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嘉庆钦点重审,天空谜雾终散去(8)


实际上,长庚指的那房子就是张大有谋杀张伦等三人的地方,长庚想去实地勘查,便找此借口。村民听后,以为长庚真的是想去消除那看不见的黑气哩,便集体请求长庚快施法术,村里长者主动地同张大勋家的管家联系,让管家打开房门,请活神仙进去驱邪。长庚请村中长老带了尺子、桃木枝条,一起到了屋里。他一去,只见房屋狭小,三人睡觉已很拥挤,哪有烘板的地方呢?长庚装着寻找邪踪鬼迹,把屋里从地面到顶棚都细细看验一番,既无灶台,更无一点煤屑,连烧过的煤渣影子也无。他问张家管家:“这屋里夜夜有黑气冲天,是不是这屋里近几年烧过煤呢?”

“没有,没有。”管家说。

“是不是你家主人烧茶做饭,使煤作燃料?”

“没有”,管家说:“我家主人一直烧柴。”

长庚点点头。他拿黄表纸,抽出毛笔,蘸了朱砂,准确将房屋画成图样。他嘴里却说:“我画一道灵符,将邪气锁在屋里,这家主人和村民从此就平安了。”他吩咐拿尺子的老者,将房屋的尺寸量出准确告诉他。老者认真地把房屋的长宽高都量了一遍,向长庚报了数字。长庚让众人出外,关好门,他要画符驱邪了。村民一齐退了出去,长庚说:“你们谁也不得张望,否则,我与邪气搏击时,邪气就会逃到张望者的身上藏起来,那时就不好驱除了。”

众人齐声答应,纷纷退出。

长庚冲装成徒弟的差人相视而笑。徒弟关好房门,长庚拿起尺子把房间量了一遍,再把三张床的长短宽窄也量出来,然后在房屋及屋中布置都画成图样。一切做安妥了,他在老者拿来的桃枝上胡乱画些弯弯曲曲的线条,作成桃符。他收好图样,将桃枝符插在门后的地上,便开了门,同差人出去,他怕此案还有反复,对管家说:“邪魔已被锁在里面了,此间房子一定要妥为保护,不得损毁,否则,被锁的邪魔再次跑出来,你家主人和村民都还要受更大的灾难,千万记住。”

管家点头答应:“一定照先生的嘱咐办理。”

长庚告别村民,打着渔鼓,带着差人朝苏旺坝走去。村民一直把他这位“活神仙”送到村外。临别,还千恩万谢,弄得跟随的差人暗笑不已。

快到苏旺坝,长庚和差人找个僻静地方,脱掉道袍,穿上衙门公服,直奔蒲家药店。这药店原是蒲茂修经营的,但是,现在药店已换了主人。长庚询问原店主的去向,新店主告诉他:老店主已于几年前死去了,现在他儿子蒲洪路在街东开一家杂货铺。长庚凉了半截,暗自吃惊:“糟了,这条重要线索无从寻找了。”他告别新店主,抱着侥幸的心理转到东街,找到蒲家杂货铺。蒲洪路见官差上门,连忙接待。差人指着长庚说:“这是钦差长庚大人,奉皇帝谕旨,到寿州查询怀宁县三命案的。”蒲洪路听说是钦差,吓了一跳,连忙跪地磕头,长庚扶起他说:“蒲店主,请起,我是来询问张家到店买鼠药一事的。”

“请大人到后院,待我细细禀报。”蒲洪路很坦然,他把长庚两人请到后院一间清静的房间坐下后,从柜中拿出一个账本,翻到一处,说:“请大人看验。”

那账本的纸已发黄,是嘉庆八年的。长庚往蒲洪路指的一行看去,只见上面记的是:“闰二月十七日,张家村大户张大有族侄张发琳购去四十文红砒一包。”下面括号又有几句:“吾问为何买这许多,他言受张大有之托,买去治疮。”