地北侧山丘上的山地突击步兵营随即离开了原先驻守的阻击阵地,开始朝西北方退却。

——他们离开了通往外星人地下基地的入口。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