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东征(拉丁文:Cruciata,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教宗的准许下进行的 十字军东征

[1]有名的宗教性军事行动,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对地中海东岸的国家发动的战争。当时原属于罗马天主教圣地的耶路撒冷落入***教手中,罗马天主教为了收复失地,便进行多次东征行动。但有一些东征是针对天主教以外的其他***派,并非针对***,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就是针对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

每次十字军开始时,都有讲道、宣誓及授予每个将士十字架的仪式,任命成员为教会的将士。虽然十字军的主要攻击对象是穆斯林,但此狂热同时发泄在招募十字军地区的犹太人身上,亦使犹太人受迫害和遭杀害。十字军令东西方教会在历史上留下有名的暴行。到近代,天主教已承认十字军东征造成了***徒与穆斯林之间的仇恨和敌对,是使教会声誉蒙污的错误行为。

在十一到十三世纪的十字军运动历时将近两百年,动员总人数达200多万人,虽然以捍卫宗教、解放圣地为口号,但实际上是以政治、宗教、社会与经济目的为主,发动对亚洲西侧的侵略劫掠战争,参加东征的各个集团都有自己的目的,甚至在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掠劫了天主教兄弟东正教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诸多缺少土地的封建主和骑士想以富庶的东方作为掠夺土和财富的对象;意大利的威尼斯、热那亚、比萨等地的商人想控制地中海东部的商业而获得巨大利益;而罗马教皇想合并东正教,扩大天主教的势力范围;被天灾与赋税压迫的许多生活困苦的农奴与流民受到教会和封建主的号召,引诱他们向东方去寻找出路与乐土。正如《欧洲的诞生》指出,十字军“提供了一个无可抗拒的机会去赢取名声、搜集战利品、谋取新产业或统治整个国家——或者只是以光荣的冒险去逃避平凡的生活。”

西欧封建主、大商人和罗马教廷在“拯救圣地”的名义下,号召***徒 十字军东征图

和天主教徒去夺回被***教控制的耶路撒冷,并对东部地中海沿岸各国进行了持续近200年的侵略性远征。 地中海及其沿岸,是人类文明发祥地之一,有着先进的科学、经济与文化,因而它也是人类争夺最激烈,战争发生频率最高的地方之一。早在公元7世纪,塞尔柱突厥人(他们是信奉***教的穆斯林)就占领了耶路撒冷. 11世纪末,西欧社会生产力有了长足的发展,手工业从农业中分离出来,城市崛起,已有的财富已不能满足封建主贪婪的欲望,他们渴望向外攫取土地和财富,扩充政治、经济势力;另外,当时的西欧实行长子继承制,许多不是长子的贵族骑士不能继承遗产,成为“光蛋骑士”,他们往往靠服兵役和劫掠商旅为生;除了骑士外,西欧的城市商人,特别是威尼斯,热那亚和比萨的商人,企图从阿拉伯和拜占庭手中夺取地中海东部地区的贸易港口和市场,独占该地区的贸易,因而也积极参与了十字军。还有就是农民,他们受到了封建主越来越重的剥削和压迫,再加上连年的灾荒,所以他们梦想寻找摆脱饥饿和封建枷锁的出路,所以才逐渐被教会所蒙蔽,被骗往东方;欧洲教会最高统治者罗马天主教会,企图建立起自己的“世界教会”,确立教皇的无限权威。这些原因促使他们把目光转向了地中海东岸国家。当中近东地区混乱不堪、君士坦丁堡皇帝阿历克修斯一世向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求援,以拯救东方帝国和***的时候,不知此举正中了罗马教皇的下怀。早已垂涎东方富庶的西欧教俗两界,由天主教会发起,以驱逐塞尔柱突厥人、收复圣地为目标,以解放巴勒斯坦***地(耶路撒冷)为口号,开始了十字军东侵。1096—1270年,西欧封建主对近东各国发动的侵略战争。 西欧商业资本的增长,以及城市和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加速了封建社会内部的社会经济分化,并推动统治阶级去掠夺经济发达的近东国家。十字军东征是天主教会在解放巴勒斯坦***圣地(耶路撒冷)的口号下发起的。耶路撒冷和其他拜占庭领土一起是在十一世纪末叶被穆斯林(塞尔柱突厥人)占领的。十字军参战者服装均饰以红十字为标志,故称“十字军”。

一次愚蠢的十字军----兼怀米洛舍维奇

米洛舍维奇君已经死去了,从99年的愤青时代把米氏视为英雄,到之后逐渐唾弃鄙视这个对穆(斯林)族实施重新安置计划的杀人者,逐渐的,在对历史的回忆中,很快想起了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军.在耶路撒冷仍然在回教徒控制的时候,在精明的威尼斯人的撺掇下,来自佛兰德斯、法兰西和德意志的十字军攻占了君士坦丁堡并且进行了破坏性的掠夺.这次战争使得在1071年后一直在土耳其回教徒进攻下苦苦挣扎的拜占廷人失去了任何复兴的机会,也使得西方世界失去了一个防止回教徒西扩的强大***帝国.1389年的科索沃战役中,土耳其回教徒几乎全歼巴尔干各国联军,随后更是在1396年的尼科波尔会战中决定性的击败了西欧各国的联军,从而不可遏制的占领了整个巴尔干和南欧,控制了整个匈牙利,一度围攻维也纳.这一切的灾难,某种程度上都是由西欧的第四次十字军引起的.

然而美国人似乎太高傲了以至于不愿意读读历史.当美国国内的穆斯林已经和黑人一样成为一个治安大难题的时候,美国人在国内左派报纸和穆斯林社团的煽动下,把一个由塞尔维亚人民自行发起的,得到政府支持的反回大起义强行说成是"种族灭绝",并且镇压了这次反回起义.起义领袖米洛舍维奇被逮捕并且引渡,最终暴死,表面上看,美国似乎获得了胜利,正如第四次十字军那样

仅仅两年以后,摩尔人劫持的飞机撞毁了世贸大厦,美国被迫开始了一场新的战争----和摩尔极端分子的反恐战争.摩尔人的势力在美国镇压南斯拉夫反回大起义后已经变得如此的不可遏制.在法国南部,从铁锤查理驱逐摩尔人后近1300年的和平时代结束了,摩尔人的骚乱是如此的猛烈,甚至一度围攻巴黎.新闻中充斥着摩尔人敲诈华裔商人,*华人妇女的新闻.我们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群摩尔人,以偷窃、抢劫、强买强卖劣质商品等伎俩敲诈着我们.甚至在科索沃,那群穆族人不但忘记了1389年开始奥斯曼帝国是怎么用屠杀来强迫他们改宗,忘记了他们无数殉难的先人,而且还忘记了仅仅在6年前,镇压了米洛舍维奇起义而把他们拯救出来的美国人,加入了反美大合唱.

呜呼...历史的太多事情,不是简单的靠"正义"就能解决的.摩尔人叫嚣着50年后将统治全世界,可怕的事情并不是他们的叫嚣,而是我们中的太多人对这些叫嚣无动于衷,正如当年人类对那几个犹太疯子的共产主义理论无动于衷一样.

现代欧洲反回先驱,伟大的米洛舍维奇先生已经死去,曾经和摩尔人浴血奋战,终于赢回了自己家园的沙龙先生,在经历晚年智力衰退下的妥协后也离我们而去了,摩尔瘟疫还在扩张,以色列还在西方左派和摩尔人的夹击中艰难的为生存而战,我说不出话来,仅仅打下这些文字,表示对米洛舍维奇先生的哀悼

[转载]十字军东征,下一个目标是谁

美国布什政府2003年向伊拉克发动军事侵略﹐名义上是给伊拉克人民送去“自由”﹑“民主”和“解放”﹐但实质上﹐布什先生曾多次发生“口误”流露了真情﹐是现代十字军的***战争。 从公元11世纪到13世纪﹐欧洲***会曾发动十字军东侵战争﹐以消灭***为“神圣”目标﹐但以彻底失败而告终﹐八百年来﹐十字军的阴魂不断出现﹐骚扰穆斯林世界。 布什政府的世界“反恐战争”﹐是十字军阴魂的再次显露。

根据提前出版的美国六月号《绅士周刊杂志》(G Q Magazine)披露﹐2003年美国向伊拉克发动入侵战争期间﹐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向布什总统呈递的“绝密”军事报告﹐每份的封面﹐都有《圣经》的经文为主题。 例如﹕

在一份指导美军沙漠作战的文件上﹐经文说﹕“我不是吩咐过你吗﹖ 你要勇敢坚强﹐不要恐惧﹐也不要惊慌﹐因为无论你到哪里﹐你的上帝耶和华都与你同在。”

在一份美军宗教祈祷的文件上﹐经文说﹕“我听见耶和华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 谁肯为我们去呢﹖’ 我回答说﹕‘我在这里﹗ 请差遣我﹗”

在一份美军坦克部队在沙漠上作战的文件上﹐经文说﹕“要穿戴上帝所赐你的全副盔甲﹐好叫你们能站稳﹐可以抵抗魔鬼的奸计。”

在一份关于美国航空母舰部署的文件上﹐封面的经文是﹕“假如我乘坐黎明的翅膀﹐假如我落在了大海的彼岸﹐甚至在那里﹐仍旧有你的手指导我﹐你的右手紧紧抱住我﹐啊﹗ 我的主啊﹗”

在一份关于萨达姆的秘密报告文件上﹐在萨达姆头像下的经文是﹕“上帝已确定你的日子屈指可数。 你在上帝的天平上毫无份量﹐你的王国将被瓜分。”

美军长驱直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拉下了树立在费尔都斯广场上的萨达姆铜像﹐画面上显示在倒地的铜像边﹐一个伊拉克儿童同站岗的美军士兵亲吻。 这份文件的经文是﹕“你们要注意啊﹗ 上帝的眼睛跟随着对他敬畏的人﹐并且从死亡中搭救他的灵魂。”

GQ 杂志文章说﹐在国家军事文件的封面上使用《圣经》经文﹐不是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首创发明﹐“在此之前﹐在为三军总参谋部和国防部服务的军事情报处定期的军事简报上就形成了习惯﹐首创者应属情报处戈伦?沙斐尔少将。” 拉姆斯菲尔德接过这个衣钵﹐在军事文件上突出表现《圣经》思想﹐是为了讨好他的顶头上司布什总统﹐因为布什往往自我比作是再生耶稣基督﹐现代人类的救世主。 文章说﹕“极有可能拉姆斯菲尔德心里想﹐口不离《圣经》的布什总统会对他个人有好感。” 从“9-11事件”以后﹐美国主导的世界“反恐战争”﹐一直借用“十字军”这个历史名词为比喻。 “情报处长沙斐尔少对他的部下说﹐这个传统必须保持下去﹐因为‘我的上级’需要 ---- 三军总参谋长里查德?梅尔斯﹑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行三军统帅他本人。”

美国军队精神的***化﹐由来以久﹐不是美国人的文化倾向﹐而是对将士的宗教教化﹐一直在美国各类军种中普遍存在﹐特别是布什总统上台以来﹐他对***的表现情有独钟。 2006年﹐美国陆军和空军的海外驻军将领们﹐多次身穿军人礼服出现在兵营中的***宣传活动中﹐鼓励在海外传教﹐遭到国内外媒体质疑。 国防部副部长威廉姆?博京中将﹐多次在美国教会发表演讲﹐称布什总统是受“上帝特别委派”来到人间救苦救难。 他直言不讳攻击穆斯林崇拜“假上帝”﹐信仰邪教﹐美国的历史使命就是消灭***。

美国军队内部的穆斯林将士对***宣传倾向表示不满﹐至少有一位穆斯林军官向政府提出过严正抗议﹐也有许多智囊人物提醒布什政府﹐他们玩弄的***游戏有可

能使穆斯林国家恼火。 这些意见或忠告充耳不闻﹐因为他们心中盘算着﹐以美国之强大﹐天下无敌﹐反恐目标是针对穆斯林世界﹐不久可获全胜﹐美国堪称现代地球之王﹐“老子谁都不怕。”

[转载]十字军东征,下一个目标是谁

阿富汗战争,这场没有结束的战争对美国的武装部队来说是一场流血最多的战争,在国内破坏了民众的支持,限制了白宫进行新的帝国战争的能力。政府每年为军事开支大量拨款增加了预算的赤字,各级政府不得人心地严重削减了社会计划的支出。现在还看不到结束,奥巴马政府继续数增加十万士兵和数百亿美元的军费,但是阿富汗的抵抗在增加,包括军事和政治的抵抗。

面对民众日益增加的不满和广泛的公民团体的抵抗,当局表示要进行财政控制,奥巴马作为美国武装部队的总司令,通过大规模招募和训练一支雇佣军和阿富汗警察寻求部分出路,它由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官指挥。

美国的战略:如何建立一个阿富汗新殖民地

从2001年到2010年美国的军事拨款超过4280亿美元,对阿富汗的殖民占领到2010年6月1日已经造成7228名美军士兵死伤。随着美国的军事形势受到破坏,白宫增加了驻阿富汗士兵的数量,这同时也增加了美军士兵的死伤人数。奥巴马政府在最近18个月在阿富汗死伤的士兵人数超过过去8年。

五角大楼和白宫的战略建立在大规模提供资金和武器、增加替代士兵数量、为“战争先生”提供补贴和将在西方接受教育的傀儡派回阿富汗的基础之上。白宫的“发展援助”意味着收买部族的领导人短暂的忠诚。白宫表面上使举行选举合法化,这使喀布尔傀儡政权和它的地区伙伴通过腐败牟利的形象更为突出。

在军事领域,五角大楼发动一个又一个“攻势”,宣布取得一个又一个“成绩”,接着是阿富汗抵抗战士的撤出和返回。美国军事运动打断贸易、农业收成和市场,军事打击指向塔利班和游击队员,一般来说结果是屠杀正在举行婚礼和宗教节日活动或是在市场购物的平民。很显然,高比例地杀害平民表明美军没有区分“战士”与数百万阿富汗平民,因为这些战士是社区的主要部分。

美国占领的关键和决定性的问题是阿富汗是被殖民地化的人民中的一块殖民飞地。美国和它在当地的傀儡以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友组成了一支外国殖民军队,认为被招募的阿富汗警察和军人是不合法的政府简单的行动工具。每个行动不论是暴力或非暴力的,都被看成是对一个独立和自豪的人民的准则和历史的遗训的侵犯。在日常生活中,占领的大国的每个活动都是破坏性的,是在外国的军事和警察指挥部的许可下进行的。面对威胁,人们装成与占领的大国合作,这是为了之后帮助他们的父母、兄弟和孩子进行抵抗。被招募的人领钱,将他们的武器交给抵抗组织。在居民中间线人是双重的特工,或是被他们的邻居认出,然后成为起义者打击的目标。

华盛顿在阿富汗的合作者和最接近它的盟友被看成是叛徒,过渡性的统治者,他们总是收拾好自己的箱子,手里有美国护照,当美国人撤走时他们可以同样逃走。所有的计划,“重建”的资金,培训的代表团和“公民的计划”想赢得阿富汗人民的忠诚,过去和现在全都失败了,因为人们看到这都是美国军事占领的一部分,是建立在暴力的基础上的。

[转载]十字军东征,下一个目标是谁

西方列强打着人权,民主,自由的旗帜,打着保护利比亚平民,避免人道主义灾难的幌子对主权国家发动了空袭战争。这场非正义的战争开始竟然还是因为联合国通过了所谓的设立禁飞区的决议看上去颇有些合法性。

这不能不让人想到,被西方列强绑架的联合国现在显然就是一个赤裸裸的联合国家帝国主义,虽然联合国组织中还有象中国这样的爱好和平的国家,但在强盗们联合起来左右决议的组织里,中国恐怕也是独木难支。堂堂主持国际正义的组织,宪章里写着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应该尊重的国际组织公然在列强的绑架下侵略成员国的主权,干涉成员国内政。而且还恬不知耻地通过决议给侵略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这次利比亚战争可以说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那就是只要有国家不如西方列强的心意,强盗们就会唆使联合国通过决议,干涉别国内政。这是真正的联合国帝国主义。

在当今的世界格局中,尤其有联合国的存在,不会出现哪个国家独大的一国帝国主义。象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的美帝国主义,英帝国主义,法帝国主义独自干涉别国的内政已经成为历史。但是,恰恰是由于有联合国的存在,北约的存在,帝国主义的形态表现为联合国家帝国主义。多国对利比亚的战争体现了联合国家帝国主义的特征

在对利比亚的空袭中,法国,英国,美国是当然的三家急先锋。这完全不会出乎人们的意料。让我们回顾一下,自从十九世纪以来,对世界上的弱小国家,落后国家的侵略和干涉哪一次会少了这三家?但是,这次令人费解的是,从联合国通过决议后,一夜之间,西方尤其是白人的世界突然冒出了很多跃跃欲试的想干涉利比亚的国家,意大利,丹麦,挪威,加拿大,甚至阿拉伯国家的卡塔尔也跟着凑热闹。从参加行动的国家看,有传统的老牌帝国主义,也有有贼心没有实力的国家,老牌帝国主义正在衰落,不能独挡干涉别国内政的战争。于是,他们就密密串通,沆瀣一气,组织联合国家的帝国主义。这些所谓的民主国家为了愚弄国家舆论和本国人民,就想到绑架联合国,让联合国授予他们一面联合国家帝国主义的旗帜。

联合国家帝国主义出兵干涉利比亚内政打着保护利比亚平民,避免人道主义灾难发生。但是,他们的侵略行为本身就是一场空前的人道主义灾难。那些昨天还哭穷,说财政困难的国家,一听打仗,干涉别国内政,尤其利比亚地下还有滚滚的石油。这下虚伪的强盗国家迫不及待地撕下伪善的面纱,戴上另一幅虚伪的面具,摇旗呐喊,冲锋陷阵。在掠夺别国,干涉别国的问题上,帝国主义国家是会勒紧腰包也要参加的,他们为的就是在战后,在利比亚的石油蛋糕上分到一块。

自己本国不便单独挑头出面时,老牌帝国主义就跳出了组织联合国家帝国主义干涉别国内政。这是二十一世纪帝国主义发展的新形态。

[转载]十字军东征,下一个目标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