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十大奇案 第三部分 七涧桥凶杀案 14 明察暗访缉真凶(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明察暗访缉真凶(3)


船儿逆着江流向成都进发了。李阳谷一反来时的隐秘,久久地站在船头,背着手眺望两岸山景。直到船离重庆二十余里了,他才回到舱中,匆匆地剃去了大胡子,换上一件普通农民穿的布衫。对两位随从说:“再走一会儿找个平缓的地方我下船,你们二人仍旧留在船上,直回成都,禀报总督大人,就说我去合州七涧桥了。少则十天,多则一个月向总督禀报私访结果。”两位随从恍然大悟,这才明白李阳谷为什么要那样张张扬扬地离开重庆。

从水路登岸,李阳谷一路奔忙,悄悄地潜进了七涧桥。这个村子总共只有四十几户人家,但在合州郊区已经算是大庄户了。李阳谷扮作一位收买山货的行商,走门串户洽谈生意。山庄的农民,平日有些山货不知向何处去卖,见来了肯买东西的“老客”,自然十分欢迎。李阳谷买东西很少挑剔,给的价码又高,只一天工夫就与农民混熟了,一面看货讨价,一面闲拉乱扯,没费多大劲就从乡亲们嘴里摸出了对错判向氏的极端不满。

他与亲自到过鞠海父子被杀现场的人交谈,弄清了现场的状态;与向氏的邻居闲谈,知道了陈老伦派孙媒婆来七涧桥的经过,又与村中的老人聊天,了解到向氏一生贞洁无瑕的节操。后来他又进入合州城,在茶馆、饭铺四处留意查访,知道刑房书吏陈老伦一贯阴险毒辣,多次栽赃诬陷好人。后找到了孙媒婆,套出了陈老伦请她做媒的经过。又结识了州狱的小牢头,知道在向氏被下狱之前,陈老伦曾三次进入监狱,审讯死囚犯金六,不久后这个死囚犯就成了向氏的“奸夫”。把这些情况归纳后,李阳谷对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已经了如指掌了。但是凶手是谁,却一点线索也找不出来。李阳谷心中有点焦躁,想到总督在省城翘首而望,再看看出来的日子也不短了,他决定暂回成都,把向氏的冤情辩清,然后重下合州集中精力缉访凶手。

回成都时,李阳谷选择了陆路。这一天黄昏来到一个小小的集镇上。李阳谷找了一家干净的小店住下,晚饭后又到街上转了一圈,回到客店后已经交更了。各个客房中烛光闪烁,有人在聚会饮酒,有人在对坐下棋,还有一些商贩闲得发慌,凑在一起掷骰子赌钱,一座客店乱乱哄哄,使人无法入眠。

李阳谷无奈,只得拿出一本《昭明文选》在灯下诵读。猛然两个人的谈话声跳入了他的耳中。似乎这两个人早就在聊天,但李阳谷并没有注意他们说些什么,直到一个带着点醉意说“都说北方尽是糊涂官,我看四川的官比他们更糊涂”时,李阳谷才蓦地警觉,很自然地放下书,侧着耳朵听他们的“高谈阔论”了。

只听一个陕西口音的男子问:“四川的官怎么糊涂?”那个醉音又传了出来:“合州七涧桥出了个人命案,你听说了吗?”“没听说。”“哎哟,这么热闹的案子你没听说?七涧桥有一家人,爷儿俩在一个晚上被人杀了,合州知州抓不到凶手,硬把死者的老婆当谋杀亲夫顶了缸,这个假案本来一捅就破,可合州知州送了礼,从府台到按察使,都瞪着眼睛,硬说这个案子铁证如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