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十大奇案 第三部分 七涧桥凶杀案 10 鞠氏父子无端被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1鞠氏父子无端被杀


咸丰年间的一年秋天,一个深夜,鞠家大门前躺着两个人。一个是鞠海,身上湿漉漉的满是鲜血,早已断气了。离鞠海三丈远的地方,发现鞠安也倒在血泊里,尸身已经僵硬。

合州知州荣雨田,本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只因家道殷实,花钱捐了一个七品官衔,又到处运动,买通了上司居然得到了合州这样一个肥缺。突然出了七涧桥凶杀案,地方上把案情报上来,荣雨田看也没看,就当成禀报文书盖上大印发往府里去了。重庆知府杜光远接到这件文告,提笔批了几个大字:“人命关天,凶犯居然逍遥法外,限一个月内将人犯拘拿归案。”

杜知府对合州人命案督促得十分严厉,每到三、八告期,必要派人到合州县衙投牒催缉。而荣雨田却感到一筹莫展,而被杀人的家属向氏却常常来县衙呼冤,哭求知州大人为其丈夫儿子报仇雪耻。到了二十天头上,杜知府又把荣雨田叫到府里申斥了一顿,指出离限期只有十天了,如果到时不能破案,就撤他的职。经书办苦苦哀求,知府才答应再宽限两个月,到期务必破案。

回到合州县衙后,荣雨田愁眉苦脸,老刑幕建议说:“这件案子十分难破,三个月之内未必能将元凶拿获,但上面的期限已经定死,要想消灾免祸,只有找刑房书吏陈老伦来想办法了。”荣雨田心中又燃起了一线希望,吩咐立即请陈老伦来签押房议事。

掌灯时分,陈老伦推门进来。只见他年纪在三旬左右,细高身材,白净脸,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只是闪烁出一点狡猾的光芒,使人感到他胸中城府很深,不易捉摸。荣雨田问陈老伦有没有办法在两个月内破获此案。陈老伦似乎早就猜透了知州大人请自己来的目的,淡淡地笑了一下说:“七涧桥凶杀案已经轰动了全省,但是我州的缉查人员连案情的来龙去脉都没弄清楚。大凡凶杀案,无非是仇杀、财杀或情杀三种原由,要想拿获真凶,必须先判定到底是哪一类案由,才可顺蔓摸瓜,一举破案。”荣雨田见他说得有理,不觉频频点头,说:“你说得果然精辟,本州欲将侦破此案的重任交付于你,不知你可有胆量替本州分忧?”陈老伦略一思忖,面露难色地说:“小人不敢受此重托。”荣雨田站起身来,走近陈老伦,悄声说:“本州知道你的心意,俗话说‘不图财利谁也不肯起五更’,本州不会叫你白干,破案以后赏你五百两银子,在职务上也当尽力拔擢于你,你看如何?”陈老伦这才舒展开了眉头,说:“小人倒不求什么升赏,只是感到此案脉络繁乱,不好梳理,恐怕力不从心,误了大人的期限。既然大人开恩赏赐,小人不敢不接了。”荣雨田急不可待地问:“你估计用多长时间能破案?”陈老伦说:“案情尚不明朗,小人不敢说准日期,但大人只管放心,两个月内包叫它结案就是。”荣雨田大喜过望,恨不得把陈老伦当成活神仙供奉,千叮咛、万嘱咐地直将这位刑房书吏送到州衙大门,才迈着轻松的脚步向后衙踱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