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春雨

紫竹春雨

北京,算是一个比较干燥的城市,一年到头难得有几场雨,让我这个来自江南水乡的南方人颇有点儿不惯。不过在今年早春的时候,倒是让我碰上了一场北京的春雨,也真别有一番韵味的。


从国家图书馆出来,就觉得凉飕飕的,不时便浠浠沥沥地下起小雨来。我看这雨一时恐怕也没个停的意思,怕手里抱的书淋湿了,反正时间也早,于是拐个弯,转进了旁边的紫竹院公园躲雨。


入门之后首先入眼的便是一大片的竹林,细细的,不过都已是一片绿色了,竹叶在微微的凉风中沙沙作响,杂乱却很轻柔,声音一点也不刺耳,反而有一种清爽的感觉。密密的竹子团成一丛一丛的,用低矮的细细的竹篱笆围了起来,中间是一条窄窄的,弯弯的青砖小路,延伸到不远处正对着一丛竹林,又绕过去没入了林中。走在小路上,初春的风已变得很轻拂,吹在脸上,凉凉的,分明有一股竹子的清香。头上竹叶盖得只留下一小片一小片零碎的天空,已感觉不到有什么雨滴落下,青砖路也还没湿,只是有点润润的感觉罢了。看着篱笆里零乱地开着小朵小朵红的白的小花,还有四散的嫩嫩的青草,真有一点到了江南园林的感觉。一时间,我几乎已忘了自己身处在一个繁华热闹的都市里,远处公园外的汽车喇叭声都似乎已变得很遥远,好象又回到家乡的小镇里,小村后头的那片小山中,那完全是一种从心底涌起的熟悉的感觉。


沿着青砖路往前走,转个弯,一道回廊映入眼帘。


雨慢慢下大了,一滴一滴地洒了下来,我急走几步,躲进回廊中。回廊是水泥砌的,却完全模仿着竹廊的风格,一节一节竹子一样的柱子,刷成绿绿的颜色,连坐凳也刻意弄成竹制的形状,倒真象是一道竹廊,和回廊边的竹林仿佛溶在了一起。


雨越下越大了,廊檐慢慢挂起了水线,春雨里的竹林也愈发显得娇翠欲滴了。雨水打在密密的竹叶上,绿得发亮,竹枝却在嫩绿中浮出一层淡淡的紫色。怪不得取名叫紫竹院,也许就是从这些紫竹来的罢?一种朦胧的翠绿轻含着一抹淡淡的紫,愈发有一种娴静的感觉。昔日湘妃泪洒青竹,印上斑斑痕迹,湘妃竹因此美名千古,而这早春的雨,是否也能在这细细的紫竹枝上烙下春天的印记呢?


家乡的竹山是漫山的竹林,不过一般都是毛竹,好多都有碗口般粗,两三层楼高,要两只手才勉强能握住。密密的竹林里,把上面盖得严严实实,很难见得到阳光的,有时下雨都感觉不到有水滴下来。电影《卧虎藏龙》里面就有这种竹海的镜头,漫山遍野的,浓绿深遂,远远看去象铺就了一层毛绒绒的绿被。不过,这儿可没有那种大大的毛竹,只是细细的紫竹杆,最大的也就拇指般粗细,三四米高,好几百棵密密地挤在一起,连小狗都很难挤进去,好象一团翠绿的蘑菇,却又是另一种味道了,倒更有种江南灵秀之气一般----小家碧玉。呵,果然是“碧玉”呢,在春雨里犹显得绿油油的可爱。


雨慢慢小了起来,已渐渐变成了细飘飘的毛毛雨丝。我看时间还早,一时兴起,抱着书继续往园子里面走。再转两个弯,绕出了紫竹林,眼前豁然是一大块水面。


刚下过雨的湖,水面似乎还荡着一层淡淡的朦朦胧胧的轻雾,把湖对岸的竹林笼在一层淡淡的白色轻纱中,浓绿得有些模糊了。细细的雨丝打在湖面上,和着微风泛起的微波,层层叠叠的涟漪,涌过来一片新爽的清香,很是神怡。我忍不住微微闭上眼,深深地呼吸着那风中传来的淡淡的竹叶幽香。


湖的四周全是竹林,密密麻麻的,公园的喇叭里放着不知名的民乐,好象是古筝曲,间或有一两声笛子的合奏,悠扬而宁静。无论心里有什么烦恼,到了此刻,都会被扫荡得一干二净了罢?让人不禁沉浸在这浓浓绿意的幽境之中,淡淡轻烟涌起,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蓬莱仙境?许是还有点“多少楼台烟雨中”的味道呢。


时间不知不觉过得飞快,我只得收起心神快步向门口走去,又去继续我在这个繁华红尘中的奔波路程。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有机会,我还会再来,再来贪图这份难得的幽静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