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11月,乌干达参谋总长遭其独裁者阿明手下行刺,参谋总长侥幸逃生到坦桑尼亚。忠于他的一个装甲团也叛逃到坦桑尼亚。中国在坦桑尼亚的军事顾问对这支部队进行了整编和训练。为他们配属了新的59式坦克。这支部队后来编为”乌干达民族解放联合阵线“,参加了解放乌干达的战争。


阿明大为恼火。为了坦桑尼亚收留叛逃的乌干达装甲团,他下令入侵坦桑尼亚。乌干达军队在坦桑尼亚屠杀了8000边民。阿明还污辱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说:自己是一个拳击高手,请尼雷尔与他在拳坛上较量一番。因为尼雷尔年事已高。他可反绑一手,脚绑铅块,只用单手迎击。由他崇拜的拳王穆罕默德阿里来做裁判,绝对公正。


坦桑尼亚总统火冒三仗,下令三军总动员迅速展开反击。1978年12月,坦桑尼亚军收复全部国土并打入乌干达境内。1月,坦桑尼亚军队两路大军击溃乌干达军队进逼乌干达首都坎帕拉。战斗中,坦桑尼亚军队根据中国军事顾问的建议,稳扎稳打。


进攻时,都是炮火进行地毯式炮击,然后步兵跟在坦克和装甲车后推进。为防装甲车被敌军击毁造成车毁人亡,坦桑尼亚军不坐装甲车。而是躲在车后。尽管坦桑尼亚军进展缓慢但伤亡极少。


乌干达军队则是躲在车中或猬集在车边,往往成为坦桑尼亚军反坦克导弹和反坦克炮的知靶。阿明见前线失利。他又造谣说,中国军人参加了坦桑尼亚军队的攻击。还煞有其事地说,已经有一名中国军事顾问的尸体落在了乌干达军队的手中。马上就会在电视上展示。中国驻乌干达大使馆驳斥了阿明的谣言。


阿明同时向利比亚总统卡扎菲求助。利比亚军队共派出了2000多人的军队,他们装备有苏联的”BM-21喀秋莎火箭炮“,T-55坦克和BMP-1步兵战车。在乌干达南部的沼泽地带。装备有中国62式轻型坦克和63式水陆坦克的坦桑尼亚装甲部队,和装备有苏联T-55坦克和BMP-1装甲车的利比亚军队展开坦克大战。


坦桑尼亚军队的中国水陆坦克更适合于沼泽地和水网密集地区作战。而利军的苏制装甲车和坦克在沼泽地施展不开。结果,利军大败,丢弃全部重武器,逃入恩德培机场和乌干达第二大城市金贾。


坦桑尼亚军趁胜推进,很快在4月占领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随着乌干达各地的机场沦陷。利比亚军队与国内的空中通道被断绝。最后被困在乌干达的利军全部在恩德培机场和金贾向坦桑尼亚军投降。


另外,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仇视卡扎菲”?我以为,无论是作为人,还是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都可以通过“卡扎菲移居乌干达,将可能挑战中国维和?”来思考。或直接阅读姜莱:绝不为卡扎菲说话,自己寻找答案。如下:


与几位朋友一起喝酒,多日不见,他们摇身一变,都成了卡扎菲的粉丝,酒桌上一直在抨击欧美阿联军,力挺着卡上校。我奚落了他们几句,立马招致猛烈反击,你来我往之间,我被打成了“汉奸”。


这并不奇怪,媒体断章取义不说,网上也是这么回事儿。现在的互联网上,若有人发帖子支持联军,攻击卡上校,很快就会被另一帮人围攻,给被围者戴上“汉奸”帽子。这些围剿“汉奸”的人,无不以爱国者自称。


我就静下心来想道,为什么要力挺卡扎菲?他是中国人吗?不是嘛!他与中国交情特深,对中国很友好吗?也不是这么回事儿麻!从政治立场看,他倒是跟中国有些纠结。他参加过台湾的反共训练班,意识形态上一直持反共立场。他是陈水扁的好友,曾帮着台独分子踹过中国几脚,暗地里对中国大陆使过几次绊子。这么一个家伙,为何还要挺他?难道就因为他是政治强人,是独裁者?


中国式爱国者说,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们之所以挺卡上校,是因为他受了西方列强的欺负,利比亚遭到了侵略。可这说服不了我。


侵略战争时有发生,最近这些年里,伊拉克就侵略过科威特,俄罗斯侵略过格鲁吉亚。俄国侵略格国的时间,是2008年,离现在不远,大家还记忆犹新。我印象最深的是,当俄国攻打格鲁吉亚的消息传来,同样是这些中国式爱国者,在网上不是为格国叫屈,而是为侵略者俄国叫好,欢呼声不绝入耳。看来,我们的爱国者也不总是帮弱小国家说话,说与不说,要看谁打谁。


卡扎菲,一个外国人,一个反共的人,一个与台独分子眉来眼去的人,一个在利比亚搞了42年独裁统治的人,却被中国式爱国者当成了英雄。看来这些人并非在爱国啊!否则他们就不会如此倾情对中国使过绊子的外国人。他们的爱国主义也不会是爱政府,因为政府至少在这事儿上保持的是中立。


他们甚至谈不上爱共产党,因为他们心目中的这位英雄就是反共分子。把种种可能排除之后,看来他们爱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强人政治,专制独裁。一条爱国与不爱国的边界,就这样戏剧性地转化成了民主与专制嗜好的分水岭。在这场荒诞的边边站的游戏中,我的选择是坚决做一回反对卡上校的“汉奸”。


绝不为卡扎菲说话。因为他是一个嗜权如命的独夫,一个镇压平民的屠夫,一个掠夺国家财产的大盗,一个强奸民众意志的施虐狂。绝不为这种人说话,这是我做人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