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下的美国:让导弹飞(利比亚版)

徘徊的幽灵2011 收藏 0 188
导读:在美丽的北非大草原上,一群野牛正拉着一个大大的车厢,车厢里传出优美的旋律,“苍天外,古道旁,芳草碧连天。。。”,突然,湛蓝的天空中飞来一团火,不偏不倚,正好击中那车厢。。。 /来自***社区 */ 黎波里,卡扎菲的宫邸里正在召开内阁会议。 /来自***社区 */ “我和老婆正坐着火车,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来一枚炸弹,把我的小儿子给炸死了,你们说说,我惨不惨,惨不惨?”很显然,卡扎菲不是在问问题,而是对西方彻底绝望了。 “父亲,现在看

在美丽的北非大草原上,一群野牛正拉着一个大大的车厢,车厢里传出优美的旋律,“苍天外,古道旁,芳草碧连天。。。”,突然,湛蓝的天空中飞来一团火,不偏不倚,正好击中那车厢。。。


/来自***社区 */


黎波里,卡扎菲的宫邸里正在召开内阁会议。


/来自***社区 */


“我和老婆正坐着火车,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来一枚炸弹,把我的小儿子给炸死了,你们说说,我惨不惨,惨不惨?”很显然,卡扎菲不是在问问题,而是对西方彻底绝望了。



“父亲,现在看来,当初你没有买法国的阵风是对的,要不,一起飞就飞回法国了!”赛义夫知道这时候父亲最需要的是信心。



“阵风算什么,奥黑还怂恿我买B2呢!我当时就想,妈的,美国人一按遥控,B2就隐形了,我他妈的要用它时去哪里去找。”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去买俄国人的飞机?”老卡二儿子问。



“你二啊,俄国人正巴不得我们去死呢,他们正等着石油价格上涨呢!”



“那只有歼10能救我们了!”老三若有所思地说。



“歼10?”卡扎菲走近三儿子面前,俯下身直视着他。



“歼10,中国官方宣称为三代半,按照中国人一贯保守的性格,歼10最起码为四代半机,对付法国那鸟阵风是绰绰有余。”老三非常自信地说。



“你不是说法国人信得过吗?几年前我还拿钱支持萨科奇呢,为什么这次他拼老命跟我们过不去?”老卡又跺到大儿子赛义夫面前。



“还记得那次你跟萨科奇会谈吗?”赛义夫问他的父亲。



“法国的红酒真让人怀念啊!”老卡似乎意犹未尽。



“你在跟萨科奇品酒论英雄的时候,我在教萨科奇夫人布吕尼点穴功呢。”赛义夫忘记了这是内阁会议,尤其是他的妻子就坐在他的身边。



“你当时不是喜欢赖斯吗?”老卡觉得自己带那好色的儿子出访法国是一件天大的错事。



“赖斯她妈的B太黑了!”赛义夫讪讪答道。



“你不是说你没有别的女人吗?”赛义夫的妻子终于忍不住了,尤其是听到她丈夫说得那么露骨。



“我没有!”



“没有,你怎么知道她那里黑!”



“我说的是她妈的。”



“她妈的?你跟她妈也有一腿?”



“别扯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吃醋,男人有个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老卡打住了大儿媳。



“老三,你去中国一趟,如果能把歼20搞几架来,你直接开着飞机炸华盛顿去”。



华盛顿,白宫内也在此时开圆桌会议。



“老盖,法国人同意被我们领导了吗?”奥黑咨询国防部长盖茨先生。



“总统阁下,用中国一句成语来说,法国人这次是急红了眼要单干了!”盖茨很有礼貌地回答总统的问题。



“Why?”奥黑很疑惑地问。



“鬼才知道!”盖茨耸耸肩,摊开双手说。



“希拉里女士,东亚那边怎么样?日本国内是否还在骂我们?”



“总统先生,这您请放心,我的丈夫,也就是前总统克林顿先生已经替代我去慰问日本灾民了,我想您是有理由充分信任他的外交才华的。”克林顿夫人自信地说。



“总统先生,我们的情报部门刚刚收到两份情报,请你过目。”帕内塔提着两份绝密情报提交给奥巴马总统。



“这里没有外人,你就直接念吧!”



“是的。第一份来自利比亚黎波里,就在二份钟之前,卡扎菲刚刚结束了一次内阁会议,会议重点谈论了购买战机的问题。”



“战机!”盖茨部长打断了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报告。



“对,卡扎菲政府决定购买中国歼10战机!”



“哈哈哈哈!”盖茨哈哈大笑。



“你认为不可能?”奥巴马总统询问盖茨。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这下,法国人该去死了!法国的阵风根本不是歼10的对手!”



“那你还觉得好笑?”希拉里显然有点生气了。



奥巴马也不解地看着盖茨。



“难道,你们都忘了我们这次战争的初衷吗?”盖茨用他那深邃的兰眼睛巡视着在座的各位,然后补充说,“我们就是要让利比亚成为欧洲人的伊拉克,没有中国的歼10,利比亚人恐怕完成不了这份任务。”



“高,实在是高!”帕内塔竖起拇指夸老盖茨。



“不过,在他们的内阁会议上,有很大的部分在谈论一个人,你们猜猜是谁?”中情局长卖个关子给大家。



奥巴马总统往他那宽大的靠椅舒展了一下身体,很显然,卡扎菲的小命控制在他手里,世界的目光都聚在他身上,卡扎菲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会忘记他这位老朋友。



“他们多次提到一个人,她就是我们的前国务卿赖斯女士。”



“Why?”奥黑,老盖,还有希拉里异口同声地问。



“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曾经公开追求赖斯女士,这地球人都知道,关键是,有没有追上,这就是秘密了!”帕内塔神秘地拍了拍手中的文件,然后接着说,“赛义夫不小心泄露了这个秘密,他在内阁会议上公然说,赖斯她妈的B真黑,这就证明了赖斯跟他确实有一腿。”



“B是什么意思?”希拉里不解地问。



帕内塔刚要解释,就被盖茨的几声干咳声阻止了。



“总统先生,根据局长刚才提供的情报,我们有必要停止B2的攻击,我们的B2的参数有可能泄露给敌人了!”



“这个B跟那个B有关系吗?”奥巴马很懊丧地问。



“没关系吗?”盖茨反问。



“有关系吗?OK,就算有关系。那么我们怎么对付中国?”奥巴马很民主地征求老盖的意见。



“如果中国非要卖武器给卡扎菲政府,我们威胁把F-16D也卖给台湾,这招围魏救赵之计屡试不爽。如果中国还不妥协的话,那就宣布两房破产,让中国那几千亿外汇瞬间泡汤。”老盖紧握拳头使劲一挥,信心十足地说。



“还有,让纽约期货炒家抬高一下食盐价格,中国就会发生哄抢事件,造成中国社会动荡不安!”希拉里补充了一条。



“那不是帮了欧洲人一大忙吗?”奥巴马不解地问。



“让中国人去对付欧洲人吧,中国人不缺这个。”盖茨用手指比了比脑袋。



“对了,局长同志,你不是说还有另一条情报吗,快说,快到点了。”奥巴马看了看手表说。



“日本驻美大使向我们抗议说,亲日大使克林顿先生一点也不关心仙台地区的灾民,而仅仅关心一个人!”帕内塔看了希拉里一眼,犹豫不决该不该说。



“说,谁?”希拉里八九猜到十。



“仓井空!”



北京,深夜。



一个老式窗户里还透出一丝温暖的亮光,两位老人面对面坐着,小茶几上两瓶二两的二锅头,一碟花生米。



“老哥,非洲兄弟今天来人了,说要我们的老十,您老怎么看这事?”



“老弟啊,本来嘛,非洲兄弟有难我们帮一把,可是老卡这人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连台湾的事他也敢插嘴说话,让他吃点苦,有利于长记性。”



“只怕这一劫,他们过不去,法国这次是失心疯地往死里整啊!而且,美国人连B2也用上了。”



“老十恐怕也对付不了B2啊!”



“所以,他们要求能不能让咱们的老20出马!”



“你喝高了是吧,让20去保护老卡,他以为我们的20是他们家养的看门狗啊!”



“不,他们那边的意思是直接飞到奥黑那边,把他给烤熟了!”



“太狠了吧!”



“可是,他们开的价码很高啊!”



“我们缺钱吗?”



“不缺吗?”



“缺吗?想想也是,前段时间支持鬼子赈灾花了不少钱。要不这样吧,我给他们一道锦囊妙计,保证能救得了老卡一家大小。”



利比亚,黎波里



老三不是开着歼20,也不是歼10,而是空着手,乘坐法航到达法国,在中国人的帮助下偷渡到黎波里的,当他出现在他爸爸面前时,父子两人如果不是互通暗号的话,竟然认不出对方。仅仅半个多月过去,黎波里已被炸得面目全非,老卡是躲在难民营里才一次次死里逃生,而老三竟然被中国蛇头扔在货仓里关了好几天没吃没喝的,差点蒙死在里头。



“飞机呢?”



“没有!”



“大炮呢?”



“没有!”



“地雷总有吧?”



“没有!”



“那你带来什么?”



“就一句话,用毛主席思想武装人民军队!”



华盛顿,白宫



“这战没法打了,卡扎菲政府军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了!”盖茨向奥巴马抱怨说。



“溃散了!”



“我们开始也认为是溃散了,所以指示反政府军进攻,结果反政府军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很多城镇。结果,你猜发生了什么?”



“What happened?”



“第二天,这些反政府军都被民众绑起来,在其背后写上‘利奸’,正游街示众呢。”



“What!反政府军不是很多人吗?”



“他们都分散去占领城镇了!”



“那么我们的盟军呢?”奥巴马报着一线希望问。



“都去抢占油井了!”



“Shit!”



“我们自己的部队呢?”



“正在过周末呢!”



“告诉我,为什么卡扎菲能重新组织起民众,告诉我为什么!”奥巴马气急败坏地抓着盖茨的肩膀摇晃着问。



“卡扎菲把钱散发给民众了,把枪也散发给民众了。”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我预测不错的话,利比亚的穷人会拿起手中的枪去对付正在为得到石油而狂欢的盟军部队。”盖茨对国际大事的预测几乎样样精准,除了中国的歼20外。



“那你为什么还不去通知我们的盟军将领!”奥巴马显然有点失态了。



“没办法了,你说,这时候,他们还会听我们的吗?我可以很肯定地说,那些利比亚人就像群狼正匍匐地向盟军靠近,而我们的盟军正陷入发大财的癫狂之中。”



“难道,我们不能做些什么吗?比如动用我们的F-22,B2,我们的精确制导导弹。”



“总统先生,你想用导弹对准那些不名一文的黑鬼吗?哦,对不起,我不是说你。恕我直言,我们的导弹打他们就像用手枪打蚊子一样即难又可笑。”盖茨对于不懂军事知识的总统毫不客气地批驳了他荒唐的建议。



“希拉里,希拉里人呢?”奥巴马把气撒在缺席的希拉里身上。



“总统先生,她现在正在闹离婚呢。”总统办公室助理赶紧过来报告。



“卡扎菲呢?”奥巴马终于想起了这关键的人物。



“据情报人员说,被人救走了!”帕内塔赶紧上来汇报。



“你们FBI是吃干饭的!”奥巴马终于还是忍着怒火,用“rice”代替了“shit”。



“总统先生,实在没办法,我们的对手是中国的蛇头!”帕内塔很委屈地说。



“坦率地说,输给中国的蛇头不算丢人!”盖茨替中情局说了句公道话。



“老盖,我们这次真的输惨了,不是吗?”奥巴马无力地坐在他的靠椅上。



“不,比我们惨的是欧洲!”



“欧洲?”



“没有卡扎菲的利比亚将是什么?”



“什么?”



“将是强盗群起,抢完了国内,变成海盗抢国外。地中海无安息之日了!”



“接下来,我们还要做什么?”奥巴马又来精神了。



“让我们的评级机构把法国的国债降为垃圾级!”



“太狠了吧!”



“狠吗?”



“不狠吗?”



法国,爱丽舍宫



“总统阁下,您的身体还好吗?”



“我身体无大碍。将军们都安全撤离了吗?”



“撤了。”



“士兵们都安全撤离了吗?”



“撤了。”



“相亲们也安全撤离了吧?”



“撤了。”



“戴高乐航母也安全返航了吗?”



“返航了。”



“我们没有落下什么吧?”



“总统阁下,除了被扒的衣服裤子外,我们没缺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