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下注是帝国惯用手法”

要控制中东,保持地区均势的两面政策成为美国最直接的选择。曾有西方媒体称,“两面下注是帝国惯用手法”,美国在中东也不例外。一方面,为了在怀有敌意的中东地区扶植一个可以信任的盟国,美国全力支持犹太复国主义重建以色列,以达到威慑中东各国。美国多次支持以色列或自己直接使用武力在中东发动战争。另一方面,为了遏制地区大国势力的崛起和瓦解阿拉伯世界内部团结、联合控制石油价格等措施,以盟友关系拉拢一些中东国家执政者,使其成为附庸。

从选举制度来说,伊朗一直是中东民主化程度较高的国家。1951年,伊朗民主选举出总理摩萨台,但摩萨台的石油国有化政策触怒了美国,中情局通过煽动制造动乱,于1953年将巴列维扶上王位。此后,美国将伊朗看作维持中东霸权两个锚(另一根是以色列)之一,向伊大卖先进武器,培训忠于国王的军队和秘密警察。面对国王的特务用与法西斯无异的手段摧残一切敢于反对王权的反对派成员时,美国历任总统约翰逊、尼克松和福特却依然吹捧巴列维是“中东为数不多的开明君主”。当1979年伊朗***革命将巴列维赶下台后,美国也如弃敝屣一般抛弃了巴列维,当时巴列维一家连在美国定居的申请都被驳回,原因是美国害怕此举会伤及伊朗革命学生手里的美国外交人质。

失去伊朗,令美国在中东感受到刺骨的寒意。为了围堵输出革命的伊朗,美国转而怂恿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于1980年入侵伊朗。当时伊朗《德黑兰时报》曾刊登一张漫画,画面中挂着子弹带的美国自由女神右手不再托举自由宪章,而是一只长着萨达姆脑袋的老鹰,漫画的标题是“邪恶轴心”。但不听话的萨达姆在侵略伊朗不得手后,把矛头转向美国庇护下的科威特,企图成为海湾石油资源的新主宰,反而成了美国眼中的“邪恶轴心国”,美国最后把“老朋友”萨达姆送上绞刑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