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十大奇案 第三部分 七涧桥凶杀案 12 烈女鸣冤告状困难重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烈女鸣冤告状困难重重


向氏的娘家离七涧桥不远,其弟名叫向吉安,为人忠厚老实,有理也说不清楚。要想推翻这桩冤案,绝非三言两语就能办得到的,弄不好恐怕要惊动府道、按察使,甚至巡抚、总督。这样惊天动地的大官司让向吉安去打,那是必输无疑。向吉安之女菊花,今年19岁,对父亲说:“大姑的冤案乃是知州一手铸成的,要想说得清楚非要越衙上告不可。爹爹年纪大了,耐不得奔波,大姑平日像亲娘一样待我,我若不出面替她鸣冤,实在负了她十几年对我的恩情,这官司就是打到皇帝面前,我也绝不躲藏。”有两位老先生代她写好了状子,把七涧桥乡亲们凑的三十两银子硬塞到了菊花的手中。

合州县城正东有一座钓鱼山,山上的钓鱼城,是南宋时留下的古迹。大约已正时分,从嘉陵江上游来了一列成武的船队,在四艘虎头兵船的引导下,一艘高大的官船停靠在码头上,船刚刚停稳,那宽阔的甲板上就张起了青龙华盖旗,一大群袍服冠戴整齐的官员,簇拥着一位身穿黄马褂、头戴双眼花翎的中年官员走上岸来。江岸上队列整齐的八旗兵丁齐声高呼“参见总督大人!”那中年官员点点头,抬手向士兵们致意。这位官员就是上任不久的四川总督黄宗汉。黄宗汉今天专程从成都赶来,就是要实地勘察一下钓鱼城的地理形势。此次出行,重庆知府、合州知府都随同前来。黄宗汉的总督衙门只有一位最受黄宗汉器重的幕僚李阳谷随行。

黄总督视察完毕,从山上下来,重庆知府由于年纪大了,步履维艰,渐渐落在了后面,紧随着总督左右的只有四川臬台卢道恩、台州知州荣雨田及陪同前来的幕僚李阳谷。正行走之间,黄宗汉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冤声,这声音凄切、悲怆却又十分响亮,黄宗汉等人听到之后都愣住了。最感惊惶的是合州知州荣雨田,他暗自思忖:“山上山下的路口都早已被严密封锁,禁卫军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守得何等严谨,怎么会让一个女人混到总督大人的必经之路上了呢?”正在诧异,前面开路的军丁似乎事先已接到了暗示,挥动皮鞭,狠狠地照着一位跪在地上的少女抽去,只听喊冤人一声惨叫,荣雨田估计再倔强的人也要仓皇逃走的,但定睛一看,那个喊冤人却任凭皮鞭劲抽,只是不肯移动半步。再一细看,差点没吓得喊出声来,拦路呼冤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去年冬天以来,跑遍了重庆、成都到处告状,也到处被驱赶的向菊花。

荣雨田清楚地记得,去年他将向氏定了罪后,博得重庆、四川臬台的一片赞扬声,正自沾沾自喜之际,忽然飞出来一个向菊花到重庆越衙告状,为其姑姑鸣冤。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荣雨田花一千两银子买通了知府大人,向菊花被打出了衙门。不久,四川按察使又来了文告,向菊花步行数百里到成都臬台衙门递了状子。荣雨田又不得不忍痛拿出三千两银子孝敬了臬台大人,向菊花又被拘禁了十天才押送回合州。荣雨田下令看住这个女孩子,防止她再去告状,谁知又被她偷跑了出去,在四川藩台衙门告了一状,幸亏藩台与臬台是儿女亲家,打了菊花二十大板,赶出了衙门。

从那以后,这个令人烦恼的向菊花就下落不明了,整整找了一个多月也没见音信,谁知今天她又钻过了一道道警戒线,跑到总督眼皮底下告状来了,这内中原委如果让总督知道了,自己的乌纱恐怕就戴不成了。想到这里,荣雨田气恨交加,不待别人开口,自己倒先发话了:“把这个拦路喊冤的刁妇拖下山去,严加惩治!”护卫人员听了,答应一声就要去抓人。这时却听见总督威严地喊道:“回来!”护卫不敢违令,“喳”的一声,跪倒在地上。黄宗汉没有理睬他们,只是快步走向前去,喝止住正在抽打菊花的军丁,仔细地端详着这个告状的少女。

向菊花变得几乎认不出来了,几个月的奔波劳碌,除了挨各衙门的鞭子和大板外,她没有听到一位官员说过一句同情的话。她的脸上身上布满了伤痕,一张十分讨人喜欢的俊俏的瓜子脸也变得又瘦又长,只是那双眼睛依然那么有神。此刻她跪在道旁,衣服已被皮鞭抽破,白皙的胳膊上留下了长长的鞭痕,那张几经抄写的状纸被她紧紧地护在胸前居然没有一点损坏。

黄宗汉分开众人,朝向菊花走过来,俯下身去,语气平和地说:“你不要惊慌,有什么冤枉尽管当面讲,本督替你做主!”菊花抬起头来看了黄宗汉一眼,立刻意识到自己遇见大官了,那华贵的黄色马褂,那耀眼的双眼花翎,以及那威严雍容的风度,都告诉了菊花此人的身份不同凡响。及至看到他后面的青龙华盖,以及屏声敛气的陪同官员,就更使人明白眼前这位中年人就是跺一脚能使四川为之震撼的总督大人了。几个月的告状生涯,使菊花增加了胆识和阅历,在总督大人面前她竟一点没有惊慌,从容不迫而又十分简练地说明了告状的事由,接着把状纸高高地举过了头。黄宗汉接过状纸扫了一眼,回身交给了四川臬台卢道恩说:“此案发按察使鞫察,十日内将结果行文报来!”然后吩咐李阳谷拿出两缗钱来交给向菊花,说:“你且回家听候消息,不要到处乱跑了!”又对重庆知府和荣雨田说:“你们不可难为她,待案情弄清后再行处理!”说罢一摆手,让随从人等从菊花身旁绕道走下山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