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儿媳作证婆婆是妇淫(5)


周氏摇起了头说:“通*人罪岂能保得下来?”陈老伦说:“你没有在衙门混过事,不知道这内中的原委,俗话说‘朝里有人好做官’,只要我能保住这刑房书吏的职位,不要说通*人,就是聚众谋反也可以落个无罪释放。”周氏仍然有点不放心,低下头去沉默不语了。陈老伦说:“我若不获罪就一切都好办,你我夫妻一场,不如先把我保下来再救你婆婆吧!”周氏反复权衡,觉得的确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得叹了一口气说:“一切随你的便吧!”陈老伦激动地一把把周氏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两天之后,正逢十一月初八,按清代规矩是衙门开门放告之日。清晨,卯时刚过,合州县衙大开堂门,三班衙役吆喝一声,簇拥着知州荣雨田升堂。一名中年女子就应声呼起冤来,此人正是向氏。她记得很清楚,这是案发后三个多月来她第九次来州里喊冤了。

知州吩咐喊冤者上堂,衙役们一迭声的呼喊:“带喊冤人!”荣知州带着不耐烦的口气说:“向氏,你怎么又来了?”向氏心中一冷,荣雨田狠狠地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声吼道:“你以为本州好欺吗?鞠海父子系你与奸夫合谋杀死,案发之后不思老实投诚认罪,反而一再无理取闹,堂堂王法岂能容你如此儿戏,今天你来得去不得了。”“啊!”向氏惊叫一声,宛若晴天挨了一个霹雳,一时眼前金花乱冒,急火攻心竟昏厥了过去。

早有两个衙役遵命端来一盆凉水,对准向氏脸上泼去,向氏被冷水一激醒了过来。荣雨田紧紧瞪着她说:“本州早已查清,你与奸夫通奸已有两年,为掩人耳目,竟合谋杀害丈夫、儿子,快说!”向氏此刻只觉怒火上撞,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朗声抗辩道:“合州出了人命案,大人无力破获,竟然把罪名都推到民妇身上来了,真是令人惊骇。大人既然断定民妇与人通奸,那么奸夫何在?大人又说民妇与人合谋杀了我的丈夫、儿子,那么可有人证物证?”荣雨田见一向懦弱的向氏竟敢当堂顶撞自己。不由大怒,喝道:“你这刁妇,仗着有点姿色,勾引奸夫,罪不容诛!”荣雨田对站班的衙役喝一声:“带奸夫!”听知州发下了这道命令,向氏心中又是一惊。

大堂上沉静了片刻,堂下传来了“哗、哗”的铁链子响,两名狱卒押解着一名彪形大汉走上堂来。那大汉一张四方脸上镶着一对公牛般的大眼睛,满脸横肉,络腮胡子显得十分凶悍。向氏一见这人,心中就是一阵憎恶,而这个大汉被按着跪倒后并不低头,只是贪婪地望着向氏,好像要一口把她吞下似的。

荣雨田对大汉喝问道:“金六,你可认识这个女人?”那大汉点了点头说:“认识,她就是七涧桥的向氏!”荣雨田问:“你与她可有瓜葛?”大汉嬉笑了一下,带着轻狂的口气说:“她与小人有奸……”“胡说!”荣雨田大吼一声指着大汉说:“向氏一向清白,岂能与你有奸?”大汉似乎一怔,但立刻恢复了镇静说:“大人息怒,向氏不但与小人有奸,而且我二人通奸已经两年有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