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福岛核事故打破了法国核电站“零危险”的神话

日本这个发达国家3月11日遭受强震和海啸之后,福岛核电站多个机组相继爆炸,给当地灾民带来恐慌。美国和欧洲多国反核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德国3月26日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反核大游行。


法国是核能大国,与美国、日本构成世界核电工业三强。法国目前共有核电机组58座,全国约80%的电力供应依靠核能。福岛核危机之后,法国“走出核能”协会再次督促政府制定走出核能的方针大计。而法国生态与可持续发展部部长娜塔莉∙科修斯柯∙莫里塞 (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 以“法国核能仍是好能源”的答复回绝了环保人士要求关闭陈旧核电站的要求。


到2011年,法国一半核电站服役期达到30年,设备老化将会给核电站带来诸多安全隐患。日本福岛核危机唤醒了民众对核能的关注。


迫于压力,法国总理菲永在日本地震4天后宣布,法国将对全国58座核电机组的安全性进行全面检查。总统萨克奇也于3月25日说:法国将关闭那些拒绝核安全检察的核电站。


法国是一个传统的核能大国。是否可以实现短期内放弃核电站的核能政策?在今天的《法国广角》节目当中,本台将向大家介绍专家们赞同及反对核能的对立态度。


法国赞同核能专家:法国离不开核电站


法国核能企业资讯部主任索兰(Francis Sorin) 在福岛事故之后表示:法国最陈旧的核电站建在上莱茵省(Haut-Rhin)。名为费桑海姆(Fessenheim)核电站。


费桑海姆核电站建于1970年,1977年投入使用。离市中心只有15公里远的费桑海姆核电站建在阿尔萨斯大运河边,地处瑞士巴塞尔 (Bâle) 上游和斯特拉斯堡下游之间。


近几天,费桑海姆核电站成为政界、媒体、核工业压力集团、环保人士争论的焦点。


媒体和政界人士对费桑海姆核电站的关注是因为它交付使用的年头已经超过了30年。


法国核专家索兰说:福岛事故之后,人们对这个核电站反应堆寿命的担忧不无道理。福岛核电站启用的时间是1966年。但核专家索兰非常肯定地说:因福岛事故而立即关闭费桑海姆核电站的要求是不合理的。他说:一个核电站固然会老化,但是更换核反应堆组件的频率已经大大延长了老核电站的寿命。


法国核专家表示:当今和34年前建的费桑海姆核电站不可同日而语。他说:我这样说并不是在故意回避民用核电站会出事故的危险。索兰回述说:2010年一年中,有记录的核电站小事故近千起,但是这些小事故都无碍公众生活。福岛核电站在百年罕见的强震和海啸之后面临的是核反应堆聚变的威胁。费桑海姆核电站也建在地震带。而法国很少发生强震。索兰先生坦诚地说:我们不能一味排除它将来会遭遇6级以上地震的可能。重要的是要从日本处理核危机中吸取教训,杜绝地震后该核电站冷却系统会失灵的可能。


法国核能生态组织主席贡皮(Bruno Comby)认为:不要因为日本福岛核电站出了问题法国就要立即对其58座核电机组进行全面的安全检查。贡皮介绍说:核能发展随着技术更新,它的安全系数与日俱增。我们不能把上个世纪60年代建的核反应堆和后来建的核反应堆混为一谈。他还使用了一句法国人的口头禅:“倒脏洗澡水时不能把水盆里的婴儿一起扔掉”。这句法文可以译为“因噎废食”。


法国核能生态组织主席贡皮表示:法国电力公司对年头久的核电站的安全监控有让人信服的把握。贡皮先生还介绍说:法国电力公司每年花在更新核电站装备上的经费不少于20亿欧元。 更新核电站装备的行话叫做:给核电站“焕发青春疗法”(cure de jouvence) 。法国电力公司准备在这方面增加10倍的经费,也就是每年需要200亿欧元的维修经费。花费巨额的目标是要让陈旧的核电站再多运转10年。


法国核能生态组织主席提醒说:全球面临严重的能源危机。要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效应,满足人们对电的需求,我们离不开核能。他说:造价低、纯粹清洁能源是不存在的。


法国核能集团-阿海珐科技顾问巴里(Bertrand Barré) 是一位主张继续发展核能的专家。巴里认为:如果提出走出核能的问题,那么就要同时提出法国改变核能策略的意义何在 ? 巴里说:从目前这个阶段来看,核能是最具有竞争力的能源。在全球能源紧缺的当今放弃核原子是不现实的。


根据法国核能学会的统计数据,充分依赖天然气和石油的意大利,它的电费价格比法国多出一倍。法国核能集团-阿海珐科技顾问巴里说:和其他欧洲国家比起来,法国的电费价格比欧洲很多国家便宜20% 到30% 。 那么核电资源铀,它的价格优势是不是我们制定能源政策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呢?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造价使得这种可再生能源不能成为最基本的电力来源。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发展核能的同时不可以加大太阳能和风能的比例。


法国核能集团-阿海珐科技顾问巴里介绍说:如果真的走出核能,就需要多建8万7千个风力发电机。巴里对在法国本土设立这么多风力发电机不抱乐观的态度。他说:取消核能之后,法国将被迫进口更多的天然气。如果是这样的话,法国就等于放弃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目标的承诺。


法国反核能专家:人类远没有100%掌握核技术


法国“走出核能”非政府组织发言人米内(Jean-Pierre Minne) 是反核派。他说:在日本福岛发生的一切说明,人类远没有100% 掌握核能技术。日本专家多年研究变幻无常的气候和地震对核电站的威胁。但是他们没能防止海啸给核反应堆冷却系统带来的灭顶之灾。米内说:日本这么一个发达国家,在地震和海啸之后,每天人人都生活在核燃料棒会爆炸的恐惧之中。到了结束这种无可奈何状态的时刻了。福岛核电站给全人类敲响了核技术风险的警钟。


法国“走出核能”非政府组织发言人米内回述说:1999年12月,法国西南部基隆德省的布拉伊(Blaye) 核电站遭遇了强风暴雨,海浪没过了堤坝,核电站内进了水,核反应堆停止运作,安全系统被淹。布拉伊核电站事故级别只有2级,但关键在于,法国电力公司和政府都没有预见到狂风暴雨可能给核电站带来的威胁。


法国年轻一代生态组织负责人董德烈(Marine Tondelier) 女士对法国记者说:为什么要等到出现如此严重的核事故才来重视核电站的安全呢?! 这种亡羊补牢的态度本身就反应出政府和核工业压力集团在核安全问题上的得过且过、不负责任的态度。董德烈说:法国东北部1977年交付使用的上莱茵省(Haut-Rhin)费桑海姆核电站寿命是30年。可是至今环保部门和电力公司拒绝让它退役。我们都把费桑海姆核电站叫做“贫民窟核电站”。


年轻一代生态组织负责人董德烈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说明“零风险”的核电站是不存在的。天灾不威胁核电站的时候,人祸也可以让它出事故。恐怖袭击的威胁阴影随时都笼罩着人类。


法国年轻一代生态组织强烈要求政府停止修建新核电站计划,改变法国核能发展方向。


她说:我们承认核电站是无碳能源,但是核电站在技术上存在致命的威胁。核泄漏、 核废料再处理是无法消除的隐患。


法国绿色和平核能问题专家马热诺妮 (Sophia Majnoni) 总结说:关键是政府是否重视发展再生能源。她介绍说:60% 的能源科研经费用在了核能上;20%用在了石油上;余下的20%科研经费用在了再生能源上。马热诺妮说:法国电力公司在近20年中发展成为不可替代的电力供货商;国家为什么不可以提出一个太阳能和风能的发展规划呢?她认为:只要政府有政治意愿,再过20年,法国完全可以实现逐步走出核能的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