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述评论中,宣岩时评将利比亚局势比做一面镜子,它照出了当今世界国际斗争的残酷,弱肉强食的现实;照出了小国的生存之道--要靠自己,自救者人恒救之。

从卡扎菲于盟军轰炸的空隙,卖力的狠揍发对派武装,从卡扎菲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制造出核武器,我们以为卡扎菲突然明白了以上的道理,但随后又传出卡扎菲表示可能接受国家分治,但是誓死留在利比亚,我们又看到,对于卡扎菲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他的统治,他的权利,这依然是卡扎菲的核心利益。

而对于一个只把权利抓在手心,而不在乎什么原则的卡扎菲政权,注定依然是那个“舅舅不亲,姥姥不爱”的德性。 这也正是利比亚悲剧发生的主要外部原因,鉴于此,对于利比亚的局势,我认为已经没有什么好观察了,那已经成了欧美之间的事情,与卡扎菲基本没了关系。

即便如此,利比亚局势毕竟不是一个孤立的进程,乃是在当今世界权力争夺日趋激烈的格局下的卡扎菲自作自受的结果,那么经过一周的发展,这面镜子又照出了什么东西呢?

1、面对美国,在国际博弈中没有中俄的支持,欧盟难以独自成事。

法国总统萨科奇借利比亚乱局,在中俄的策应下,利用联合国禁飞区决议,意图用军事行动一方面提高欧盟整体的军事运用能力,另一方面,试图用武力强行打开地中海整合的大门,但是结果证明,法国的想法很好,但是自身的能力却不敷使用。

在经过了一周的狂轰乱炸之后,欧盟还是不得不将空袭行动的指挥权交给北约,由此可见,从军事能力上,欧盟也就是个地区强国的本事。没有中俄的支持,欧盟的军事能力连个轰炸任务都执行不好。

由于欧美因各自的私利而为争夺空袭行动的指挥权也就是制空权进行着拉锯战,利比亚政府军和发对派也就同样在地面上进行着相应的拉锯战,由于从现有的一些资料看,反对派的种种表现,其只不过是摊抚不上墙的烂泥,而政府军相对而言却强大许多,所以美国政府虽然也表达了支持反政府武装的态度,但其反对斩首卡扎菲,以及可以承认卡扎菲的亲属上台等态度来看,利比亚政、反两派只不过都是棋盘上的子,美国左右都是获胜。

因为美国的目的仅在搞乱利比亚,政府军强大了不好,反对派强大了也不好,最好就是无政府的一团乱麻,或者干脆分裂成2个国家,给欧盟的原油进口制造困难,给中国的经济利益制造麻烦,同时给中、欧的海上通道制造混乱。这个目的,已经部分达到。

法国现政府无论在对外:利比亚军事行动的掌控权,还是对内:萨科奇的支持率上,都是双输。

2、国际热点有从利比亚蔓延至叙利亚的趋势,有出现更大的动荡的可能。

美国政府一再表态不会派遣地面部队进入利比亚,而更倾向于派遣特工及武装反对派,究其原因并非美国不能独自搞定利比亚。

而是表明:一方面美国对于利比亚的作用期待有限,这只是个捣乱的棋子而已。

另一方面也害怕亲自上阵而落入另外一个战争泥潭,那时中俄所乐见的。

最重要的,也是美国媒体的一篇《利比亚并非极其重要 叙利亚才牵动中东大棋局 》所点明的:美国真正关注的着眼点所在:叙利亚。

下面让我们来引用一下这篇文章的内容,来看看,从美国的角度,叙利亚为何如此重要:

[新闻参考]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3月28日文章]题:叙利亚定时炸弹。

就在战争在利比亚肆虐之时,另外一场关于美国对利比亚采取行动必要性的战争在华盛顿上演。事实上,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上周末指出,利比亚并非关系到“极其重要的国家利益”。如果华盛顿要寻找一个处于剧烈动荡之中、对美国的地区和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的阿拉伯国家,决策者或许希望更多地关注叙利亚。叙利亚目前正在经历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从未发生过的动荡。

叙利亚位于中东密集关系网络的中心,其国内的危机很可能对地区力量结构产生重大影响。

如果叙利亚政权不能控制国内骚乱,叙利亚的对外影响必然会减弱,并将在整个中东产生巨大反响。随着危机的加深,叙利亚的盟友开始焦虑。与此同时,敌人会欢欣鼓舞,因为叙利亚势力削弱将消除他们实现野心的一个障碍。但大自然憎恶真空,无法预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叙利亚的局势是整个地区非常关切的问题。以色列以极大的敌意看待叙利亚及其两个主要盟友 伊朗***共和国和黎巴嫩什叶派抵抗运动真主党,美国也对它们保持警惕的怀疑。该地区的许多领导人一直认为,德黑兰 大马士革 真主党轴心是反对以色列和美国霸权的唯一堡垒,叙利亚是该轴心的中枢。由于拥有华盛顿的支持,以色列试图粉碎真主党(显然通过2006年入侵黎巴嫩),并拆散叙利亚和伊朗。以色列将伊朗视为最危险的地区竞争对手。两个目标都没有实现。但如今,叙利亚因国内问题而受到重创,整个轴心的存亡岌岌可危 这可能促使叙利亚的盟友采取危险的冒险行动,因为他们试图制止美国和以色列获益。

如果叙利亚政权因民众抗议受到重创,即使这只是暂时的,伊朗对阿拉伯事务的影响也几乎必然会削弱。

与此同时,土耳其对叙利亚的骚乱深感焦虑:大马士革一直是安卡拉有野心的阿拉伯政策的基石。近年来,随着土以关系变冷,土叙关系蓬勃发展。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和外交部长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通过发展紧密的经济关系,积极调解地方冲突,设法给该地区带来所急需的稳定。他们的一个大胆计划是建立一个由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组成的经济体。叙利亚国内的权力之争可能使这一计划受挫;大马士革的政权更迭很可能严重阻碍土耳其进一步提出倡议。

然而,土耳其的损失最终可能是埃及的收益。摆脱了前总统穆巴拉克死气沉沉的统治之后,开罗如今预计会在阿拉伯事务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据报道,埃及不会延续穆巴拉克与以色列合谋制定的惩罚加沙、孤立哈马斯政府的政策,而是正在推动巴勒斯坦竞争派别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的和解。

在所有方面 伊朗、伊拉克、土耳其、黎巴嫩、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叙利亚都是关键的参与者。但目前叙利亚的国内问题有可能导致重新洗牌,加剧该地区普遍存在的不安全感。

[宣岩时评]

我们从美国媒体的口中再次印证了东方时事关于叙利亚做为大国斗争观察点的关键论断。

叙利亚,因交织着国际大玩家和地区大国的利益和梦想,与利比亚的“舅舅不亲,姥姥不爱”大不相同,而从叙利亚最近国内的动荡来看,美国已经出手,中俄欧绝无坐视理由。

那么,中俄欧是如何行动的呢?

俄罗斯的动作,目前还没有看到任何引发联想的消息,但是不等于没有。

欧盟在空袭利比亚所表现出的欧盟武功中看不中用之后,其动作主要集中在经济方面:改革国际金融秩序。

在萨科奇访华,聆听胡锦涛的武力解决不了问题的谆谆告诫之后,中欧达成了在G20峰会上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共识,说来可笑的是,这个共识不是早就达成了吗。

而如今再度提起,中国泰然自若,如喃喃独语,而法国怎么看却像在昨天打架吃了亏的小朋友准备拉着一干人等在G20捞回一局,以报美国的一箭之仇呢。

对于中国,除了呼应法国的G20国际货币体制改革、与金砖四国+南非海南开会,共谋区域整合、经济发展的大计以外,还是做了一文一武的2手准备:

1、文攻:准备迎接经济风险--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新闻参考]王岐山:经济充满变数要防汇率大宗商品能源价格大幅波动

南京消息:据媒体报道,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周四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完善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要求,有利于促进全球贸易持续发展及资本有序流动,但改革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完善国际货币体系要积极稳妥的推进改革.

他在南京召开的20国集团(G20)会议上并称,当前世界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中,但充满变数,全球流动性过剩,要防止汇率、国际大宗商品和能源价格大幅波动.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依然严峻,日本灾情加大了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他称.

王岐山并表示,中国将着力扩大内需和改善民生,并将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推动国际经济朝着公正、合理、共赢的方向发展.

此次召开的G20研讨会被认为是中法协力制定全球货币新秩序的开端,法国总统萨科齐周四在会上呼吁,将负责监督外汇市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改革的任务,扩大至七国集团(G7)以外,从而帮助全球经济更加稳定.

去年,原油、基本金属和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在新兴市场经济体需求强劲、金融市场总体流动性较充裕的情况下,纷纷大幅上涨.

[宣岩时评]

对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下手,是不能不准备迎接美国的反扑的,粮食、石油、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已经开始,美国的反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但是中国的反击手段呢? 王岐山提醒的汇率的大幅波动,可以是被动的,也可以是主动的。被动的,日本的广场协议到97金融危机,我们都见识过了,主动的呢?我们直到目前,还是没有使用,那就是人民币对美元、或者对欧元的大幅贬值,其对欧美经济的毁灭性作用之前曾有点评,其虽然有效,但毕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轻易不会使用,对此这里不再赘述。

而王岐山的一番话即说给美国听,也说给欧洲听,何去何从,借用王岐山的原话: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要积极稳妥的推进。

以中国目前的经济结构、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和范围来看,不宜立即打倒美元;而最佳选择是美国、美元逐渐的退出东南亚,东亚,亚洲乃至非洲,最后才是中东,这是美国的国家利益可以考虑的,却是美国的资本利益所难以接受的。

而立即打倒美元,在人民币羽翼未丰的情况下,欧洲籍文化之便利,金融、科技、人才之优势,立即接收从美国流入的资金和技术和人才,是欧盟所期望,中国所避免,美国资本利益可以考虑,而美国国家利益所难以接受的。

所以,就目前局势来看,改革国际金融秩序的大旗,中国还是一如既往的高高举起,这是团结全世界非美势力的必然选择,而手中的长剑却不必急于重重落下,因为目标还没有最终选定。如同王岐山所言:中国政府“将着力扩大内需和改善民生”,这才是当前最重要的,至于金融秩序改革,怎么改,何时改,并不那么着急的中国却可以看着欧美对殴,果真需要时:路见不平就出手,根本不用一声吼;不需要时则:只管闷头一声吼,吼完继续向前走。

在目前看来,中国正是以这样一种相对平静的心态看待G20上谈论着的国际金融秩序改革,清醒的关注可能的风险,超然的看着欧美的争斗,当然苦口婆心里也藏着致命的杀手。

2、武卫:准备迎着战争挑战

经济战争中国做了最坏的打算,准备了杀手锏,那么军事斗争也没有理由松懈。

轻言放弃,不用说太远的历史,眼前的利比亚就是一面镜子。

有石油没有什么了不起,就像有GDP也不等于强大一样,没有过硬的武装力量,越是有资源、有财富,那就越是一个典型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从近来曝光的几则军事动向,我们稍感欣慰:

1、央视2011年3月28日播出的军事报道提到了中国空军大机群运-8编队远程空运空投训练的画面

2、兰空轰-6机群远程奔袭渤海 演练海上超低空突击

据媒体报道,3月29日,渤海某海域“战火”纷飞,海上多个目标被空中战机“击中”。这是兰空航空兵某部进行海上训练的一组精彩镜头。此次海训,该部飞行人员在机群出动、远程奔袭、海上飞行、天气复杂、环境陌生、干扰连续不断等多种不利因素条件下,圆满完成了任务,使战斗力水平在近似实战的锤炼中得到了有效的提升。

3、中国空军兰州军区近日组织由新型战机组成的庞大机群紧急出动,长途跨区机动奔袭数千公里,对“敌”目标进行精确打击。据了解,此次演习所用的“歼-11”战机创造了出动架次最多、出动规模最大、突击范围最广、打击目标最准等多项纪录,被誉为“蓝天钢刀”的“歼-11”再展威力。

以上3则新闻综合起来看,有这样几个关键词: 远程、投送能力、兰州军区

颠倒下顺序,这些新闻综合起来向外界透露的是这样的信息: 即兰州军区的远程投送能力。

是什么样的目标值得兰州军区动用远程的投送和打击能力? 以新型轰六3000公里的作战半径来看,值得其打击的海上目标只有一处,那就是波斯湾。而与这样的打击任务配套的是整个的空军运输机,战斗机的随行保障能力,这3则新闻里也都有提及,而没有提及的,还有另外一层,那就是为这种打击任务提供保障的陆上走廊的安全。

这一系列的问题,综合在一起,突显的是保证巴基斯坦通道安全,武力保护伊朗的决心。

在叙利亚的局势可能进一步失控的情况下,这样的决心尤其必要。做为中东局势的关键节点之一:叙利亚的局势,因为有俄罗斯的存在,中国不方便直接插手,那么就让在叙利亚有军事基地的俄罗斯、有欧洲支持的土耳其、以及有中国保护伊朗去参与吧。

也许,对于几场演习,我们的解读似乎显得过于敏感,但是请注意到军队的动向从来不是单纯的军事问题,而被公开出来的军事动向就更附带着明显的政治含义。

毕竟,对中国国内来说,打与不打,是最高决策层的事情,军队要做的是准备、执行;对于整个 世界来说,打与不打,却不是中国的事情,中国要做的还是那一句:你做得了初一,我就做得了十五。

诚然,战争与和平,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战争的能力,就没有和平的可能。

最后,在结束本次点评之前,谈一谈日本。

做为本人,总是以复杂的心情看待日本这个国家。 在近日遭受了一连串的天灾人祸之后,我还是难以对其表示同情。

在天灾人祸的双重打击之下,在中国大力援助之下,日本政府也曾表示过在灾难面前应该认真思考该依靠谁的问题,可是不久思考的结果就出来了。 那就是一如既往的修改教科书,一如既往的侵占中国的固有领土。

从道义的高度,我不反对国家对日本的慷慨援助,因为这可以理解为援助日本人民,可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我全然不这么认为:

一艘作恶多端,血债累累的海盗船沉没了,落水的人在漩涡中挥手挣扎,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挥舞刀剑,我是个自诩善良的人,但是如果这时我恰站在另一船头,面对如此惨景,我想我还是选择不救,因为我无法知道: 我拉起的那个空着的左手,右手里握着的不是一把带血的刀。

放下屠刀,才能立地成佛! 如果不能对日本的军国主义进行彻底的清算,彻底埋葬日本的侵略野心,那么,日本那个岛,是毁灭是沉陷,或者是满是核废料核蒸汽的人间地狱,只要不影响我们,那都是日本的内政,与我何干?!

如果一定管,那么无论对日本这个政府还是所谓的人民,我想说: 洗心革面,给你新生。

没有战争的能力,就没有和平的可能

没有战争的能力,就没有和平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