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宝源的心病

——关于牛宝源先生提出的《打靶归来》“要害问题”的回复


先说明一下,《打靶归来》有《歌曲》和(小诗)之别!这里所说的“要害问题”——是关于(小诗)的原始稿第四句究竟是“清脆(枪)声”还是“清脆(歌)声”的问题。(以下简称“枪声歌声”),注意!是(小诗)的问题。


也许有人不明白,《打靶归来》不是一首歌曲吗?咋又出来个小诗?


相信谁都知道《打靶归来》是一首歌曲,却不知道另外还有一首与之同名的“四句小诗”。“歌曲”与“小诗”发表的时间不同,作者也不同。《歌曲》是已故音乐家王永泉的作品。(小诗)是署名牛宝源的作品。而通常情况下若提出《打靶归来》有问题,大家一定会认为是《歌曲》出了问题,因为不知道还有一首小诗。所以就很容易被“误导”,以至于误判。


就像下面要说的这个所谓“要害问题”,本来是(小诗)的问题,与《歌曲》是无关的。但如果牛宝源先生非要假借《歌曲》的名义提出来,那就混淆了,就是在误导。说白了——就是个无理取闹的伪问题!


那为什么还要回复这个伪问题?


因为牛宝源先生长期以来,始终在把《歌曲》和(小诗)混为一谈。最近又制造舆论,声称“枪声歌声”是《打靶归来》的“要害问题”。奔走相告,鸡飞狗跳。以至于使广大歌迷误以为真的是《歌曲》出了问题。还因为这个“问题”与邻士的一篇博文有关,所以不得已,邻士在这里做说明如下:


“枪声歌声”问题的起因是邻士在博文“《打靶归来》的故事”一文中转述了牛宝源的四句小诗,其中转述的第四句是“清脆(枪)声满天飞”。牛宝源先生对此大为光火,坚持说是“清脆(歌)声”不是“清脆(枪)声”。并出示了证明。这(枪与歌)一字之差就是所谓“要害问题”的核心内容。以至于现在竟然成了牛宝源先生的心病!


其实,邻士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转述”,不是专门“论述”,差一字,绝对没有到谬以千里的地步,版本不同而已。根本就不应该算个“问题”。小诗原稿最初是“清脆什么声”牛宝源先生如果认为有必要说明的话,可以自行裁定,广大歌迷也可以做个常识上的判断。这对小诗而言根本没什么影响。再说,有几个人知道还有这么个“小诗”?


然而事情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牛宝源先生对“枪声”的反应,出乎了常人的预料。嗷的一声!就跳了出来,破马张飞,声嘶力竭。不仅当头给邻士扣上“歪曲篡改”的大帽子,而且还扬言要“斗争到底”!——反应如此激烈,实在令人费解。(怀疑另有原因?)


这里还得再说明一遍:《打靶归来》歌词的第四句是“愉快的歌声满天飞”,是音乐家王永泉写的,毫无争议。牛宝源在这里纠缠的是他的(小诗)里有没有“枪声”的问题,可是他却故意混淆成《歌曲》来说。硬把“小诗”说成是“歌词”,然后又否认有“枪声”。用这种“先混淆视听,后否定事实”的诡辩伎俩,蒙骗媒体大众,不可谓不机关算尽用心良苦。(典型的无良律师行为)


其实,(小诗)《打靶归来》在当时至少有两个版本,邻士转述的不过是其中之一,牛宝源先生也不过是拿出其中的一个版本来证明另一个版本不对。比如:用1960年的版本来证明1959年的版本。这在时间上是无效的,根本说明不了问题。(这么做的人只有两种可能,不是法盲就是无赖)


下面是(小诗)的不同版本: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向太阳),

清脆枪声(歌声)满天飞。


注意括弧里均是不同的版本(网上可查)。也就是说,不管你转述哪个版本,牛宝源先生都能用另一个版本来证明你是不对的,是在“歪曲篡改”。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当初邻士要是像现在这样标明,估计牛宝源先生也就没屁放了。不过也好,最起码通过此事,大家看清了他是怎么无理取闹的)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转述,牛宝源先生却能在鸡蛋里挑出骨头,在“枪声歌声”这个“小题”上大做文章。甚至将这“一字之差”与“道德、人品”相提并论,进而口诛笔伐。这都哪跟哪啊?大家不要笑,这是真事。他的原话太长不便复述,反正就是玩命的上纲上线。(知情者可会心一笑之)


举个例子,牛宝源曾说:“谁还去争50多年前那个小业余作品的可怜的名利?”(这句是他原话)。


可就是这位口口声声“不争”的牛宝源先生,近来在论坛里连篇累牍不下十余篇帖子,都与“枪声歌声”有关,并反复强调是“要害问题”。区区“一个字”都能争的腚红耳赤,咋就还好意思恬个老脸在那说自己不争呢?不争你还没完没了的“枪声歌声”干鸡毛?是谁一天到晚在网上瞪个牛眼骂骂咧咧“恶邻邪士”的举报有人歪曲篡改的?没闭眼之前好好看看,除了你牛宝源还有第二个人在争吗?


大家可以评评理。先不说“枪声歌声”与《歌曲》不相干,单说就那么四句不知在哪抄来的所谓“小诗”,有必要“篡改”吗?值得吗?——弱弱的问一句牛宝源先生:你是李白还是杜甫还是白居易?咋就恁么自觉不臭呢?!


结论,牛宝源先生这种失常的行为,正常人是难以理解的。但有一点邻士可以明白的告诉大家,就是牛宝源先生如果不在“枪声歌声”这上面“做文章”,他恐怕也没什么可做的了。因为邻士在“《打靶归来》的故事”等相关博文里陈述的都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温馨提示:鉴于牛宝源先生对“枪声歌声”的过度反应,我们有理由怀疑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希望有关知情人士,包括牛宝源先生的老战友及其后人们,提供线索,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相关阅读:邻士诡辩丶规避歪曲篡改和辱骂这个要害问题


牛宝源你算个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