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宝源你算个几?

——仅以此帖回复牛宝源先生关于邻士歪曲篡改《打靶归来》诸帖


近来《打靶归来》原“小诗”作者牛宝源先生在网上频频发帖,举报邻士“歪曲篡改”《打靶归来》,连篇累牍,呼天抢地,大有不把邻士绳之以法死不瞑目之势。鉴于此,邻士认为有必要在这里作如下说明,以正视听。


先说明一点:牛宝源不是“歌曲”《打靶归来》的作者,而是“小诗”《打靶归来》的作者,因为歌曲和小诗分属两个不同的作者(歌曲:1960、王永泉。小诗:1959、牛宝源),所以牛宝源根本不具备对歌曲的维权资格!


既举报邻士歪曲篡改《打靶归来》,又故意不说明是歌曲还是小诗?这是牛宝源欺骗媒体混淆视听的惯用伎俩。(相信有关媒体看到本文后会恍然大悟。他的每一篇帖子都可为证,无不在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那么牛宝源为什么非要给邻士扣上“歪曲篡改”的帽子呢?说来也简单,就因为邻士写的一篇博文《打靶归来》的故事,说出了历史真相:即牛宝源根本就“没有参与”歌曲的创作及与歌曲作者根本“不相识”等事实。这使得一直标榜自己是歌曲词作者的牛宝源先生,立马疯了!于是出现上述举报一幕。(用疯字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看他那些语无伦次的帖子大家会有同感的)


那么邻士到底有没有“歪曲篡改”呢?相信广大观众看完下面的说明肯定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下面邻士就歌曲与小诗之间著名的“三句半”之争(“三句半”是邻士对牛宝源的小诗在《打靶归来》歌曲歌词中的所占比例及地位的一个客观评价,也是直接导致被扣上歪曲篡改大帽子的“真正原因”),在这里做个了断。也供关心此事的热心人士参考。


为了方便说明问题,现将《打靶归来》歌曲歌词和小诗分别列出如下:


(歌曲)王永泉词曲 (小诗)牛宝源


日落西山红霞飞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战士打靶把营归

风展红旗映彩霞 胸前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清脆枪声满天飞

咪嗦啦咪嗦 啦嗦咪哆来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歌声飞到北京去

毛主席听了心欢喜

夸咱们歌儿唱的好

夸咱们枪法属第一

咪嗦啦咪嗦 啦嗦咪哆来

夸咱们枪法属第一


歌曲歌词共十二句,小诗共四句。全在这里一个字都不少!大家不妨对比一下,看看歌词中有几句算是小诗作者写的,邻士说有“三句半”是否确如牛宝源先生举报的那样,是在“歪曲篡改”?如果凑不够三句半,大家不妨把标点符号也算上,看在牛宝源先生疯了的份上,这个可以有。


由于历史原因,“歌曲”作者王永泉在歌曲署名上保留了“小诗”作者牛宝源的名字,(若按现例,仅这三句半,他的名字是可有可无的)。但此举非但没有得到牛宝源的感戴,50年后的今天,竟反诬王永泉在未经他同意的情况下是乱改,是侵权!(详见其帖子:保护先行发表的作品的完整权)。我们不禁要问牛宝源先生,歌曲如果没有保留你的名字或许算是侵权,保留了你的名字,哪里侵权了?


很难想象,这个一直以“正义律师”自诩的牛宝源先生是如何说服自己的良心而对王永泉反咬一口的。犬吠吕祖,以怨报德,其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举一例,还是这个区区的三句半的作者,不仅在歌词上吹毛求疵无理取闹(在枪声和歌声上大做文章)。竟然又打起了“乐曲”的歪主意,在歌曲作者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歌曲名称据为己有,继续欺骗版权局、著作权法协会及社会媒体。(此事是其自己在博客中披露的,因其行为已涉嫌欺诈,待查,暂且不论。)


下面严肃的问一句牛宝源先生:你既然矢口否认“三句半”,说邻士是在“歪曲篡改”。那请你自己给大家指出《打靶归来》歌词里到底有几句算你写的?相信“记忆超群”的你应该如数家珍,不过在回答前,建议你先拍拍自己的良心然后再掰你那浑圆的蹄子,好好算算吧!别落了。


最后给大家提个醒,到底是不是三句半还是两句半,在牛宝源先生没有回应“正确”答案之前,大家千万不要下结论,以免与邻士同罪。但我们不妨清清嗓子,一起重复这句话:牛宝源你算个几?!


补充说明:


1、网上以“法龙、驱逐舰、军舰等网名发帖者,皆牛宝源一人之若干马甲。


2、如果牛宝源先生对其原小诗第四句到底是“枪声还是歌声”有异议,因与“歌曲”无关,其可自行裁定,他人无权干涉。但请不要再将小诗和歌曲混为一谈误导读者,以免难以自圆其说。


相关阅读:打靶归来 新浪专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